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珠光宝气/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湛云看着她,静静的抬起手……明明不是很出彩的五官,却无时无刻不吸引她的视线,尤其,此时此时用‘你想多了’的目光看着他,让他……让他……

高湛云猛然捏住她的鼻子,直到她不能呼吸骤然放手,紧紧的抱着她:“我发现……”

夏渺渺不客气的捏了他胳膊上一点肉用力掐,看你疼不疼!:“我怎么了!?”脸埋在他胸口,一副恃宠而骄的趾高气扬样:“刚才吓死我了。”

高湛云丝毫没有在意胳膊上穿来的疼痛感,静静的抱着她:“不怎么,锁在家里看好就对了。”

夏渺渺瞬间红了脸,小心的四下看看,娇羞带怯的推推他:“别闹了,放手,被人看到不好……”

“你是我女朋友,我是你男朋友,被人看到怎么了。”

“这个年纪还这样很像偷情的好不好。”

“夏渺渺你能不能再破坏点气氛。”说着还是放开她,牵起她的手面容含笑的往回走。

夏渺渺挽着他的手臂,看着他温文似水的侧脸,头慢慢的靠在他手臂上,轻声道:“谢谢你。”为今天愉快的高家之行。

高湛云回头看着她笑笑,继而看向不远处慢慢落下的夕阳,余晖之中,小区之内,两人慢慢的继续走着

静谧的气氛带着香甜的暖意在空气中悄然回荡。

夏渺渺按下电梯键,封闭的空间里只有两个人能笑出声的面容:“高先生,你如果甩不掉我了怎么办。”

“那就……养你一辈子。”

夏渺渺嘴角一点点扬起,更靠近了他一些。一辈子?为什么觉得时间刚刚好呢。

夏渺渺脸上的笑容越加平和明媚。

……

禾木集团大楼的门开启,人来人往的走廊,茶水间的谈话、休息室运动器材启动的声响交织成一天开始的华章,每位或西装笔挺或低粗布淡衫或鞋子反穿或扣子扣错的人一脸严肃的穿梭在各自领。

禾木集团最具权威的双层复合空间内,一百多为秘书助理快速敲击的键盘整理着一份份归档的机密文件,主职秘书聚精会神的过滤着一份份加盖了印章的审核资料。

突然,桃秘书不耐烦的把一份申请文件扔到垃圾箱里,对助理怒道:“以后宏大的文件该送哪个部门就送哪个部门!能不能通过审批也按正常手续办!该处罚和警告一个都不能少!”

反了他们了!以为自己是谁!先生不捧他们的话不过是一家不入流的小媒体,连在飞跃面前跳的资格都没有。

这么多年让他们越级做了多少事,很多不该他们插手的领域,都想掺和一脚,下面看不上他们的人多了,只是先生纵容,才让他们一直有恃无恐。

以至于让他们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竟然送上访问何先生的策划书!简直——简直——

有病了吧!在天上飞就了就真以为无所不能了!

“是。”

“扔下去!现在就扔!”

……

“能采不采访何先生不是我说了算,如果何先生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我会十分荣幸。”茶水间里,韩从双一袭时下流行的高端品牌连衣裙,一手执着水晶杯一手环胸,靠在琉璃台上,笑脸盈盈的看着身边的同事,神色谦虚、面容无争。

“何先生一定会给的,到时候肯定是韩姐你去。”总部从来没有驳回过他们的申请,这次肯定也不会。

“对呀,文件是你送上去的,策划是你写的,你又是我们的台柱,不请你去请谁。”人红众人捧,虽然不会对升职加薪有用但也不会出错。

“是啊,到时候韩姐见了何先生一定要记得拍照,让我们也看看何先生长什么样子。”

下面的人顿时一阵起哄:“就是,就是,何先生耶,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真的好想知道何先生长什么样子?”

“听说他很年轻的?才三十岁而已。”

“怎么可能,我还在上学的时候他已经手握禾木了,现在怎么也四五十了吧。”

“何氏的总裁才多大,他儿子怎么可能四五十?”

“也许何先生本来就是何老爷子的老来子不是何总裁的儿子呢?”

“对哦,也有那种可能。”

“行了,都别瞎猜了,到时候韩姐见了告诉我们不就行了。”

众人闻言顿时来了精神:“韩姐到时候你一定不能藏私,一定要分享给我们呀。”

“韩姐,我们的幸福就指望你了。”

“好期待呀,何先生耶?你们说何先生会不会非常帅……”

韩从双看着笑闹不已的同事,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采访何先生不用想了,不过她同事送上去的还有一份关注留守儿童的采访。

韩从双优雅的喝口杯里的茶水,对跟她说话的同事温柔一笑,脑海里快速闪过夏渺渺功败名裂的一幕。

她不是在争取总监的职务吗,如果让人知道她们调上来的能力主编其实不过是位未婚先孕,且还不负责的把孩子扔给老人养的女人,下面的人怎么看她,甚至前不久那位朋友圈那位可怜兮兮的小女孩就是她女儿,同事们会不会对她非常失望。

韩从双轻蔑的一笑,上次没有动到你,是关注度不够,这次可就不一样了……

到时候高湛云还会要你这个女人。

静琪,你回来后,不用太谢我哦。

……

夏渺渺一个人在星光熠熠的柜台前慢慢的逛着,光泽夺目的钻石搭配着满天星的白金静静的在一角辉悠然旋转散发着不容忽视的柔光;白色的珍珠内敛的躺在灰色的灰兔皮上内敛的展示自己的骄傲;玉石用从容的风姿彰显着自己的风度温和。

夏渺渺在一个方面停下,不得不承认,它们什么都不做,便带着与生俱来的光环对女人有着天然的吸引力,真漂亮。

夏渺渺指着一款戒指:“这个,我看一下。”

“好的女士,您稍等。”

夏渺渺目光随意的游移,目光停在一枚卧梅探春的钻石胸针上,她不禁看了一会,想起自己好似有一对跟它样子差不多的发卡。甚至……光泽度也不输给这枚钻石制品……

夏渺渺神色疑惑片刻,但又因为时间太久东西尘封过长她记的不是很清了。

“女士,您看看喜不喜欢,这款是我们今年经典的男士款型。”

夏渺渺收回思绪,转到戒指上,决定回去翻出来看看再说,可能是自己想差了也说不定:“有没有这个样子,但表面带着简单雕刻的。”

“有的,女士,您这边请。”

……

夏小鱼犹如碧海波涛中一颗刚成型的粉色珍珠,年轻、朝气、漂亮,对世界充满未知的勇气和自信。

她的爱情因为什么开始已经不重要,她只知道她一定要抓住他,因为那是唯一能改变她以后命运的人,她要站在一个高度受别人追捧,让那些嘲笑过她的人都看到她‘修成正果’的爱情,就算不择手、吃相难看也一样,她只在乎结果,不在乎过程中怎么样。

她承认自己不如大姐二哥会学习,但论人情世故她自认不比大姐差。

她已经买好了明天去华航的短途车票,准备给洪哲来一个大惊喜。

不就是不能去华航吗!以为她就没有办法让那只狐狸精知道谁是第三者!

夏小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神色骄傲驻信……至少她要比那个女人漂亮!

不就是不能去华航吗!以为她就没有办法让那只狐狸精知道她是第三者!

可……她真的比林芸萱漂亮吗?

夏小鱼对着镜子反而不那么自信了,论长相也许她胜过林芸萱很多,可论给人的感觉呢?

在这个看服饰不看人的年代,她有什么能跟林芸萱那样的千金比的!她单一条围巾就能买她所有衣服。

别说什么本身的长相最重要,再美丽的人没有外物的修饰也顶多是清丽大方而已。

她哪来的钱装扮自己!

夏小鱼神色烦躁,她一定要去!她怎么能把洪哲拱手让人!

猛然,夏小鱼眼睛一亮。

为了让自己在华航那样的庞然大物面前不怯场、能给林芸萱致命一击、能让洪哲知道她才是最漂亮最懂她的女人,夏小鱼把能用的小心思都用上了。

夏妈妈奇怪,今天又不是周六日小女儿怎么回来:“小鱼!小鱼!你在房间干什么?怎么今天回来了?过来跟妈妈说说话!小鱼!小——”

“我忙着呢!你等会!”

夏妈妈皱眉:“这孩子——”

夏小鱼趴在柜子里把里面乱七八糟的衣服杂物都翻出来,东西呢?没有?怎么会没有呢?

对了!

夏小鱼把床板掀开,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抖散扔地上,最后在里面最角落的位置看到三个上了锁的小箱子。

终于找到了!

夏小鱼开心的把它们抱出来,这些东西应该能哄哄人,她上大学时就很喜欢大姐的这类小玩意,虽然不值什么钱,但看起来非常漂亮,不知道时隔几年有没有生锈,千万不要啊!

夏小鱼祈祷着,拿来锤子直接把锁子砸了,然后打开——瞬间夏小鱼呆愣的看着珠光宝气中那炫目的光彩,一时间眼睛发直、芳心懵动。

如果以前她只是觉得姐姐偶然带回来的东西很漂亮,那么现在这些东西堆在一起散发出的光泽就是惊艳!

好美!

------题外话------

这位不招你们待见的小鱼同志华华丽丽的又出来了,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