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小兔子(三)/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婚纱店的服务员爱答不理:“让你改就改,我老公没给钱吗,赶紧去改!”沈雪的性格还有带了点得势后就野蛮的小姐脾气。

哼,她单婚纱就挑选了半个月了,有什么好挑选的吗,这个也不满意那个也不满意,他怎么不自己来选,总是诟病她的品味。

沈雪随手翻着,心里抱怨,嘴角却漾着一抹甜蜜的笑意。

从选择喜糖种类、设计邀请函版面,到帮她挑选用品,他事无巨细,沈雪很难想象曾经那么不靠谱的人,现在竟然也懂得了商场奸诈、‘哄骗女人’:“都学坏了。”脸上的笑却怎么掩都掩不住。

“帮我再倒杯咖啡。”沈雪的视线突然在一个地方凝住,脸部忍不住下意识chou动,没办法,她在这方面吃过亏,想没有心里阴影都不可能,这也是至今沈雪都不在使用饰品的原因。

“戴什么不好戴这种发饰。”沈雪拍着报纸撇着嘴,勉强看眼标题:单亲家庭子女的性格问题?“都‘有问题’了还有闲情修饰脑袋出来吓人。”沈雪抱着要打散心里阴影的孤勇之感,降尊纡贵的瞄着下面的内容……

三分钟后,沈雪猛然坐正,然后手指发抖,最后整个面部都有种整容后遗症的破碎感。

助理见状担忧道:“夫人,夫人您怎么了?”

沈雪忘了纠正钱钧家助理的称呼,瞬间站起身,整个人有些发懵,夏渺渺!?上面隐晦提起的孩子母亲绝对是夏渺渺。那……那……孩子……孩子是谁的?单亲,单亲!?

沈雪死死抓着报纸的手猛然再打开,视线重新落在照片上的孩子脸上,然后快速寻找刚才看到的年龄,四岁?五岁?

五岁!

沈雪站起的身体有猛然惊的坐下去。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沈雪没有听见,慌慌张张的掏出手机,险些拿不住掉在地上,急忙拨通了念思的电话:“念……念思,你看今天的报纸!”那个头饰她们绝对不会弄错!绝对没有错!如果敏行从外地调回来的新主编不止渺渺一个,那么那个头饰就可以肯定是她,如果那个孩子的母亲是夏渺渺……岂不是说明……

王念思脸上贴着面膜让服务员把手机距离耳朵近一点,声音轻浅悠然:“怎么了,我正在做面护,一会好不好。”

“不好!现在立即看!我怀疑……我怀疑……”沈雪神色说不出的慌乱紧张,可能某个人积威已久或者是她反应过度,可是:“我怀疑夏渺渺给何先生生了一位女儿!”

王念思猛然坐起来,毫无贵妇仪态的从服务员手里抢过手机:“你说什么!”

五分钟后,王念思手里拿着报纸,报纸左侧一张小女孩的照片那么清晰,两根短短的犄角也掩不住她绑在上面的让她犯过错的小兔子发圈。

王念思和沈雪的电话还保持着通话状态,只是两个人都诡异的沉默着,这太恐怖了……

渺渺怎么会……

何先生竟然有这么大一位女儿……

沈雪见对方久久不开口,小心翼翼的道:“你……你说会不会……”不是何先生的,毕竟……

“不会!”王念思说的斩钉截铁,时间太短,渺渺不是那种人。

最让王念思担心的不是何先生有位这么大的女儿,而是既然两人注定分手以何先生的为人怎么可能让渺渺带着他的女儿!这——完全不是那个男人的风格!

沈雪低浅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见过何先生,……两人……像吗?”说到最后几个字,沈雪的声音更低了,好似提起,都会惊动了这位身份尊重的小公主:“嘴角……像……”

沈雪觉得全身的力气像被抽干一般僵坐在位置上:“怎么办……他……他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夏渺渺竟然带走他的女儿!简直、简直——“她到底有什么目的。”会不会殃及钱钧!

沈雪下意识的觉得是渺渺的手段,因为站在她的立场,何先生太有让人那么做的价值,如果成功,简直是里程碑的跨越。

王念思赶紧道:“你别乱,仔细想想,我们是不是有什么想差了……”比如夏渺渺好像现在还不知道她跟谁谈过一场恋爱?好像更不知道她手里握着怎么样的底牌?也就是说或许根本不存在什么阴谋一说?!

沈雪听完念思的分析,慌乱的心似乎也静了下来,是呀,上次见面时渺渺好像并不知道。虽然她不怎么看得上夏班长某些行为,但不可否认她不是那么有心计会密谋的人。

而且如果她真的别有目的,不可能现在都没有行动,更不可思议的是,她好像有男朋友了,没有一点要挟天子令诸侯的意思。

可孩子怎么解释?何先生让她带走的?何先生是那么大度的人?而且孩子的照片为什么被爆了出来,还带着那么显眼的标志性东西,夏班长就真的没有一点别的意思?

因为涉及到那个人,沈雪和王念思不得不多想。

王念思思考了片刻开口道:“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事关那人,没有万全的把握谁也不敢自作聪明。

王念思握着手机沉静了一会,然后打给夏渺渺,如果这件事不是夏渺渺主张的,那么渺渺现在……

不是她不信任渺渺的人品,而是面对那个人带来的影响力,她都信不过自己,更何况她人。

王念思跟夏渺渺提到看到的报道时,夏渺渺的语气顿时阴霾了不少,说这件事她会‘好好的回敬对方’。

“……你也知道我们跟宏大这么多年的死对头,挖对方缺点诋毁对方名誉经常有,只是想不到还有人瞄上我这只小虾米了,我是不是该庆幸自己也有了让对方攻击的价值……”

“不用担心,我很好……是呀,哈哈,一直没跟你们说,还想着下次见面给你们个惊喜,想不到先被这些闹心的人曝光了,我女儿表示没有吓到叔叔阿姨很心塞……”

“恩……”夏渺渺语气中平静无波:“是他的……别跟钱钧、王峰龙他们说,谁过日子也不容易,这么多年也过来了,湛云很喜欢她……”

“哪有报纸说的那么夸张,她要是真那样我就不愁了,还是老恩怨……恩,会的,过段时间她会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婚期已经在商量了……”夏渺渺的语气不自觉的带点羞涩:“她调皮捣蛋的,回头你们可别嫌她烦……”

王念思挂了电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夏渺渺哪里用自己对付找她麻烦的人,把报纸往何先生面前已送,恐怕宏大会为送出过这样的报道引咎自杀。

王念思握着手机的手举棋不定,她有些后悔打了这个电话,她现在知道了,然后呢……渺渺不让说,若是消息从她这里走漏出去,以后她不追究则罢,万一要是追究呢?

王念思皱着眉,越来越后悔自己鲁莽,她怎么那么沉不住气!现在怎么办,那个人竟然有位女儿!

但……怎么就有位女儿了,何先生想的是什么……宏大也是不长眼,把自己衣食父母的女儿照片以这种耸动的标题送上去想做什么!

王念思捏着报纸,心里不禁想,何先生会看到吗?

王念思再接到沈雪的电话是,叮嘱她千万不要跟钱钧乱说,钱钧可没有不要得罪渺渺的意识,他肯定会捅上去,到时候夏班长怎么办,先生万一已经忘了她是谁,一个律师团就能让她为女儿五年的所有付出化为灰烬,王念思是女人,知道那样做对夏渺渺伤害有多大。

“万一……”

“总之先不说。”让她想想……让她再想想……

沈雪对王念思不能说言听计从,但这件事她没打算对她爱的男人说,虽然心里觉得很对不起他,但……念思一定有念思的顾忌,她想不到就不能自作聪明。

但不等她调整好自己有秘密的心态,钱钧突然说要举办单身派对,把大学时的同学都叫上,特别提醒叫上班长。

如果是以前沈雪或许不会乱想,只当是他对上次张新巧的邀请的回礼,但现在……

沈雪不禁小心翼翼的问:“阿钧……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知道什么?”

沈雪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时间定在什么时候,我给她们打电话。”

……

夏渺渺送走了昔日好友,心里已经有了腹稿,这样不择手段往上爬的方式还有脸出来参与争斗,也不怕死的更快一点。

真以为宏大有飞跃撑着就没人敢动他们了,也不看看自己能不能代表宏大!

高湛云开着车,在等红灯的时候看她一眼:“我已经知会了一些人先把尚尚的照片撤下来,放心,会处理好的。”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就当我女儿当了一次明星!”但下一刻还是怒道:“上次的事肯定也是她搞出来的!有病!我就不明白了!宏大是不是疯了!我刚回来就盯着我,要不是我们跟他们有死仇!我都快以为是姓伊的找人黑我!韩——从——双!咱们没完!”

高湛云闻言神色有丝不自然。

绿灯亮,车子重新上路。

“不过,报出来又怎么样!我调回来时档案上已经写了已孕!真不知道居心何在!咱家尚尚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明天我就带女儿去她面前晃两圈,看她还有什么脸写!”

------题外话------

不用想小标题,好开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