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夏编,你前男友是什么样的人/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是她们选的时机……”不对!钱钧骤然停住,若有所思,完全没有在意爷爷的用词:“你是说……”钱钧想到那种可能又急忙摇头:“怎么可能……你想多了……”肯定想多了。

钱老爷子也皱眉,其实他觉得也不太可能,或许只是一时调剂?“他们在一起几天结束?何先生因为什么理由甩了女方?。”

钱钧想想:“三年吧。”但,多久不重要:“被甩的时候好像是先生突然消失,估计是休假结束匆忙……”甩的,钱钧努力回忆,听兴华说向来大大咧咧的夏班长那天来宿舍找何先生时险些哭了,还不死心的在宿舍楼下等过。

“三!三年?!”钱老爷子舌头有些打结,既而有种抽死孙子的冲动:“你说先生跟一个女人逢场作戏三年!?”特意加重了逢场作戏四个字:“你他妈是不是傻了!”

“爷爷!你喊什么!”

钱老爷子终于忍不住抽chu拐杖砸孙子身上:“你给我跟厌恶的女人在一起三年试试!”三年什么概念!号称完美的楼家小姐也不过跟了先生几个月!

钱钧急忙躲过老爷子的凶器,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您的意思是——”下一刻大叫:“怎么可能!你知道那个女人——”钱钧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形容夏渺渺,她简直……简直……

但他深刻的知道她那种人绝对配不上何先生,如果她都能拿下何先生,简直就是对何先生的侮辱!

钱老爷子不管,他只知道一位跟何先生在一起三年的女人肯定不一般!“安逸日子过久了脑子都退化了!三年!就是养只狗也能养出感情!”

“那能一样!”钱钧想了想,觉得爷爷还是想多了,这么多年他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实在是夏渺渺让你往哪方面想的想法也没有。

何况五年来先生根本没有过问过,先生如果真喜欢,要一个夏渺渺还不是手到擒来,但先生没有动,想来是稀罕了一段时间后不稀罕了。

钱老爷子越发冷笑的看着孙子。

钱钧有些不自在,好像……好像先生与一个人在一起的时间确实有点长……

钱钧想想曾经他们两人相处的情景……

那次宿舍聚餐,先生好似给她剥过虾……

每天晚上,先生好似风雨无阻的亲自接送她下班……

对了,先生好似还给她买过早餐亲自送到她宿舍楼下……

先……先生……挂了科都不敢见她……

钱钧越想越有种细思甚惊的恐惧!

怎……怎么么可能……

可曾经历历在目的过往怎么解释……他现在仿佛还能想起先生挂科后‘躲’在宿舍怕见夏渺渺的样子,还班长不理他,他阴沉的脸,简直比今天阴冷的饭局气氛更加瘆人。

钱钧猛然怔住,骤然醍醐灌顶,好似今晚先生的神色跟那天比也好不到哪里去!?

莫非先生……不可能!不可能!

他实在觉得不可能!但以往被他忽略的画面今天见鬼一般纷纷往上冒!先生为数不多的笑;先生参加运动会的样子;先生对付荀益耀的认真;先生因为她的喜怒哀乐;先生为数不多的耐心,先生在她面前诚惶诚恐的说谎神色;先生……

原来何先生曾经也那样过……他还想起一件事!先生请个钟点工都不敢露出来竟然说谎是他们做的!

先生说谎!?

你们谁见过!

钱钧越想越觉得背脊发凉,但……但……

他真的不想相信……

钱老爷子见孙子难以下结论的憋胀样子,忍不住问:“女方……很差……”

钱钧刚想点头,但骤然惊惧的停住,昔日她因为背后的男人带给他们的恐惧仿佛又无形中束缚了他的举动、僵直了他的动作、控制了他的思想,连带着觉得不能那么说班长。

夏渺渺的成绩年年第一、功底扎实、人还特别识相,能屈能伸,但就是太能屈能伸了才让人觉得怎么配的上先生。

可仔细想想,当年她一个没背景的小丫头片了那么骄傲能做什么!

钱钧一阵严肃:“让我想想……我明天给你答案……”

……

大清早,夏渺渺正在洗手间刷牙,见高湛云起来,簌簌口道:“你今天不是休息?昨晚手术到了凌晨你现在是醒着的吗?不会是梦游吧。”

高湛云闻言戴上眼镜,隐藏在镜片后的目光深邃的看她一眼:“要不要现在试试我是不是梦游。”

“呵呵,既然醒了就去帮我热杯牛呀,谢谢啦……”

……

“前男友啊?”夏渺渺神色好笑的把玩着手里的钢笔,半旋转着座椅,看着在坐的几位助理八卦森森的样子:“真的是版面素材需要?”

“真的,真的,我对天发誓。”

夏渺渺看看其她几位助理:“你们也是?据我所知你是美食版面的、你是财经版面的,还有我的小毛同志,我们组好似是服装版面吧?”

小毛立即辩解:“夏编,我这是友爱同事,送情感组的好朋友过来,嘿嘿,顺便再关心下上司的感情生活好更好的为上司服务。”

夏渺渺无奈的瞥她一眼:就你会说。

“嘻嘻。”

“夏编,您就聊聊吗。”财经版的孟助理闪耀着青春无辜的大眼睛。

“就是,夏编您就聊聊吗,全办公里几位主编都被我们聊遍了就差您了,夏编,你不会不成全我们幼小的心灵吧,这可是小夏第一次自己执掌一个专栏,看在你们都姓夏的份上,成全一下嘛,好不好我们伟大的夏主编。”

“好不好……”

夏渺渺看着她们几位小丫头唱作俱佳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没有人教过你们对付女上司这一套会扣分的吗!”

“啊!那怎么办?难道要把我们组,长相最恐怖的小鲜肉贡献出来夏编才会说。”

夏渺渺失笑,小夏是很讨人喜欢的女孩子,难得她成天卖萌装傻,还能这么受欢迎,当然了与她背后大教育家的父母和她本身不俗的文字功底也有莫大的关系:“如果……没有呢。”

“——怎么可能?夏编这么优秀,怎么可能只谈过一次恋爱!我不相信。”

小毛颔首:“我也不相信。”

“夏编骗我们的吧?”

“夏编,说说嘛,我保证只做参考绝对不原封不动的写上去。”

“你要是原封不动的照搬你们主编一定给你退稿,我看你们纯碎就是想八卦,你们几个坐一起互相说说不就是凑够人数了。”

“我们不一样,我们阶级低,没有夏编的有价值,夏编,夏编。”

夏渺渺无奈的看她一眼:“好吧,问吧,我先申明,很无聊的千篇一律的故事,如果没有任何价值别怪我耽误你们时间。”

“不会,不会。”几位小姑娘立即正襟危坐、侧耳聆听。

“请问你会不自觉的拿现在的男朋友跟以前的男朋友做对比吗?”

“不会。”

“如果吵架了会想起前男友的好吗?”

“不会。”

小夏立即小声道:“夏编咱们都是女的,说会也没有关系的,要听心声心声啦,你看我们主编,必须让我写上她是女王,男人不围着她大转不给升值。”

夏渺渺笑,郝编确实是会那么说的人:“真的不会。”

“那你前男友是位什么样的人?”一定比高医生很差,所以连想都想不起来。

“这个也是街头问题?”

“这个是我临时加的。”

前男友啊,夏渺渺仔细想想,脑海里不禁闪过一副副温馨的画面,带着最青涩懵懂的心灵悸动。

夜幕下,一袭蓝色牛仔裤白色衬衫的他靠着自行车旁等在雨中。

他阴沉的脸在人头攒动的食堂里。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你,等着你认错的神态。

他为你精心挑选日用品时过分严肃表情。

但她惊讶的发现她想不起具体他的样子了,只是一道模糊的人影记录着她曾经笑出声的感情。

唉,夏渺渺不禁感叹时光的厚重,埋藏了历史、模糊了悲伤:“应该是很帅吧,银装素裹下的苍松傲韧。”

小夏等人闻言互相看看,然后再互相看看。

小毛留流着拉哈跑题:“被夏编评价很帅的,一定特别帅喽?”

“怎么能说特别帅,简直是最帅!”夏渺渺这一方面从不谦虚。

小夏觉得她们组这些主编都太能吹了,赶紧收回话题,星星眼的看着夏渺渺:“夏编,如果你有一天在路上遇到你的前男友你会跟他说什么?”

想一想,曾经的男女朋友有一天偶然遇到多浪漫,如果都不曾忘记,还会克制着悲伤彼此凝望;如果心中还有依恋,则会小心翼翼谨慎试探,又有时间的加成,年份的酝酿,在时光的美酒中谱一段浪漫情缘想想都好唯美。

“哪一个前男友,太多了,不好确定方向。”

“夏编!”

好吧:“你也走这条街啊?你老婆真漂亮,全家出来玩吗!太羡慕你了!你孩子好可爱!几岁了?哦?比我家的小一岁。”

夏渺渺说完办公室里一片安静,继而哗然:“夏编!你无耻!”

“夏编,我才十八岁你就粉碎我的美梦!”

“夏编!难道你是学理科的!”

“累觉不爱!”

夏渺渺无语:“难道要说什么?嗨,好久不见你更帅了,有兴趣来段婚外情吗?难道你们想听这个?你们也太重口了吧。”

“一定都结婚了吗!就不会是你等着我、我等着你,两个人爱的海枯石烂,分手是因为误会因为不得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