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谁的用心春暖花开/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无言的看着她们,觉得现在的孩子脑洞开的真邪门,哪有那么多‘不得已’,更多的是‘别有用心’,三十多了还没有成家立业怎么可能,就算没有,跟所谓的前女友也没有一分钱关系。

等她们再混几年,看多了男女那点事,别说浪漫了,不学坏就不错了:“行了宝贝们,既然跟我没有共同话题,赶紧走,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夏编,一定是你甩了你前男友吧,你前男朋友真可怜。”小夏突然道。

夏渺渺惊讶的看着她。

小夏不以为意:“如果你是被甩的一方,你肯定会意难平,就算经过很多年,你已经不在意了,也会下意识的这么好说话,而你,不但给出了你前男友公正的外貌评价,还把相遇说的轻描淡写,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是你甩了对方,你对人家情尽、友尽,人家才是受害者!对不对!”

夏渺渺一时懵住,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这么一说,好像……是的,但输人不输阵尤其在晚辈面前。

夏渺渺立即含笑的看着她:“先回答我,现在的小姑娘都像你这么能说会道吗?”夏渺渺收回刚才想的话,她们不用多看,其实已经很聪明。

“我猜对了吗。”不是疑问句。

夏渺渺笑笑:“对不对也已经成为‘前’任了。”谁甩的谁也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记得见了前男友别乱说话是对两个家庭负责,好奇心也满足了,赶紧去忙,小心让你们的主编看到你们在我这里偷懒。”

“夏编好讨厌,什么都没说呢就赶我们!”

“就是,分明是应付我们吗。”

“夏编我真为你的前男友伤心,他当年一定哭了。”小毛说完还夸张的揉揉眼睛,呜呜噎噎了两声。

“快走,快走。”

“你不说我也要走了,否则我的专栏就不叫曾经的那个他,改名字叫婚姻捍卫者了!”

“小夏,真就这么走了,什么还没问出来呢?”

“走了,走了,我们去找谈语怎么样?”

“好啊!好啊!”一群小姑娘叽叽喳喳的跑开。

夏渺渺无言的摇摇头,既而自己想想,好像……小夏说的没错,抛开她怀了尚尚是自己找事以外,何安有什么错,人家家大业大为什么要上进,何况他又不知道有女儿,而且到分手为止,他对她不能说百依百顺,但绝对没得说。可,哭?……以他的性格不至于。

正因为不至于,夏渺渺猛然觉得以他的自尊心恐怕意难平,这么一想,她更深刻的体会到,上一段感情竟然是她自己作死的!

如果真遇见了,她是不是欠对方说句对不起……。

夏渺渺失笑的摇摇头,想法抛在一边,拿起旁边的原稿,继续今天的工作。

……

绿荫初绽的公园石子小路上,两旁的万年青神采奕奕,青尖的草坪刚刚泛绿,三五位老人在不远处晨练,小型休息场内,一对小夫妻带着孩子荡秋千,一派和乐融融。

高湛云上身穿着墨蓝色休闲夹克,下身牛仔裤推着夏妈妈有说有笑的走着:“阿姨,您真该多出来走走,今天听阿姨说话,觉得阿姨妙语连珠,听的我都不想走了,您不出来转转可惜了,阿姨为什么拒绝渺渺给你找保姆的要求?”

夏妈妈两鬓霜白,嘴角带笑整个面部也温婉开来,声音是三个子女从没见过的和睦慈爱:“找什么保姆,几个孩子养家不容易,我一个半废的人在哪里待着不是待着,渺渺还没有结婚,大宇也不提买房找媳妇,老么更不用说了,整个扶不上墙的,以后哪个不需要用钱,我一把老骨头了,还有几天好活,能省一个就省一个了。”

“阿姨不能这么说。”高湛云推者她慢慢的走着:“儿女们盼着长大不就是想让叔叔阿姨过的好一点,我也是为人子的,明白渺渺的心。”

夏妈妈闻言笑容更加温和:“你这话我爱听,我这辈子,别的我不敢说,论孝顺她肯定比很多孩子要强,更是他爸爸的骄傲,不是她多有成就,而是她性格好。”说着又有些伤感:“但我和她爸最对不起的也是她,太过放心,总觉得她不需要我们多管,结果……”想到邻里间的话,她一点不后悔让尚尚撕她们的嘴!

夏妈妈立即收起想冒头的尖酸刻薄:“看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

“渺渺很善良。”高湛云在人工湖旁停下,看着波光初绽的湖面:“很优秀,也很上进,反而是我要谢谢曾经的人放手。”

夏妈妈看他一眼,见他不似说谎,继而看向湖面,悠悠的开口:“常听尚尚提起你,开始我还不怎么相信,觉得是我那傻丫头哄女儿的话,现在看来是我多心了。”

“我会骄傲的。”高湛云爽朗一笑:“阿姨,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对我很满意!”

夏妈妈闻言笑了:“可以!可以!”脸上的皱纹微微舒展,整个人都年轻了几岁。

“那我就放心了,一直担心叔叔阿姨不肯将那么优秀的女儿交给我,所以渺渺才不让我见人的,现在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你这孩子。”你不嫌弃她带着孩子就好,若嫌弃,她女儿还不稀罕呢!

“我们中午去逛商场怎么样?想给尚尚买些春装,阿姨也给我个意见。”

夏妈妈慈祥的摇摇头:“不用,你不用费心陪我这个老婆子,我知道你的意思,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她想到什么神情低落三分,又振作精神道:“我以后会少念叨老大几句。”

“看阿姨说的,渺渺是您的女儿,尚尚是您的外孙,你疼还来不及怎么能是念叨,就是念叨也是为他们好。”

夏妈妈很佩服这年轻人睁眼说瞎话的能力,但女婿吗,不这样谄媚她才要担心。

说来她也不是非要闹出个什么,不过是希望儿女们好,这位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也很会做事。今天虽然是第一次来,但请的是她以前的老领导现在街道办的主任引路,以主任对他的客气程度,剩下的还有什么好说的,他是一来就先给了她个下马威。

也可以理解成定心丸。

“保姆的事……”高湛云不死心,阿姨心不错,但谁知道哪一会脾气上来会不会对他的尚尚和渺渺行驶权威的家长权利,放个保姆在他也放心。

夏妈妈摇摇头:“以前文博也……你别乱想,他就是以前的邻居、肇事者家属。”

高湛云本来没有乱想,但现在看来不能不乱想一会。

“是我不太喜欢出门,跟怕麻烦也没有太大关系。”当时他刚成家一年,也是好心,用自己的年薪给孩子爸爸重新做了假肢,本来是高兴的事,谁知道这些无良的记者乱写什么‘陈世美嫁入豪门不死心,拿钱贴补秘密情人’还把三女儿的照片放了上去,分析的有模有样,简直唯恐天下不乱。

还好温小姐是个好的,没有误会什么,反而比文博还气,要告那家报社,渺渺就不再让他管自家的事了。

但文博坚持,说他家的责任他该负责而且钱是他的公司没有多拿一分,最后到底给她爸配了一副新的假肢。

“真的不用?我都给您找好了,会员卡都办了,您要不用就便宜无良商家了。”

“你这孩子,阿姨还能跟你客气,是真的不用。”反而是……夏妈妈想了半天试探的开口:“听主任说你爸是卫生厅局长,妈妈也在职,他们一定希望你找个……”

“阿姨,我爸爸妈妈很喜欢渺渺,我给他们看过照片,一直吵着让我带尚尚和渺渺回去见见,渺渺一直没时间,还说不让带尚尚,阿姨有空该多帮我说说她,哪有那么欺负尚尚年纪小的,我爸爸妈妈很喜欢小孩。”

夏妈妈反而严肃道:“这件事听渺渺的,第一次见家长,不适合带尚尚。”夏妈妈说完抬起头,骤然见他温和的侧脸下沉静的沉稳,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这个男孩子不错……

……

“姥姥,你今天看起来心情很好耶。”杂乱的小短发跳跃着,尚尚洒脱的把书包扔在沙发上,豪迈的擦擦流下来的小鼻涕,跳到姥姥身边,粉嫩嫩的小脸即便做着不合宜的动作依旧漂亮、可爱。

夏姥姥心情好,是非常好:“我们尚尚真聪明,还能看出姥姥今天心情好,说说今天有没有人欺负我们尚尚。”

夏尚尚闻言眼睛立即大亮,好像就等着姥姥问呢:“有!他说我爸爸不要我了,我是没人要的小孩,我就把他的小皮鞋踩扁了,胳膊也打青了。”姥姥说了不能打脸,打脸会被老师一眼发现。

夏姥姥闻言立即竖起大拇指:“好样的!”就有那么嘴欠的家长说的自家孩子有样学样:“你爸爸不要你是你爸爸没眼光,姥姥还要你,你怎么就是没人要的小孩了!他肯定是嫉妒我们尚尚有这么多人疼!”

夏尚尚使劲点头:她也那么想的。

夏姥姥见状,趁机把外孙女拉到怀里道:“你记住了,你亲爸爸不是好人,他不配当你爸爸,你高爸爸才是,以后跟高爸爸在一起要好好表现、要听话,要让高爸爸喜欢你,让高爸爸跟妈妈在一起,这样妈妈才会喜欢你,千万不能理你亲爸爸知道吗,他是坏人,会骗走小孩子,让你妈妈伤心。”

夏尚尚闻言更加使劲的点头:亲爸爸是坏人,会骗她,她这么聪明肯定不会被骗走的。姥姥每天说很多遍,她记住了!

夏姥姥见外孙女每次都这么配合的聪明劲,心情越加舒畅!

抛弃她女儿的男人能是什么好男人!还想白捡这么好的女儿,想都不要想!

……

夏渺渺有些紧张,比第一面试都紧张,宿舍的床上已经扔了许多衣物,都是她昨天新买的,可一套一套换下来,总觉得这套也不合适、那套也不行。

夏渺渺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终于选了一身中规中矩、符合她年龄的搭配,一件蓝色的束腰格子长裙,下身黑色打底,褐色高跟鞋,外面搭了件轻薄的灰粉色的长款外套,既显得稳重又不显得过分成熟,头发简单的梳起来,脸上上了一层淡妆,身上没有任何多余的配饰,充满了知性优雅的美。

夏渺渺提上包,最后照了照镜子,从宿舍楼上下来,腼腆的看眼在车前等待很久的高湛云,羞涩垂下头:“怎么样?还可以吗?”

高湛云看着她,严肃的上下打量片刻,在夏渺渺要暴走时,赶紧开口:“你永远是最美的。”

“你——”夏渺渺嗔他一眼:“就你会说话。”

高湛云笑而不语,打开车门。

他没有说谎,真那么觉得,第一次见她时感触不大,她像所有初出社会的人一样,她不是他见过的第一位单身母亲,也不是遭遇最值得同情的一个,但莫名的他记住了她。

后来,看的多了,就不想从她身上移开视线,她成了最美的、最让他记忆犹心的。

夏渺渺看着快速的倒退的景物,忽然有些不自在:“你妈妈会不会不喜欢围巾的颜色?”

高湛云笑着看她一眼。

夏渺渺也觉得自己很挫,不就是见家长。

高湛云在红灯的空隙安抚的握住她的手:“放心,她们看到你就没有功夫管围巾的颜色了。”

“真的吗?”

“相信我。”

夏渺渺看着湛云投来的视线,躁动不安的心奇迹的渐渐平复:“恩。”

车子重新发动。

夏渺渺低头看看手里的礼物,觉得自己那么较真的见了父母先会更进一步,其实挺莫名其妙,又不是所有人都是何安,又不是所有的人都会突然消失,她那些阴影,真是要多没必要有多没必要。

更可笑的是,湛云就陪着她这么胡闹。

夏渺渺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坚持,觉得挺好笑:“如果伯父、伯母不喜欢我,怎么办。”

“我就跟你私奔,多一个儿媳妇孝敬他们跟少一个儿子比,他们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你没有说出来吧!?”

“我像那种人,我只是在一年前发过这样的信息给他们。”

……

------题外话------

(*^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