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回忆/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仔细想想,何安挺有前瞻眼光,说宏大将来不可限量,果然不可限量,禾木集团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攀上的,它旗下的飞跃传媒也远不是单一的敏行能比拟,宏大真是走了狗屎运,竟然有这样的造化。

不过某人就显得眼高手低了,白瞎了那点小聪明。

如果她一直在宏大做……还是不要想了。

……

“滴,滴,滴……”周围此起彼伏的车笛声将闭目养神的何木安吵醒,他眉头微微蹙起,却没有说什么的看了一眼车窗外。

眼前慢慢掠过的景象让何木安冷漠的脸上微不可查的泛起了一丝波动,他几乎下意识的开口:“倒回去!”

“啊?!”司机惊异,堵成这样的前提下?司机想说什么,但从后视镜中看到boss蹙起的双眉,深吸一口气,心一横果断向后倒!

砰!

一声巨响后,后面传来一个咋呼的声音:“没长眼睛啊,这时候倒什么车,开豪车了不起啊,你看把我车撞的,下来,你下来!”

司机立刻从车上下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是不小心,我全责,你看怎么赔偿……”他一个小屁民,为老板妥善善后也是能力的一部分。

何木安怔怔的看着窗外,熟悉的校门,热情洋溢的面孔,熟悉的铃声穿过喧闹的街道已几不可闻。

何木安的目光陡然一僵,定在一处,那个还没有走远的背影,他闭上眼也不会消失的背部轮廓。

忽然,他有一种冲动想去拉那个背影一下,问她是不是后悔了,也许她什么也不用说,只要给他一个目光的乞求,他就可以不计较,不追究,甚至当她说过的话没有说过。

慢慢的那个背影转了过来,何木安有那么一刻不想看,因为不可能,她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就这样,背影还是转了过来,何木安的嘴角似乎轻扯了一个嘲弄的弧度。

司机解决完事情,坐回车里:“先生?”

“走!”何木安再次闭上眼睛。

“是”

……

回到霞光山庄,何木安一个人待在书房里,冰冷如霜的目光盯着脚边最底层上锁的抽屉,随着时间的推移,何木安的目光越来越冷,身形越来越僵,仿佛在与什么做着巨大的抗争。

最后他毅然起身,果断打开抽屉,拿出了那个太久没用的手机。

找来充电器,连接上电源,开机的音乐幼稚的还是某个人的品味,何木安顿时一阵烦躁,顷刻间将开了一半的手机扔到一旁。

人还没有离开,手机就传来了曾经他最愉悦听到的声音,短信声应接不暇的响了好多次,虽然还没看,声音就已经取悦了有些暴躁的何木安。

打开信息,一条条的未接来电提示让何木安的嘴角稳稳的调了起来,他几乎是盯着那些提示,目光在他无意识时,缓缓发亮。

他是不是应该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何木安拿着手机,手腕处金色的纽扣闪着耀眼的光泽,他让自己静了好一会儿,自然的回拨了过去,知道错了就行了。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后面的话被何木安当机立断的锁进了抽屉里,但不断从中传来的声响反反复复就像在嘲笑他的自以为是和他幼稚举动的毫无成效的效果。

何木安冷静了两秒,沉静的打开抽屉,刚打算把手机甩出去,屏幕上一人在明月湖畔含笑而立的身影生生止住了他手上的动作,透过手机屏幕,仿佛能听到里面的人叽叽喳喳的问你

“照好了没有?”

“要最漂亮的全湖景。”

“你到底好了没有?”

“还不行吗?是不是姿势太美不知道照哪个角度!”

“你举着手机死了吗!”

何木安慢慢冷静下来,关了机,放回抽屉里,锁上。

空号?也对,都过去这么久了。

可是,他的号码一直都没有丢掉,她凭什么丢掉?

……

孔彤彤无聊的抵着下巴,在电脑的另一头看着夏渺渺:“你什么时候调回来呀,我自己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很无聊啊。”

“是你无聊还是我无聊,我现在不是在陌生的城市?比你还陌生好不好,你还有新巧偶尔出来喝喝茶,我呢,举目无亲啊。”

“所以啊,你赶紧回来,到时候我陪你喝咖啡。”

“少装可爱,感情有着落了吗?”

孔彤彤闻言翻个白眼:“知道我遇到谁了吗?”

“谁?”

孔彤彤趴在电脑前,有几分不好意思:“你还记得咱们有次去云雾之上总是被我踩脚的那个男的吗?”

夏渺渺惊讶的看着电脑屏幕:“你不会遇到他了吧?”

孔彤彤掩着脸,想想都丢人:“他是我现在的上司。”

夏渺渺闻言笑的不怀好意:“追你了?”

孔彤彤低着头有几分不好意思:“没有,就是对我挺好的,我能感觉出来他那种想进一步的意思,但……”

“很好啊,上司耶,一定比你工资高。”

“不是那个,他离过婚。”

夏渺渺沉默片刻:“他多大了?”

“三十。”

“有孩子吗?”

孔彤彤更加纠结。

夏渺渺见状猜测:“有?!”

“但判给他前妻了。”孔彤彤下意识的解释。

夏渺渺想说别傻了,判给谁那都是后妈,后妈不可怕,可怕的是孩子是他和前妻之间永远的纽带,以后孩子有个什么事他们都要坐下来商量,他都要照顾他的孩子,你夹在中间,除非你豁达到真能让自己想开。

但想想自己的女儿,夏渺渺把即将出口的话收了回来,但面对好友她还是要说:“你真想好了,有一个孩子,可不是养过的宠物,他会长大,是不可控的因素。”

孔彤彤揉揉脸:“我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就是知道才纠结,你说我怎么办啊,他人真的不错,对我也好,可我只要想到他前妻就不舒服,我妈也不太可能让我嫁给一个二婚还带着孩子的男人。”

“对啊,趁早断了!以你的条件找个什么样的不行。”

孔彤彤趴在桌子上,感情的事哪能说断就断:“让我再想想吧,你什么时候回来?”

“过两年。”

“每次都是过两年,已经两年过去了,也没见你兑现承诺。”

“这次真的是两年,你赶紧收拾你乱七八糟的感情吧,离婚还不算还带个孩子,真有你的。”

“夏渺渺你敢训我!”

“新巧和王峰龙呢,结婚没有?”

“结什么婚,人家王峰龙现在可了不起了,你知道他考进哪里了吗?”

“哪?”

“飞跃传媒,不是从小人物做起,现在是编辑部总经理,总经理呀,年薪六连跳,听说五百万不在话下,他会安于娶张新巧?”

夏渺渺十分惊讶:“看不出来他能进飞跃,上学的时候没觉得他很厉害啊,他跟新巧姐分了?”

“那倒没有,只是毕竟今非昔比了,人家怎么能没有点派头,现在正是他事业的关键期,结婚的事自然一拖再拖,不知道他走了什么狗屎运。”

是挺狗屎运的:“他不像是薄情寡义的人。”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谁知道他是什么人。说件事你肯定想不到,钱钧跟沈雪好了,是沈雪倒追的。”

夏渺渺觉得自己或许是脱离那个圈子太久了,沈雪当年喜欢的可是方甚,碾压钱钧好几条街,现在竟然屈尊了钱钧。

“钱钧家这两年发展不错,似乎是搭上了什么人,我也不懂经济上那些事啦,反正去年沈家的信贷危机是钱钧帮的忙,沈雪算是半感恩吧,两家现在已经谈婚论嫁了。”

夏渺渺突然觉得沈姑娘不错,以前总觉得她很不懂事,炮仗性子,又爱显摆,什么事不过脑子,但钱钧这件事上,她做的让她刮目相看,想来,她大三后半学期就温和不少,唉,还是有命啊:“子玉呢?”

“她能怎么样,留教,不温不火,估计以后再找个同行业的,一直幸福下去,哪像我——”

“你赶紧分了——”她有孩子也这么说。

“我撕心裂肺的感情啊,你呢?空窗了几年,最近有进展吗?”

“他呢?他有进展吗?”

孔彤彤一时回不过神来,不知道她问的是谁,过了会才反映过来:“不知道,没有他的消息,你还想着他。”孔彤彤看着屏幕对面的人,对这两个人分手不惋惜也不看好复合:“我让新巧姐给你问问?”

“不用,我就是问问,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但现在想想,人家有钱有房,没有道理不好,我何必虐我的耳朵,爱怎么样怎么样吧。”曾经不是不恨他突然间蒸发般的消失,现在也只剩那么一丝丝对自己的嘲讽,她竟然谈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恋爱。

夏渺渺不把孩子的事告诉他,不是怕他跟她争女儿的什么权利,夏渺渺甚至不觉得何安有那个心胸接受,而是不想再打扰彼此的新生活。

除非未来某一天,她觉得他太幸福,刺痛了她的眼,她或许会把女儿推出去,惊吓傻他老婆,让他们家庭战争去。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