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注意注意/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念思、沈雪顿时压力好大:你为什么看我们?你看李兴华?再不然看王峰龙?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刚才也什么都没有听见,这么掉何先生面子的事,若是被何先生知道她们知道了,她们以后还能不能好好过了。

夏渺渺的目光从念思身上扫过。

王念思顿时紧绷的心又陡然降落:对,别看我,看别人。

夏渺渺疑惑的目光落在王峰龙、李兴华身上。

王峰龙、李兴华吓了一跳:完了!若是先生问起来,岂不是知道自己面子、里子都丢完了。

李兴华吓得急忙起身:“我——我内急忙!”我完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王峰龙追赶不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只有硬着头皮上:“……恩,飞黄腾达了。”他不算答错,也不是没有答,还好还好。

草!“老天爷太不长眼了!他那种人竟然也能发财!”

没有人敢接朱子玉这句话。

孔彤彤无语望天,难道社会生存规则变了:“他结婚了吗?”

王峰龙这次答的很快:“没有。”

“这才对嘛。”孔彤彤嗤了一声:“有钱有什么用,他那种人找不到老婆才正常。”

王峰龙等人安静的沉默着,突然之间觉得何先生不要夏班长似乎更容易相处,现在反而不知道能跟她说什么了?

她怎么就跟何先生分手了?!

脑子怎么长的!

夏渺渺听说他没有结婚,神色顿时郑重了几分:“就算没有,也想必是他眼光高了,以前的事也已经过去,彼此肯定不想再多提,不该存在的人就当没有存在过,我现在的男朋友很喜欢尚尚,尚尚也算是他从小一手带大的,彼此感情很好,尚尚也很接受他,如果大家方便的话,遇到何……”

夏渺渺从善如流:“何先生还是别提了。”说着站起身:“谢谢大家。”

这声谢,拜托谁,谁心里清楚。

王念思见状,没管兀自沉默的众人赶紧客气道:“哪里,哪里,我们明白你的意思,不会乱说的。”

沈雪也赶紧开口:“就是,就是。”不过,她新男朋友跟尚尚关系好,‘一手带大’岂不是说,她在跟何先生分手后就跟那位医生在一起了。何先生那样骄傲的人若是知道曾经低声哄过的女朋友转身就喜欢上了别人,会不会觉得所爱非人。

王峰龙没有说话,现在心里五味繁杂,理不出头绪,不知道怎么表态,便也不表态。

“怎么还没有点菜?!夏班长太不给面子了!随便点!不点您可就便宜我了!都站着干嘛!坐!坐!想吃什么!随便吃!都不用跟我客气!点!点!”

“出去一圈变富豪了!”

“人家本来就是富豪,应该说!突然兴奋了!说!这么一会功夫赚了多少不义之财!”

“美女们就会拿我开玩笑,我能有什么不义之财,班长要吃什么,我替你点!”

朱子玉闻言奇怪的看他一眼,见他真拉开椅子就要坐,开口道:“钱总,你不去招待你的朋友了?我们都是自己人,绝对不会便宜你,该招呼谁招呼谁去!”

“教授就是教授会说话,他们都是些猪朋狗友,哪比的上您金贵,只有您是文人雅室,我这种铜臭的商人就想多跟您这种有文化有素养有气质的人多待会,好培养培养自身气度,朱教授不会不给这个机会吧,来,来,我给朱教授满上。”

“本教授不用喝,已经被你的迷魂汤灌醉了,沈雪,你跟这样会花言巧语的人结婚,有安全感吗?”

沈雪立即红了脸颊,因为话题导正,脸上漏出了待嫁的羞涩和掩不住的喜悦:“他……很好的……”

“看到没,看到没,现在就替未来老公说话了。渺渺,学着点,她的现在就是你的未来,到时候也脸红一个给我们看看。”

钱钧闻言斗志昂然的笑容顿时一僵!随后瞬间起身,丝毫没注意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多么不绅士,转身向门外跑去:完了!他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所有人茫然的看向门口:“怎么了?”

沈雪也一头雾水,下一刻急忙跟着起身:“我去看看!”

孔彤彤茫然的看向渺渺,觉得,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吃顿饭,怎么所有人饭风都不对。

王念思见状陪着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朱子玉好心看她一眼:“要不,你也去看看——”

李兴华推开门,风风火火的进来,还不忘加一句:“厕所人真多,让大家久等了久等了!”

张新巧淡淡的笑着:“谁等你了,别自我感觉良好。”玩笑的声音也透着三分温和。

“你当然不等我了,你有更好的。”说着意有所指的拍拍兄弟的肩:“哪像我,跟了一个母老虎……”

张新巧对此笑笑,视线重新落回菜单上,兴致勃勃的跟彤彤、子玉商量吃什么菜。

落单的夏渺渺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念思聊着,她是很希望多聊几句,彼此又没有什么利益,纯朋友聚会,天南海北还不是乱吹吗!

结果不知念思怎么了,让夏渺渺觉得她让她的样子和说话的态度非常诡异,让夏渺渺一时间不敢多说什么。

云西阔绰的大门外,钱钧一身西装皱着眉插着兜反复的走来走去:“完了!完了!彻底完了!”

沈雪追出来,见状,不管脚上的高跟鞋担忧的跑过去:“怎么了?”突然就出来了,怪让人担心的。

钱钧觉得他彻底完了,枉费他机关算尽,以为自己最睿智,怎么就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

钱钧拍拍宽广的脑门,满脸生无可恋:“完蛋了!这下要完蛋了——”

沈雪闻言满脸担忧:“怎么了嘛,你说话呀,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我现在就给我爸——”打电话。

钱钧一把扣住她的手:“拉倒吧,你爸那点资金和善心留着自己养老吧。”

沈雪闻言非常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她现在看似在家里‘呼风唤雨’的地位,都是钱钧给的,当年为了一百二十万,她险些被扫地出门,如果没有钱钧背后的财力,她几乎可以预见她在沈家的未来,弟弟的继承权说不定都不会顺利拿下。

“你别伤心,我没有说你。”钱钧见她要哭,赶紧道:“不是公司的事,我刚才单顾着想尚尚、想父女、想着两个分手多年的人可能有什么误会,说不定还可以在一起,就嘴欠,跪请何先生过来——我靠!你说我是不是死定了!”

“何先生要来?!——这是好事呀?”沈雪完全不懂。

钱钧无语的看着她,有时候娶位‘傻’老婆也不是好事:“宝贝,你想想,万一两人撞上了呢!到时候——新仇?旧恨!”何先生什么人!预备甩了他的女人还不算,还遇到一位要跟其他男人结婚的!到时候何先生心里怎么想!

他不是找死什么!还把两个人往一块凑!当时怎么就把夏班长的现任给忘了!苍天呀!天要亡他呀!

大堂经理带着手下抬着一个个三个合抱的景观松出来。

铺红毯的!

训斥礼仪小姐一会规矩的。

紧张的吆喝条幅挂偏了的,都在为一会何先生到来紧张的忙碌着:“钱少,马鞍放哪里?”

钱钧现在只想死:“随便!随便!”马屁没拍好,是会死人的。

“有……有那么严重……”

“你不是男人不懂男人的自尊!MD夏班长现任男朋友什么来头!弄死算了!”

沈雪丝毫不觉得未来老公的话有什么不对!如果可以选择当然是死别人不死老公:“好像是医生,上次见过一面,其他的没有细问,回头我帮你问问。”

傻丫头哪里用你问,查他老底不更详细:“你先进去,跟他们说我没事。”

“真的没事?”

“能有什么事!”钱钧壮志扼腕道:“我在这里堵着何先生——直接请楼上去!我不信,何先生经过的地方云西敢在我叮嘱清场后还让其他人冒出来!”然后又‘哭’道:“你说何先生为什么在我脑子不正常时给我打电话说他不来了,我又为什么嘴欠非要请,我当时哪来的自信!”

沈雪张张嘴,突然又收住,快速改口道:“不是还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没事的!”

钱钧闻言,愣了一下,瞬间抱住沈雪亲了一口!“我怎么把这事忘了!”皇上的马屁和太子的马屁有什么不同,不都是拍!不管他送出的百分之三十,何太女喜不喜欢那都是何太女的!就算何太女放着不用,别人还能给整没了!还敢把钱氏弄垮!

想到这一点,钱钧心情瞬间又好了。

沈雪小心翼翼的开口:“你把自己的股份送出去了,那你——”

钱钧无所谓的道:“我爷爷那不是还有四十,先凑合着用,不行了跟我爸我叔再借点,进去招待客人,这里有我!”

“那你小心点。”

“放心放心!”

钱钧目送沈雪进去后,顿时整整一闪,准备迎战他自己酿下的恶果!

不过,夏班长的男朋友,是该好好注意注意!

------题外话------

温馨小提示:情节粉要养文哦,乖。要相信本鸟短期内不会奋起、不会就见面、不会成全大家!(捂眼睛)所有留言区跟我说,墨迹弃文的亲,嘻嘻,请注意衡量本鸟的羽毛厚度,堪比长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