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感冒了/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叹口气,空乘这个专业她总觉得跟浮华的演艺圈没有区别,以夏小鱼的脑袋,不见的能在那样的圈子里守住一方净土,反而容易迷花了眼:“你要静下心来,别跟别人攀比,要相信自己。”夏小鱼有什么,她能自信什么夏渺渺说着都心虚:“我给你和小宇买了点东西寄回去了,这两天就到,收一下。”

“恩,姐,你在外面也注意身体,不用总记得我们,哥现在有两份家教,平时够我们吃了。”

夏渺渺嗯了几声,也就是听听,夏宇她不担心,夏宇能有什么花销,就是夏小鱼,空乘那个专业肯定比吃比喝比用比穿戴,虽然知道那样比不对,但也不想小鱼受了委屈。

估计夏宇对小鱼再有意见,这方面也不忍亏待她,工资肯定大多都补贴过去给她了。

唉,要不说做老么好,怎么着都有人疼:“不跟你说了,记得长点脑子,别给我乱谈恋爱。”

“知道了,知道了。”

夏渺渺挂了手机,看看窗外没有任何下雪迹象的天,深吸一口气,明天就是大年初一,还记得初来这个城市的时候觉得日子真狗血很凌乱,脾气暴躁。

现今再看,城市还是一尘不变的城市,却空气清晰、鹏程万里。

只要你对生活要求不高,什么地方都有一片容身之地……

夏渺渺伸伸懒腰,目光含笑,年前最忙的时候已经过去,除了必要的几个老生意,她有更多的时间陪陪女儿,看看书:“洗澡去……”

……

大年初五一大早,夏渺渺像往常一样想喂喂女儿,然后带着女儿去工作,结果手挨到小宝贝的脸上时发觉女儿好烫。

夏渺渺非常冷静的给她试了试体温,三十九度二。

夏渺渺沉静的包裹好尚尚,拿了水瓶,自己随便套了件外套,打了车,向医院赶去。

外面天气很冷,又是大年初五,但看病的人跟节气没有关系,挂号处已经人山人海。

夏渺渺让自己冷静冷静,孩子只是着了凉,边排队,边给孩子喂了一些退烧药,然后喂水,跟一个孩子周围拥簇着三个家长不同。尚尚的身边只有妈妈,夏渺渺偶然难免有些手忙脚乱。

但夏渺渺不准许自己慌乱,她坚信孩子发烧是正常现象,她不停的安慰自己给她喂水,再给孩子降温,她会慢慢好起来的,她的尚尚最坚强。

夏渺渺一直这样告诉自己,但尚尚根本没有退烧的迹象,夏渺渺拿到号,急忙向儿科楼层跑。

儿科那里已经排了五十多个孩子,三个医生在同时开诊。

夏渺渺把尚尚放在等候椅上,离窗户远一些,打开一点包裹,力所能及的用温手绢给尚尚擦拭腋下脖子。

尚尚胖嘟嘟的小脸通红,咿咿呀呀的发出微弱的声音,好像要哭又哭不出来的样子。

夏渺渺顿时扭过头,忍着心疼的不去看她,轻手轻脚的帮她降温。

“你自己来的啊,孩子她爸呢?”

“从军。”夏渺渺头也不抬。

“这样啊……奶奶呢?”

“乡下。”

“那你自己可辛苦了。”

“习惯了。”

“瞧这小脸烧的,看着真可怜……几个月了……”

夏渺渺还没有回答,就有一个孩子的声音任性的传来:“奶奶,奶奶我要玩滑滑梯,我要玩滑滑梯——”

“好好,玩滑滑梯,他爷爷你听着叫号,我带他玩会儿去。”老人带着孩子走了,也就撇下了刚刚还‘聊天’的渺渺,被留下的渺渺也松了口气。

叫到夏渺渺的时候,夏渺渺急忙抱着孩子进去。

高湛云穿着笔挺的白褂,戴着眼镜,平日冷漠不喜言笑的五官,现在十分温和,旁边桌子上的牌子上写着他的名字和专家的职称。

高湛云一眼认出了她。

夏渺渺急着抱孩子,集中力都在怀里的尚尚身上,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医生:“她今天早上烧起来的,昨晚饮食正常,我来的时候给她试了体温三十九度二,一个小时前我给她喝了退烧药,但摸着没有任何效果,她现在三个月零五天,足月,没有任何病史,我家也没有疑难杂症。”夏渺渺不等医生开口问就先急急的将一切答案说完。

高湛云已经打开孩子包裹,放入听诊器,少顷捏住她的手心让她哭。

夏渺渺心疼不已:“医生她是怎么了?”抬头的瞬间发现是他,但现在是谁都不重要,她女儿怎么了。

高湛云也没因她一闪而逝的错愕分神,直接拿出住院通知单填写,声音也没有平日的冷淡,反而十分能安抚人心:“经过我初步诊断孩子肺部有杂音,肺炎的可能性非常大,虽然常规用药不见得没有效果,但孩子小,我建议你住院。”

“肺炎?严不严重!?会不会有事!?”

“您别着急,这是儿科常见病,治疗及时不会有什么问题,就是辛苦家长照顾好孩子。”

不辛苦,只要尚尚没事,怎么都不辛苦:“医保还是自费?”

“自费。”尚尚没有户口。

“别担心,小孩子生病都是一个过程,您自己先静下心来,没事的。”

夏渺渺胡乱点着头,孩子第一次生病她怎么能不乱,心疼的抱着女儿,不明白女儿怎么会如此严重。

“去病房安排住院。”

夏渺渺提上大包小包,急忙带着女儿走了。

实习医生见病人走了,悄悄的问:“高医生,你刚才给她开的加急,你们认识?”现在病床多紧张,就是排队也不见得排的上,天天在门诊输液的多了,一等就是一天,高医生刚才竟然给她开的加急。

高湛云脸色冷下来:“下一个。”

实习小姑娘立即垂下头叫号。

高湛云脸上和善的耐心又回来了。

……

夏渺渺办完住院手续,看着护士给女儿扎上液,女儿哇的一声哭的时候,一边抱紧女儿让护士更好扎上一边也不自觉的跟着掉泪。

护士看她一眼。

夏渺渺看着女儿,不断安慰:“没事了,妈妈在呢,没事了,马上就能好了。”眼泪一颗一颗落在女儿衣襟上,眼睛看着女儿笑:“我们马上就好了,不热了,乖,疼一下就好。”

护士走后,哭闹的尚尚渐渐在母亲的安慰下平静下来,吃了点东西后,歪着头睡着了,红彤彤的小脸在她刚刚的折腾中已经开始消退,也不知道是药效起了作用,还是她自己哭吼的效果。

但不管是哪一种,夏渺渺抚摸着女儿开始发汗的头发,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定,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夏渺渺握着女儿的手趴在床边才允许自己不坚强的消沉、软弱。

病房里除了夏渺渺还有两个孩子,都是一样的症状,只是两个孩子比较大了,输液的时候非常闹腾,三四个大人心疼的哄着,孩子就不停的闹,好不容易扎上了液,又因为孩子动作大跑了针,折腾的家长又气又心疼。

夏渺渺坐在椅子上,趴在床头看着女儿,周围的一切声音都跟她没有关系。

有人的地方,有些问题也是一致的,等孩子们输完了液,没事的就开始说话。

“怎么就你一个人,孩子爸爸呢?”

夏渺渺看着快滴完的液体,头也没回,声音淡淡的:“从军。”

对方见状,还想说什么,突然兴致缺缺。

夏渺渺让护士拔了针,摸摸女儿的额头,嘴角溢出一丝微笑,终于退烧了。

晚上简单的喝了点粥,陪着睡醒的女儿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往日大大的眼睛,现在蔫蔫的弯着,平日活跃的小手小脚,现在没什么力气的回应着妈妈的逗弄。

夏渺渺又是一番心疼:“都怪妈妈不好,没有照顾好宝贝,下次妈妈一定注意,好不好?”

尚尚的小脑袋往妈妈的方向看了一眼,又转向它处,好似兴致勃勃又没什么精神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隔壁床位的小男孩又在闹,另一位稍大的女孩看着他笑,女孩的家长训斥了小女孩几句。小女儿顿时大哭,家长见状急忙哄着。

尚尚似乎被奇怪的声音吸引,转过小脑袋,大概距离太远看不清,又转回来,撇撇嘴。

夏渺渺赶紧用手指嘟嘟她的嘴,极力安抚她:“嘘,月亮婆婆出来了,尚尚要乖乖的,尚尚不哭,尚尚是最听话的好宝宝……”

尚尚张开小嘴,踢着无力的小腿,要吃嘴边的手指。

夏渺渺笑笑,点点她的额头:“小吃货……”

“看来已经退烧了。”

夏渺渺猛然站起来,见他已经换下了白衫,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带着眼镜像平日在家的他又不像,他把提着的玩具放在一旁,拿起床尾的病例看了看,自顾自的走到床的另一边摸摸尚尚的额头,然后对着孩子笑:“恢复的不错。”

夏渺渺有些拘谨:“谢谢你。”

“小心她晚上反复,但孩子发烧反复很正常,你别太担心,如果度数不高不用用药,注意给孩子物理降温,小孩子的恢复力很好,今晚我值班,有什么问题去办公室找我。”

“谢谢您。”

“不客气,晚上吃饭了吗?”

“吃过了。”

“那我先过去了,有事叫我。”

“谢谢,太麻烦你了。”

高湛云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