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曾经的一百二十万/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新巧忍不住笑:“还几吨,也怕撑死你。”

夏渺渺加了一片耦放碗里:“快来,撑死我吧。”

孔彤彤弹弹自己微卷的长发,一身略显成熟的绣花旗袍款毛衫,在长相与之前没有什么区别的脸上,硬挤出几分过分的成熟:“夏同志,第一杯过后你是不是该自罚三杯,这几年我们几个都在一个城市,可只有你抛弃我们自己快活,快!自罚三杯让我们解解气!”

“对!见你一面太难了!望穿秋水,没有你,我们怎么找或者的自信!”

“朱子玉你也跟着她胡来!孔彤彤你起哄不嫌事大是不是!你已经敲诈我六顿饭了现在还想来!你想都别想!我一个人在外面吃糠咽菜你不该为了我的牺牲,激动的自饮三杯。”

“去,就你,我没穿过网线去p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说说你,我幼小的心灵已经遍布伤痕。”说着就要用沾满火锅汤水的筷子甩她。

夏渺渺赶紧提醒:“注意形象!你旁边还有美女呢!殃及池鱼你赔的起吗,对不对王美人。”

孔彤彤闻言仿佛现在才想起身边坐着举世无双的大美女,立即夸张的道:“不好意思,打雁险撞美玉,我的不是。新巧姐,你让我们吃火锅也就罢了,怎么能让王美人也吃这么没营养的东西,快给美人上鲍鱼人参燕窝龙筋。”

张新巧笑的一片温柔:“是你想吃吧,不过,不好意思,姐还没发工资,你想都不要想。”

“你还穷,我是什么,乞丐吗?”孔彤彤跟夏渺渺闹着。

张新巧笑眼盈盈的看向旁边的王念思:“是不是太闹腾了,你们别嫌我们吵呀,平时习惯了。”她昨天在出版会上碰到了王念思,大家都是一个寝室的,就是客气的邀请了一下,谁知道真来了,还好渺渺她们没有说什么。

这些年,王念思已经结婚,成为他们之中第一个结婚的,据说她老公跟她身份相等,都是名门子弟,婚姻状况如何,因为两人都不是名人她们并不知道,不过看她现在的状态,应该不差。

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张新巧反而觉得王念思比上学的时候更加漂亮成熟。

王念思笑着,眉宇间难以掩饰的矜持的高贵不是她有意为之,实在是出身如此,某些行为举止早已深入骨髓,不是说融入一种形式就融入的。

但她笑容真诚,没有一丝敷衍:“哪有,以前就很羡慕你们融洽的相处方式,难得你们肯邀请我们一起热闹,感谢还来不及呢,你说是不是沈雪。”

沈雪凌厉的眉角难得透出几抹笑意,内敛的严重少了曾经的轻狂,多了沉淀后的稳重收敛:“我可没有,我历来最讨厌咱班长顶着小可怜的身世不做小可怜的事,至今也不想念她,尤其想到她眼睛都不眨的让我还那么贵的头饰,我的心呀,现在都在滴血,如果不是她,我能被钱钧那混蛋欺负成这样。”说完嘟着嘴,故意瞪了夏渺渺一眼。

夏渺渺闻言得意的拍拍她的肩:“不懂了吧,我这还不是为了成全一段天造地设的姻缘,不过,沈财女,那枚头花很贵吗?那点血都不想出,就想跟大财子双宿双飞也太不可能了,说说,那枚发圈是花一百五还是二百五十块实招来!”

“从实招来!”

“是一百——”二十万!

王念思拉了她袖口一下,端庄的薄荷色袖口漏出一截纤细的手腕,手腕上一串琥珀色的珠子立即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引得‘没见过世面的小土包’一阵欢天喜地的惊呼。

“王大小姐快让我看看!血色琥珀呀!这世界上真有这么名贵的珠宝,先让我在它的光辉中陶醉片刻。”

“走开,你个小财迷,让我拍张照放在我这一期的杂志上露露脸,瞬间能提高我的专栏档次。”

“夏渺渺你无耻!你是做服装版面的拍什么珠宝!”

“做装饰不行呀。”

“当然不行,像血色琥珀这种级别的珠宝,都是要用衣服来衬托它高雅尊贵的性格,哪你配你的品味。”

“我品味怎么了,至少不像你,看看都把自己捣拾成什么样子了,明明姐姐的年纪却穿成大妈的格调,为了你家那位你真霍的出去。”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刚才谁对着送你来的帅哥笑的一脸傻气。”

“会不会用词,我那是幸福的桃粉色。”夏渺渺一如既往的会呛她。

“呕——不行了,快让我吐一会……”

“有了就去看医生——”

“夏渺渺!你嘴能不能积点德,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念思看沈雪一眼。

沈雪急忙回神加入:“我也来收拾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自动忽略了刚才的话题,那个人带来的那些事就让时间淡去吧,何必说出来惹大家胡思乱想。

王念思安静跟张新巧坐在一旁笑看她们玩闹,她来的第一眼就看到夏渺渺手腕上没了那条手链,不知道是他收回去了,还是她自己摘了下来。

不过写着禾木和他自己姓氏的东西,即便他没有明着要回去,应该也用了一个合理的理由销毁了,毕竟以禾木的影响力,有些东西流落在外对别人的影响是致命的。

现在渺渺浑身上下没有一件超过她能力范围的饰品,是不是在她还不认识那些东西价值的时候不知道扔在哪里去了,王念思想想都心疼,如果可以,她真想问问,然后借一套为王氏珠宝公司今年的展销会灯光添彩。

但王念思还是忍住了,而这些年她也没听说禾木集团的掌权人在女人上有什么传言,想来她们两人早已分手。

分手了也好。

王念思看着闹的高兴的夏渺渺,嘴角也忍不住挂了一抹笑,如果以前只是觉得她运气好,现在不禁有些佩服她了,走出被何木安分手的阴影,还能过的这么幸福的女人不多。

据她所知,以往跟过何先生的两位女人至今还没有结婚。

她们在等谁显而易见。经过最好的,别的男人再不能入眼也很正常。

夏渺渺这样挺好,听新巧的意思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与其等着不可能的男人回头,不如走自己该走的路。毕竟如果渺渺走不出来,谁也帮不了她。

“你们两个有没有意思!知道你们两位都是两只脚陷在豪门的人!但这种时候,端着你们的范就太不够意思了,贬她们……”

过了一会,朱子玉近一米八的身高突然趴在张新巧肩头,长臂一伸勒住张新巧的脖子:“说!让我们来你家,是不是让我们羡慕嫉妒恨的!别墅、豪宅!展览柜上竟然还放着我偶像签名的足球,你是不是想死了!当然了,呵呵,王美人除外。”

王念思赶紧道:“我也很羡慕的,一直想买这一片的楼盘,可惜他们不对外销售。”

“好啊新巧!能让我们王女神说出这种话,看来你不止土豪那么简单!不行,那个足球和篮球都是我的了。”

孔彤彤立即举手:“我也要。”然后羞涩到不正常的娇羞道:“我们家那位最喜欢打羽毛球,那位球星也是他的才,羽毛球我就帮你消耗了呀……”

“好呀孔彤彤我说你怎么下手那么快,在这里等着新巧呢!不行,那件球衣也是我的!”

张新巧任她们闹着,好脾气的一一点头,这些东西,曾经都是王峰龙带回来,在他刚刚进入飞跃的时候他的每个进步每次得到都会高兴的回来对她说很久。

虽然这些东西是那些明星给大人物的家属签名时随手多签出来扔在那里的,但对他来说都是不一样的经历,毕竟那些大明星,有些人一辈子也见不到。

现在,他恐怕都看不上这些东西了。

也是,人已经很少回来跟何况东西。她也没有抱着东西思人的雅兴,不如送给喜欢的人。

朱子玉有些不确定:“真的……可以拿?”

张新巧点点头:“真的,放着也是占地方,你们不来我还愁怎么打发它们呢,正好帮我解决一个大问题。”

朱子玉立即激动的抱住新巧:“新巧姐,你真是太好了!”

“那当然。”渺渺当初爱的那么死心塌地,现在不是一样过得很好,她和峰龙还晚几年呢,说起来,他们临近毕业在一起,接下来就是各自忙各自的工作,真正甜蜜的不过两年。他的事业越做越大,离她越来越远。

这些年她等过了,但她耗不住时间,也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坚强的等一个人回头想起她。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想的不过是在三十岁前结婚,一两个孩子,周末带着孩子们会家看看父母,老公的收入或许不会让别人羡慕,但简简单单,如此而已。

她不想怪谁,只是错估了自己对爱情的专一程度,就这样结束吧,本来就已经是所剩不多的感情了。

如果不是自己新买的房子还没有布置好,她今天也不会带朋友们来这里,今天当最后一天借用:“都别闹了,人人有份。”

“新巧!我们爱死你了!”

------题外话------

谁要二更的!下午六点来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