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丢了格调/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何先生从霞光山庄到这里需要两个半小时,钱钧认真的计算着,那时候夏班长应该用完了饭与沈雪去了半山的温泉山,不会撞上。

何先生从霞光山庄到这里需要两个半小时,钱钧再次认真的计算着,那时候夏班长没有吃完饭,正好被何先生碰见,但没有提夏班长的现任男朋友?完美!

孔彤彤就是个嘴不靠谱的,难怪当初被甩!

再次假设。

何先生从霞光山庄到这里需要两个半小时,那时候……

“何先生的车到中元路了,所有人待命,准备接人——”领班经理拿着无线电带着人快速在门口集合。

“第三小组注意!清理何先生经过路线上所有闲杂人等!”

“第三小组收到!”

钱钧要死的看看周围突然整装待命的人,再看看仅仅过了一个小时候的腕表,有种要死的‘赶脚儿’。

夏班长呢!夏班长在哪里!钱钧拔腿想回包房!不行,不行!他得堵何先生!但夏班长万一出来了碰上了怎么办!他还是要会包房!不行!不行——

钱钧急的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旁边的通话机里一次次的报备着何先生越来越近的距离!

“最后一次确认!车队已经抵达云西路——”

钱钧撞墙的心都有了,最后一点隐隐的‘期待’落空,他就说了一句夏班长一伙人都在,何先生早到一个半小时候,他怎么好自欺欺人,人家是为了发挥‘同学爱’。

见还是不让何先生见!

见了!他死!

不见!他还得死!

到底怎么死——

“钱总!钱总!?你做什么呢!?何先生快到了,赶紧去门口呀——”

“就——就来——”

李兴华啃着苹果出来,见大厅里人晃晃的,如果不是他刚才跟着钱钧进来现在又出示了自己的邀请函,竟然要自己待在原位,不准乱走:“钱钧,怎么了?谁要来。”

“兄弟,明年的今天给哥多烧点纸。”

“好说,你家别墅过户一套给我。干嘛!无精打采的!”

钱钧耸拉着肩,更无精打采了,有气无力的问:“夏班长呢——”

“夏班长走了!”

“什么!”

“早走了,半个小时前。”然后脸色颇为诡异的凑近钱钧低声道:“太女跟人打架,班长急匆匆的走了。”然后啧啧有声,颇有惋惜的继续:“打架?她竟然打架,你没见,班长的脸当时就绿了,你说有没有意……”思……“呵——呵呵——我是说,谁那么不长眼!那么该打——”

“我看你是找打——”走了就好,走了就好!编什么理由?公司有急事叫走了?夏班长没脸面对您?夏班长去处理女儿的事了?那句都很找死——

钱钧突然觉得何先生遇不见夏班长他好像会死的更惨。

电梯门打开,第六组负责人急忙向钱总奔去:“钱总,您请的607的客人听说何先生到了,也要出来接人,但六楼有您为何先生安排的套房,我们放行吗?”

“都他妈给我在里面待着!”

……

突然门口一阵骚动,两辆陆地巡航舰的存在已经停在门口,巡航舰的车门打开,继而一片鸦雀无声。

司机下车,欲给何先生打开车门,但他的手还没有碰到门锁,车门已经打开。

李司机镇定的站在一旁,恭迎先生。

何安下车,像往常一样,上身简单的黑色格子商务休闲夹克外套,下身同色西装裤,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刀削若峰的侧脸,寒霜赛雪的神色,当他的脚踩在红毯上的一刻,仿佛寸寸起寒,静谧了周围的一切。

钱钧张张嘴,继而顶着巨大的压力上前,有些后悔为什么不让别人出来迎,替他分担分担压力:“何先生,您好,何先生您真的来了,小弟三生有幸,感谢您赏光,您辛苦了,这点小事能惊动何先生实在是我的荣幸。”

何木安的目光似乎穿透他又似乎没有,声音缓慢平静:“都是同学,没什么。”

“何先生这边请,这边请——”

何木安没动。

钱钧一阵尴尬,心想莫非何先生什么面子都不给,直奔她来的,不应该呀?以前也没见他采取过什么举动,没道理现在就……是不是没听见:“何先生,这边请——我给您准备了雅间,还有几位不错的朋友,峰龙他们都在,都想跟您喝一杯呢……”

何木安闻言看向他,嘴角故意的一动。

钱钧瞬间道:“不如先去看看内人,沈雪他们在四楼——”

此时孔彤彤正在门口不高兴的嘀咕:“为什么不能出去,我们是客人,客人你懂不懂,你这是软禁,我们可以告你的,子玉你说是不是。”

“朱子玉点头!快点让开,尿急!”

“憋死了你负责吗!沈雪!你过来说说,看你老公选的什么地方,他是不是娶了你这么一个大美女不够,还要拉我们给你陪衬当伴娘吗,不让我们走。”

沈雪尴尬的走过来,大概已经猜到,某个人来了,小声陪着不是:“可能外面有什么事,一会就好了,咱们再坐坐,一会再走。”子玉不是去厕所,因为房间里有,她们是打算这时候离开,本来她想揽一下的,晚了一步,她们就跟服务员对上了。

王峰龙也开口道:“新巧回来!早一会晚一会走有什么,非在门口跟人争!等一会又不耽误时间。”

孔彤彤本来是不想争了,就是逗着服务员闲聊几句,沈雪开口了,就算了,但听王峰龙说话,孔彤怎么就觉得那么不自在呢:“王大经理,请问新巧姐争什么了?我距离新巧姐这么近怎么自始至终都没有听到新巧姐说话,还是王大经理天赋异禀,就听到新巧姐说话了。”

王峰龙闻言有些不高兴:“我又没有说你。”

张新巧拉住欲说话的彤彤,回头诡异的一笑:“可你为什么说我,我也没有听到我开口,这位小妹妹,你听到了吗。”

“你——”

孔彤彤对王峰龙翻个白眼:“看到没有,人家‘群众’都听不见,就你耳朵长!坐会就坐会,正好近距离欣赏别人的天赋异禀。”

“抱歉,众位可以离开了,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还请见谅。”

沈雪赶紧开口:“再坐会吧,反正也没事,我们还定了温泉之行,就这么放过我呀。”

“真有事,你别提温泉了,我的心都在滴血。”

“我也在滴。”

沈雪忍不住笑了:“滴还走。”

“没办法,我们的老板不是老公。”

“还说,赶紧走吧!”

孔彤彤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刚走到门口,正好看到从电梯上下来的何安、钱钧一行。

站在门口的人一般僵硬了脚步。

孔彤彤见状利落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朱子玉故作认真的翻着装满纸的小包,看不到某个空气般的人。

钱钧见状,顿时一拍手,大力笑道:“孔彤,你这是干嘛,走呀还是去温泉,夏班长呢!怎么没见班长!”装不知道!

李兴华在他背后睁大眼,但想到一旁的人,又立即耸拉下耳朵。

“走了!你没见。”切,牛签到圣都还是牛,鼻孔都拽到天上了,还来做什么!

“没见到,可惜了……要不再坐坐,你看难得何先生也来了……”

何木安在听到夏渺渺走了时,无形中紧绷的神经仿佛顿时溃散下来,又一瞬间目光找不到焦距,不知道这一刻的松懈是落空后的茫然多一点,还是庆幸未知的结果没有结果多一些。

孔彤彤看他一眼,结结实实的哼一声:“不了,有些人可不那么欢迎我们!免得看着我们吃不下饭!走了——”

朱子玉赶紧盖上没值钱东西的包,挺直消瘦有力的背脊,趾高气昂的从某人身边路过:“再见。”

张新巧不怎么真诚的笑笑,算是对某人打过招呼离开。

孔彤彤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声音不高不低的喷了句:“德行!有两臭钱还请个保镖!要是趁亿,岂不是地球都放不下你了!”

叮——电梯门关上——

周围的温度瞬间降到极致!整个四楼走廊安静的可怕。

钱钧恨不得没有请过她。

李兴华极力让自己耳鸣!

王念思、沈雪等人诺诺的在一旁低着头站着。

王峰龙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做。

最后还是钱钧呵呵呵的赔着笑,非常识相的开口:“我——送……何先生……出出去……”

何木安冰冷的声音想起:“不用了。”带着为数不多的人转身离开!

钱钧确定何先生离开走,一脚踹在旁边的墙上:“谁请孔彤过来的!简直他妈瘟神!”何先生带几个保镖关你娘的屁事!

沈雪闻言愧疚的垂下头。

王念思见状上前扶住她的胳膊,低声道:“钱钧不是故意的,别往心里去。”

“我……知道……就是替他着急……”

钱钧还想说什么,见沈雪如此,瞬间闭了嘴:“我就是嘴欠,等没人了你骂回来。”

沈雪瞬间破涕为笑。

王峰龙脸色也很难看:“孔彤素来不懂看人脸色!这下好了得罪了何先生——”

钱钧想说得罪不至于,就是在何先生要见一个‘闹心’的人时,先见了一个更‘闹心’的且出口不逊的有种有气无处撒的感觉而已。何先生跟她计较都是丢了格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