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小兔子(五)/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以前有段时间,晚上经常陪先生在这里停留,记得这个街角还有一个修自行车的瘸腿摊位,不过今天似乎没有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做了。

他是夜班司机,如果不是昨晚先生没有回去,现在并不是他当值,原来先生白天也会来这里转转。

不过,先生经常来这里做什么?没听说禾木有几乎动这一代的老房子。

绿灯亮起,斑马线上人来人往,静立的何木安突然抬步,随着人群向对面走去。

司机急忙回神与后面的保镖立即跟上。

修长笔直的身影从人群中略过,自动空出一片冰冷的天地让四人同行。

何木安仿佛没注意到周围的目光,沉稳的穿过马路,形如傲雪松柏般站在另一边路口,宁静无波的目光抬起,落在不远处一家药店旧了的牌匾上。

他记得以前,这家药房刚开张,有人夏天经常在里面贪凉。

王司机也看过去,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又慢慢的移开目光。

何木安的视线顺着牌匾,向某个空荡荡的位置看去,过了很久,看向它处。下车的第一眼便知道这里没人,但还是忍不住突然泛起的紧张,偏偏要留到最后一眼。

何木安僵冷的嘴角嘲讽的一动,可能久不曾泛起情绪,又不自然的恢复惯有的平静。

“你追不上我!追不上我!”突然一个火红的小人影风风火火的从小路上欢快的跑出来:“啊!哎呦——”小姑娘一头撞在他身上,跌倒在地。

何木安微丝不动,目光没有在闲杂人等身上多停留一瞬,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他站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只有他一般。

王司机急忙上前:“你没事吧。”

尚尚抬起头,刚要委屈的红红眼,猛然看到两个穿着黑衣服凶神恶煞的叔叔,还有被撞的人面无表情的看向它处的神色,她赶紧起身,急忙扑进追来的人怀里:“爸爸……”怕,脸埋在高爸爸肩头神色怯怯。

高湛云赶紧紧张的抱住女儿,安抚的拍着:“没事,没事,摔疼了没有。”视线在街口的男人身上停了一下,有些抱怨但毕竟是女儿乱跑在前,又移开目光:“没事了,没事了。”

王司机善意的微笑:“是我们不好,挡住了孩子的路,对不起,有没有伤着,不好意思小美女,碰疼你了没有?”

高湛云语气淡然:“小孩子走路急了。”

“哪里,小孩子跑跑跳跳很正常,是我们不好。”说着拿出钱包:“这里是一千块给小姑娘压压……”惊……

高湛云不等对方说完,脸色微沉,先一步开口:“不用了,没有撞疼这位先生就好。”

何木安看着街口。

王司机不好意思的收回来毛爷爷,看得出,对方不是需要这样打发的人,那就让笑容更真诚一点吧:“不好意思,实在是我家先生……”然后俏皮的转向小姑娘:“小妹妹,下次我保证不让我家先生站路中间好不好,这次你就原谅这位叔叔行不行?”

夏尚尚紧紧的抱着爸爸,脸埋在爸爸肩头不起来,这些叔叔好吓人,一定是卖孩子的大坏人。

高湛云勉强笑笑:“哪里,你太客气了。”宽厚的手掌一直安抚的着女儿,耐着性子跟过分客气的此人客气了几句,高湛云便抱着女儿上了车,给她系好安全带,离开。

王司机叹口气:先生,你吓到小朋友了。既而重新站回先生身后,至于那句‘保证不让我家先生站路中间’就是一句道歉的话,不具备任何意义。

要说他们禾木集团出去的人,最擅长说的绝对不是:‘诛你九族!’‘让你破产!’‘请跪舔!’

而是,‘对不起!’‘不好意思!’‘实在抱歉!’王司机想想这几句话都骄傲的抖着一股挥散不去的谦虚美德。

夏尚尚确定距离那些人很远后,才趴在窗户上极力向窗口看看,然后坐正:“爸爸,那些叔叔看起来好凶哦。”

“那你下次还敢不敢乱跑了。”

尚尚赶紧摇头:“不了,不了。”

高湛云笑笑:“如果再乱跑就被那些厉害的叔叔抓起来了。”

尚尚闻言立即耸拉下小脸。

“小屁股疼不疼。”摔到地的力道他听着都心疼,他现在终于能理解大人为什么会替孩子动手打其他孩子了,心疼到了一定地步,根本不管对方是什么人,自家孩子是不是没理。

夏尚尚赶紧揉揉,水灵灵的眼睛眨巴了眨巴:“好像不疼了。”

高湛云失笑:不过,那些人是谁?以前没有见过,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尚尚晃悠着小短腿,下一刻就把吓人的叔叔们忘完了,只剩下自己的小忧伤,她可怜兮兮的坐在儿童座椅上,小嘴肉呼呼的撅着:“叔叔,我一定要转学吗?我的好朋友会想念我的……”

高湛云揉揉她的小脑袋,和蔼的问:“那尚尚希不希望每天看到爸爸妈妈。”

尚尚眼睛一亮:“想!”

“如果尚尚转学了,爸爸每天下班都可以去接你,然后跟爸爸妈妈一起吃饭,好不好。”今天新学校面试,通知的仓促,他直接从代班岗位上下来,过来接她。

“真的吗!”尚尚开心的点点头,继而又沉默的趴在扶手上脸贴着玻璃,又有几分伤感……

高湛云无奈的看着她忧郁的小脸,不禁有几分心疼:“乖,以后每个星期六日爸爸都陪尚尚回来,这样就又可以见到小朋友了。”

“会吗?”她以前的那些好朋友就不见了。

“当然了,你们不是经常去城墙下玩吗,星期天爸爸就带你过来玩好不好?”

“好!”

“那尚尚给爸爸笑一个。”

小尚尚眼睛一眯,小小的贝齿一露,赠送了一个大大的甜美笑容。

“走吧。”何木安沉稳的声音响起,率先离开。

三人急忙跟上:“是。”

车子驶离后不久,一位老者骑着三轮车慢慢悠悠的出现在路口,他刚刚送走了外孙女,又在家里耽误了一会。

老伴在孩子走后一直掉泪,虽然外孙女不会立即被接走,但今天面试,不出一个星期,尚尚就可以入学,然后跟大女儿住在一起,以后家里就又剩下他们两人。他们怎么能不想孩子。

他安抚完老伴,自己理了理情绪才来出摊。

现在家里不指望他这点收入,他也完全可以不做,只是他在家里也无聊,能出来的时候就出来,以后没了尚尚,恐怕更无聊了。

夏爸爸琢磨着,回头往三轮车上安一张椅子,带老伴出来溜溜,免得尚尚猛然不在,再闷出什么病来……

……

“我就说她升的快有猫腻,想不到吃相那么难看……”

“这种事少了吗,只是,没人像她一样做的那么恶心。”

“就是,前段时间我还见他跟总经理夫人逛街,想着她倒是会曲线救国,现在想想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你说她跟咱们总经理夫人在一起时在想什么,是不是心里不定怎么得意呢。”

“那还用说,要不然睡总经理那么熟练,说不定取过经了,也不知她要不要脸,吃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总经理的儿女。”

几个人说着含蓄的笑在一起。

但毕竟在公司里身份不一般,走到公共场合,三人面容立即严肃完全一派上位者女强人之风,丝毫看不出刚才说人的八卦心态。

下面的小员工自然也不敢说这位公司风头正健的新宠,但带着有色、好奇或八卦的眼光看几眼还是很多的。

韩从双忍者怒气一路走回自己办公室,嘭!的一声关上门!可恶!那些照片是谁贴到公司社交往上的!让她知道了她一定饶不了她!

“韩编,欧姐让你来了去一下她办公室。”

“知道了。”韩从双深吸一口气,不就是被曝光了吗,大不了脸面不要,她又不是公共人物,公司还能干涉她的私人生活!

韩从双挺直背脊,坚决不能被人看贬,踩着八厘米高的蓝色高跟鞋向经理办公室走去。

欧经理是宏大成立之初从外面挖过来的,性格不错,为人宽厚,当初对实习生不好好工作天天玩小男生小女生恋爱、分手、吵架那一套都很耐心的劝说,就是当初跟着潘主播实习的那个超级个性的男孩子,她有没有说什么,只是劝女孩子要以工作为重。

不过,两个还是太年轻,可能认为生活中在这样的场合‘谈论’感情很有面,最后齐齐把他们的大好前程‘作死’了。

欧经理现在想想对那位肯吃苦,见人带着三分笑的小姑娘很惋惜。

“欧经理找我。”韩从双眼里没了往日的谦虚笑容,反而多了一分你们休想看我笑话的坦然。

欧经理抬头,眼角的皱纹肆意欢快生长,为主人不曾扼杀它们的存在带着与生俱来的善意慈悲和岁月沉淀的高雅。

她的穿着依旧朴素无华,如果夏渺渺某一天在街上碰到她,估计还能认出她来。

但今日,她的脸上没有管人‘家务事’的慈悲笑意,而是异常严厉,直接把昨天的那篇报道甩在她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