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谎言/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小鱼确定姐姐这里不会有问题后,整个人都精神许多,也有工夫跟男朋友抱怨撒娇了。

不当值的时候,夏小鱼便躲在茶水间,抓紧时间跟男朋友聊天撒娇、卖痴:“你做什么呢?我好无聊呀。”

江洪哲看眼试衣间的门,悄悄走到一边:“想你呢,不是在上班吗,怎么会无聊。”

“人家想你所以就会无聊吗,你算算我都多长时间没见你了,工作什么的最讨厌了,我哥也是,为什么就不肯替我说情呢,如果我也进了华航,我们两个不就可以天天见面了吗。”

江洪哲闻言嗤之以鼻,你当华航是什么地方,你哥又是谁,你想进来就进来,未免把他们这些努力四载,好不容易进来的人想的太简单了:“是很可惜,星期天我去看你。”

“好呀!”夏小鱼神色又泄了回去:“不行,我姐回来了,管的很严,星期六、日要跟她回去见爸妈,阿哲,我不在你身边,好担心有人打你的主意。”

“怎么会?”

林芸萱从试衣间出来,服务员立即迎上去:“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这是当季的新款,刚刚到货。”

林芸萱看远处一眼,喊道:“洪哲,跟谁讲电话呢?过来帮我看看这件衣服怎么样?颜色是不是太亮了?”

江洪哲捂住手机:“等下就来。”

夏小鱼顿时打起精神:“你干嘛呢?刚才谁说话呢?我怎么听着像是女的?你在哪里?是不是林芸萱在你身边?阿哲你不能对不起我。”

江洪哲镇定的哄着,语气宠溺:“没有,我上班呢,刚才是同事,机务部有点事,让我们这边过去两个人,你哥就在我们旁边的部门,我身边能有谁,不信你问你哥。”

“你别以为我不会问!”

“宝贝,别多心了,你向来最懂事听话,不跟你说了,来叫了,我过去看看,等着我,晚上给你打电话。”说完江洪哲挂了电话,含笑的向林芸萱走去。

“喂——喂——喂——”夏小鱼气急败坏的挂了手机,委屈的嘟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说不出的可怜惹人疼。

另一边,林芸萱别有深意的看了江洪哲一眼,比着身前的衣服,漫不经心的问:“谁呀,还要走那么远打电话。”

“没谁,中午没有请假,跟领导说一声。”

林芸萱又拿了一件,并不深究:“我再试试这件,总觉得身上这套颜色不好看。”

“我看挺好的,两件都试试也好,如果喜欢都买下来。”

林芸萱满意的笑笑,进了试衣间。

江洪哲坐在位置上,并没有周旋在两个女人间的心虚,夏小鱼漂亮,像一颗慢慢成熟的桃子,单看着那鲜艳的颜色诱人的芬芳,就想让人捏扁了揉碎了吃进肚子里,何况他还没有得手。

那样的极品又不用担责任的货色他当然要尝够了再说,林芸萱虽然不如夏小鱼漂亮,但家世好,长的也不是很差,难得他看着也不是没感觉,是未来妻子的人选。

他分的清,自然也知道该在什么时候怎么应付她们,所以没什么可心虚的,不过……

江洪哲想到夏小鱼现在可人的样子,心里一阵痒痒,是该找个机会……

夏小鱼擦擦眼泪,给哥哥拨了过去,她跟夏宇说话完全没有对大姐的小心,不客气多了:“你干嘛呢?”

夏宇跟她沟通也很冷:“上班,没事挂了,忙着。”

“谁稀罕跟你打,要不是洪哲说你工作忙让我关心你一下,你以为我会打给你。”

夏宇立即警觉的抬起头:“他现在跟你在一起?”

夏小鱼闻言气的顿时想摔了手机,江洪哲你又骗我!她哥的部门跟江洪哲的部门挨得很近,大哥这样说,就说明洪哲撒谎骗她。

夏宇非常担心:“说话,你不是在上班吗,怎么跟他在一起,小鱼!小鱼!”

夏小鱼撑着最后一口骨气,喊回去:“叫什么!我没有跟他在一起,刚才通过电话而已,姐在这里,我能做什么!不跟你说了!好心关心你,你还大呼小叫!”说着挂了手机,眼泪直接掉了下来,忍不住没骨气的趴在茶水间里大哭。

他又骗她,他一定跟那个讨厌的狐狸精在一起,不就是仗着家世好就以为全世界都该捧着她,要不是洪哲看在父母的面子上给她颜面,她算什么!长的比例失调,人又虚伪做作,除了有钱哪点比自己好!

夏小鱼明知道她不该把那个不如自己漂亮的女人放在眼里,他一定是受不住父母辈的关系才对她与众不同,现在就是吃醋,心里难受。

可夏小鱼也不绝望,她有自信,她还握着最后一道关没有让他得逞,男人只要得不到就一定是能控制的,她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江洪哲最后一定会为了她的洁身自好,向他父母宣战,最后娶自己的。

夏小鱼想到那种可能,擦擦眼泪,转身去洗手间补妆!

对着镜子对自己打气,怕什么,不要在乎现在!能笑到最后才算赢家!

夏小鱼整理好自己,做个加油的表情,出来,但人倒霉了喝个凉水都塞牙,低头看脚趾头的她没走两步直接撞到了来人身上,正闹情绪的她抬头就吼:“你没长眼吗!这么宽的路你看不见!”

束松璟西装笔挺的站在原地,浓郁的眉眼,立体的五官,冷着脸看着她。

身后的秘书,立即走上前,赶紧递上纸巾:“束少。”

夏小鱼见是他,立即害怕的退后一步,整个人都精神了,她一直很怕他,以前去学校找大哥,只要他在,她从不在大哥身边停留,总觉的他看她的目光就像看一坨垃圾。

不是夏小鱼敏感,而是她真那么觉得,大哥在时,他偶然会给大哥面子跟自己打招呼,大哥不在时,他看也不看自己一眼,从不跟自己说话。

有几次她去大哥的宿舍找大哥,只有他在,她试探的问他自己哥哥去了哪,他竟然当没听见,她问了足足三遍,他一句没吭。

既然他讨厌她,她也没必要热脸贴他的冷屁股,他看不上她,她还看不上他呢。

所以不当着大哥的面时,他们几乎不交流,想不到在这里碰到,对方好像更人模狗样了。

身位公关礼仪,还是实习生,夏小鱼虽然有小脾气、小性子,但那是在家里,她深知以她的家世自己的机会不多,要不然也不会冒着跟江洪哲分开的危险在大姐给找的大公司里工作。

想到自己现在的职务,夏小鱼立即认怂的垂头,先遮住自己的脸,祈祷他刚才没看见:“对不起,您别见怪,是我不小心,还口没遮拦。”

束松璟接过纸巾,跃过夏小鱼冷着脸直接向电梯口走去。

夏小鱼回头,疑惑的看着他的背影,他来这里做什么?束少?呵呵,原来那么有钱,哥也不说走走他的关系,死脑筋。

或许哥的工作就是走了他的关系呢,毕竟华航天天标榜国际大航班,平日眼高于顶,哥的成绩虽然好,但比哥更优秀的多了,凭什么哥当年就能留下。

夏小鱼想到这里,不禁眼前一亮,她为什么不让哥请他的同学帮忙呢,也许他同学说一句话她就能进华航呢!

虽然大姐这里也不错,但华航不一样,她若是能签下华航,赚的更多,爸爸妈妈也有面子,她跟洪哲也不用再分开,看那个狐狸精怎么缠着洪哲不放手!她会让所有人都知道洪哲是她男朋友。

可想到夏宇的得性,顿时泄了气,他根本不会帮她,恨不得她不要出现在他的公司,免得给他丢人现眼,自私自利的家伙,只想着他自己好。

怎么办呢?夏小鱼想到这里,心里自然有了计较。

总之她一定要进华航,一定要!林芸萱你给我等着!

……

夏渺渺的申辩进行的非常顺利,这跟公司大副总的助理鲍女士的关照有很大关系,她早在夏渺递上申请的时候就给自己的上司做了很多工作。

再来,公司高层现在严打唱衰气焰,夏渺渺的坚持,这些那些微小的被揭发的可有可无的、空穴来风的指责,虽然是在那件事的恶劣影响之后,但也不能草木皆兵。

以魅力杂志副理为首的保守派,提出的求稳求胜,他们不过是让夏渺渺停期一段时间,并没有让她脱离岗位,他们是为了杂志的整体未来和现状,做出的合理调整。

夏渺渺认为,任何妥协都会增长对方的气焰,并举出了前两个被停期的主编,如今调职的案例。

也用大量的事实引证禾木集团非常庞大,但禾木并不盲目,他们的内部的竞争比所有人想像的都要激烈。

别说区区一个宏大,就是飞跃传媒遇到问题,如果没有禾木不得不出手的理由、没有一个合理的方案,禾木宁愿飞跃倒闭,也不会靠资金扶持一个企业。

所以魅力完全不用担心宏大,宏大就是宏大,它背后站着一个伟大的爹还有一个无坚不摧的爷爷不假,但这个爷爷不是只有一个孙子,也不疼下面的孙子,他们为什么要自己先怕,为什么要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子,让自己先乱了方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