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寒暄的别致呢?/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听到声音,随便擦擦手上的粘液赶紧出来,顺便把女儿拨开:“怎么了?!一回来就吵!嫌家里不热闹是不是。”

夏尚尚见状,一转身,急忙兴冲冲的跑到姥姥房间,眼睛睁得亮亮的闪耀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光彩;“姥姥,姥姥,我舅舅和姨姨吵起来了!”

夏妈妈其实耳朵竖的比谁都直,见外孙女进来,不甚走心的把她抱在怀里,背往后靠靠,仔细听隔壁的动静。

夏尚尚见此,也学着姥姥,小身板积极的跃过姥姥的肩膀趴在墙上‘认真’听。

若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两‘事婆’在偷听东家长李家短,准备回头去街上好好学舌一番。

隔壁,夏渺渺不解的看着两个斗鸡一样面红耳赤的两个人:“说话呀?怎么了?”让夏宇这么沉不住气,小鱼又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了。

夏宇二话没说,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嘭的一声关上门,不出来!

夏小鱼觉得自己委屈透了,家里是个人都能骂她,她在他们眼里,这也不好,那也不好,既然这样,他们还要她做什么,怎么不在一出生就把她掐死!

夏小鱼越想越难受,忍不住准神趴在床上哭!不就是说一句话的事!他都不愿意!人情怎么了!谁不是靠关系!那个狐狸精还是靠关系进去的呢!为什么她就不可以!

她哥就是瞧不起她!关系不就是让用的,为什么不让她用!夏宇就是小气!就是自私!就是不想她好!家里人都看他的脸色他就得意了!

夏渺渺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满脸茫然,随后一屁股坐在床上,拍拍她的肩:“哭什么,跟我说说你哥怎么了!”

“呜呜……呜呜……”

“好了!哭能解决什么问题!你惹他了?还是他惹你了?什么出不出力的?还是为你工作的事?”

夏小鱼闻言哭的更伤心了!使劲拽过被子蒙住头,呜呜的声音从棉被里传出来。

夏妈妈紧紧的贴着墙面,却什么也听不见,着急的更贴近一些,还是没有效果,着急的抓过小孙女:“尚尚,去门口帮姥姥听听你妈妈说了什么,听好了学给姥姥,姥姥给你一块钱。”

夏尚尚闻言兴致勃勃的嗯了一声,瞬间蹦下床,像个小特务般蹑手蹑脚的靠近小姨的房间。

夏渺渺叹口气:“上次不是说了,他也刚转正能有什么人脉,他要是行长,不用你说,我也得让他给你安排个经理,可你看他现在,自己还是小安检,能带个秘书吗。”

夏小鱼瞬间抬起头,小脸已经哭的通红,眼睛水盈盈的十分漂亮娇柔,看着忍不住还想让人再欺负三分。

夏渺渺赶紧晃晃头,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才不是!就是他不肯帮我!他有位室友我打听过了,跟咱们的总裁沾亲带故,甚至咱们总裁都要礼让他三分,星期四还去过咱们公司,我哥能留在华航,肯定是他帮忙说话了,而且他们两个在大学的时候关系非常好,就跟亲兄弟似的,那个人能帮他为什么不能帮我!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我哥就是看不得我好,就是想破坏我的幸福,呜呜——”

“哭什么哭!人家有能力就该帮你了,”夏渺渺无语的看着夏小鱼:“我还能买只熊猫呢为什么不买!”

夏小鱼哭的更伤心了:“连你也觉得我没本事!我怎么了!我给你们丢人了吗!呜呜呜——呜呜——”

夏尚尚趴在门口看的津津有味,眼睛睁的大大,耳朵竖的尖尖的,一副酷似姥姥的小八卦的神情。

夏渺渺刚想对妹妹说什么,一撇头看到女儿,顿时瞪她一眼:“一边玩去!”

尚尚小脑袋一缩,赶紧跑去找姥姥‘汇报’一元钱的消息!

夏渺渺抚着妹妹的肩,静心打理过的粉色指甲落在夏小鱼蓝色针织衫上,越加粉嫩白皙,让夏渺渺觉得一百块没白花。

夏渺渺不是对小鱼的事不走心,实在是小鱼闹的太频繁,来回都是一个既定的事实,闹来闹去有什么意思,若是三是她妹妹,她懒得管她:“你没本事是事实……”

“姐——”

“但我们小鱼长的好看呀!甩你姐我和你哥十条街!”

夏小鱼把脑袋转到另一边,就会欺负她!

夏渺渺看着自己的指甲颜色,想着换成蓝色是不是更漂亮,唉,她现在越来越能在这些小事情上,浪费时间了,还不忘语重心长的开口:“是不是想跟那个人在一起才闹你哥的。”

“哼——”

蓝色是不是不好配衣服:“别哭了,让孩子看笑话,跟我说说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夏小鱼没脸说,只是哭。

要不换个蓝色试试,回头问问湛云,或许换个图案更合适些。

夏宇突然打开门,口气非常不好:“能有什么!还不是见那男的跟空乘部的女的来往密切,她自己坐不住了!那种男人有什么好!值得你回来大呼小叫!他喜欢谁我不知道,但他想娶谁你看不出来!?人家林芸萱哪点不如你!处处比你好!是你自己不清醒!看不清自己几斤几两!”

夏渺渺拍拍胸口,吓死人了:“我在这呢!你过来干什么!”瞎参合,不知道你妹妹什么脾气吗!

夏小鱼抱起枕头扔过去:“夏宇!你滚!滚!”呜呜!——呜呜!——

夏妈妈听到小女儿撕心裂肺的哭着,着急的抱怨声也从房间内传来:“夏宇!你怎么当人哥哥的!就有本事在家里欺负你妹妹!看看你说的什么话!哪有那样说你妹的!不帮她也就罢了!还指责她!她都是为了谁!她好了!你们不是也少操点心!你们这些挨千刀的冤家!我是造了什么孽才有你这么一个讨债的!你们是要急死我呀——”

夏尚尚歪着头看着姥姥,姥姥经常这样,她已经习惯了,而且不管姥姥这一刻吵的怎么大声,下一刻就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该怎么跟她说话还怎么跟她说话。

她觉得姥姥好神奇啊,她也要学这种神奇的本事,于是她认真的瞅着姥姥唱作俱佳的表情,漂亮的小脸上也艰难的做着姥姥脸上神奇的弧度,不过太难了,她眼睛大不能眯的那么小,这样眯?不对,不对,那样眯?好像也差点?

夏宇顿时觉得心烦气躁,抱上尚尚拿上衣服出去了!“不许学你姥姥!”像什么样子!

夏妈妈听到关门声,喊的更加大声:“我不活了——我还活什么!儿子女儿一个个不听话,还说不得骂不得了,让我死了算了——我死——”

“你够了没有!烦死了!”夏小鱼甩上门,继续趴在床上哭。

夏妈妈顿时没了声音。

夏渺渺看向哭的更伤心的夏小鱼,再看看安静的隔壁,不服不行:“行了,刚才你哥说的是重了些,但你也不小了,也要多想想别人。

他什么时候这样跟你说过话,是不是太恨铁不成钢了;他又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口中的好友,是不是让他觉得有压力?他是不是愿意受人之恩?你这孩子,只知道张嘴,也不想想咱们大了,已经不是你要什么就能给你什么的大哥大姐。他不能给你时,他心里就好受吗!

你可是他妹妹!这么多年,他什么时候扔下你不管了!你倒好,这么闹他!如果可以,他宁愿你做他的位置,换了你当门房!你还嫌他不够闹心,上赶着找事!自己不敢说还带上妈,这下好了,看把你哥气的!”

“我——”夏小鱼还是有些不服气:“他能有什么难言之隐——”

夏渺渺把玩着妹妹的发丝,语重心长的看着她水盈盈的眼睛:“我可很少听他提起那位好友,如果关系真的那么好,为什么从不见他多说,他们两人肯定有他们两人的矛盾,你都不长脑子的,想风就是雨。”夏渺渺说忍不住戳着她好看的小脑袋瓜:“都想戳开看看,这锦绣的小地方装了一堆什么东西!”

“姐——”可想想,好像大哥和对方的确,好像……确实有点那什么……可……“难道就不能为了我……”

“你也得有那两把刷子啊,把你放在一群凤凰中,能凸显你什么!显摆你这只小土鸡与众不同吗?到时候,别说空乘了,最后分配你扫跑道都有可能。”

“姐,你……”

“别以为你自己多优秀,你本身条件是不错,要身材有身材要样子有样子,又被妈天天捧着,但你自己怎么样,你自己不清楚,论漂亮,比你漂亮的多了去了,比你漂亮还有脑子的更多,你真以为自己能通天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也不看看你哥你姐有没有那通天的本事!再说了,去了那里一定能好,你男朋友就一定是你的了,想的也太美了。”

“可……可……”江洪哲被那狐狸精勾走了!

“你哥跟我提过几句,你那位男朋友操守不好!”

夏小鱼闻言急了:“他乱说!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他就是看不得我好——”

“他看不得你好就不会搭理你,自家男朋友什么样子还用别人说,自己心里没底吗!”

夏小鱼急着申辩道:“他是爱我的,就是他身边的女人太不要脸……”

“是啊,你也是死缠烂打才缠上他的……”

“呜呜——”

“行了,不就是一个男人,哭的像死了爹似的。”呸:“除了妈没人指望你发家致富,差不多就有骨气点,把那贱货甩了!被你哭了这么长时间也没心情做饭了,走,赔你出去走走,看看你要买点什么。”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夏渺渺外面套着一件浅灰色的圆领披风,脖子里围着一条白色的及膝围巾,长发随意的落在肩上,眉眼上扫了一层淡淡的妆,黑色的高跟鞋托着优雅的身段,踩在混凝土的路面上没有一丝声响。

她不经意的转头,看到街边橱窗里映衬出的身影,无声音的一笑,现在的她像所有都市白领女性一样,精心修饰又落了凡俗,但好在,有个欣赏的人,显得她们在万千一样中又那么与众不同。

夏渺渺想到高湛云,嘴角漏出一抹甜蜜的微笑,挽起妹妹无精打采的手:“好了,人都出来了,精神一点,想要什么?我买单。”

夏小鱼一路上神色不佳,琳琅满目的商品也没有让她打起精神。

夏渺渺选了一件蓝色的小款上衣在她身上比着:“好看吗?”

“姐,我不想要。”

夏渺渺随手交给服务员,看着她的样子,又想戳她了:“没完没了是吧,如果实在喜欢的要死,那就玩腻了再甩。”夏渺渺拿起另一件看着,又回头补了句:“就怕他先玩腻了你!你还不得跳楼去,这件不错衬你的皮肤。”

“你——”

“就这件,包起来!等你什么时候开窍了咱们什么时候谈,服务员,浅橘色那件衬衫拿件小号的给我看一下,你就那位小男朋友,哼——档次还是低了不止一点半点,你知道咱们公司办公室那批实习生吗?就是那位天天穿着一件棉服,很腼腆的小姑娘。”

夏小鱼眨着红呼呼的眼睛想想,好像有点印象,她想没有印象也难,因为她太有标识性。

听说是从很偏远的地区考进的本市大学,有多偏远呢,据考究,徒步走两天还是翻不完的山、全村靠一口水井生活,电视机是奢侈的消费品,她考出来的那天,全村喜极而泣。

即便大学四年,如今实习了,她依然穿着不新不旧的‘手工’棉服,淳朴的用一根简单的黑色发圈绑一条马尾,走路低着头,见人三分笑,看起来傻傻的很好拿捏的样子,就她现在的形象,她都快成敏行独一无二的风景线了:“提她做什么?”跟她有什么关系。

夏渺渺对那位小姑娘没有成见,但也没有帮一把的意思,人又不在她手下,她也没有那份善心:“知道人家搭上谁了吗?”

“谁?保安小李?”小李还有本市户口呢。

“小李算老几!”夏渺渺拿着刺绣木耳边羊毛小褂在她身上比比:“人家走大运了,遇到了一位咱们总裁见了也得抖三抖的老妖级巅峰大能。”

夏小鱼冷笑,那她岂不是应该得道飞升了。

“别不信,据说呢,她陪她们编辑出去送一份文件,到了地点,她们编辑嫌弃她穿的俗气丢脸,把她一个人扔在酒店大厅喝白开水,谁知道就是喝白开水的工夫,一位神级大咖谈完事,带着一帮‘朝臣’出来,也不知道那位帝王哪根筋搭错了,就侧目看了她两眼,就两眼,你猜怎么着?”

夏小鱼非常实在:“恶心吐了?!”

“呸!现在三方boss级人物求着人家在某人可能经过的地方坐着喝咖啡!还每天额外支付她五位数,只求某个祖宗经过时能再侧目两眼,也好方便下一步运做,也就是说,确定那人有意思后,要打包把人送过去!”

夏渺渺把衣服放回去:“瞧见没,这才叫人物,一句话不用说,就有人上赶着给人送,还是不管成不成功的不计成本,你家那位行吗!

所以别成天盯着你家那位那点小资小利不放,比他厉害的人多了,甩了一样有更好的!”

“怎么可能!就她!”

夏渺渺点点头:“惊讶了吧,没想到吧!现在的‘头级’的人物喜欢什么类型的你还真摸不透,也许这几年就流行这种款呢,可惜咱错过了最佳时节,这件粉色耦边的怎么样?”夏渺渺说的颇为惋惜,好似早几年,她就能赚那份‘不义之财’一样。

夏小鱼有些不可思议,衣服都忘了看,伤心也淡了一半,就这么看着自家大姐,狗屎运有这么走的吗?什么人物脑子坏了,能看上那个‘极品’,忘了几年前,她哥哥姐姐也是别人眼里的‘极品’,

夏渺渺耸耸肩,运气就是这么个让人伤透心的小东西,你喜欢它,它不见得青睐你:“现在人家的地位不同了,办公室里再没有一个人敢使唤人家端茶倒水,这就是名人一眼的魅力,完全颠覆一个人的生死。回头你也长点眼,在门口对她笑的热情点。”

“凭什么!我又不是卖笑的!再说了——”夏小鱼神色颇为拿酸:“只是多看了她一眼,又没有看上她,也许人家是觉得她‘寒酸’的别致呢!”

“吃醋了不是,人家能让‘仙家’侧目,说明人家身上就有你看不见的优点,他们编辑现在的嘴脸你没见过,低头哈腰的好像改姓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