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替班/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一直把他送到门口,没有真把对方当熟人用,再说他们不熟,对方能在这时候能看看她,她就很感激了。

但别人不那么想。

“你认识高主任啊,他可是整个儿科响当当的专家,是从什么外国进修回来的,我儿子小时候就认他,但现在他的号可不好约。”

“你们怎么认识的,是亲戚吗?让他帮我家姑娘看看吧,我家姑娘输了四天液了也不见好,快急死我们了。”

“也帮我孙子看看,我孙子这两天又有点拉肚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液太凉了,你帮我们问问。”

夏渺渺笑笑:“我是他家保姆,平时也很少见到他,这次我女儿病了,才知道他是这家医院的医生。”

夏渺渺话落,两边的家长顿时有些意兴阑珊:“保姆啊。”

“这么年轻当保姆的不多。”

夏渺渺神色温和:“恩,图带孩子方便。”

“你婆婆呢?”

“对呀,你家男人不在家,婆婆和老公公总有时间吧,最不济还有你妈呢。”

“我刚才就想说你了,这么小的孩子病着,就你自己在旁边照顾,上个厕所也要抱着她去,多不方便。”

“就是啊,再怎么忙,孩子生病了,哪有不先顾着的呀。”

“你是外地人吗?他们一家子欺负你一个?看着不像呀。”

夏渺渺无奈,知道她是保姆后,八卦的果然一点都不客气,但总比让她去请雇主帮他们看诊好。

夏渺渺敷衍道:“我公婆在乡下,不太方便过来。”

“孩子小,公婆还是要在身边的,别嫌老人烦,拿乔,你看现在苦了你自己吧。”语气里有那么一点活该自找的意思。

“妈,人家别人的事,你总说什么。”媳妇有些不想婆婆这样直白的去说别人,毕竟不熟,只是在一个病房住着。

“你们懂什么,年纪轻轻只图一时痛快,也不想想,哪有两样好处都占的,婆婆虽然唠叨点,但能给你们带孩子做饭,平日你们有个什么事也能腾开手,哪像现在这样抓瞎。”

“就是,再说我们唠叨你们什么了,就是说了也是为你们好。”另一家的老人也立刻附和,好像这就话戳中了心声,必须说出来让年轻人知道知道。

夏渺渺逗着女儿,不说话。

半夜尚尚又烧了起来。

夏渺渺急忙打了水为尚尚降温,一个人忙前忙后的忙活,不敢停下来,就怕烧上来了,还要用药。

夏渺渺忙到凌晨,尚尚终于在不用药的情况下,体温恢复了稳定,夏渺渺笑着亲亲女儿发黄的小胖脸,脸上散发着温柔的笑。

“高医生,您来了,有段时间没见你了,听说你去进修了。”

高湛云不认识她们,有些疲倦冷漠的神色没有多少变化,只要不是坐诊期间,他对人从不热情,只是简单的点点头。

抱着不得罪医生的心,虽然不爽他的态度,但人家是专家,几位家长撇撇嘴没说什么。

夏渺渺急忙起身:“又麻烦你过来。”

高湛云已经换了班,还是穿着昨晚来时的衣服,手里提着保温桶:“还没有吃早饭吧,拿去先吃。”

“这怎么好意思,我……”

高湛云脸色不变:“没事,你一个人也不方便。”

夏渺渺在他面前也没必要强撑着说那没影的从军老公,不好意思的接过来:“谢谢。”

“你吃,吃完了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会,我给你看着她。”说完又提醒句:“我今天休假,你昨晚熬了一晚上,如果休息不好,今晚不好熬,万一你睡着了,她要是再发烧,你也没精神,反而耽误了她的病情。”

夏渺渺提着保温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高湛云神色温和但不热情:“谁都有不方便的时候,我也是力所能及,你不用放在心上,难道我在这里你不放心?我也可以把我的身份证押给你,你去警局问问我的住址是否属实。”

夏渺渺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她以前在他家时对着茶杯得意洋洋的念叨过她那次多疑的壮举,没办法,何安的事情后,她有点多心,又涉及自家孩子难免谨慎过头。

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举动挺傻的。夏渺渺低声道:“那我吃了,谢谢你。”

高湛云没有把她说多了的谢字放在心上,抱起迷瞪眼的尚尚,手法熟练的哄她睡觉。

夏渺渺真的饿了,三下五除二吃完一碗粥,一个馒头一份菜,又意犹未尽的喝了一杯水。

旁边的两家人用那种眼神看了他们几眼,都不再说话。

护士正好进来例行早上查房。

高湛云嘱咐护士带她去休息室休息,他看着对方不太愿意的样子开口:“身份证真的可以给你。”

夏渺渺带着三分感激走了。

尚尚已经睡着,高湛云把孩子放在床上,自己坐在一旁,输液的时候,他轻轻的把尚尚弄醒,捉着尚尚的头,扎入后,把孩子抱起来哄了哄,快速抚触。

尚尚很快安静下来,再次进入梦乡。

小护士看着整个儿科的白马王子笑了:“高医生将来一定是位好父亲。”

高湛云神色无异,声音冷淡:“这是护理的基本知识,你没有看书。”

小护士立即调好液管,赶紧走了。

……

夏渺渺惦记着女儿,十点半便醒了,匆忙收拾了一下,赶紧回到病房,见女儿握着玩具眼睛看着高医生。

夏渺渺笑笑:“麻烦你了,你昨晚也值了一晚上班,快回去睡吧,谢谢。”

高湛云起身,没有客气,拿起外套,告诉她一些注意事项:“刚喂了一百毫升奶粉,一个小时内不要让她进食,这是最后一瓶液,输完找护士。”

“谢谢,太麻烦你了。”

“举手之劳而已。”高湛云不等夏渺渺客气,已经转身离开。

夏渺渺坐在旁边陪着女儿笑:“有没有给叔叔添乱……今天看起来精神多了,是不是也觉得身体好些了……”

高湛云不是每天都来,在尚尚住院第四天的晚上,他提了保温桶过来:“里面有饭菜,吃了去休息会,我这两天没班,替你照顾一晚上。”

夏渺渺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

高湛云自认跟她没交情:“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也是特殊情况,不用多想,我刚才问过了主治医生说她恢复的很好,过两天就能出院,想麻烦我也麻烦不到了,吃了东西,去休息会,眼睛都熬肿了,她看着也不好受,再说孩子肺炎后需要护理肠胃,出了院也有你忙的。”

夏渺渺这次没说什么,吃了饭,喂了孩子,又去了他的休息室。

夏渺渺一直以为这是公用的值班休息室,进去后见里面还是自己离开的样子,便猜到是他的私人地方,这里的摆设跟他的家一样,简单工整,想到他的职业也就不意外,为什么他家里时刻保持的那样刻板。

夏渺渺真的累了,连续三天照顾尚尚,不敢睡熟,就怕她反复烧起来,如今沾了枕头,一会便睡着了。

高湛云带孩子水平一般,他只是对儿童病例有经验带孩子是第一次,但尚尚小,不认人,只要吃饱了,有人逗她或者抱抱她都不大闹,而且她睡觉的时间很长。

高湛云也就隔一段时间摸摸她的情况,已经经过四天治疗,她也不可能晚上发烧。

高湛云并不累,只是看着她就好。

夏渺渺醒来眯着眼看眼外面的天,猛然起身:“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都已经七点了,实在不好意思。”

高湛云起身拿衣服,一晚上没有睡并不影响他依旧英挺的形象:“没什么,我给你打了饭,在桌子上,先走了。”

“谢谢,谢谢。”

高湛云听的麻木。

夏渺渺说的也麻木,但除了这两个字,又没有任何字能表达她的感激,只能一次次的说着苍白无力的感谢。

尚尚恢复的很好,又过了两天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夏渺渺几乎喜极而泣,尚尚不明所以,在妈妈怀里手里握着叔叔给买的玩具,一会咧嘴笑笑,流下长长的口水。

最后一天是一些常规检查,药量也减少到两瓶,夏渺渺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会逗逗她,一会给她扮鬼脸,偶然尚尚捧场的笑笑,更多的时候一脸茫然。

“等着,妈妈给你倒点水喝。”

夏渺渺起身去室内的卫生间换水,刚走到门边听到里面的人议论。

“你不知道,那不是孩子的父亲,这个女人自己带着孩子,老公常年不在家,一个人在本市给单身男人当保姆,我看,什么保姆,肯定跟高医生有一腿,高医生长的好、工资高,又在这么好的医院工作,有哪个女的不动心,再说,两人如果没一腿,高医生会给她看孩子。”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你刚带着孩子住进来不知道,但高医生你总知道,这家三甲医院的儿科名医,单身,多少人盯着的黄金单身汉,我看这人也不咋地,跟个生过孩子的保姆勾勾搭搭。”

“也不能那么说吧,我看他们两人没什么交流啊,可能就是帮帮忙。”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