123 吵架/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吵架很正常,不过何安那样的个性会跟你吵起来?”想想都好有难度啊:“对了,张新巧走了舅舅家的门路又有教授推荐,估计等她毕业就有希望转正。”

“他们那种单位,转正才有盼头,她舅舅家做什么的?没听她说过啊?”

“估计她也不清楚,她妈也一直没提过,这不是工作了,她自己成绩也争气,估计也就是说一句话的事,他舅舅也不好推辞,再说提谁不是提,为什么不提个熟人。”

“也是。”

“何安呢?在哪里实习?”

夏渺渺提到他,嗤了一声,转动吸管的动作明显加快:“我怎么知道!”

“真生气了?”

“你是没见他说话的态度,要是你得气死。”夏渺渺喝了一大口冰,通体透心凉,可也没让火气消多少。

孔彤彤把奶茶放在椅子上,双手搭在椅背上看着远方:“都说你们毕业后会分手,果然一语成谶。”

“我不是嫌他不爱说话,我是嫌他——嫌他赖死不活的样子。”

“不想过了?”

“不知道。”总之现在不想看到他,也没他的忍耐力,人家能忍,会忍,他是不是也看不上她吃咸菜啊?那不好意思,她每个星期都带点,熏了他近三年,罪大恶极。

“其实……”何安少爷病很重的,你不在的时候更严重,他可以在聚会的时候自始至终不说话。你跟他说话,他愿意了看你一眼,不愿意了头也不抬。

就算是她孔彤彤,夏渺渺的闺蜜待遇也一样,那时候她真想成为大恶魔,捣鼓到两人分手为止,切,大家都是同学,你看不起谁。

但孔彤彤最终没说,毕竟谈恋爱的是对方,何况何安对渺渺也算不错,只是现在看来这点不错也成了问题。她怎么就有点小开心呢,果然她看不惯何安很久了。

你说你一个中层阶级,哪学来的上流毛病,分了也好!找个正常的人类:“还得你自己看着办。”

夏渺渺就不理解了:“你说他为什么不想工作呢?钱多少算多,工作却是一辈子的事,更是自己创造的价值,自己挣来的用着不觉得更理直气壮吗?他好像……好像……根本没有那个意识。”

“人家是独生子,跟你姐弟三个的能一样?”孔彤彤拿过渺渺的奶昔喝了一口:“痛快!”

夏渺渺定言:“我受不了。”

孔彤彤笑笑:“受得了才怪,一个男人不懂上进,家里女人会很累的。”

夏渺渺和孔彤彤同时靠在长椅上,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夏渺渺忧郁的姿势还没有摆完,手机响了,看眼来电显示,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何安斟酌了很久才打过去的,声音非常温和:“还在生气?”

夏渺渺闻言突然很想笑,她没生气,她为什么要生气,她确实喜欢热过期的饭菜,还喜欢从炸鸡店拿剩下不要的鸡腿,哦,对了,她喜欢买超市里快过期的牛奶,然后喝着喝着过期了,继续喝,结果碍了他少爷的眼,该道歉的是她,该生气的是他:“没有。”

何安松口气:“在哪呢?我去接你。”

夏渺渺心想,然后那件事就过去了,两人继续太平无事的过日子:“跟彤彤在外面逛街,等下午了我自己回去。”

“好,我等你。”

夏渺渺挂了电话,神色蔫黄,突然整个人坐正开喷,吓了孔彤彤一跳:“你说他心理素质怎么那么高,还问我是不是在‘生气’!我这是生气吗!我这是气死了!”

“相处了三年才知道,原来对方看我很多行为不顺眼,人家还好心的没说!而我像个白痴一样,成天要求他这个要求他那个!我怎么就那么事儿多!就管那么多呢!人家是你男朋友又不是你儿子!你管人家死活,管人家做什么不做什么!我简直就是事儿精!”

孔彤彤看着她。

夏渺渺情绪异常激动:“我他妈不管他我管谁!”

“说脏话了!说脏话了!”

“再不骂两句要憋死我了!他哪是找女朋友,他简直就是在找合伙人!还是不准对方发言的合伙人!我做不到!我男朋友我一定要管!我老公我更得要管!不让我管就滚蛋!”

孔彤彤咬着奶茶吸管:“你忍心……三年的感情啊……”

“走,走,逛街去!提到他就烦!”

……

夏渺渺晚上还是回去了,就像孔彤彤说的,三年的感情,哪能说散就散:“我觉得你该工作。”夏渺渺吃完饭后垫着手里的遥控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着头跟坐在餐桌上的何安说话。

何安本温和的表情瞬间有些变动。

夏渺渺当没看见:“你不小了,该自己赚钱。”

“你也别说我不该干涉,既然我是你女朋友,我觉得我有权利过问,我不想你坐在家里等着你爸妈养你,也不想你请着钟点工,力所能及的家务从来不做。”

“我没有说我不工作。”

“就是现在不想,是不是?”

“……”

“家务呢?”

“渺渺,我希望我们互相理解,生活方式不是只有一种,我将来可以接我父母的工作,那我现在为什么不可以享受我的人生,难道非让我找个其他工作,然后不去接手,你就高兴了?就像你为你的家庭努力,我也在找寻我的人生。”

夏渺渺把遥控器放下,觉得自己或许回来的不是时候,起身穿上外套:“我还有事,先回宿舍了。”

何安急忙跑过去拉住她:“你刚回来!”

夏渺渺试图挣开他的手:“或许我就不该回来。”

“你什么意思!渺渺,我们一直好好的,你也生了几天气了,为什么就不能过去。”

合着你是等我自己生完气,而不是因为觉得你自己错了想要跟我谈谈?那行,她继续生气去!等气消了再说!

夏渺渺转身要往外走。

何安瞬间把她拉怀里,吻上她的唇。

夏渺渺顿时开始挣扎:“放……唔……”夏渺渺挣扎着。

何安把她推到墙上。

夏渺渺不依不饶的用力,一脚踩在何安脚上。

何安微丝不动。

夏渺渺推搡着他!不容忽视!

两人挣扎间,不知是夏渺渺挣扎的太快,还是何安松了一下手,夏渺渺抬起的右手一巴掌甩在何安脸上。

夏渺渺快速提上包!打开门!哭着跑了!

何安沉着脸站在原地,目光阴冷肃杀,左边的脸上渐渐地浮起清晰的巴掌印!

十分钟后,何安拉开门,跑出去追,哪里还有夏渺渺的影子。

何安顿时拿出手机,声音冰冷:“我不管你找什么理由,宏大必须修宿舍,马上修!”

“何,何先生……现在是半夜……”

“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何安挂了电话,瞬间失态的摔在地上!夏渺渺你——

夏渺渺哭的不行,使劲擦擦嘴!别说打他一巴掌就是再让她甩一下,她也干!“混蛋!”

夏渺渺坐在公车上,擦着眼泪,擦着嘴,想不到何安会做出这种事!

夏渺渺委屈的不行,委屈的没回宿舍,直接去了孔彤彤租住的地方,找人诉诉苦,不说点什么她会崩溃的。

……

第二天下班后,夏渺渺收到了宿舍整修通知,虽然她不知道好好的宿舍哪里出了问题需要整修,但公司对她们负责是公司人道主义的表现。

夏渺渺跟所有住宿舍的姐妹一起去收拾行李。

何安玉树临风的等在宿舍楼下,沉默的看着远远走来的她,脸上的痕迹已经消失。

夏渺渺看到他,低着头走在最后,不想见他。

何安主动上前一步:“我帮你收拾东西。”他甚至不计较昨晚的事,主动先低头了,夏渺渺就是有天大的事,这时候也该收敛!

同事们友善的对夏渺渺笑着,私语着从两人身边经过。

夏渺渺勉强对她们笑笑,待人群走过后冷漠的开口:“不用,我不去那里住了,你也不用再来找我。”

何安脸色霎时变了,气场全开的对向夏渺渺:“你什么意思?”

夏渺渺惊的后退一步,可下一刻就直接跟他对上!你有理了:“就那个意思!随便你理解!让开!”

“夏渺渺!”何安把她拽回来:“就为了这么一件小事!你打也打了!还想怎么样?”

“那根本就不是一件小事!而且你根本不知道我在生什么气!”

“你想让我工作是不是?好,我可以立即工作!满意了吗?”

“我满意?”夏渺渺顿时有种无力感:“你不用让我满意!那是你的事!你喜欢怎么样是你的自由!”不要委屈了你!

“夏渺渺!”

“你不用再来找我。”

何安闻言向来冷静的情绪瞬间失控:“夏渺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哪点做的不如你的意!你说工作,可以!我去!你还有什么可生气的!我干预过你什么!一直是你要求、强调,我一而再再而三退让!我的原则呢!你想过没有!”

夏渺渺闻言反而冷静了:“抱歉,我不知道让你这样为难,我剩下的东西,过两天回去收拾,你要是觉得碍事,可以给我放到学校的传达室,我会去取。”

“夏渺渺!你闹够了没有?”何安有些慌乱,夏渺渺话里的意思莫名的让他恐慌,更让他愤怒!他已经退到这一步了,还想怎么样!她昨天动手打他,他说什么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