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夏宇/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春刚过,街道上依旧残留着节日的喜气,红色的条幅、年节的广告,红红火火的占据着各大网站首页各个地铁站要道,各个高速路口。

何木安身穿黑色的西装,在一群保镖的拥簇下,低调的从贵宾通道出来,坐上车离开。

同一航班的空乘、机长出来后,休息区都是议论纷纷的声音。

“何先生好帅!”某个眼冒桃心的小空乘双手抱于脸颊之下,一副标准的迷妹样。

“肤浅,何先生能说帅不帅吗!那是太有男人味了,比我想象中还要年轻,他从豪华舱出来的时候我觉得都要窒息了。”另一个双眼一挑,更加崇拜之。

“今天豪华舱谁当班,有没有照相?何先生叫了什么服务?声音性不性感?”

“好像是傅庆儿。”

“庆儿,庆儿你快说说,何先生有什么特殊癖好,比如睡觉打呼,扣不扣脚趾甲?”虽然这些癖好有些不好,但是能将大神拉至身边的想象不能少。

傅庆儿推开好友:“你好恶心,何先生怎么是那样的人,不过,让你们失望的是,何先生从上飞机开始就在看报纸,中间他秘书要了一杯水,然后就没有让我进去服务过,所以你们若想知道何先生更多消息,恕我无能为力。”

周围一片失望的娇嗔声:“怎么能这样,好不容易何先生选择我们这班机,庆儿姐,以你的美貌你都没有进去看看,你怎么对得起我们空乘无比高尚的职业机会。”

傅庆儿飞了这么多年,什么级别的豪没见过,什么话没听过,早已经习惯:“下次我把机会让给你们,你们试试站在他周围三米敢说话吗?”

“庆儿姐也不敢。”

傅庆儿想想:“觉得喘不过气来,他不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有时候他们这种级别的咖一冷脸,很吓人,这就是为什么说伴君如伴虎了,你们以为他们慈爱的能被美色所迷,那你们也太小看咱们这位何先生了,都好好做,以后生了头等舱,说不定就能体会体会何先生放冷气的功力了。”

刚转正的小姑娘们立即尖叫:“听庆儿姐一说更期待了,怎么办?怎么办?”

傅庆儿失笑的摇摇头拖着行李箱离开,一群小姑娘,碰几次壁就知道厉害了。

“傅姐,上面给了通知,这次的实习生给您带。”

傅庆儿闻言,拖着行李的脚步不变,只是漂亮不失干练的脸上有些不悦:“为什么是我,我最近的行程都是满的,让地勤组休息的人接一下不是更好。”

跑来的小空乘闻言,紧追几步,压低声音道:“本来是分给了休息的人带,但我听说,有一位实习生来头不小,她所在的组向上面申请想要最优秀的空乘带,还点名提了您,所以……”

“所以我就要跑完航程,再带几个不知道是哪个领导的还得罪不起的亲属?”这哪是看中她的能力啊,不过是看中她现在所飞航线的某些人物多吧,还没有练好基本功就想着攀龙附凤!

小空乘脸上有一点点尴尬,不过这也不是她能管的啊:“傅姐,您就委屈一点,随便带带啦。”

傅庆儿看她一眼,嘴角轻蔑的冷哼:“难道我能说不带。”她一路走过来,可不像某些人有背景有来头,可以想拒绝谁就拒绝谁。

地勤组的一众新人看到性感妖娆的傅庆儿穿着职业装走过,立即引起不小的惊呼。

“看到没,她就是咱们机场空乘界的凤凰,真漂亮,有气质!”

“如果能泡到今生也值了。”

“做梦吧!她眼光高着呢,又是空乘,不定有多少富商等着当她的入幕之宾,轮得到你?”

“我怎么了?再漂亮还不是被很多人睡过,我还是处男呢!”

江洪哲看着走过的女人,神色自在:“是不错。”身材非常不错,还有一股成熟女性独有的风韵。

“看吧,江哥都认同凤凰够辣,江哥,要不要追?”

江洪哲不甚在意的耸耸肩:“不是我的风格。”

朋友立即搂住他的肩,笑的别有深意:“哪种是你的风格,是校花那样的,还是追着你跑的小同乡,我看她们两个虽然够好,但论辣,还是不如咱们华航的飞天凤凰够味。”

江洪哲挑眉,眼睛别有一股别致的男性味道:“你怎么不追?”的确够美,但也最难搞定,他可不想说了大话,最后弄的自己难看。

“我——我要是有你的条件,早追了——”

周围同是实习的同学一片起哄:“追呀追呀,我们支持你——”

……

傅庆儿走到地勤部,向里面张望了一眼,停下来,嘴角含笑,风姿卓绝,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扣扣门。

夏宇抬头,见是她,立即站起身:“傅姐下机了,一路辛苦。”

傅庆儿双手抱胸,靠在门口看着他:“就你一个人,他们都不在?”

夏宇笑笑:“他们去吃饭了,我一会也去。”

“有没有空,请我喝杯咖啡,刚下飞机很累的。”

夏宇急忙收拾好东西:“如果傅姐不嫌弃,是我的荣幸。”

傅庆儿向他瞟了个算你识相的眼神:“走吧。”

夏宇立即跟上,别说一杯咖啡,就是一顿饭他也不会推辞,他能实习后留下,是傅姐帮他说的话,本来留下的名额不多,在他和另一个人之间公司还在考量,他因为误把傅姐当乘客,帮她提过行礼,傅姐便拉了他一把,夏宇心中十分感激,对她就像大姐一样尊重。

傅庆儿带着夏宇穿过大厅,向休息部走去,再次路过检验部时,华航的凤凰女王依旧目不斜视,妖娆魔鬼的身材从落地镜前走过,自成一片魅力不凡的风景。

几头狼再次痴迷的目送完女神,顿时炸开了锅。

“我靠,那是夏学长吧,他和华航女王什么关系?竟然跟在华航女王身后。”

“我还看到女王对他笑了。”

江洪哲的目光不禁有些阴毒,又是他!大学四年,他晚了一届,就被他压了三年,直到他离开学校,他才有崭露头角的机会,什么系草!什么忧郁王子!那些没脑子的女人简直眼瞎了!

江洪哲可不是她们,他比谁都清楚夏宇什么来路,一个吃低保户都够格的穷人!父母生活不能自理,一家五口人缩在一个小房子里,还装什么高贵!

但,这么多年没人相信他放出的话,他手腕上的欧米茄三十多万,是真货,他身上的衣服变化很大,有时候很大众,有时候就是私家定制,更别提他手里的笔,花样繁多,下到一元上到几万不等,如果不是认识他妹妹,他说不定也会被他的行为和淡漠的性子骗了,以为他是什么贵族公子,狗屁。

他那位所谓的有钱人室友,也是眼瞎,什么私人定制,什么真货,有没有点欣赏品味,他身上的衣服都是改的,手表是地摊货别人送的,那些笔据说是她大姐卖二手剩下,扔给她哥的,就连照片里的自行车都是她姐改装的!

偏偏就是没人信!反而让那些没脑子的女生更觉得他扑朔迷离!切!不过是个穷包。难道华航的女王也是瞎子觉得这穷小子是隐藏的富豪,被这种人骗了!

江洪哲想到那一点,觉得异常好笑和怜悯所谓的女王,那个看似高贵不可侵犯的女人也不过如此,想傍上一个有钱人罢了,若是如此,那搞定这个女人难度系数也就低多了,到时候他不睡了,扔给那穷小子接手到是不错。

江洪哲想到刚才傅庆儿火辣的身材妖娆妩媚的长相,心里无端一身邪火。

“江哥,想什么呢?听你朋友说你们一个学校,那个夏宇是什么人?来头不小吗?”

江洪哲已经恢复如常,语气肯定:“他有什么来头,不过是个穷小子,他妹妹是我高中同班同学,以前经常来接他妹妹放学,家里是修自行车的,生活很拮据,不过夏学长上进,一直是我们的学习榜样。”

“是吗?可刚才老黄不是那么说的,他说夏务很神秘,还让我们轻易不要得罪他——”

江洪哲咬牙,但越是如此,他身份被揭穿的时候不是更有意思吗:“我去过他家,几十年代的房子,父母残疾,当年我们学校还为他写过报道,难道我会瞎说。”

“那——”

“你们不信算了,他在我们学校传闻很多,但当时也有很多声音说他家境不好,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越传越神秘,最后拿出证据,都没人信了,或许小女生更愿意相信后者,相信白马王子比青蛙更有让她们喜欢的动力。”

“这样啊?这么说,他家庭一般了,那傅女王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估计是也听了某些流言蜚语。”

“傅女王不是那种人吧?听说傅女王风评一直很好。”不过空姐这一行,谁说得清,也许在飞机上没人看到的顶级仓内……想到那种可能,便热血沸腾。

江洪哲发誓,他绝不允许夏宇那种人再压在他头上,这一次他要让所有人认清他的真面目。

……

------题外话------

亲爱的安安飘过,别着急,让他飘一会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