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小兔子(一)/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回来了?吃饭了吗?”夏姥爷把外孙女的书包挂起来,往厨房走。

“……土豆每次都赢不了我,还输给了我一跟金箍棒……”夏尚尚开心的从厚厚的衣服里掏出一根树杈:“啊!哈!变——身——”然后继续说着:“是不是很厉害,我还挖了……”

“没呢,一会再吃。”

“那我们下份挂面?一起吃了。”夏姥爷已经进了厨房。

“好。”

“是不是很厉害!”夏尚尚拿着一块光滑的石头,宝贝的捧到妈妈面前:“它是一枚神奇的蛋,别的小朋友跟我要,我都没有给他们,姥爷说它一定能生出小龙的,我要把它放在……”

夏渺渺上下打量着女儿,参差不齐的发顶上梳着两条小拇指长短的羊角辫,每条小辫子上绑着比头发还长的小兔发圈。

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袖口上还有油泥混杂的痕迹,膝盖处已经磨掉了牛仔裤的表层,粉色的小鞋脚尖处都是黑色的土,夏渺渺俯身摸了一下,鞋尖除了泥土还有磨损的痕迹,说明她上课期间有磨脚尖的毛病。

“妈妈,小龙生出来叫什么名字呢?大只!好不好听,它是不是就是我小弟弟小妹妹了,它可以变身吗?万一变长大了飞走了怎么办,还有,我要给它吃什么,它会不会……”

夏渺渺的视线停在她头顶上,过了一会又移开,继续听她说。

夏姥爷在厨房喊道:“没有挂面了,吃疙瘩汤吧。”

“好。”

“……我们一下就把它罩住了,姥爷说他们小时候……小时候……”妈妈为什么总看着她呀,而且眼神好恐怖呀……

尚尚本滔滔不绝的小嘴慢慢的慢了下来,最后渐渐的闭上,谨慎的后退一小步……再后退一小步,审视着打量着母亲。

夏渺渺看着她,无喜无怒,非常平静,就平静的看着她。如果孔彤彤在旁边,一定说她跟何安没学好,就学会瘆人的看人了。

夏尚尚心里咯噔一下,抬脚欲跑去找姥姥。

夏渺渺快了一步:“站好。”依旧不温不火。

尚尚闻言赶紧赔笑:“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

夏渺渺依旧看着她。

尚尚唱不下去,垂下头磨鞋尖,但毕竟还小,一会就无聊的分了神,至于前天打架的事早忘到姥姥家了。

“有没有话跟我说。”

夏尚尚茫然,小手习惯的故作可爱的要挠头,猛然摸到头顶的小兔兔发圈,顿时苦了小脸:“妈妈,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就拿了两个……”然后嘟着欲哭的嘴:“还给你好了……”虽然她很舍不得小兔兔。

夏尚尚纠结万分的揪下一个,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的小兔兔……

夏渺渺又不是问她那个:“赶紧停手!别揪了!”发型就够难看了,两个小犄角本身也丑,这样一揪更难看。

妈妈生气了!尚尚伤心的垂着头。

瞬间,两个不一样的小犄角呈现在夏渺渺面前,要多有喜感就多有喜感,弄的夏渺渺严肃的脸瞬间哭笑不得,幸好尚尚低着头看不见。

夏渺渺立即恢复严肃。

“怎么了?”夏姥爷不觉得孩子打打闹闹是事,夏宇、渺渺他们小时候还不是经常那么不听话,只以为大女儿是要问孙女今天的校园活动:“你是不是也知道了,她们学校今天有活动,来了不少电视台的人,可能让他们上电视呢,是不是尚尚,快给妈妈讲讲。”

尚尚闻言立即点头,眼睛里重新散发了光彩:“有位阿姨还专门给我照了一张相片呢,让我对着话筒说话了,别的小朋友都没有呢,阿姨还夸我懂事,还夸我棒棒哒,要把我拍的美美……”哒……

妈妈为什么看起来还在生气?夏尚尚重新低下头。

夏渺渺没往心里去,地方幼儿园上地方新闻是经常的事,优秀老师天地、幼儿一角,都是就地取材就地消费,收视范围很窄,就在这一片播。

尚尚见自己的‘大事’没有得到妈妈的附和,低着头玩着她揪下来的小兔子。

夏渺渺目光落在她手上,这才突然想起,她好像没有给过她这个样子的发圈。

她记得她就给她弄过几颗珠子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喜欢戴的她突然不喜欢了,她就没再给她拿过,那些东西被她随便塞塞,塞到哪里了呢……她有点想不起来了:“你从……”哪里捡的?

门咔嚓一声响了,夏小鱼的声音传来:“我回来了,饿死我了,爸,你们吃饭了没有,给我做——”

夏小鱼猛然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姐姐,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再看看手里拿着脏物低着头站在大姐身边的尚尚,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她……

“你怎么也回来了,前两天请假去哪了?爸正做饭呢,让爸给你做上。”然后继续看向尚尚:“东西从哪里拿的?”

夏小鱼闻言笑容有些僵硬,她看着尚尚,想着现在离开来不来得及。

“小鱼也回来了,赶紧去洗洗手,一会吃饭。”

“小鱼回来啦!过来一下!”

“问你话呢?”

尚尚突然把小兔子背在身后,想起与小姨的约定,不开口。

“说话呀,怎么了。”夏渺渺语气平静,她没有多想,只觉得可能是她整理的时候没注意掉到哪的让她还捡了,捡了就捡了,也无所谓,不过是随便问一句,顺便收拾了。

尚尚不吭声!她不会出卖小姨的!

夏渺渺见状反而奇怪了,她都没进入正题呢,她这会闹什么脾气:“说话。”

夏小鱼小心翼翼的避开大姐,往妈房间里走,庆幸自己没有鬼迷心窍的还带着那些东西,她今天是回来还衣服的,那些东西她也粘好了七七八八,准备今天晚上弄好了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大姐放回去,谁知道她就回来了,看来还知道东西被动过了。

夏小鱼惹不起她大姐,就想赶到老妈房间里不出来了,大姐总不能追到母亲房里收拾她。

尚尚看小姨一眼,又垂下头。她的意思是:我替你担着你也不能告诉我妈我的事。

夏小鱼心一颤,完了,完了!你个小混球,你看我做什么!

夏渺渺也看向夏小鱼,见她已经快走到母亲门口,奇怪尚尚看她做什么:“尚尚,你看什么呢?小鱼,她看你干嘛?”

尚尚立即紧张道:“妈妈!小姨什么都没做!小姨没有动妈妈的东西!小兔兔……小兔兔是我捡的!姨姨!你什么都不能跟我妈妈说!”

夏小鱼顿时无语:小祖宗!你全说完了好不好!拔腿就往母亲房间里跑:“妈,我来了,姐,你先管尚尚!尚尚在学校打架!”

尚尚立即大声喊叫倒:“姨姨!你骗人!骗人!你出卖我!”

夏姥爷赶紧从厨房里走出来,心疼的看眼尚尚!对着老伴房间就喊:“夏小鱼!你多大的人了!告状有意思吗!”

夏姥姥的声音随即响起:“夏小鱼!你就管不住你的嘴!尚尚!尚尚!快过来到姥姥这里来!姥姥到要看看谁敢训你!”

夏姥爷也满脸讨好的看向大女儿:“渺渺啊,小孩子闹着玩,手里没有轻重,什么打不打的,就那么一说,你别往心里去。尚尚,过来姥爷这来。夏小鱼!滚去厨房做饭!”

“我不吃了!我死了!我不在家!”

夏姥姥在屋里已经闹上了:“我看谁敢动我的尚尚!这哪是回来看我们两老的,这是来要我们的命来了!尚尚啊!尚尚你还不过来!都不想我活了是不是!我的命啊——”

夏渺渺无语,她做什么了?她一句话都没说吧。

夏尚尚小心翼翼的抬起密集的眼睫毛看妈妈一眼,‘妈妈生气了吗?’又小心翼翼的垂下,慢慢的挪了一小步步,又一小步步。

夏姥爷陪着笑:“快过来,快点——”

“我不活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以为熬出来了!操心了大的又要操心小的!我——”

夏尚尚再挪一小步,姥姥生气了!你不能打我的,姥姥是妈妈的妈妈,比妈妈大。妈妈肯定不敢打我了。

夏渺渺要女儿的小表情气的哭笑不得。当着老人的面教训孩子除非她疯了,她只是没料到她还没什么征兆呢,这两人已经这么闹上了,可见平日里尚尚的日子过的多么舒心。

夏尚尚确定妈妈脸色没有任何异常后,拔腿向姥姥房间跑去!

姥姥我来了!

小姨!你太不是朋友了!出卖我!

夏姥姥的声音戛然而止。

夏姥爷对大女儿笑笑:“好了,都过去了,准备吃饭了。”回厨房继续收拾晚饭

夏渺渺自然能过去,她又不是来收拾女儿的。她站起身,打开母亲房间的门。

夏姥姥立即护犊子一般把尚尚放在里面:“你干什么!”不给女儿看一眼。

夏尚尚躲在姥姥背后,

夏小鱼躲在边角里努力缩减存在感,但已经做好了被臭骂一顿的准备。总之待会不管大姐说什么,她不回嘴就是了!到时候大姐能把她怎么样!

夏渺渺站在门口对母亲淡淡一笑:“妈,可护好你家她的小爪子,别损伤一丁点,否则以后怎么给咱们家败财呢。”

“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