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我们是校友/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你送上去的!里面的内容核实过没有!昨天一天,投诉部收到了十来个投诉电话,全是关于这篇报道的!而且她们都能证明,孩子的母亲对孩子非常关注,你怎么解释!”

韩从双发现不是私人问题时,伪装的高傲有些溃散,变的紧张,全公司都知道,欧经理只管两件事,闲事和正事。

如果被欧经理在生活作风上教育两句没什么,但如果是工作问题,那肯定是你犯了原则性的错误。

“欧经理,我经过核实了,我的报道绝对属实,那些人肯定是敏行派来搅局的,我们跟他们多年的恩怨您是知道的,她们是在报复。”韩从双绝对不承认自己的错误。

欧经理看着她,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这是今早凌晨王氏珠宝千金送来的资料,她能证明她的好友和女儿一直生活在一起,且相处愉快。

还附送了一些照片和孩子在嘉市校园的资料,怎么到了你笔下就成了夏同学被母亲抛弃亲人虐待了,王小姐希望你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就告你诽谤、告我们刊登不实消息给她造成了严重的心里负担!”

韩从双闻言惊讶的看向欧经理:“这……我……”王氏珠宝千金跟她什么关系?怎么会管她的闲事。

“还有都市报的张组长,对我们送上去的报道非常失望,将暂停跟我们在谈的合作。”

韩从双瞬间道:“这怎么可以!事情还没有证实,张组长凭什么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她有没有想过给我们造成了什么损失,她承担的起那样的后果吗!”

欧经理好笑的看着她:“不巧,她是你报道的小朋友阿姨,所以她不需要证实,她能亲自证明你报道中的小朋友跟母亲关系很好!”欧经理说完就这么看着她!

韩从双有些紧张:“我……”公司与都市报的合作下了多大的心里她知道,如果因为她的事被叫停,她怎么承担的起这次责任:“可能……也许是他们串通起来想整垮我们让敏行拿到这次合作权!”

欧经理声音平静:“敏行不在这次竞争中,他们根本没有申请这次合作,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我……我也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只是看那个小姑娘可怜,听信了她一面之词,以为……所以冲动之下做出的决定,我……请欧经理再给我个机会。”

“冲动?”欧经理奇怪了:“听信别人一面之词?这就是你做新闻的态度!你还不如说因为跟敏行的恩怨想至他们新崛起的栏目与死地让我听的高兴!”

韩从双一惊,急忙道:“我就是那么想的!您不知道他们新来的那个编辑非常猖狂!在大会上就敢说要压制我们,我们怎么能不给她点颜色看看,以为我们宏大好欺负吗!”她们背后有飞跃有禾木财团,会怕一个小小的敏行,区区一位小编辑就敢对他们出口狂言,简直不像混了。

欧经理看着她,突然觉得这些脸蛋儿好看的年轻人做事原来如此可笑:“所以你是为我们好?”

韩从双想点头,但看着欧经理的脸色硬生生的止住,可她怎么能被这个老女人压住!她若是狼狈的从这里出去,她因为专业素养被这个老女人质疑的事就会传遍公司,到时候她才丢人,她的立身之本不能丢!

韩从双挺直背脊,让自己正视这个女人,突然开口:“欧经理,关于这篇报道我有往上提交,总部是批下来的。”总部从来没有驳回过她们的申请,她上次送上去的两份现在一定已经通过的审核,上面有一条是关于贫困儿童的,现在正好可以拿来用。

韩从双越想越觉得自己有道理,想到最后甚至觉得自己真理了:“我觉得我们不止要关注山区的贫困儿童也要多注意城镇生活中的‘贫瘠’,老城区多住着这样一群人,而报道中的小女儿家庭并不富裕。”虽然那时以前,但只要把她姥姥姥爷抛出去,就会很有说服力。

欧经理皱眉,知道韩从双在强词夺理,‘贫困儿童’、‘单亲家庭’根本是两个概念,但如果她真有申请过、并且得到了审批,那就不一样了,就算韩从双错了,她们也没有资格处罚、多说,甚至因此多了众多合作也不能有微词。

因为他们以前靠着上批这件事就没少做损人利己的事,正因为上面对他们的纵容,宏大才能短短时间发展的如此迅速。

韩从双见这位老家伙不说话了,神色越发高傲:“欧经理请问您还有事吗?”

欧经理皱着眉。

“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出去了。”只要她是有批示的,公司就不能对此事进行通报批评!

欧经理不耐烦的摆摆手。

韩从双微微一笑,高傲的转身,仰头离开,出了欧经理办公室,韩从双的颈项生生又长了几厘米。

到了自己的岗位,韩从双立即打电话给总台想确定审批的文件下来了没有。

“韩小姐,我这边刚给你查了一下,还没有回执,请你稍安勿躁,也许已经在走下发程序了,请您稍等两天。”

“麻烦你了,有了消息尽快通知我。”

“好的,再见,谢谢您的咨询。”

……

江客是野路子出身,嗓门高、不拘束,拉着谁也能喝两杯。何先生不吃饭,束松璟他们得吃饭,成功拿下这一次合作,四个人怎么也得聚聚。

俞文博也对猛虎劝酒的功力哭笑不得,猛虎名字虽然还带着江湖之气,但是他上位的时候,六老爷子暗地的生意已经处于漂白状态,没赶上撕肉啃血的美好年代,只有追喊期的一个小尾巴,但,即便这样,猛虎那一身匪气也掩盖不住。

猛虎搭上俞文博的肩,贼兮兮的问:“你是不是认识何先生?”

“何以见得。”

“我见你们眉来眼去了。”

“你敢不敢当着何先生的面还用这个词。”

猛虎立即拉上嘴:“当我嘴欠。”但下一刻立即打着哈哈:“兄弟,咱们是亲兄弟,千万别去给我告状。”

易凡闻言无奈的摇头。

可猛虎真的好奇:“你们真的认识?”何先生跟他们不在一个级别,就是易凡也不见得见过何先生,没道理会认识女婿出身的俞文博?“还有刚才,何先生的脸多臭,我看你眉头都没皱一下,你看我的汗,现在都没落完。”

俞文博笑笑,若说他见过何先生脸更臭的时候所以对这个级别的又不是特意针对他的冷意免疫,猛虎信吗。

猛虎好奇宝宝般看着他:说话呀。

俞文博无奈:“有幸跟何先生做过四年大学同学。”

“你说什么!”

这回不单猛虎,易氏的掌托着和束松璟都看了过去。

俞文博看三人一眼,有些哭笑不得,就知道他们会这个表情:“对,是真的,承蒙在下运气好,有那个荣幸。”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猛虎一拍大腿:“何先生休息过四年,传说是去体验生活了,原来是真的。”然后无不惋惜的开口:“早知道,我也去上,培养培养同学情谊。”

束松璟闻言异常讽刺的对猛虎一笑。

易凡也淡淡摇头。

“你们什么表情!我说的不对!”

束松璟眉毛一挑:“何先生是会让你培养同学情谊的人,我想他就是去上学,也定跟今天差不多。”

猛虎想想,好似也对,然后急忙找俞文博求证:“你说是不是。”

俞文博夹口才,慢慢的放进嘴里:“差不多。”只是个别人不会。

“妈的!错过了——来!喝一个!”

……

夏渺渺穿着睡衣半躺在床上,用手指拍着脸上的美白面膜:“我妈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但,阿姨和叔叔看着很伤心。”说着过去,让她躺好,头放在自己腿上,帮她按摩脸颊。

夏渺渺叹口气,悠着力道开口:“想着也会如此,所以才让你去接,我如果去了,弄不好就是家庭战争。”

高湛云一笑:“有没有想过把叔叔阿姨接过来一起住。”

夏渺渺立即睁大眼睛,从较低的位置直接看尽他的眼里:“不——好——吧——”你都没让你母亲跟咱们一起住,她就把她爸爸妈妈弄过来,若是让高父高母知道了多不好……不行,不行。

高湛云合上她过分晶亮的眼,手里的动作没有停:“你弟肯定要买房子,我觉得咱们小区住着不错,为什么不让你弟弟考虑考虑。”

夏渺渺一想,对呀!房子一定要买,为什么不买近一点,夏渺渺立即笑着弹起来笑眯眯的亲他一口,又恢复原位:“有道理,谢谢我的大医生。”

高湛云但笑不语,高兴就好,前天都没有一个好脸色。

“揉揉颈,挂了一天相机疼死了。”

……

下班后,孔彤彤挽着小包包,坐在渺渺的车里,嘀嘀咕咕的抱怨:“我就不能理解了,结婚就结婚还非弄个单身派对,想嫉妒死我这种没嫁的吗!我的心遭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我今晚不要给红包了。”说着倒在渺渺怀里,想唱作俱佳的死去。

夏渺渺把她脑袋推开,认真开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