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无良父母?/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俞文博放下文件,拿起手机,看着温茉莉火急火燎发来的新闻,本严肃的唇角,不自觉的扬起,心想,夏渺渺现在肯定气的跳脚,恨不得撕了敢把她女儿抛在网上的人!她绝对不会觉得自家女儿这样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别人太八卦。

俞文博想到夏渺渺现在的神色,忍不住想笑,放下手机,拿起座机的话筒,刚想给夏渺渺打个电话,手机就响了。

温茉莉急的都要哭了,柔弱的声音带着不知无措的哽咽:“怎么办!怎么办!她怎么能这样养尚尚,如果让他知道了……怎么办呀……”

俞文博神色恢复如常,安抚道:“冷静点,他不见得对孩子感兴趣,别自己吓自己,她什么都不知道,你别自乱阵脚,有些话就算自言自语也不能说,知道吗!”

温茉莉赶紧点头:“我知道,知道,可是她……”

“尚尚是她女儿,外人不用操心,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冷静点。”俞文博看看时间:“你待会不是还有演出吗,现在放松心情,深呼吸,什么都不要想,就算出了事,有我在。”

温茉莉闻言,乖巧的点点头,声音娇柔:“文博……我就是有些怕。”

“不用怕,有我在,乖……”

“恩,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但,这件事会不会闹大呀……万一闹大了,别人知道尚尚是……”

“放心,这只是一件小事,而且没有深挖的新闻价值,就算有也只是一些人对育儿观念不同的看法和讨论,上升不到声讨他们一家的地步,乖乖去演出,不要想了,我说没事肯定没事,恩。”

温茉莉听着老公的声音,焦急的心情慢慢变得镇定,然后又觉得自己好笑,只是孩子的照片被放在网上,又不是夏渺渺,那个人就算看见了,能认出什么,再说,他还真能在乎一位没见过面的孩子,他看着可不是能当好爸爸的人。

温茉莉终于笑了:“谢谢老公,我最爱你了,快轮到我演出了,不跟你说了,晚上你要请我夜宵哦。”

俞文博神色柔和:“没问题。”挂了手机,俞文博看眼旁边的电话,若有所思片刻后,重新拿起文件,没有再打给夏渺渺。

……

何木安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地上的车水马龙,听着施秘书汇报着他的行程,谈不上累或者享受,只是每天好像都是这样过的,没什么变化,时不时的脑海里会浮现一个不停在强调钱的声音,遥远,模糊!

……

夏渺渺难以相信还有这么狗血的事,她女儿怎么了,玩点泥巴,脏一点,接触接触大自然,冷风吹吹脸增强增强抵抗力怎么了!

而且她不觉得小孩子玩土玩沙有什么不好啊,她前几天回家还带女儿去城墙脚下玩,差点滚成小泥人,怎么了?

衣服脏了一点,是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吗?

头发乱一些,对一个不懂审美才四五岁的小女孩来讲,有什么意义吗?不就是别人看着不好看,她自己不在意就好啦。

至于绳子?拜托,一定要绑上好不好,万一父亲没看到,跑到公路上怎么办,现在车那么多。

还有那块沾了土的馒头,下一秒夏爸爸就发现了,赶紧从她手里拿过来,抓拍的人没有拍到而已。

上幼儿园什么的,更狗血,她才带女儿回来,需要办理好各项证明,手续非常繁琐,很多事她还找了俞文博走关系,很多文件还没有下来,找幼儿园要等文件齐全了,当她不想让女儿上幼儿园啊,她也不想父亲那么累的带她,再说现在幼儿园还没有开学,没有开学!

夏渺渺却因此成无良父母了。

夏宇周休回去的时候笑的不行,把的确变的丑丑的外甥女抛过头顶,听着她嘻嘻哈哈的笑声,打趣一旁刚被居委会警告,气的脸色发青的大姐:“别生气了,下次注意就是了。”

夏爸爸最近没有出摊,拍照的人太多,让他烦不胜烦,不就是带个孩子,谁家有谁家的带法,玩个泥巴就是不爱孩子了,在雪地打滚就是不负责任?社会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就说别绑着她,你不听……”

“不绑着,她跑远了怎么办!急死我们吗!”夏渺渺恨不得撕了乱拍照的人,因为新闻部旁敲侧击问能不能采访她,采访个头!她还想照一张,当做时尚封面呢,行不行!

再说了,她绑绳子的时候跟女儿沟通过,女儿非常接受,至于跟父亲出门,那是因为她不跟姥姥在家,觉得外面能野的高兴,馒头什么的难道不能吃吗?非要吃着昂贵的零食穿着名牌衣服就是喜欢孩子,有钱就一定要给孩子那么优越的生活,不给这些奢华的生活,父母就是十恶不赦!

小女孩要富养?狗屁!

无论男孩女孩都要一样的养,或者说女孩要困顿的养,这样她才耐摔耐抗!至少不能像夏小鱼!

夏尚尚见妈妈抱着靠枕生闷气,挑挑眉:“舅舅,谁惹阿姨了。”

“没人惹她,她是心疼自己没拿到身边这么独特的头条!着急呢!”

夏渺渺把抱枕扔小弟身上,不过想想,她好像真的更气这一点,她自己的女儿被这样莫名其妙的发来发去,她们敏行却没有收到点击,多可惜。

夏渺渺把目光放在女儿身上,思索的上下打量着。

夏宇赶紧把外甥女搂在怀里:“你做什么?少打乱七八糟的歪主意,没门!”

夏爸爸也瞪眼女儿:“你别学成无良的新闻媒体,我也不赞成。”

夏渺渺觉得冤枉啊:“看你们说的,我是那种人吗!”

三个人异口同声:“是!”夏小鱼吼的最大声!她姐绝对不是好人!

……

高湛云的工作早已经落实,年节也没有来得及休息,更没有过多干预夏渺渺把尚尚带走的决定,毕竟姥姥、姥爷带着她,夏渺渺更放心。

高湛云坐在餐厅里,看着夏渺渺气的冒火的样子,十分理解的看着她笑,特意给她点了一杯柠檬水降降火气:“好了,你跟那些人有什么好气的。”

“我气他们看不懂我女儿前卫的造型!”

“是,是她们更不懂菌群对孩子生长的重要性。”

“看吧,看吧,你这个大医生也这么说,我就说小孩子不能在太嘚瑟的环境长大,你回去就写篇学术论文,在我们杂志封面,头版头条放送。”

高湛云把柠檬水递到她手里,不禁失笑:“你们是时尚杂志,你确定不是写白大褂的改良可能性。”

夏渺渺顿时眼前一亮:“这个提议好,要不从你做起,我让范姐给你设计一款时尚风衣款的白色大褂怎么样?”

“你呀你,看看菜单吃什么吧。”

夏渺渺接过来笑笑:“我就是说说,你以为我舍得让你登上封面,供很多人看呀。”

高湛云看着她的神色,笑容越加温和,他喜欢跟她在一起的感觉,爱她各种样子,总觉得只要看着她便觉得一切都有意思。

夏渺渺随便点了两份套餐,有些担忧的看向他:“你回过家了没有?”

高湛云神色自然:“没有,还没有告诉他们我回来了,估计忙完这段时间会休息,到时候约他们二老出来吃饭,你可不能不赏光。”

夏渺渺兴致勃勃:“好啊,那我从现在就要开始想要穿什么衣服,做什么发型了。”

“你怎么都漂亮。”

夏渺渺羞涩的撇他一眼:“算你会说话。”

她问过,他曾有过一位女朋友,据她侧面了解女方条件应该很好,不知道为什么跟他爸妈有了摩擦,女方没有低头,他们的关系便不了了之,她出国留学,他留在异地,跟父母有一年多没联系。

当时他说的轻描淡写,夏渺渺也觉得不太重要,谁没有过曾经,何况他们分手的时间比她还长,如果他都不担心她跟她前男友死灰复燃,她更不会操心他的前女友是不是各种优秀。

“好久没有跟你逛街了,吃完晚饭,我们去逛街怎么样?”

“好,带上尚尚,我也有段时间没有见我们换了造型的小宝贝了。”

夏渺渺笑的不行:“你不知道,她特别喜欢她自己给自己剪的新发型!觉得特别美,她要是知道网络上都在吐糟她的头发,还不急哭了。”

“你没让她看看,以后她就不敢自己做设计师了。”

“看了她也认不出是自己,拒绝承认里面的丑姑娘是她。”

高湛云想到尚尚平日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哪个小姑娘不爱美,她只是尚且不懂美的意思。

……

夏渺渺的版面,读者的反响特别好,每周杂志发出后,能收到很多回信和读者兴致勃勃的推荐。

夏渺渺一直把风格定位在中层白领人士,推荐的是价位不高却很有个性的设计,平日大多数时间都在往外跑,或者拜访同僚,听一些设计大师的讲座,偶然也在高湛云的影响下听听所谓的交响乐。

一直不懂音乐是什么意思的夏渺渺,现在也能脱口说出好几个国际知名乐队,听出各个名曲的不同。

虽然距离命运的悲壮、莫扎特的哀伤还有很远的距离,但现在的夏渺渺是有品位的,是会追求的,穿衣打扮再也不是平时的牛仔、运动衫,而是懂得即便这两样东西也穿出时尚的韵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