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王峰龙V夏渺渺/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我的,这个这个!”

一群人闹哄哄的玩着,简短的岁月没有让她们生出多余的感慨,只是觉得一眨眼快三十了,有些神奇有些不可思议,还有一种老娘都三十的莫名优越感。

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会恐惧时光的流逝,会感慨时光如梭,若还能坐在一起,也会生出对人生不同的感悟。

一瓶白酒见底,锅底被捞的连姜片都不剩,孔彤彤酒足饭饱的倒在沙发上养神:“怎么办,怎么办,喝酒不能开车,我要怎么回去……”说完唱作俱佳的打个慵懒的饱咯。

夏渺渺歪在她旁边,跟着起哄:“我也是……不知道张土豪家的别墅让不让我们这些穷人住。”

朱子玉利落的牛仔、毛衫端着水杯走过来嘲讽的看两人一眼:“就你们这酒量,还敢自吹行业精英白领?”

“谁规定白领女性一定要能喝,反而你一个老师,自己半瓶下肚不温不火才奇怪好不好。”

“我这叫榜样的力量。”

孔彤彤翻个白眼:“打死我也不让未来的孩子拜在你门下。”

“你也得能先生出个孩子来。念思,你结婚了两年了吧,什么时候生,咱们当中说不定你会第一个当妈妈,快点,别让她们这些无良的人抢了先。”

夏渺渺但笑不语,她家宝贝虚岁有五,领先了一大步,没人超过她了吧,哈哈!不过不是她有意隐瞒,只是提起来似乎会被贬的很惨吧。

“你笑什么,那么猥琐,说!做什么坏事了!是不是要跟你的大医生奉子成……”婚。

张新巧已经端着果汁笑着走过来:“别闹了,客房早给你们收拾好了,刚好够用。”

朱子玉放过渺渺立即扑向新巧:“哇!住别墅耶!新巧姐你太好了。”

夏渺渺无奈的耸耸肩,本来想顺势聊聊自家女儿的,看来是她们不想早知道,以后可不能兴师问罪。

张新巧点点子玉饱满的额头:“抓紧时间住,以后说不定就住不上了。”

这话怎么说?

孔彤彤闻言收了笑容,别有深意的看她一眼,但见新巧笑容依旧,神色没有任何异常,自己好似也不用苦大仇深的,免得让人觉得自家姐妹就赖定某个人,没了他就多可怜一样。

孔彤彤直接活蹦乱跳的问:“决定了。”并不稀奇,新巧向来不是前卫的女性,对生活也没有浓烈的追究,她能等这么久已经很另她意外。

张新巧脸上带着释怀的和善:“恩,等新家装修好了,再请你们吃一顿。”

“有钱人呀!这么快又解决了一处房产!”

夏渺渺无语:彤大小姐重点不是房产好不好!

“贷款买的。”新巧神色平静。

“贷款不是钱呀!现在的房子多贵!简直吸人血,你们不知道,上个月我去看房子,好地段的房价多变态,明明说房市泡……”

——咔嚓——

玄关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张新巧疑惑的看过去:这么晚了是谁?原谅她已经不记得峰龙上次是什么时候回来过,也已不在下意识的觉得门口一有动静就是他,是不是保姆忘了拿东西?

孔彤彤也看了过去:“大半夜的不会是贼吧?”她知道新巧的情况下嘴也不留情。

“你才是贼。”

夏渺渺、朱子玉、王念思、沈雪同时站了起来,稍微整理了一下已经没有形象的形象。

王峰龙一身西装,眉宇间带着他这个年龄成功男士应酬后的疲惫和高位下可以随意的浅浅的酒意,他提着公文包进来,猛然见到这么多人乍然愣了一下。

张新巧已经上前:“回来了,吃饭了吗?”张新巧的语气神色看不出任何不妥,反而娴静一样,好似不是决定要离开男朋友的女朋友,而是等待丈夫回家的妻子,神色自然、关心不假。

孔彤彤佩服不已,什么叫深入骨髓的温柔、什么是传承了几千年的女子柔德,她算是长见识了。

张新巧没有别的意思,即使以后两人不会在一起,她也没有怨恨他,这些年她看到了他工作中的不容易和他努力奋斗中的耀眼光芒,只是不巧,两人追求的东西不同,最终分道扬镳而已。

张新巧像往常一样接过王峰龙的外套。

也许因为早上的一通电话,王峰龙的视线第一个落在夏渺渺身上!顿时有种时光倒流,脑中惊雷巨响的感觉!何安、夏渺渺。两个不可能却实打实在一起近三年的情侣。

但夏渺渺怎么在这里!?她不是——

张新巧见他看渺渺,以为他疑惑,便解释道:“渺渺去年回来了,一直说聚聚没有时间,正巧这几天我们都有空,难得能凑到一起。要不要给你叫外卖?”

夏渺渺被他看的皱眉,正常人一闪而逝的疑问后不是该转移目标了吗,他怎么回事?

夏渺渺礼貌的对他笑笑,看在新巧的面子上像往常般调侃道:“大经理!你什么表情,几年不见而已,不认识了!?我还想着托你的关系联系下最近如日中天的大明星呢,看来,是没有指望喽。”新巧姐都不说,她自然也不会多此一举。

王峰龙急忙回神,可能以前她对何先生的态度太彪悍让他心生惧意;也可能是何先生曾因为她情绪太多变让他记忆犹心,他们习惯了面对她不自觉的尊重,一时间重新见到,下意识的些不习惯的惯性拘谨:“那……那样啊……”

都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她与何先生分手多年,她也不是有何先生照耀的她,他也不是曾经的王峰龙,他怕什么!

有没有出息!

王峰龙立即收回想法,告诉自己曾经已经过去了,何况这么多年了,何先生并没有提过她,他神经病什么。

王峰龙立即恢复自然,脸上多了三分平时对客户的客套:“看你说的什么话,你一句话我立即给你办妥。”

“那我就不客气了。”其实就是客气客气,如果新巧姐跟他感情依旧,她是不介意走个后门让她看中的那位明星给自己版面站站台,博个人气。不过现在两人的情况,打死她也不会走他的关系。

朱子玉没渺渺那么‘识相’,她向来恩怨分明,看不上谁就是看不上谁,细细的眼睛调的很高阴阳怪气的瞄他一眼:“大忙人一进门就看到渺渺了!我们都是空气呀!”

王峰龙什么人,现在早不是以前跟女生说两句话能激动一天的学生党:“怎么会,原来是朱大教授,还没有恭喜朱教授升迁,朱教授就先宰我家新巧了,朱教授什么时候请客吃饭。”

切!没劲。

“想不到今天能见到女神,上个星期听易先生说您在度假,刚回国吗?”

王念思闻言礼貌的微笑,她到是能理解王峰龙为什么第一眼看的是渺渺:“前天的飞机,今天打扰了,没有妨碍你和新巧姐吧。”何先生的身份他应该比她知道的早,若不然不可能在飞跃那种大人物扎堆的短短几年便做的风生水起。

“哪里哪里,你可是平时请都请不来的人。”

“你客气了。”

孔彤彤冷哼一声,小声嘀咕着:“我,你也请不来。”

夏渺渺看看时间:“不早了,我约了人来接我,应该快到了,我们正好出去走走消消食等他,你们赶紧洗洗睡。”

沈雪也提了包:“就是,就是。”

孔彤彤点点头,也不想看到他。

张新巧闻言想说什么。

王念思快一步道:“我也通知了司机,应该快到了,正好跟她们一起走。”

新巧不担心念思,她担心渺渺她们,不禁走进两步:“你确定会来接你?”

渺渺晃晃手机:“放心,已经跟我家老高说好了,真的快到了。”

王峰龙闻言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你男朋友!”

夏渺渺笑着:“是呀,不比你年轻有为。”

张新巧娇羞的捶她一拳:“乱说,我看高医生就很好。”

夏渺渺不得不佩服她了,瞧那入木三分、恰得其份的神色,哪里像要分手的人:“当然了,不过,谦虚是很有必要的。”

“你就美吧。”张新巧看她那样子,忍不住想掐她一小下:“赶紧走,小心你家高医生把你扔半山腰,要把子玉、彤彤安全送到家。”

“知道了!拜拜。”

“拜拜。”

张新巧把人送走,回头看向峰龙:“吃什么,如果不想吃外卖,冰箱里还有两个鸡蛋,我给你……”

“夏渺渺看起来过的不错。”

张新巧疑惑?随即又了然:“是啊,都过去这么多年。”王峰龙为什么这么问?夏渺渺当初甩了何安,要问也该问何安过的好不好吧?或许,他在同情夏渺渺遇到过一个少爷病的‘渣男’!?

张新巧觉得王峰龙这点上不错:“不是谁都能快速从一段感情中走出来的,看的出来这些年她也不容易。”毕竟在一起三年,渺渺当初是抱着跟他白头偕老开始的……

张新巧不禁想到了自己,她和峰龙何尝不是以为有过天长地久……

王峰龙有些心不在焉,没有发现她的异样,早上的那通电话,加上晚上见到夏渺渺,让他突然变的谨慎。

------题外话------

仅以此更新,酬谢所有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