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她不可能/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小鱼一个年龄的孩子,用词都一样。

“可是,束氏联合温氏王氏江客跟禾木集团的这次合作早已经在业界传的沸沸扬扬,而且时间地点都是半年前定好的,也是不朽神碑为数不多的公开行程,多少人盯着呢,谁不想因此和不在大众面前露面的碑先生搭上关系,所以早几天前就有人来找过谈语了,想让她去。

就是没想到,今天束松璟会亲自过来拜托她别出现,夏编看到了没,这就是弄臣和实臣的最大区别,帅的让人想不佩服都不行。”

“有个词是不是用错了,他们之间不是君臣关系?”

“哎呀,那有什么关系,那人成名已久早已被神化,让他沾我家偶像点便宜没关系啦。”

你倒是大方:“昨天稿子对完没有,拿来我看看。”

“啊!?完了!我忘复印了!哇哦现在立即去!夏编给我五分钟就五分钟!”说完一阵风般跑走。

夏渺渺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孩子。不过,束松璟?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叮铃铃——铃铃铃——

“喂,您好,魅力杂志服编部。”

“咳咳!请问夏大编辑现在是否有时间跟您的老同学不难么正经的说说话呢?”

夏渺渺立即笑了,对方低低柔柔的嗓音就是装着几分严肃也让人觉得软乎到骨子里:“亲爱的新巧姐,你找我有什么事?赶紧说,我们可是竞争激烈的私企,不比你们坐着喝茶就能拿工资的好命。”

“怎么说话呢,姐姐也是很累的。”张新巧神色温柔的换个耳朵听电话:“一直说给你接风,都没有时间,最近不太忙了,看看您这位大研究生还有没有时间赏光。”

“这个……你等一下我看看最近的安排……”

“夏渺渺!你找死!”声音依旧软软的动听,没有丝毫说服力。

夏渺渺笑着:“好啦,只要你别介意自己破产,我很乐意为您的钱包服务。”

“说定了,到时候叫上子玉,咱们四个人聚聚。”

“富婆说了算。”

“去你的,还那么没正经。”

……

“先生,宏大所有的人事资料都在这里。”

宏大成立五周年,虽然是一家年轻的新企业,但因为涉及面广,员工人数不少,这次又是先生亲自提出,下面的人整理的很仔细,一些重要人物的家属甚至都罗列其中,资料整整摆满了四个大箱子,堆放在禾木集团办公楼的最高决策者办公室内,占满了整个休闲茶桌的桌面。

“知道了。”

秘书带上门出去。

何木安从密密麻麻的报表中抬起头,越加冷淡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箱子上,又冷硬的移开。

过了好一会,才合上始终没有再动过的文件,起身,身姿笔直的走到沙发旁,站定,目光在其上扫过,降尊纡贵的弯腰,随手拿起一个翻着。

“先生越来越复古了,竟然不要电子档案,那么一叠东西,先生看的过来?”

“那不是重点好吧,重点是,那些东西没什么可看的价值。”一家子公司旗下的子公司,连出现在禾木年会上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不是先生这些年偶然关注一下,他们的名字甚至没有资格送到这层楼来入他们的眼,却以为自己真是藏石,越来越趾高气昂,也不看看华航他们什么时候张杨过,不过先生要提拔,就是一家皮包公司他们也要让它上市!

“也许先生要有什么大动作也说不定。”她自己说的都没自信,就算要动作,也该传唤飞跃。

“谁知道,咱们的任务就是好好做事。”先生想捧谁咱们就捧谁。

办公室内,何木安坐在真皮沙发上,手里拿着几叠纸慢慢的翻着。

被标注好字母的查阅方式他好似没看见,冷着脸,眼睛看着别的地方,一张张的纸打开又放下,仿佛只想是把这些写着别人身价的纸从这个位置移到那个位置又移回来,然后再翻一遍,偏偏不动最下面标注着‘X’字母的一叠。

她那人……如果觉得你可以弃了……

会把说过的话,再狠毒一百遍扔一次,不管你什么身份……

他自虐才想一遍遍的听!

何木安突然平静的把所有纸张放下。

过了片刻,又心平气和的拿起来。

他不过是看看让他‘滚’的女人,如今又什么下场,根本没有别的意思何必反反复复。

何木安冷着脸,看向旁边写着‘X’字母的一叠……

时间一点点的走过,从十点半指向十一点。

为什么不动?

他为什么要动。

他不用看也能依靠她的性格大概揣测出她这些年的经历:拼命工作、上赶着供养她弟弟妹妹、每个星期六日回去当孝女亲姐,训训弟弟嚷嚷妹妹讨好一下她爸爸妈妈。

或许也会抽空见见亲戚朋友介绍的‘精英才俊’,与她年龄相仿的她肯定看不上,比她年纪大事业有成的肯定有比她更好的选择。

然后下一个工作日继续当牛做马,如果给她个‘升天’的机会,一定会回去炫耀,尤其宏大如今的待遇,她那张脸上会有什么得意的表情,他都能想到八分。

何木安想到那种可能,嘴角刚刚扯动,思想比动作更快的止住。

至于她会不会定下来?

何木安冷笑,没有把她家里那两位供出来,会填平她那份张扬在外的孤傲。

今年……夏小鱼也该毕业了吧……

她也会考虑别的事了。

何木安骤然起身,过了一会,又坐下,拿起那叠纸,快速翻看,从第一章到第二张、第三张一张都没有错过。

但直到最后一章,甚至无聊的家属家孩子已经见了二十几位却没有他要找的人。

何木安皱眉:以她积极钻营、不得罪人的性格,会被人排挤的不能出现在名单上?

何木安立即脸色阴冷的拿起电话,声音阴霾:“所有名单都在这里了。”

桃秘书顿时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回先生,都在那里了。”

“你确定。”

桃秘书立即背脊发凉但非常确定:“即便是扫地的阿姨也没有遗漏。”

何木安挂了电话,顷刻间所有散落在茶几上的资料,失去了让他多看一眼的价值。

“完了完了,老大好像不满意。”

“不满意什么。”

“不知道,但何先生肯定对这次送过去的东西不满意。”

何木安若有所思的起身,皱着眉站在没有收起遮阳帘的落地窗前,眼底越加没有温度,她没有在宏大,不可能才对,他没有自恋到以为他离开会导致她不想遇到他也离开,她绝对不是有那种觉悟的人。

那是什么原因?派别之争?站队失利被踢出公司?还是有了更好的发展?或者是去了飞跃!

飞跃是宏大的母公司?何木安瞬间想到了结症所在,他不怀疑夏渺渺五年内有那样的能力!

何木安依稀想起去年巡视飞跃时王峰龙在。

何木安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的手机,反复几个来回后,面无表情的拨下一个号码……

近三十的王峰龙已经很少失态,成功的事业、可观的前途、丰厚的身价、广阔的人脉,让他在社会生活中越发迎刃有余,也享受沉寂在商业竞争中尔虞我诈的乐趣。

手机震动,他不甚在意的把目光从会议上总务滔滔不绝的话语中转移,准备关机,但视线落在屏幕上的一刻,他骤然起身,椅子在安静的会议室中骤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抱歉,我出去接一下电话。”说完不等人回复,直接走出去接听。

总务咆哮的声音立即在会议室内响起:“搞什么!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开会的时候手机开机像什么话……”

不管你爬的多高,总有人在你觉得志得意满时给你当头一棒,告诉你,爬的还不够。

“何——何先生?您找我?”

“忙?”

王峰龙往里看一眼,正好与总务火冒三丈的目光撞在一起:“不忙,何先生您说。”

何木安一惯冷漠的声音响起,不带一丝感情:“改天出来吃个饭……也叫上钱钧他们。”

王峰龙神色顿时顿一下,快速再次看了屏幕一眼,立即道:“好,我们随时方便。”

“那行,我让秘书安排了行程再联系你。”

“好。”王峰龙挂了电话,整理整理情绪,回到会议室。

飞跃剪辑部总务立即继续向他开炮:“王经理,你也是老员工了!表现一向不错!公司对你印象也很好!你刚才怎么回事不知道在开会!身为经理怎么能在会议上犯这种错误,如果你手下的人会议期间私自离场你会怎么做!王经理!为希望针对刚才的事,你能给我们在做的所有人一个交代!”

身穿白色立领小西装的余经理闻言,抬起冷艳妖冶的脸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又垂下。

身为他未来资源部总务的竞争对手,余经理没有趁机说什么!只是对会议中途停下会议耽误时间有些不耐烦。

王峰龙移开目光,他不得不承认,余祖业的豪爽的性格、磊落的做派在这随时准备插刀的竞争领域是值得深交的人。

不过,那样的家庭背景,恐怕是没有势在必得的冲劲。

王峰龙淡淡的开口:“不好意思,刚才是何先生的电话,耽误大家时间了。”

剪辑总务张了一半的嘴立即闭上,剪了新潮爱须的嘴角立即绽放三分笑意:“何……何先生是吗,你看你怎么不早说,先生百忙之中还抽空关心你的工作是你的荣幸……一定要好好汇报,来,来,大家继续开……开会……”想不到王峰龙真跟何先生很熟,看走眼了,回头那瓶珍藏已久的红酒给他送过去吧。

半个小时后。

余祖业踩着高跟鞋,傲人的身材很好的包裹在不起眼的过膝西装裙下,带着自己的人收拾好会议资料出来,对门口的王峰龙一笑:“刚才多谢手下留情,不过下次我们组不见得会输。”

“是余小姐承让。”

余祖业神色自然:“哪里,我只是没有把底牌接的太早,王经理要努力了,如果下次还是这点段数,我想接下来的比赛你很难有胜算。”

“拭目以待。”

“敬请期许。”

王峰龙看眼她离开的方向,转身,对手吗?确实很难缠!王峰龙看眼手机,这通电话应该能把胜算再加百分之十。

王峰龙叹口气,不是他想胜之不武,而是既然大家背后都有关系,亮出来后比的自然就是分量。

……

晚上九点多,张新巧的别墅内一派灯火通明。

“干杯!”夏渺渺一身修身圆领印花长裙下身简单的黑色打底,一天下来妆容已经很淡,但朋友聚餐,并不在意这些也懒得浪费时间补妆,一个个顶着不完美的脸依旧笑的十分张扬。

“新巧姐你准备了几吨羊肉呀,够不够吃?可别到时候让我饿着肚子回去。”

------题外话------

继续摇曳的求月票,求上月票榜,打滚求月票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