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谈语/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也是,谁知道人家哪天就真飞黄腾达了呢!听说那位大人物清心寡欲久了,急的下面的人慌不择路,只要他们神多看一眼的东西,恨不得连根拔起给他带回去。说不定就真看上她了,都是命,这件拱形帽的怎么样?”

夏小鱼把衣服挥开:“哪位大咖?”

夏渺渺放下,看下一件,声音漫不经心:“传说中的那位商业不朽神话,你说那位神会不会因为谈姑娘下凡。”这件颜色太亮,不适合小鱼的肤色。

夏小鱼顿时惊呼:“他!?你别逗了!就是他们家司机也不可能看上她!”

“也许老天爷打个盹没看清,牵线了呢?这谁说的准。”夏渺渺在一排排的衣服中翻着:“万一成了,咱们以后就只配仰望人家脚后跟了。”

夏小鱼冷哼,怎么可能!做梦还差不多!

夏渺渺挑了一件钉珠长袖毛衫在小鱼身上比量:“听说总裁大人现在指望她的未来,能跟宏大打个翻身仗呢!你也知道咱们公司这些年被那帮人欺负很了,上面顶的也很有压力,虽然每次都说宏大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心里不定怎么羡慕他们有个好爷爷!

如果这事成了,哪怕成一半,当个小情人什么的,咱们在宏大面前也能横着走。这件,帮我找件红色的我看看。”

“您稍等。”

“希望她不负我们所有编辑所望,能成功拿下那位寡欲的神,让咱么对着宏大那群牛鬼蛇神也彻底抖抖威风,他们不就仗着是禾木的孙子,哪比的上咱们是禾木的娘家人,你说是不是?这三件哪件好,你倒是给个意见?!”买哪件呢?

夏小鱼想着那种可能,可无论怎么想,也想不出那位小土菇跟‘他’能有什么可能:“他可是商界的不朽神碑怎么可能……”

“哪件?!”

夏小鱼继续走神!也太——

夏渺渺在三件衣服上依次看过,觉得哪件都挺适合妹妹,没办法,她家小妹太漂亮,穿什么都好看,夏渺渺犹豫不决的摇摆片刻,然后微笑的拿出卡,神气不已:“三件都包了。”反正有人买单,想到自家男友,夏渺渺眼里又多了三分笑意。

“姐!你不会骗我的吧!”

夏渺渺无语:“你姐夫这点钱还是有的?”把你姐夫想成什么人了!

“不是,我说不朽神碑那件事!”

夏渺渺笑了:“现在年轻人挺会给偶像起外号呀,没有骗你。”夏渺渺捏捏妹妹的小脸:“见不得长得不如你的人运气比你好是不是?完了,你要伤心死了,人家就是运气比你好。”

“姐——有你这样说你亲妹妹的吗!”

“生气了!生气也这么可爱。”

夏小鱼把嘴一撅:“每次都这样!我要这件、这件,还有那个包包,再给我买双鞋。”

“好,好,只要我们大小姐有心情、开了窍,想要什么都行!”

夏小鱼垂下头,她早开窍了!她承认自己不如大姐二哥会学习,但论人情世故她自认一点不差大姐分毫!

不就是不能去华航吗!以为她就没有办法让那只狐狸精知道谁是第三者吗!走着瞧!

……

夏渺渺其实不怎么关注谈小实习生的事,一来,两人不在一个办公室,二来,上面副总编的位置空下来,她和谈语的主编是竞争对手。如果对方旗下出一个准大咖情人,她有点不好办。

不过也不会坏心的期望她没有好下场,毕竟从大局出发,谈语如果真走出那一步,敏行的未来更值得期待。

夏渺渺看完下面送上来的稿子,伸伸懒腰,紧身的长款包臀长衫勾勒出她越加秀丽的身姿,脖子上一圈粉色的珍珠项链又给她添了一分青春的朝气。

夏渺渺看眼亮起的手机,笑着把手机放在耳朵下面,拿起水杯向茶水间走去:“这么快就想我了?”

高湛云疲惫的揉柔眉宇,一身笔挺的白色长衫,儒雅的站在会议室二百九十度的落地窗前,抬眼望去就是半个典市:“是,不知夏小姐给不给这个机会。”

会议室外,几位休息中的女医生透过玻璃窗向里看了一眼,又急忙羞涩的移开目光,刚才会议的内容十分精彩,不单他的人,他的学识比他的长相更有魅力,往往这类人更容易让女人倾心。

“高医生有女朋友了吗?”

省二跟来的交流人员闻言,笑的别有深意,高医生初来时,不止儿科的护士医生摩擦待掌,外科的也虎视眈眈,但高医生一句,家里爱人管的严湮灭了多少少女心,想不到出次门,又有往上送的。

“女朋友没有,爱人有一枚。”

夏渺渺嘴角的笑意又浓了三分:“我说不给,难道就不想了,什么时候回来?”

“下午的飞机,我想下机第一眼看到你。”

夏渺渺故作思考放慢脚步:“恩……我可以准你第一眼看夏宇。”

“渺渺。”

“逗你的,下班我去接你,顺便让高大医生伺候一顿晚饭,再借你半张床如何?”

“乐意之至。”高湛云挂了手机,再回过头,脸上温和的笑容已经消失又恢复了会议期间的冷漠,随手整理的桌上的资料,准备五分钟后另一个学术讨论。

“上面是不是疯了,就谈语那姿色,不要笑死人好不好?!看主编现在那样子,八字还没有一瞥就开始捧人的臭脚,真令人恶心!”

“谁说不是!也不看看那人是谁,能看中她!人家可是一片海,又不是臭水沟,什么都装!”

夏渺渺看眼站在茶水间外的一抹灰色身影。

人影看到她,清秀的小脸一片慌张,垂下头急忙转身,拿着空水杯狼狈走开。

夏渺渺叹口气,直接推开茶水间的门,谈语小姑娘人不错,眼睛干净、性格好,工作麻利,对人热忱。

尽管她们那一边有什么杂事都使唤她,小姑娘也从来没有抱怨的意思,每天都笑嘻嘻的,就算被同样是实习生的人欺负了也不怎么说话。

夏渺渺理解对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毕竟谈语不是本市人又没有什么背景,能来这里实习是他们导师看她实在困难给她找的人情关系送进来的,以前的自己何尝不是每天笑脸迎人,想换的不过是一丝认可,哪怕不给,也不希望被人背地里重伤。

显然,小姑娘的同事没有她们那时候和蔼可亲。

“夏编。”

“夏编。”

夏渺渺瞥两人一眼,同样是实习生,不过眉眼轻扫、衣着考究,抽葱的年纪,没有生育过子女的线条,怎么看怎么好看。

夏渺渺不阴不阳的看对方两眼:“喝茶呢。”还堵不住你们的嘴。

两人闻言急忙闭嘴,拘谨的端起茶杯:“夏,夏编也来喝茶……”

“恩,行了,茶水间也不大,倒了水赶紧忙吧,我看你们主编在那里找人呢。”

两人闻言,赶紧你推我搡的往外走:“谢谢夏编提醒,谢谢夏编……快走……快走……”

夏渺渺不走心的挥挥手:“不客气……”

……

路灯亮起,干枝刚抽出一抹新绿,又被一阵寒意卷的缩了回去,。

速发展的现代领域括展出各个精英权贵的同时,交通状况又把一帮权贵打回一个起点,任你是几个档次的豪车,只要堵在一个节点,只要不能飞都是徒劳。

何木安摘下眼镜,漏出一双阴沉若冰的眼镜,他从文件中移开目光,看向车窗外停滞不前的景色,西装笔挺的腿上放着一叠签过的字的文件,字体密密麻麻的、语言各种各样。

“先生,请您稍等,我们已经联系交通部找最近的路线改道。”

何木安好似没有听到,比往昔更加冷硬的侧脸看着窗外,不远处的橱窗前,有一家卖红薯的小店,三五个男女一人捧了一个有说有笑的走开,老板顺便重新排放着各个红薯的位置。

他记得以前的红薯不是用铁箱子装,或者说她不喜欢吃铁箱子里的东西,她说,没有烤出红薯的真谛,说完自己也觉得牵强的阴测测笑。

何木安想到她裹得严严实实的吞红薯的样子,干枯的嘴角忍不住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但这抹笑意还没来得及让人捕捉第二眼,便瞬间消失。

“小王,去买几个红薯。”

“是,先生。”

不一会,衣着考究的司机捧着五个红薯回来,恭敬的奉上:“先生。”

何木安闻言神色淡淡的看了司机手里的东西一眼,不知为何下一秒目光更冷的移开:“你们分了。”

司机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先生什么人,怎么会在不恰当的场合吃不恰当的东西,让下面的人分了很正常:“是。”

但说是分了,也没人敢在何先生面前不雅的吃东西。

可即便这样,红薯的香味还是在狭窄的空间里任性的弥漫,让后座的人情绪越发不安,冷硬的没眼甚至浮现出一抹焦躁的情绪。

谁说铁箱烤出的不香!如果可以,他真想让她好好闻闻!“开车!”

司机一愣:“先……先生……堵着呢?”难道要像上次一样?

何木安眉头微皱,骤然打开车门,寒风瞬间袭进,还没等司机打个冷战,便见先生已经走入车流向人行道走去。

施秘书见状,立即拿起先生的大衣,急忙追了出去。

……

同一时间,夏渺渺瘫软的半躺在高医生家舒服的沙发里,不染粉底的脸上没有一丝平日的精明干练,脸上盖着高医生的专业书籍,一只脚没形象的踢在沙发边上:“我要死了。”

高医生围着围裙透过厨房的玻璃含笑的她一眼,柔和的面部表情站在黑白相间的厨房里神奇的相得益彰:“我刚下飞机就伺候你那张嘴,我是不是早死了。”

夏渺渺闻言把天书移开:“那不一样,你那是身累,我是心累。”说着又把书盖头上:“你说我是不是该把尚尚接到身边,再被我妈养下去,我怕多一个妈。”

高湛云擦擦手走出来,修长有力的手指拉起软绵绵的她,半拥在怀里:“尚尚大了,跟着老人有跟着老人的好,跟着你有跟着你的不好,问题不在老人身上。”他知道渺渺觉得两位老人自己在家孤独才把孩子留在那里跟老人作伴,否则这么多年她都自己带了,真不差现在的日子。

夏渺渺找个舒服的位置在他怀里靠好,手不客气的伸进他温暖的腰间。

高湛云颤了一下。

夏渺渺笑眯眯的在他胸口蹭蹭,赶紧继续刚才的话题:“我知道,但你没见她现在的样子,我觉得下一刻她就能坐在地上,给我表演哭天呛地的真正意义。”

高湛云觉得她夸张了。

“没有,你真该见见她现在的样子,我该怎么办呢……烦死了……”

高湛云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又神色轻快的揉揉她的头:“别想了,准备吃饭。”

……

“穆管,先生一大早在厨房里做什么?”

------题外话------

求票!求票(>^w^<)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