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夏饺子?/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把最后一颗焦糖核桃仁倒进嘴里:“是啊,发大财了!就等你来帮我花了。”

孔彤彤闻言兴奋的尖叫:“真的?!这个没问题,我在行!”

夏渺渺送她个白眼,把袋子扔在一旁:“我说你怎么都没变,还是那个白痴的样子,你这个样子怎么找男朋友,我都替你操心。”

孔彤彤不服气:“我怎么了!公司里的小嫩花,胶原蛋白一把抓,别人想像我一样还不行呢。”

“行了,你现在是秘书,穿的像孩子,出去也不怕你经理不带你,工作了要学会收拾自己,把你那些学生装换了,瞧瞧人家新巧,多有女人味。”

“拉倒,先看看你自己。”孔彤彤说完打量眼屏幕中的好友,好像好友有那么点不一样了,头发更长了,眼眉弯弯的,皮肤似乎更好了,肯定是吃零食吃的:“反正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是,是,我们只是担心你会嫁不出去。”

张新巧看着两人斗嘴,忍不住笑笑,神色温柔如水:“说起来前段时间去学校办手续,我们碰到何安了,你不是找他吗,再去学校问问。”

电脑前瞬间安静了一秒。

片刻,夏渺渺淡淡一笑,打开一包坚果:“没兴趣,当时脑子抽风,想再给他一次跟大姐我复合的机会,现在已经没兴趣了。”

孔彤彤搓着指甲一语戳穿她:“拉倒吧,你让他赔你精神损失费还差不多。”

“知我者,彤彤也,没有你在的日子我果然受不了呀。”然后夸张的伸出双臂:“亲爱的,我想你了怎么办?”

“回来,找我们呀。”孔彤彤说完还不忘冲着电脑那端的渺渺抛了一个勾人的媚眼。

“我现在工作忙。”抛开普通人对岗位的看法,她现在工作稳定,月薪六千,工作轻松,非常不错。

只是一说钟点工不好听而已,好在夏渺渺不觉得,如果她在典市,还会跑老爸老妈面前嘚瑟嘚瑟。

如今的夏渺渺度过了最难熬的那段时间已经不需要找到他了。找他干嘛,签字吗?时间已过:“新巧姐,你天天跟彤彤在一起,千万别受她影响,别听彤彤乱说,如果王峰龙求婚,就应了吧。”

孔彤彤不依:“我说什么了!我是好心建议!建议,懂不懂?王峰龙有什么,我们新巧现在可是报社的正式编制,什么男人找不到,要嫁也是嫁主编、总经理好不好。”

新巧腼腆的一笑,幸福之情溢于言表:“哪有,我觉得小龙就很好。”

“小龙?呕——”孔彤彤夸张的闹着。

夏渺渺却看的出来,只要王峰龙求婚,新巧姐一定答应。在夏渺渺心里,新巧姐一直是很传统的女性,温柔、善良,喜欢缝缝补补、善于料理家务,她或许没有太强的性格,但一定是耐得住家庭磨合的好妻子,便宜王峰龙了。

夏渺渺捏口果仁,淡定的开口:“彤彤,吐什么?你有啦?”

“死夏渺渺!你才有了呢!”

真理了,她虽然偶然闹情绪时,也训斥肚子里的货物几句,可七个月了,那种牵连在一起的感情已经让她不惧外面的流言蜚语,不需要任何一方的参与,她都会去爱,更加不会在意她的存在是不是绊住了她在专业领域往上爬的最好契机。

“我要考研了。”夏渺渺扔出一枚重磅炸弹。

“什么?!你考研?!”

夏渺渺咔吧着坚果,三个人又是一番腥风血雨。

……

夏渺渺的工作不算累,手里有两套高级住宅区的工作,相当于某某业务员有两个大客户一样,是非常有保障的提成。

夏渺渺工作很认真,年纪又轻,公司非常喜欢这样的新人,只要不是有老公的女业主没人要求保姆或者钟点工必须是大妈,甚至公司更希望发生点什么促进下这个产业的活性。

好在夏渺渺很正经,非常正经,只是去打扫卫生,她的两个大客户,一个是早上九点到十点半。

房间分上下两层,房屋黑白双色,装修磅礴大气,现代感十足,房里的阳台内没有任何盆景植物,洗漱间只有一套男性用品,客厅里,大多时候一尘不染,偶尔会有一杯没来得及清理的咖啡或者牛奶,家里没有任何照片,多余的软织品,所以夏渺渺断定男主人单身且有轻微洁癖,但她没有见过。

另一户是一家二百平米的精装小区,与此相反,家里经常出现女性用品,客厅里照片每隔半个月会换一张女主人的脸,若不是一次一个,夏渺渺都要怀疑男主人是不是从事什么不法行业,专门在此交易。好在套套齐全,应该没有乱七八糟的疾病。但也没见过,工作时间是下午三点到四点。

夏渺渺对这样的工作环境十分满意,底薪加两位豪气客户的提成,夏渺渺觉得简直是苍天有眼。

可好景不长,公司突然通知她黑白小区不用去了,夏渺渺措手不及,但也不敢耽误,为了给宝宝出生做准备,她赶紧接了几个散单,工作量大、业主唠叨难伺候,可谁花了钱不想享受最好的,夏渺渺依旧很卖力。

可没两天那家住户又点名让她去,是直接点的她!

夏渺渺不明所以,但为此得意了半个月,看吧,她就知道做的好还是有回报的,她这么勤奋从不越雷池一步的好员工哪里去找。

夏渺渺因此擦他家地板的时候都卖力几分,其实是怕大客户跑了,更加小心翼翼的伺候他的家具,恨不得给他烧柱香,谢主隆恩。

夏渺渺下旬的时候听说,原来她没去黑白房的那几天,是有一位富商的女儿装作钟点工换了她,根本没经过业主的同意,是公司内部自作主张换的,听说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接近心目中的男神学长。

那位富家千金,每天打扫完卫生后还给那家的住户做饭、煮咖啡,贴心的在茶几上留便利贴提醒他注意天气变化,结果住户投诉,说不需要做多余工作的保姆,还让公司赔偿了他整个厨房装修的损失,十几万呢!

十几万?!

他家厨房要十几万吗?在夏渺渺看起来厨房的装修很简单,黑白色的瓷砖,黑白色的厨柜、厨具、餐具,要那么贵吗?!

还有那位富家千金,是不是某些不营养的东西看多了,认为那样做是贴心,定能虏获一枚寂寞的干枯的心。唉,人姑娘也是好心。

不过,幸好男主人不吃那一套,否则她就没有这样的好工作了。

夏渺渺蹲在地上擦厨房里每块瓷砖的时候都十分卖力,觉得价值连城的每块瓷砖都闪耀着莹润的光泽,明显不会被主人动的刀具也散发着微光,那些不看在眼里的盘子碗筷,都变的神圣起来。

夏渺渺想着,自己多擦几次说不定以后她就买的起了:“你说是不是虾子。”夏渺渺拿着抹布转身,在空旷的厨房里忍不住自我吐糟:“嘿嘿,宝贝,无论叫几次都觉得你这个小名好难听啊,要不我们还是换一个好了。”

夏渺渺从厨房出来,弯着腰墩着客厅地板,顺便像往常一样跟肚里的孩子说闲话:“要不叫……咱们叫夏令营……”

夏渺渺想想:“男孩女孩都适用,还是你觉得叫‘夏一个’更不错,但上学后肯定有人给你起外号,有时候老师说,下一个轮到谁了,你是应还是不应,不好不好,再换一个,夏来?还夏不来呢,哎呀,你的姓怎么那么容易起名字,就是每个都不好听。”

夏渺渺边干活边唠叨,擦完了地,跪在茶几旁,一边擦水杯,一边继续跟孩子纠结名字:“哈哈我要是叫你夏死了你会不会出来揍我,夏死了好,不好不好,夏活了?夏出来!夏一跳!呵呵,更不好。”

夏渺渺也是无聊,空荡荡的房间里又没有人,工作的时候跟肚子里的宝宝闲言碎语当胎教了。

翌日,夏渺渺带好围裙,调好手机的胎教音乐放在茶几上,一边工作一边像往常一样唠叨:“你说妈妈昨天考的那一科会不会过?”

“我也觉得一定能过,你妈我是谁呀,怎么可能不过,又不是你爸智商不够用,说到你爸,他怎么那么奇葩,主科都能不及格,你出来了,可千万别像他,否则我就像扔你爸一样把你也扔掉。”

“逗你玩的,不要生气。”夏渺渺把擦好的水晶杯放好:“对了,叫夏饺子怎么样?妈妈想吃饺子了,真的想吃了,好悲伤的话题啊。”

夏渺渺起身,去洗手间,洗洗抹布擦桌面:“你想吃什么,夏汤圆?哈哈!夏面条好了!”

夏渺渺正说的开心,突然觉的楼上有动静,吓的急忙回头。然后瞬间默不作声的起身,退到角落里,低着头沉默的站着。

一位穿着黑色睡袍的男子缓缓的从楼梯上下来,一米八几的身高,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略显疲惫的神色,他揉揉眉头,锋利的眉峰难掩他冷静刻板的气质,他走到吧台前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然后转身上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