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幸亏你当初把他甩了/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送你一个消息给你加一万点回血,我估计也快请你喝喜酒了。”

“啊!”孔彤彤立即气活过来:“你什么意思!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像你这种生完孩子的难道都有人要!为什么我青春靓丽现在还嫁不出去!有没有天理了!今晚这顿单身宴吃的就够郁闷了,你还要连着伤害!让我死了吧!”

孔彤彤说完重新倒在夏渺渺肩上:“谁来救救我这个苦命的人!”

夏渺渺再次把她推开:“别闹了,开车呢。”

“车毁人亡吧!”下一秒,孔彤彤瞬间坐正,猛然想到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钱钧结婚会不会请何安!?”

夏渺渺闻言,惊悚的看向彤彤:“应——应该——不——不会吧!他跟他们关系好像——没那么好。”虽然说的洒脱,但渺渺其实有点担心尚尚的事被他知道,而且沈雪她们都知道了,他蒙在骨子里,对他也不公平。

所以夏渺渺从私心里并不想跟他碰上。

“万一呢!多尴尬!”

还用你说!该死的韩从双!“先说好——你别乱说话,他什么都不知道,咱们现在只是老同学而已。何况,我觉得我们都会有意避开对方吧。”

孔彤彤想想也是,以何安的性格,谁敢甩了他,他得跟谁老死不相往来。他大概会找个角落,目不斜视的低头玩手机,然后玩完就走。如果不幸碰到渺渺,肯定会嘲讽渺渺当年有福不享偏偏找罪:“希望沈雪没有那么大嘴巴吧。”

只能那么想了:“要不,我不去了吧。”夏渺渺突然有些心虚。

“到门口了!你打什么退堂鼓!再说了!要绕也是他绕着你走吧!他还不怕你把尚尚糊他脸上!他以后怎么做人!好啦,好啦。走,我给打头阵!如果他在你就撤。”

“够义气。”

“钱钧,你亲自迎客呀,怎么不再系个红腰带,扭两下你的小身板,这样来的人更多。”

“孔彤彤,你现在还嫁不出去一定因为你那张嘴。”

钱钧热情洋溢的打着招呼,身上没有一点时间凝结成的架子,仿佛还如学生时代一般,他刚打完城战,兴致盎然的去上课。

他把夏渺渺和孔彤迎进门,热情的恨不得再跟夏班长谈谈人生方向,如果不是孔彤彤揽着他,他真要跟过去问问夏班长这些年都在忙什么,还记不记得某些人。

“行了,我们知道沈雪在里面呢,你别跟着了。”

孔彤彤也不胜唏嘘,挽着夏渺渺的手按下电梯:“你别说,沈雪真好命,找了钱钧这样的,底蕴深厚、不会狗眼看人低。”

“同学间坐坐,他跟你摆架子有什么用,何况咱们是沈雪的舍友,跟咱们摆架子他就不怕两天后接不走新娘子。”

“有道理,我怎么没想到呢,不知道他都请了谁?”

“沈雪这边肯定就咱们几个。”

孔彤点头,沈雪人缘不好是公认的秘密。

“钱钧如果不请他们圈子的人,客人应该也不多,我估计他不会请,今天是沈雪的专场。”

“王峰龙会不会来?”孔彤彤问的很小声。

“会吧。”与新巧姐通电话的时候,新巧没有说什么,只说会准时到:“新巧姐境界比咱们高。”

“也是,一直都觉得她活的很明白,她妈妈能容忍她到现在还跟峰龙耗着已经很宽容了。”

“别说了,进去了!”

……

“哎呀!有钱人请客就是不一样,云西国际商务大酒店,先给我来一沓卫生纸,让我跪舔一下品质。”

“给我上一排男服务生,我检测一下质量!”

朱子玉翻个白眼:“怎么你们两个一到,空气里瞬间就充斥着一股糜烂、拜金的气息,简直降低我的品味。”朱子玉翘着修长结实的腿,翻看着手里的菜单。

“怎么就你自己,新巧呢。”孔彤彤拉开座椅。

“还没到,就我一个大闲人早早来了给你们占位置。”

“你一个吃公家饭的,当然有的是闲,渺渺坐。”孔彤彤坐下来,拍拍云西红的喜庆的桌面,乐呵呵的道:“赚了,这一席不会就我们几个吧。”

朱子玉瞪她一眼:“瞧你那点出息。不过,你可能说的没错,沈雪出去招待客人,一会念思大概过来,没有意外就咱们几个,嘿嘿,吃到停不下来——”

“好像你多有出息一样,让我看看菜谱,我点几道好吃的。”说着就去扒菜谱。

朱子玉赶紧闪开:“丢不丢人,你没吃过什么!”然后笑眯眯的转向渺渺:“班长想吃什么,我给你点!”

“谄媚!”彤彤把手包放在身后:“诶,你来的早,见何安来了没有?”

朱子玉闻言下意识的看眼渺渺,然后踹孔彤一脚:“就你会说!没见,再说,咱们把门一关,谁知道谁!我就不信钱钧那么精明的人会把何安领到这里来。龙虾怎么样?咱们有格调一点,点只二十斤的?”

“二十斤哪里够吃!来只五十斤的就好。”

“五十斤的什么?给我也来一份。”张新巧推门进来,柔化了整个空间的色泽。

“新巧姐快来,龙虾鲍鱼,随便点。”

“这么好的事?”

“我不在,你们偷偷干嘛呢?”沈雪紧跟其后,淡蓝色斜肩蚕丝长裙,头发高高挽起,优美的颈项上一条十克拉的钻石项链熠熠生辉,贵气又不失少女。

“呦,难怪说人比人得怂,偏偏就有人那么命好,钱有着、人占着,什么好事都围着她,大美女,给姐笑一个。”

“子玉,我给你笑十个都行。”

随后的王念思含笑的关上门,她今天打扮的很朴素,为了照顾备嫁娘的身高,专门选了一双平底运动鞋,从进来开始,她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夏渺渺身上,但又克制着移开:“笑一个朱大教授多包多少红包。”

“十分、一块随便挑,咱们这么大的官,差那点钱。”

沈雪没有王念思那么好的定力,不自觉的看夏渺渺,恨不得现在就穿过寒暄的舍友去问她尚尚在哪里,有没有计划给尚尚换个学校请位家教、选则侍从,;会不会考虑她们这个级别的,或者比尚尚小的。

“沈美女你跟我说话呢!看谁呢!我可要伤心了!”

王念思赶紧掐她一下。

沈雪赶紧回神:“你包的红包太少,我移情别恋一会。”与子玉、彤彤插科打诨了一会,才颇为正常的坐到夏渺渺身边,但就算这样也不正常,她身为主角不该做主位吗,夏渺渺坐的很偏的。

沈雪笑眯眯的开口:“那件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说话。”

“谢谢,到时候一定不客气,估计今天她也该受到律师函了。”

“只有律师函太便宜他们了,应该——”让何先生知道灭了她个贱人!沈雪胳膊一疼,急忙看向王念思,又掐我!?

王念思淡淡一笑:“怎么没带尚尚过来,还没有见过孩子,也让我们当阿姨的见见。”

朱子玉想起这件事就来气:“就是,带来!带来!”

夏渺渺莞尔:“我怕把她带来了,沈雪立即不想当妈了。”

“哪里。”会紧张是肯定的:“她自己在家吗?要不,我让钱钧去接她?”

“上学呢。”

沈雪扼腕,她怎么忘了。

朱子玉踢踢渺渺的椅子,丝毫没注意到沈雪的尴尬:“保密工作做的很到位啊,如果不是别人爆出来,你是不是还掖着藏着呢,怕我们抱走了不还你怎么的。”

“说对了,尤其你这种年纪一大把还不找男朋友的老女人,就怕你逮住我家尚尚养老,增加孩子的精神负担。”

“你怎么不说,我侄女非常喜欢她英俊潇洒的阿姨,非要陪我终身呢。”

“完了,因你这句话,你就别想见我女儿。”

朱子玉心大,直接开口问:“何安的。”

沈雪险些喷一口老血!问的真直接!

夏渺渺笑笑:“龙虾二十斤够你吃吗。”

那就是?是!朱子玉努力想想何安的样子,再想想渺渺,突然很惊悚的问:“你女儿长得像你吧?”如果像何安她觉得完全不用见了,她怕吃不下饭。

沈雪闻言立即紧张的看向夏渺渺,她也不知道紧张什么,就觉得比有男人带着她的私生子上门还让她紧张。

王念思也不自觉的看过去,虽然看过相片,但毕竟不及孩子妈妈在身边。

夏渺渺这点很乐意分享:“像她小姨多一点,漂亮。”

“拉倒吧,何安长的哪里差了,人家是像爸——”爸!

“唉唉,夏班长刚才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一会咱们可得好好聚聚!几年不见,我们可想死你了,说什么呢!我来了彤彤大美女就翻白眼。”

“钱总,你会不会看,我这叫白眼吗,我这是对你崇拜不已的小弟媚眼,谁有你会说话呀,还想死渺渺了,你有没有想死我呀!”

“当然了,孔夫子的后人,我怎么能把你忘了,以后还指望你让我钱家的版图显得底蕴深厚、博学渊源呢!”

“省了,你还不如回我个媚眼现实。”

李兴华从外面冒出头:“什么媚眼!哪位美女抛媚眼呢!来,来,冲我抛,我接着。”

王峰龙的大衣搭在手臂上也走了进来,很显然钱钧接了他们直接过来打招呼的:“冲谁抛呢?你也不怕你家飞飞把你抛飞。”说着向张新巧走去,声音放低了三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一起过来!都坐!歇一会!”天天应酬,笑的也累。

孔彤彤见状踮起脚向门口看一眼,没有了吧!没了——不禁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谁要看我抛媚眼,我多抛几个免费奉送。”

“行了,坐好吧你。”张新拉下彤彤,漫不经心的开口:“你没有回去。”

“这两天忙,没顾上,你知道的,公司里有个升迁的机会竞争比较激烈。”

张新巧闻言但笑不语,她应该想到的,他根本不回去怎么会知道她搬出来。

“一会好好吃好好玩,不够了、不满意了、不尽兴了算我们失职!”

朱子玉嗓门一开:“先来一个泰国常规表演,让姐乐呵乐呵。”

“你还用看,你自己表演后照镜子不就好了!”

“李兴华!信不信姐撕了你的嘴!”

孔彤彤已经看向旁边的王峰龙:“你们宿舍还差一个呢?没来?”

王峰龙闻言,不自觉的看向夏渺渺:她让问的?

“我问你话呢,你看渺渺做什么!”

夏渺渺抬起头:怎么了?叫我?

王峰龙有些不好回答,孔彤彤跟夏班长关系好,她问,是不是就等于夏渺渺问,她有什么企图?

王念思、沈雪见状,停了话题,也不禁紧张起来,此时不管渺渺因为什么问,夏渺渺都有问的底气。

钱钧见王峰龙不答话立即解围道:“他的性格你还不知道,越热闹躲的越快,我第一个给他发的邀请函,谁知道他扔到哪个角落去了,我的心都被伤的一截一截的了。”反正他没收到回执。

孔彤彤闻言冷哼一声,用轻蔑的眼神敲着夏渺渺的脸:“看到了吧,果然与世隔绝中,我就说你当初甩了他是英明的决定!他那种男人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改不了的!更不懂为其她人考虑!幸亏你当初把他甩了!否则现在不定怎么受罪呢!——你们都怎么了?看我做什么!——”

脸上有花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