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兔子(二))/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不知道吗?肯定是她们老师忘跟你说了,她前几天那一爪子可值钱了,家属送到学校的检查清单就有三大页,所有的费用加起来一万九千六,数字特别吉利,你可护好了,千万别松手,以后让她多挠你两下,我们家就发财了。”

尚尚瞬间抬起头!一万九千六是多少?能买多少棒棒糖能吃几次冰淇淋、是不是很多!

夏姥爷立即带着围裙一脸担忧的走了过来:“这么严重吗?我昨天看了,他家孩子胳膊上就有点小挠痕,我们还道歉了。”

道歉很了不起吗,打了尚尚跟你道歉你依吗!“话不是那么说,如果有人挠尚尚一下,你觉得一万九多吗?”

白给他两万也不能挠他家尚尚,夏姥爷转身没说什么出去继续收拾饭菜。

夏姥姥有些心虚:“你……你是不是在危言耸听……”

“你明天可以去学校问问。”跟她妈不能讲道理得讲钱。

夏姥姥神色有些僵硬,就擦破了点皮至于吗……:“他——他们家坑人!——我倒要看看谁家那么不要脸这么坑——”

“钱是给医院的,不是人家要多,家属已经很仁慈了,没有跟你要精神赔偿费。”

“他们没事找事,不就是小孩子打架,至于闹那么大!”

“人家没闹大呀,人家只是跟你一样心疼孩子,磕到碰到了更谨慎的给孩子检查一下而已?这不是很正常吗!想想别人如果打了尚尚,你是不是还要给她查查不孕不育。”

夏姥姥闻言神色有些挂不住,没料到后果这么严重,但——看着外孙女一脸信赖的往自己身上靠,她心又软了,但说话已经没了底气:“不——不就是钱吗,你又不差那点,给他们就是!他们骂咱家尚尚的事怎么算!”最后一句夏姥姥说的很硬气!

夏小鱼赶紧点头:“就是姐!他们家孩子也骂尚尚了,再说咱家尚尚有狂犬病吗,他检查一万九!”

不等夏渺渺动作,夏姥姥拿起枕头甩她脸上:“怎么说话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妈——”

“妈,孩子错了就要管,打架就是不对,你不能像我们小时候一样纵着她,我们小时候孩子不值钱你随便摔打没事,他们现在不一样,你喜欢你家尚尚,人家被人家家长也一样,你这样打了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家长怎么可能让你好过。还有,小孩子本身不懂事,你让她跟被人一般计较做什么。”

“你大度!你大度怎么不上街让每人打你一下!”

“妈,你偏激了。”

夏姥姥死死护着外孙女:“反正我的尚尚没错!”

“是,没错,大不了下次再赔一万九呗。”

夏姥姥神色变得古怪,太贵了!

夏渺渺神色自然,她可不认为尚尚被说几句就要动手。

当初在嘉市送尚尚去幼儿园时,她就跟女儿说过如果有人说你没有爸爸,你要多想想你还有妈妈。也要想想没有爸爸又没有妈妈的小朋友,而且别的小朋友说话不是故意的,他们也许只是重复一下他们不懂的东西。

尚尚在外上了一年,也没因为这个问题打过架,回来了就突然受不了了?!

以尚尚的性格,就算真受不了也是当下委屈着回来再告状,她不会在陌生的环境里突然变的善于攻击。

所以她现在的行为肯定是老妈默许后强硬的告诉尚尚可以动手,才有的结果。而以现在的孩子稀缺度,只要碰到一个较真、讲究的家长必然造成这样的结果。很不幸的终于被燕啄了眼。

女儿她当然要管,但根源是她妈,她就算把尚尚带走了,她姥姥的话她也记在了心里,谁说的谁收回去。

夏姥姥心里不服,恨不得撕烂他们的嘴!但想想一万九千块,她又有些心虚:“就让我们尚尚受着——”

“她可以告诉老师。”小孩子被老师批评一下比她们打架够杀伤力吧。

夏姥姥心里还是不痛快。

夏渺渺此时尚且不知,她现在辛辛苦苦的教是多么的可笑,以后某些人觉得他女儿做事只分心情好坏时要打重打轻。

过了一会,夏姥姥脸上没了刚才的坚持,但也不能在大女儿面前‘丢了脸面’:“知道了,知道了,我回头说说尚尚,你别跟着外人一样训孩子!出去出去!看你把她吓的!”

好,本来也没指望训她。夏渺渺转身,下一秒迅速回头:“小鱼,出来。”

夏小鱼立即歇斯底的看向老妈:“妈——”

夏姥姥刚护了外孙女没道理一个虾米都不给大女儿,果断当没听见,心想:你都那么大了,被训两句能有什么损失,赶紧去!

夏小鱼被轰出来后觉得天都要塌了:“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动你的东西了!姐!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知道了——”

“你喊什么。”神经越来越不正常,她就是问问她这两天去哪了,真是越来越让人操心。

她又不睹物思人,那些东西留着她还嫌占地方呢,她喜欢就拿!不过,就凭她知情不报,她也不会现在就便宜了她!“给我过来!”

……

夏渺渺想到上午在学校当了几个小时孙子就腰酸背痛,有什么比不断的说对不起、不断的赔笑更令人觉得累的,对方家长就差没指着她鼻子骂了,虽然是他家孩子先开口,可不是人家先动手,人家就是有理的一方。

唉!

夏渺渺坐在办公室里,活动活动筋骨,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才觉得活了过来:“还有事吗?”夏渺渺看眼跟进来的小毛。

小毛想说什么又收住,落寞的摇摇头刚打算离开。

夏渺渺急忙叫住她:“等等,我有事,刚才外面的人怎么了?怎么觉得他们一路都在看我,我脸上有东西?”还是隔壁谈同学已经丧失了观望价值?!都转移到她身上了?

小毛闻言欲言又止的看着夏编,神色有点不自在。

夏渺渺奇怪了:“怎么了?公司决定升伊编?”

“不是——”

“那是怎么了?”

小毛神色为难的看眼夏编,小心翼翼的指指桌上的报纸,低声道:“夏编,你还是看一看吧,是今早宏大的那边的头条,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针对你,生活情感版面,反正看完后就觉得一定是在说你。夏编!如果他们这次又诽谤你!你一定要让他们好看!他们太过分了!”

“什么事呀,还诽谤我。”夏渺渺疑惑的打开报纸,直接翻到生活情感页面,一眼便看到了右下角坐在饭桌前捧着一碗白米饭霸占了两个位置的尚尚。

夏渺渺眼神一缩,并不是她的位置多么显眼,而是身为母亲夏渺渺一眼就能看到她。

宏大的这篇新闻在报纸上不是主页。也不知道是不是取景角度的问题,还是尚尚当时在发狠,小姑娘的眼神特别凶恶,瞪着一个方向,头上两只翘挺挺的小兔子也掩盖不了她难看的两个小犄角,奇怪的穿着。

耸动的标题跟她女儿一眼‘出彩’——单亲家庭子女性问题以成为社会不可忽视的问题,需引起社会有关部门的关注。

然后非常生动的介绍了照片中夏某某小朋友小小年纪在学校打架斗殴、欺负同学,家长、老师怨声载道,以及孩子心灵发育上的交流缺陷。

还从侧面提了提孩子的生母多么不负责的生下了她,又为了能嫁给一个条件优秀的男人果断抛下了她,字里行间把一个自私自利、为了自己不择手段的女人写的淋漓尽致,以至于养成了孩子偏激、敏感、暴怒的性格,很有让人搜索其母出来暴打一顿的冲动。

最后还呼吁单身母亲一定要注意孩子的性格养成,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忽略了孩子的成长,写的那个道理深邃,情感爆棚、感同身受呀,无不闻者落泪见者心酸。

还因为照片取景角度‘太好’,尚尚背后若再换个‘武威’的背景,整个一小太妹无疑!

小毛见夏编脸色不好,顿时有些紧张:“夏……夏编……您没事吧……”

夏渺渺对她一笑:“没事,有什么事。”已经登出来她能说什么,她才把孩子送到父母那里两个月,上学不过半个月,尚尚就成了没有父母教养的小孩了,取材取的真‘典型’!

让她想不怀疑对方别有用心都难。

夏渺渺拿起电话打给张新巧:“新巧姐……哦,没事,你有没有认识的律师介绍给我一个……看你说的,我能把她告的赔偿损失吗!我得让她身败名裂才对的起他们的不辞辛苦不是。”

拿她女儿说事,她如果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就不姓夏!

夏渺渺想了想,又给以前同在宏大实习时关系不错的舍友打了个电话:“是……回来了……当然想你了……看你说的,我再发财比得上你们,你们可是飞跃的宠儿……恩,好呀中午十二点,我请客,不见不散……”

这年头谁还没点敌人,这么会‘进取’的攥稿人,就没有黑历史?

“……夏编……”

夏渺渺抬头看她一眼:“还有事吗?”

小毛急忙摇头。

“那出去吧。”夏渺渺看眼攥稿人的名字——韩从双。

……

沈雪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手里的报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