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酝酿/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当我想偷懒,没事,我盯着她,不会出错。”范笑靥说盯夏渺渺不是客气,是真的盯,一年多来对夏渺渺的采风结果、衣着品味、时尚触感都非常用心的跟进、指导,在她跟她一周年之际,范笑靥亲自为夏渺渺开辟了属于她的小版面并为它命名‘与你擦肩而过的身影’。

夏渺渺一年来也很努力,看着属于她的品味一点点被读者认可,从一位对季节变化都反应不大的人走到今天的时尚版主,与范老师毫不藏私的教导分不开,与高医生的潜移默化分不开。

夏渺渺觉得没有人能比她更幸运了,有时候对着镜子她都不敢相信自己一年来的变化,更自信了、笑容更多了,强调尚尚叫妈妈的时候更大声,那些曾经压在她身上隐隐的被藏起来的话题,现在都愿意拿出来与全世界分享。

那是她的资本,是她能掌控的世界,是她越来越高的认可度换来的对抗他人目光的能力。

夏尚尚才不买她的帐,愿意叫阿姨就叫阿姨,愿意叫妈妈了也不介意逗自家妈开心一下。

但她觉得她妈工资的上涨,和越来越漂亮干练的打扮,要有高叔叔一半的功劳,每次妈妈忙的时候,就把她往高叔叔家一丢,她都要分不清自己是谁家的孩子了。

开始的时候她妈妈还会不好意思,后来就沉寂在自己的升职加薪中,忘了不好意思是什么情绪。

虽然妈妈笑容多多,她也很开心,但能不能不要让她上幼儿园,她不要上幼儿园,求所有幼儿园天天关门,永不营业。

夏渺渺下了班,坐在高湛云的黑色真皮沙发上,恶狠狠的瞪着趴在二楼楼梯上不走的女儿:“你给我下来!你听到没有,你最好下来!”

高医生在楼下的吧台给夏渺渺倒茶,抬头看眼楼上的尚尚。

尚尚嘟着嘴,趴在白色的栏杆处可怜兮兮的看着高叔叔。

高叔叔回她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小家伙立即底气十足的赖在上面不下来。

夏渺渺气的不行:“你看看她!像什么话,你走了多少人脉才让她能进幼儿园,结果她上了两天就出这样的幺蛾子,你知道吗?她竟然从幼儿园跑出来,跑出来了!我小时候都没做过这么……这么……”气的夏渺渺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她女儿:“我可是花了钱的!”

高湛云把茶放在她面前:“好了,不就是跑出来了,尚尚还小,第一次接触陌生的环境是这样,我跟她们班的老师联系过,她们说孩子第一次上学,这样的情况很普遍!”

“那怎么别人家的孩子没有不到中午十二点就被领回家的!”

高湛云推推眼镜,斜眼看眼楼上的捣蛋精。

夏渺渺不依不饶:“谁家孩子不是她这么大上学,就她不行了,哭闹这很正常,她打碎玻璃叫家长是不是就有点过了,你给我下来!谁教你那么做的!你知不知道你们学校的玻璃很贵的!”非常贵!你上的可是一千多一个月的幼儿园!

“好了,小点声,慢慢跟她说,看你把她吓的。”

“我吓她!你信不信,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她现在肯定心里得意,能比其她小朋友早点放学,还能跟着你看你给别的小朋友问诊!心里说不定怎么阴暗着呢!”

“你也别那么说她。”

“你不信让她下来,她要没那点心思,我跟你姓。”

“这不是你跟谁姓的问题,你再这么喊她,她更不动了,你回去吧,我明天送她过去。”

“你不行,她对着你更有话说。”高湛云根本拗不过尚尚,尚尚敢这么来还不是仗着高湛云给她撑腰,出了事就给高湛云打电话怎么不敢来找她:“她今天跟我走!必须的!尚尚!下来!你现在下来咱们什么事都没有。”

夏令突然站起身:“我不要,我要跟高叔叔。”

“你高叔叔明天还要上班!”

“不要,不要!我要跟高叔叔,不跟你,不跟你!”

夏渺渺起身就要去逮她。

夏尚尚转身就往自己房间跑。

高湛云赶紧揽住她:“好了,消消气,她还是个孩子,难免有想让人关注的时候,偶然顺着她一次两次没什么,又不会长歪,吃饭了吗,一起去吃饭。”

“不吃!看到她就饱了。”气头上的夏渺渺根本没注意到高湛云和她此刻的姿势多么的暧昧。

“你还真跟她气上了,行,不出去吃也行,喝杯茶消消火,我去给你们娘儿俩做饭。”高湛云说完自然的松开手,拍了拍夏渺渺的肩,示意她稍安勿躁。

夏渺渺赶紧道:“别,今天就够麻烦你了,还让你做饭,我们出去吃,我请客。”

“家里什么都现成,我手艺你又不是不知道,坐着看会电视,一会就好。”高湛云说完进了厨房。

自从尚尚经常出入这里,高湛云的冰箱随时都是满的,有时候夏渺渺来不及接尚尚,他们两个人就经常开小灶,有时候尚尚不跟着夏渺渺走,就赖在这里扒着高医生。

开始夏渺渺也会不好意思,时间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得自然而然,她习惯了来他家接孩子,偶然抱怨他太惯着尚尚,今天在他家教训女儿也习以为常。在他家吃饭好似也不是第一次。

有时候夏渺渺也会自问她和高医生现在什么关系,朋友?未免来往的太频繁;恋人?两人都没有提过,似乎莫名其妙的就走到了这一步,她有事了会问问他的意见;他下班了给她打个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接孩子。

关系一点点的拉进,直至她女儿在这里有了独属于她自己的小房间,她成了这座房子里的常客。

两人都没说什么,但肯定不是真没什么。

夏尚尚悄悄的绕过盛怒中的妈妈,摸进厨房,萌萌的大眼睛盛满了愉快,开心的伸出小手向叔叔比了个大拇指。

高湛云围着围裙,回头点点她饱满的额头:“只此一次,下次可不许了,万一砸到别的小朋友怎么办,你说是不是?”

夏尚尚站在小板凳上,与灶台齐平:“我妈会为了赔出的钱,卖了我。”

高湛云笑笑:“胡说,你妈最爱你了。”

夏尚尚撇撇嘴,表示一下自己的怀疑:“是啊,但她的钱也很重要。爸爸,我们晚上吃什么?”

“我们尚尚最喜欢的红烧鸡翅。”

“爸爸真棒。”

突然冷冷的声音在夏尚尚背后响起:“你过来!”

夏尚尚立即跑下来躲高医生腿后:“救命!叔叔救命。”

“你干什么,看你把她吓的。”

夏渺渺闻言收敛一下情绪,相对温和的看着女儿:“我不凶你,你出来,我们谈谈。”

夏尚尚墨迹着不要走。

高湛云拍拍她的头:“听话,妈妈已经不生气了,叔叔保证妈妈不打你,妈妈好几天没见你想你了,叔叔给你做好吃的,等你听完你妈妈的唠叨,咱们就可以开饭了好不好?”

“……”不好,不要。

“我们尚尚最懂事了,一定不会让叔叔为难,你看你妈站在那里看着叔叔,叔叔都不敢做饭,你把她引走,当帮叔叔的忙好不好?”

夏尚尚看眼高叔叔,然后再看看妈妈,想想凶巴巴的妈妈有时候连高叔叔都凶,确实挺恐怖的,好吧,看在鸡翅的份上,帮爸爸分担火力。

夏尚尚从高湛云腿后慢慢的挪出来,赶紧捂住小屁屁:“不可以打我哦,我已经知道错了。”

你知道错了才有鬼:“不打,出来。”

夏尚尚不情不愿的墨迹出去,立即垂下头:“阿姨,我错了。”

“错哪了?”

夏尚尚挠挠头,想了好久:“不该……跑出来……”

“是不该打碎玻璃!姑娘,玻璃不要钱啊!那么一大块,你敲碎个角,妈就要赔一整个新的,你理不理解妈的心痛!”

不理解?但不要吃一块钱的雪糕,不要买两块钱的巧克力,不要总是惦记着花钱花钱,就是对的:“妈妈,幼儿园也很贵的。”

“废话!那你还不乖乖的上。”

“妈妈,如果我不上不就不用花钱了嘛!”

夏渺渺闻言忍不住想拍她,幼儿园是能不上就不上的:“你以为我想让你上!是你这么大必须上学!”

夏尚尚讨厌这个结论:“不能给妈妈省钱,尚尚罪孽深重。”

“你知道就好。”

高湛云端出一盘炒鸡蛋:“什么罪孽深重?我们尚尚也会用成语了。”

夏渺渺赶紧起身去帮忙。

尚尚开心的跑过去:“吃饭喽,吃饭喽,我都要饿死了——”

夏渺渺拿着筷子出来,敲下她乱伸的小爪子:“你饿死了吗!去洗手——”

夏尚尚从座位上跳下来,去了卫生间。

高湛云从冰箱里拿了一盒奶去热热:“你别总冲她喊,尚尚算听话的了。”

“我不冲她喊,还放得下她,你看看她天天那股洋洋得意劲。”

高湛云无奈失笑:“做了你爱吃的红烧茄子,试试看手艺有没有进步。”

“你做饭我还不放心。”两人相视一笑,又都下意识的避开目光,但很快又恢复平静,像往常一样,该说什么说什么。

……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