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小兔子(四)/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湛云看她一眼,张张嘴,想了想又闭上。

“怎么了?”夏渺渺疑惑,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高湛云陪着笑。

夏渺渺皱着眉眨眨眼。

“说了你别生气?”

“你说,看我心情。”

高湛云叹口气,觉得有些话还是该说,便小心翼翼的开口:“韩从双是我以前女朋友的好朋友……”

夏渺渺瞬间睁大眼!

高湛云他看着她看过来的目光,越发不好意思:“所以……我想可能你这次被选为攻击目标,不止因为宏大和敏行的私人恩怨……”

“这么说——”夏渺渺恶狠狠的盯着他:“你对自己还挺自信……”

高湛云赶紧赔不是:“不是,不是,她那人——”韩从双的人品从来值得商椎:“而且我直说了有可能也许……也许你体质天上招黑呢。”

“你还敢说——”夏渺渺闻言就要扑过去掐他。

高湛云笑了:“别闹,别闹,我开车呢——”免死金牌在手!满脸幸福的得意。

夏渺渺瞪他一眼:别让我知道是你的错。

高湛云赶紧投降。

算你识相!

高湛云重新看向前方,心里却有了计较,看来,他要回爷爷那里一趟。

……

此时,沈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怕自己忍不住说漏嘴,她都没敢回钱钧的住处,就怕自己藏不住事全说了。

但就是这样她更睡不着,何先生有女儿?!何先生竟然有女儿!还是……夏班长生的……

沈雪烦躁的挠挠自己的头发,一头秀发瞬间被她挠的乱成一片:“啊!何先生竟然有女儿!?”还让不让她活了!

想到那位钱老爷子提及都会不自觉放低声音的男人,沈雪就觉得知道秘密的自己前方一片黑暗,她怎么就眼欠看那篇报道了!她简直该死!

写报道的人也是眼瞎!夏渺渺再功力也不会把自己的女儿扔家里自己享福去吧!报道的内容必须真实难道见鬼了吗!

不行!她睡不着,也不能让写报道的人好过!

沈雪拿起电话,执行她‘刁民’的权利,以未来钱夫人的身份投诉举报那位写了让她睡不着觉的记者!

……

同一时间,灯火辉煌的唐风轩大门紧闭,但所有服务人员均分类各个岗位在岗在职。

唐风轩三十六层的偌大会议室内,紧张的‘四对一’会议终于到了中场休息时间,刚才还剑拔弩张的空气,瞬间仿佛轻松起来,连粘稠的空气顷刻间都清晰不少。

各路精英聚在一起,商讨着刚刚通过的文案,不远处各家公司的律师团正针锋相对的审核刚才确定的条例。

服务员端着各色酒水在百余宾客间穿梭。

在顶尖人才的顶尖人才中,最左边的角落里,坐着他们的领导者,四位西装笔挺的男士静静的坐在小小的会议桌上,一会,就会在这张不足两米的桌子前决定未来五年的典市商业版图。

俞文博坐在左手边,如今的他坐在这样的场合与各大家族的掌舵者同处一位,丝毫不显为何,反而已是撑起一片领域的气势。

中间的男士沉稳峻拔,刀锋般的眉宇透着儒雅的尊贵之气,他是束氏集团的当家掌舵人也是促成这次四对一谈判的重要因素,束松璟。

中间偏右的是江客集团现今的第一决策官,三十五六岁,总是带笑的眉眼下也掩盖不住压不住的匪气。

最右边的男子与束氏企业的掌舵者气质相似,易氏企业的当家人,均是从小养成的贵族气质,现今已从翩翩陌上少年长成揽圣撞涛的掌权者,只是他已婚,看着比束松璟少了一丝严厉多了婚后男子生活中养成的宽厚温润。

他在休息的中途刚与妻子通完电话,丝毫不见一方霸主的锐气,反而处处透着说不出的温和圆润。

江客的负责人正在嘲笑他不掩饰的秀恩爱模式:“你看看人家俞总,在我们这些单身汉面前多么低调,唯恐伤害了我们幼小的心灵,你再看看你……”

“猛先生也可以结婚。”

“敬谢不敏,再说,谁有你那么好命跟王家千金青梅竹马,束总说是不是。”

“念思姐人不错。”束松璟语气中肯。

俞文博闻言不禁看了主位上的男人一眼,他依旧微丝不动,曾经的同窗果然对他没有任何意义。

俞文博又无聊的翻着报纸,谈判到了这个地步,都需要放松一下,只等最后分成确定,为期半个月的会谈就会结束。

但主位上的人仿佛没有看到旁边各个领域掌权者一般,兀自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坐的人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一般能和那个人坐在一起的是他们父亲或者爷爷辈的人物,今天他们四对一才堪堪让几近归隐状态的他出现在这里,已经足以说明新一代中他们四人的领导地位。

“要说艳福不浅,当属俞兄,温家千金当初是多少名门少爷竞相追逐的对象,就连我当时……”

俞文博瞬间看过去。

猛虎瞬间改嘴:“不提,不提。”

几人失笑,

俞文博也无可奈何,猛虎就是这样的性格看着大大咧咧,但如果真当他大大咧咧你就可以回家等着被吞没了。

俞文博偶然跟他们说说笑笑,目光大多数时间集中在手里的报纸上,打发中途休息的空余。

突然俞文博的目光在报纸的一端停了下来,既而眉头顿皱,他极力克制着向某处看一眼的冲动,让眼睛盯在照片的其他位置调整她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愕然。

江客的猛虎探头过去:“看什么呢,这么入神,‘单亲家庭子女的性格问题’想不到俞总没事喜欢看生活类版面,若是让你们家下面的人知道了,岂不是瞬间觉得前途无望,赶紧跳槽到我们这里来。”

俞文博颈项略显僵硬的移向猛虎,慢慢的合上报纸:“哪里,不及江客的老爷子关注民生。”

江客的六老爷子如今喜好慈善、修庙,是业界都知道的事。

猛虎哈哈一笑:“哪里,哪里,造福人类。”

俞文博僵硬着视线不看某个人,只是在何先生左手边的报纸上略过,又与猛虎说在一起,仿佛刚才什么都没看见。因为俞文博有自信那个人不会翻看报纸,报纸上的任何消息对他来说都是过时的昨天,就算翻看了也不会看生活版面。也就是说,他根本不会注意到她。

但随即又觉得自己可笑,就算看了,那个人也不会戏剧性的认出来,他紧张什么。

俞文博神色越发放松,跟猛虎两个人天南地北的聊着,不一会束松璟也接上两句,宠妻的易先生带着笑,丝毫不介意被取笑夫纲不振。

主位上的人始终微丝不动,好似周围喧闹的气氛、火热的谈判跟他没有一丝关系,只是坐的时间久了眉宇间有些微微的不耐烦。

为了这丝不耐烦,周围的空气都紧张了几分。

俞文博一时间有些忧虑,这样的何先生,若是真跟夏渺渺发生争夺子女归属权的问题,她能有什么胜算。

“俞兄想什么呢?”

“想你什么时候给我们把尾款结了,员工年后福利就指望你了。”

“你不早说!没人一块一红包,别跟我客气。”

……

早上八点多,四对一会议在紧锣密鼓的双方交锋中结束,虽然是四家庞大律师团对阵禾木一家,但最后的分成方案依旧沿用的禾木第一个版本。

会议结束时,受四方父辈所托,勉强给‘小辈’练手背书的何木安淡淡的看四人一眼:“下次别那么谨慎,你们的方案不错,别轻易让步。再会。”说完何木安直接起身。

四个人下意识的跟着起身,几乎是脱口而出:“多谢何先生指教。”

直到何木安走远,江客的猛虎才抬起头看看束松璟再看看易氏的当家人,咱们这是在做什么?散朝吗?

然后直起身!对上俞文博:“何先生刚才的意思是不是说咱们浪漫了他的时间……”

四人间的空气一滞,继而又恢复正常。

束松璟不温不火的开口:“你想多了。”

易凡拍拍他的肩:“别想那么多,能在对禾木上走到这一步,还能让先生开口已经很不错了,下次继续努力。”

“努力,努力!”

俞文博低着头收拾东西,还是觉得以后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夏渺渺直接认输算了……

……

“下高速。”

司机听到先生的声音丝毫没有犹豫,果断改变了既定方向,下了高速。

何木安说完眼睛都没睁,依旧在闭幕眼神,整整十二个小时,那些条款依旧清晰的在脑海中浮现,无聊、空洞。

此时,正是上下班高峰期,何木安不知睡着了还是非常有耐心,乌龟般的车速中他保持着一个姿势纹丝不动,连司机到哪里了都没有问。

直到四十分钟后,突然一句‘停车’,惊的司机确定先生没有睡着。

何木安走下车,长衫立即被寒风吹起,冰冷了他本就无悲无怒的五官。

王司机下了车,站在先生身后,后面的车也停下,两个保镖跟着站在一侧。

小王顺着先生的目光向前望去,几乎是瞬间他便想起这里是哪里,这里跟六年前没有什么区别,并不繁华的街道,相对不宽的马路,一片老城区的旧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