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华航囧事(三)/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照片也给我看看,哇!——你看她脖子里的项链多漂亮!我也好想要一条,衣服还是moroo的当季新款,家里一定很有钱吧。”

展示照片的女孩,趾高气昂的故意高声道:“能不有钱吗,地面安全管理部夏宇的妹妹,夏宇什么人你没听说,传闻他家里很有钱,江洪哲就是命好。”说着还故意扫了某人一眼。

不就是第一个飞吗!有什么了不起,现在男朋友还不是被人撬了墙角!或者……她根本就是第三者插足!小姑娘无不额度的想着!哼,自己选导师,选去呀!还不是跟着傅姐才有机会第一次就飞国际线,切!

刺耳的话传入林芸萱耳朵里,让她本就疲惫的脸色更加不好,但天生和善亲民的样子让她就算疲惫生气,表面看起来依旧那么温暖知心:“她们在说什么!”当着她的面说什么意思。

跟林芸萱要好的几位‘高品格’朋友,赶紧拉着她回休息室:“先回去,你飞了四天已经累了,一会还要去医务室做评估,别听她们乱说。”

“对,江洪哲根本没承认。”

“芸萱,你别急,她们就是嫉妒你,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乱说的。”

“我们有没有乱说大家心里清楚,何必自欺欺人。”

“谁自欺欺人了!芸萱我们走——”

“搭理她们都是给她们脸!有本事你们也飞,没有本事就承认自己技不如人!”

“你——”谁技不如人了,不就仗着有个好爹,耀武扬威。

“走了!别在这闹起来,不好收场!”

待她们离开后,站在林芸萱身后的一位女孩小声的开口:“可……可我见那天那个女的挽着江洪哲的手了,江洪哲都没有推开她。”

短发女孩闻言赶紧拍她一下:“闭嘴,就你话多。”她的眼睛大大的,非常精亮有神,一看便是很有主意的人。

本来就是吗。

傅庆儿一身湛蓝色空姐制服衬托出玲珑有致的身材,摇曳着云般的肆意步伐,提着行李从传送带前走过:“都站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回去,别挡了被人的路。芸萱,回去写份飞后的感受给我,如果对飞行过程中有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也可以提出来。”

林芸萱立即站定十分有礼貌的点点头:“知道了傅姐,承蒙傅姐照顾。”

傅庆儿笑笑,优雅的离开。

待傅庆儿走出很远,几位要好的小姐妹才敢闹开:“恭喜芸萱首飞成功。”

“对呀,好了不起啊,首飞呢,还是国际航线。”

“嫉妒死她们。”

“就是,也许她们职业生涯的一辈子都没有机会飞国际线呢,芸萱第一次就这么好命,还不郁闷死她们。”

林芸萱闻言,却没有漏出笑容,想到这次飞行的不如意,脸色有些发青,刚才傅姐说让她写感想是给她颜面,其实检讨也不为过。

短发的明夏敏感的察觉到她的情绪:“怎么了?芸萱,是不是太累了?”

“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江洪哲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他肯定是向着你呢?别胡思乱想!”

明夏瞪过去:“哪壶不开提哪壶!”

林芸萱还真没想把江洪哲的事放在眼里,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还不知道吗!若是以前,她看都不会看夏小鱼,当她是屁放了都是给她面子。

但她现在心情不好,第一次飞就给机长留下这样的印象,短期内她想再飞国际航线根本不可能。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乱说,再让那些唯恐她好了的人看了笑话,现在夏小鱼又闹出这一出,真是够烦人的。

“没事,走吧。”

林芸萱范的错误并不大,但倒霉就倒霉在被客人投诉了。

她本来端着杯果汁跟机上一位突然冲出来的小朋友撞在一起,洒了自己一身咖啡,她想了想觉得没什么,虽说是空乘但不就是服务别人的,她当时还很好的线安抚了受惊的小朋友,面带微笑的把小朋友送回妈妈身边,客气的道了歉。

然后才去清理自己,这对从小备受宠爱的她来说可是破天荒的事情。只是清理衣物的时间内,没有送到咖啡和果汁,紧紧三分钟的时间,她接手的头等舱客人便因没有糖分的摄入,不能安抚初次飞行的情绪,开始不舒服,甚至发生了痉挛,若不是傅姐不放心新人一直在巡视,那位客人可能就……

林芸萱觉得自己简直倒霉催的,第一次飞就遇到这种事,而且对方根本没病没痛纯碎就是心理作用才引发的心里暗示性病痛,她简直不能再倒霉了。

客人转好的更快,三分钟都不到就正常的‘活蹦乱跳’了,甚至在她进门的一刻,刚刚‘暴躁’的打完投诉电话!

就差那么一点点,若是她早到一步,自己说起父亲,对方根本不会投诉她,谁知道就那么寸,什么倒霉的事都碰上了。

她再出现时,做什么都为时已晚,就算知道她是谁,投诉已经送出去,再想纠正也于事无补。

她第一次飞行,就险些酿成可怕后果的投诉尘埃落定,成为她未来职业生涯中永远不能磨灭的污点。

林芸萱现在想想,都想把那该死的夫妻扔下飞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就是做个头等舱,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还能吓成那个样子,活该只是暴发户!

林芸萱烦躁的打开更衣橱的门。

训练完换好了便服的同事见状关上橱门,不咸不淡的开口:“芸萱飞回来了,辛苦了。”后面还跟着这么多小尾巴,小小年纪真当自己是亮的星了,说完别有深意的看她一眼,含笑的走开。

“真羡慕,恭喜首飞成功。”她们都是没有资格‘接机’的外围成员,跟着前一位姐妹离开。

“就是她,你觉得她漂亮还是那天机场的女孩漂亮。”

“两人各有不同、韵味不同,不好说。”到底年纪大,说话更老辣。

“小点声,别让她听见了。”

“怕什么,所有人都在说,难道你我不说她就不会知道了,我是不想她糊里糊涂当了第三者。”

“也许抢来的才是最好的呢,从那么漂亮的女的手里抢过来,不是更能证明自己有魅力。”

两人笑的绵里藏刀,句句狠毒。

“谁知道,有钱人的世界,咱们不懂。”两人说说笑笑的走远,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逐渐消失。

“林姐……您别……”

“没关系。”林芸萱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换好衣服,仿佛根本不受那些流言蜚语的影响:“我先走了。”淡然的转身踩着自信的脚步离开。一个夏小鱼而已!也值得这些人拿出来做文章,就不怕打了她们的脸!

明夏看着林芸萱走后,由衷的感慨:“芸萱好有气度,不愧是林家的长孙女。”

“恩,那些人说话那么难听,她都没什么反应,好有气场。”

文文小声的开口道:“也许江洪哲说的是真的,所以芸萱姐才不在意呀。”

“或许吧,毕竟总有些人看不得芸萱好,想从中作梗,难道家世好就是错、有钱人天生就是坏人,度量狭小,丢人现眼!”

林芸萱回到宿舍,气恼的把行礼扔在地上,憋着气坐在宿舍的沙发上,平日和善温柔的小脸,此刻写满委屈。

从小到大一路顺风顺水的林芸萱还是第一次栽这么大的跟头,多少人等着看她的笑话,现在好了现成的把柄让人逮住了,还是在她最在乎的事上。

这可是她第一份工作,第一次试飞,黄叔叔跟父亲又是好朋友,那个暴发户竟然让她在如此重要的机会中丢了这么大的人,让父亲的好友怎么看她、怎么看父亲,她给家里丢了多大的人!

第一记过,第一次摔跤,她以后一年别想进头等舱。

林芸萱气恼的踢了一脚行李箱,还有夏小鱼那个‘芝麻绿豆’的小人物,也敢来华航挑衅,简直不知所谓!她自己什么位置自己不知道吗!

林芸萱深吸口气,先把那‘只’蝼蚁放在一边对付夏小鱼根本不用费脑子,当务之急是让母亲压下这件事,不能让那些‘好事者’知道,顺便教训教训那对暴发户!让他们以后少揣着两钱,就以为自己是爷。

林芸萱拿起手机,委屈的给母亲打电话,她若不让对方好看,她就不是林芸萱!如果她不是报出自己父母的身份,他们是不是还想把水杯扔在自己脸上!

想到那些,她就想哭。

……

翌日,飞机上投诉的乘客,唯唯诺诺的找到林芸萱实习的部门,当时林芸萱正在跟对一起做拉展训练,正是中场休息的时间。

两位四十岁上下珠光宝气的夫妻来到训练室,当着所有的同事,低头哈腰的向小姑娘道歉,并夸小姑娘有爱心,不该让现在的年轻人做了好事(送小朋友回座位),还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我就是身体弱,怪不到林小姐身上,不该盲目的投诉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对,是我们冤枉了好人。”

一定要撤销对林芸萱的投诉,并真诚的向林芸萱的行为提出赞美,丝毫不提自己当时险些死过去。

周围不明所以的同届生,纳闷开始窃窃私语:“怎么回事?林芸萱被投诉了吗?”

“为什么?没听说啊?也没听同飞的人提起。”

“是不是搞错了?认错了人?”

“对呀?”

“不好说,她跟傅老师飞的国际航线,又是头等舱,头等舱的前辈们口风都很严的,当然无法听说,看这架势,一定有事情,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投诉耶,应该很严重吧!”

“那现在为什么来道歉?”

“就是,为什么道歉。”什么时候飞机上的客人这么客气了,还亲自来认错?

林芸萱恨死这对夫妻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谁让她们来道歉的!简直——简直——

林芸萱险些被气的吐血,还要强撑着脸上的笑容,做出诚惶诚恐的不明所以姿态,带着亲和力十足的面容,好脾气的和领导把人带到茶水间。

并表示自己也有不对,赶紧送两人走了。

两人似乎也看出他们又办了件更加得力不讨好的事,赶紧灰溜溜的跑了,跑了一半又折返回,他们也是被吓坏了,没有想到那么多:“小姑娘,您可要放过我们呀——”

滚!

当天下午,林芸萱飞的国际航线可能被头等舱乘客投诉的事不胫而走。

“她是不是在飞机上耍小姐脾气了!”

“嘻嘻,真有意思,真当自己是盘菜了。”

江洪哲听说后,放下手边的工作,去看望受了委屈娇滴滴的大小姐。

林芸萱本就气的半死,看到他更是觉得委屈,她这两天怎么就这么倒霉!一个扫把星夏小鱼还不够,这回又给那些人添了谈资,还嫌她不够丢人!

江洪哲含笑的坐在林芸萱对面,为她点了一杯加糖的咖啡:“看把我们芸萱都气成小包子了,真让人心疼。”

“你——”

“好了,多大的事。别管那些人怎么说,你就是你,优秀有才、不可取代的你,你精通三国外语,亲和力强,她们行吗,她们是嫉妒你。就算真发什么又怎么样,她们比你出挑吗,将来国际航班还不是你的,头等舱更少不了你,你说是不是。”

林芸萱闻言破涕为笑,娇嗔的瞪他一眼,郁闷了一天的心情被他哄好了一半,面上的自信得益于她的能力:“我当然知道,可就是心理下不去。”

“谁没有不如意的时候,就当磨砺了。”

“我来华航本来是让爸爸骄傲的,这下好了,被人看了笑话。”

“一次两次得失算什么,再说黄叔叔那么疼你,怎么会为这点小事责怪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那件事事出有因,你又是第一次飞,难免有不足的地方,黄叔叔他们都清楚,他们什么场面没见过,知道不怪你,公司不是也没有通报批评吗,放宽心。”

林芸萱心里不舒服的喝口咖啡:“我是放宽心了,就怕有些人揪着不放。”还有那个不时冒出来添堵的夏小鱼!都怪你,养了只哈巴狗,偏偏弄出藏獒的性子,还想咬人了,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