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请客/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想到那如闹剧般的一幕,觉得也挺搞笑的,不过最多的还是觉得自己有够无聊的。

“笑什么?”

“不跟你聊了,我还有工作要忙,跟你这种有上司罩着的人不能比,拜拜。”

……

盛夏的热浪在行走的任何地方肆虐,夏渺渺这两天因为外派记者那边缺人手,跟跑了两趟外地,整个人变了一圈颜色,回来坐在吹着空调的办公室里才觉得活着。

夏渺渺还没有喘上一口气,托教那边就打来了电话,夏令午睡的时候自己醒了,当时老师只是离开了一小会儿,她自己就爬了出去,并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夏渺渺拿上包直接向医院跑去。

除了自责已经没有时间怪罪离开孩子的工作人员!“尚尚……尚尚……”

尚尚滚落的姿势沾了光,伤势不太严重,额头碰伤加上中午的台阶太热有些烫伤,其它还好。

夏渺渺到的时候,托管中心的校长和事故科的人都在,一见到夏渺渺急忙要上去道歉。

夏渺渺哪有工夫听他们那些没有任何营养含量的话,快速冲进病房里看着哭累了睡过去的女儿和女儿身上一圈圈的绷带,下意识的就要扒开看看她女儿怎么了?尚尚怎么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立于一旁的护士赶紧止住她的手:“不要动,孩子刚睡着,你别把她吵醒了。”

护士的话阻断了夏渺渺进一步的动作,双手僵在那里不知道怎样才能确保她的宝贝没有大问题,校长此时赶紧过来解释:“夏女士,您先别着急,我们已经让医院给孩子做了全面检查,孩子没事,只是一些皮外伤,主要就是夏天的护理,要注意避免感染就行。”

夏渺渺握住女儿没什么伤痕的手,没有反身指责,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女儿,一遍一遍亲吻她的小手。

校长在一旁看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还能再多说些什么,她知道她是位单亲妈妈,一人带孩子,非常不容易,发生这样的事她心里肯定难受,他们也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但事情已经发生:“我们会处理造成此疏忽的工作人员,孩子的住院费用和后期恢复,我们托管中心义不容辞,您不用担心。”

“她手臂上和额头上会不会留疤?”她们尚尚本来长的就不漂亮,万一再……

“这……”不好说的,校长也一时语塞。

夏渺渺握着女儿的手,缄默的陪在旁边。

三天以来,托管中心的人如他们的承诺般没有推卸责任,来了好几次想换她休息,只是夏渺渺都没有离开,这是她的女儿,她不能推卸她自己身上的责任,似乎只有一直陪在女儿的身边,才能减轻一点她心里深深的自责。

尚尚醒来了就是大哭,一哭眼泪就从大大的眼睛颗颗滑落,看的直让夏渺渺心疼,她需要更多的克制,才不至于让自己抱着女儿一起哭。

夏渺渺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一心照顾女儿,此时的她心里惦记的只有女儿,恨不得像曾经那样,上厕所都将女儿带在身边。

高湛云知道的时候尚尚已经做了ct扫描确定脑子没有损伤,剩下的就是恢复,他是看到夏渺渺在医院超市里买东西,才知道她女儿住院了。

夏渺渺再次看到带着礼物进来的业主时,十分惊讶:“又让你破费了。”

要说高湛云对夏渺渺有什么特别的印象,没有,只是觉得她当时很敬业,而且自律,符合当时他需要的钟点工的要求。两年多两人没怎么交流过,他不是热情的人,夏渺渺显然也不是乱攀交情的人。

除了尚尚三个月时住院,他这是第二次接触这对母女。

这次夏渺渺有些厚脸皮,留了高医生的电话,她私心的想要有一个可以在她不知道怎么护理女儿时有一个可以请教的人。

而且事实也证明她当时的厚脸皮是多么的英明,出院后夏渺渺自己护理女儿,向高医生请教了不少后期照顾遇到的问题,有时候半夜女儿伤口化脓,高湛云也没觉得麻烦,都会亲自过来了一趟看看。

夏渺渺总会哭着一点点的给女儿的胳膊蘸碘酒,每每看到女儿疼的一抽一抽的躲时,她都恨不得替女儿受伤。

在尚尚的伤口恢复半干后,高湛云弄了点芦荟给她。

夏渺渺则皱着眉,拿着芦荟左右的看,她十二万分的怀疑这东西能让女儿不留疤?

本不是特别爱笑的高湛云也被她的样子逗得嘴角上扬:“芦荟对核辐射烧伤、原子辐射伤害都有生机平疤的作用,而且效果显著。”

“真的假的?”夏渺渺只知道这东西止痒。

“假的,你千万别给尚尚用。”摇摇头,高湛云留下这么悠悠的一句转身走了。

……

尚尚恢复的很好,小家伙没半个月又生龙活虎的跑来跑去,愁的夏渺渺不行:“尚尚!不可以拉椅子!”

“尚尚!那个不能吃!”随着声音传来的就是某位笨妈跑来抢女儿手里东西时不小心摔跤的声音。

“夏尚尚!你怎么怎么够到的酱油醋,还散了一地的!”

公司也很照顾单亲妈妈,准许她带工作回来做,夏渺渺现在每天就是吼女儿,恨不得把她绑起来不让她离开那一亩三分地。

夏渺渺在女儿恢复的差不多后,特意请高湛云出来吃饭:“这段时间麻烦你了,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夏尚尚伸手让高湛云抱。

高湛云穿着蓝色的半袖T恤,头发不长,本严肃的表情见尚尚伸开小手时,温和许多,主动把尚尚抱过来。

尚尚很给面子的开口:“爸爸——”

夏渺渺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她就这样,逮谁也这样叫。”

高湛云反而不怎么尴尬:“这么大的孩子是这样的,认为跟妈妈一样的都该叫妈妈,跟爸爸一样的叫爸爸。一直都没问过,她爸爸呢?”问完,忽然又想起曾经她的自以为的私语:“如果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当我没问。”

“没什么,我们分手了,都这么多年了,现在也没什么好介怀的。”

饭菜很快上来,夏渺渺想要接过尚尚,结果尚尚很不给面子的一扭头,继续留在高湛云的怀里傻笑她的。

高湛云笑笑,把尚尚放在腿上:“没事,她可能是稀奇。”

“给你添麻烦了。”夏渺渺有那么一丝的尴尬,熊孩子,悄悄的瞪了这个不争气的小家伙一眼。

“你呢?就打算这样一直带着她,不上班?我看你的意思很重视现在的工作,并为之努力这么多年,就这样放弃?”高湛云的话带着那么几分随意,好像在说今天的天气怎么样一样的云淡风轻,不刻意。

夏渺渺提起工作,顿时觉得桌上的饭菜少了几分味道:“我现在能把工作带回家做。”

“时间短还行,时间长了可不是长久之计,尚尚在托管中心发生这样的事,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那是意外,就算是你带着她,也不见得就不会有这样的疏忽,不足以成为你不信任对方的理由,你还是要工作,她还是要离开你,你要放宽心。”高湛云逗弄一下小尚尚,他和这个小家伙似乎挺投缘,也或者他本是儿科医生的原因,在孩子的面前总会温和几分。

“我知道,但想到她——”夏渺渺纠结的将眉毛都快要拧到了一起,她明白高湛云话里的意思,她也不是埋怨托管中心,只是,心里总是那么的不放心。

“……”

“她还那么小,本该由我或者爷爷、奶奶照顾,那样总会比托管中心尽心些,出了意外我心里也没有那么难受,现在只要想到她那么小,我就把她送去托管中心,还发生那种事……”越说自责的心也就越重。

“如果你不放心托管中心,我认识一对刚退休的夫妻,就住我家隔壁,他们儿女不在身边,我帮你问过了很愿意帮你照看孩子,而且你应该见过。”高湛云很认真地看了夏渺渺一眼。

“高医生——”

高湛云看着夏渺渺欲言又止,忍不住道:“安全绝对不是问题。”

夏渺渺瞬间尴尬的笑了:“你还记得。”

“印象深刻,不好忘记。”

“巴布——”

夏渺渺严肃的提醒她:“叫叔叔,高叔叔——”

夏尚尚伸出手,开心的裂开几颗小牙:“阿姨,抱——”

夏渺渺赶紧接过来,不好意思的看向高医生:“叫着玩的。”

高湛云理解,以前对方也在他家跟肚子里的尚尚念叨过,当着人的时候要叫她阿姨,不能破坏行情。

夏渺渺想到对方脑补出的内容,也忍不住笑了,她当年得多年轻,成天想一些奇怪的东西。

……

夏渺渺最后还是听从高医生的建议,把孩子托给那对慈眉善目的夫妻照顾,自己去上班。

高湛云下班后会绕过去看看尚尚。

尚尚渐渐的跟高医生熟了起来,爸爸、叔叔乱叫。

李姓夫妻常常调侃他有孩子缘分,年龄不小了也该结婚生一个,将来说不定还能跟尚尚做亲家,让这个小家伙能名正言顺的叫‘爸爸’,每每说到这个,夫妻二人都会逗弄着尚尚问:“是不是呀,小尚尚?”

高湛云则很少接这个话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