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担心/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51担心

林芸萱优雅的一笑,显得十分平易近人,这是她容貌上给她的优势,至于她实际的性格是她自己的事:“你也不错,傅姐不是说了吗,就算错过了这次,大家半个月后都有一次试飞的机会,到时候就一样啦。”

“那可不一样,总之你下来了,可别忘了跟我们分享分享试飞的感觉。你是跟着傅姐一起飞吗?”这才是最关心的话题,傅姐可是华航的当家女王,能跟着她飞那是无上的荣耀啊!

林芸萱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后面短发的小姑娘跑前几步:“我知道,我知道!听说是谁带的人第一次就跟谁飞。”说完憧憬的双手合十:“听说傅姐是飞头等舱的,有不少名人大家都被其服务过,不知道下个星期哪位大人物会飞芸萱那一班。”

“孤陋寡闻,芸萱什么大人物没见过,你觉得芸萱是我们还在乎那些名人,这一说我明白傅姐为什么要挑芸萱飞第一班了,至少她不会像咱们一样尖叫。”

林芸萱闻言笑容越发清丽舒缓:“哪有,我一直在外求学,家里的事很少让我接触,没见过什么人。”

“没见过你也不好奇呀。”林氏集团和华航有工作来往,两家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公司,真若遇到了什么事,有几个人敢为难芸萱,唉,命好呀。

几位小姑娘说说笑笑的进了更衣间,换着便服:“听说上个月,头等舱被禾木集团包机,芸萱你见过那位传说中的何先生吗?”

林芸萱笑了:“传说中的?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

“是,对林大小姐你来说,他不是。但对我们来说,他可是只存在于纸上的遥远的不可幻想的人物。”

林芸萱没有反驳,因为她说不出什么,她没见过何先生,只是偶然听爷爷他们向父亲提起,大多时候十分恭敬,言语中对其颇多推崇,想来是一位比爷爷还老谋深算的人物了,再怎么样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只是不明白当初楼姐姐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跟他一段时间,甚至现在都没有谈婚论嫁的想法,一直在等什么一样,难道那个人真那么有魅力?还是楼姐姐品味独特?

林芸萱关上衣柜:“我也没有见过他,他平日很少露面,都是副理出来说话,可能是年纪大了行动不便。”

“可我听说何先生很年轻,要不然怎么称呼何先生为先生呢?”

“先生是尊称,并不代表他就年轻。”

短发的小姑娘挠挠头:“也是哦。”

林芸萱友善的从她身边经过摸摸她可爱的脑袋:“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拜拜。”

“拜拜。”

短发的小姑娘立即花痴的对身边的好友道:“说到帅,我觉得安全管理部的夏宇好帅的,气质好,又高,穿制服的样子最有范儿了,听说他才比我们大一届,好喜欢他呀。”

“我也觉得他好帅,每次见到他从咱们部门前过,都觉得多帅了一分。”

几位迷恋夏宇的粉妹闻言,立即凑过来七嘴八舌的说着她们能看得见摸得着的某个人。

林芸萱哭笑不得的关上门离开,这些人,如果知道了夏宇的底细,恐怕就不会这么热情了,毕竟面包和生活同样重要,共苦的奋斗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

林芸萱踩着优雅的步伐,凸凹有致的身姿漫不经心的从飞行技术管理部门外经过,离开。

江洪哲见状,立即起身。

旁边熟悉的朋友顿时一阵了然的哄笑,赶紧走。

俗话说,最难消受美人恩,最美不过投怀时,江洪哲最让人嫉妒是有两个美人争着让他蹂躏,怎么能不让人嫉妒,尤其是手机里的小美人,真是漂亮呀。

不过,林芸萱也不差,气质好,身材更好,几乎堪称妖娆妩媚,尤其这种妖娆妩媚在她和善的容貌下遮遮掩掩的绽放,更显得让人心痒难耐,若不是林大小姐身价太高,多少人蠢蠢欲动的想尝试。

可惜,美人不但人美,门路更广,没给他们任何献殷勤的机会,简直暴殄天物。

……

江洪哲追上来,走在她旁边,双手放在口袋里,神态自若,声音宠溺:“中午想吃什么?提前恭喜你下个星期试飞。”

林芸萱没什么特色但绝对够味的眼睛,寓意颇多的瞄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我下个星期试飞?那可是傅姐今天刚刚决定的。”

江洪哲神秘的看她一眼:“我有内线,不能告诉你。”风流倜傥,自有一派迷人的风采。

林芸萱娇嗔的瞪他一眼,再有刺的玫瑰遇到了对的人,也有愿低头卸甲的时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下午休息吗?”

“只要你要求,那将是我的荣幸!”

“我想去逛街给我妈妈选礼物,明天是我妈妈生日,如果再不去,就没有时间了。”

江洪哲唱作俱佳的一拍额头:“瞧我,这么重要的事差点忘了,舍命陪君子。”

“你才是君子。”林芸萱上前挽住江洪哲的手。

江洪哲没有拿开。

两人有说有笑的进了电梯,一抬头看到里面的人,江洪哲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如此的不期而遇让他有点尴尬,毕竟夏小鱼的存在杵在那里,虽然只是想玩玩,没到手之前,这样的情况下见到她哥还是有那么一点的不自在。

林芸萱看了夏宇一眼,神色没有任何异常,依旧挽着江洪哲的手,仿佛后面的人不存在:“你说买什么好呢?每年都是那几样,总觉得没有什么新意,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

江洪哲的神色也慢慢恢复正常,有什么,又不是自己紧追着她,是她死缠着自己而已:“只要是你送的,阿姨什么都喜欢。”

“讨厌,她更喜欢你送的才是,你去年给她的破石头,她现在都宝贝的不得了,可见,你在她心里的地位比我高多了,我看,我什么都不用送,直接把你送给她好了,保证她高兴。”

“只要阿姨不嫌弃,我乐意之至。”

电梯打开,两人走出,又关上,电梯继续向下。

夏宇看看时间,脸色虽然难看,但这样的情景他不是第一次见早已经习惯,现在小鱼有大姐管着,大姐不会看着小鱼跟这种人有什么关联。

既然不会有关联,江洪哲愿意跟谁怎么样,那是他的事。

……

夏小鱼弄不懂姐姐为什么非跟上司对着来,姐姐以前不是那种人。

吃饭的时候,夏小鱼特意拉着大姐坐在角落的位置,苦口婆心的劝着:“姐,你怎么能那么做,你哪来的胆子和勇气,你就不怕公司把你炒了。”竟然跟自己的直属上司对簿总经理室!这是她向来息事宁人的姐姐会做的事吗。她姐姐不会出去了一圈,人变傻了吧。

夏渺渺给她夹块肉:“吃你的,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

夏小鱼放下筷子,好看的眉宇蹙在一起,十分惹人怜爱:“姐,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尚尚想想呀,尚尚可等着你养呢。”

“是,你也等着我养呢。”夏渺渺平静的看眼妹妹,见她真的是在担心自己,安抚的看她一眼,疼爱的开口:“你放心,我知道我在做什么,退步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竟然那么做就有那么做的道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

“可……”

夏渺渺看着妹妹因着急而变得更加水汪汪的大眼睛,温和一笑,语气笃定的说:“相信我,我不会拿自己辛辛苦苦拼来的事业做赌注。”

这句话夏小鱼信,她姐再变,有些东西也不会变:“那……你真的有把握……”

“我做足功课后才那么做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从总办处出来了吗?”

“可我听说下午你们还要去,还要写什么报告……”

夏渺渺没料到她消息这么灵通,打趣道:“谁给你的消息,行呀,才工作半个月,就有自己的渠道了。”

“你还有功夫调侃我——”夏小鱼的脸有一丝丝促狭的红,那些男人太讨厌了,她明明什么都不想知道,偏偏在她耳边嗡嗡嗡的说,像只开屏的孔雀一样。

“放心,我就是丢了这个工作,我还能走湛云的后门去医院扫垃圾呀。”

“姐——人家都要担心死了。”

夏渺渺看着她,非常认真的看着她,严肃的开口:“夏小鱼!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相信我!只相信我,懂了吗!”

夏小鱼傻不隆冬的看着姐姐,觉得这时候的姐姐跟在家时很不一样,尤其她认真对你说话的时候,觉得姐姐不光是她的姐姐,还是一个足以对抗所有灾难、更加高大的姐姐。

在她以为距离姐姐进了一步时,姐姐用行动再次证明,她距离她的位置还有很远很远。

夏渺渺笑笑,揉揉她软软的头发:“傻丫头。”

夏小鱼从大姐营造的压力中回神:“不要摸我,下午还要站岗呢。”

“是,我的小瓷瓶,公司的形象全靠你了。”

心大的夏小鱼瞬间得意洋洋起来:“那是。”不是她吹,公司这批礼仪公关,属她长的漂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