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华航囧事(五)/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宇瞬间抬起头,前程不能毁,他大姐攻他出来不是让他默默无闻的。

“你诸事不要太乐观,要学会争取,争取知道吗。我听说林家和咱们总裁有些拐弯的亲戚关系,两家关系也还行,如果她们计较起来,你就真完了,还是要用点心应对,别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

说着小心的四下看看,低着头装作认真吃饭的压低声音道:“她的事你听说了吧,我告诉你,就是上面压下来的,别看人家只是小小实习生,手段通天呢,她这次明显把闲气洒你们兄妹两身上了,你回去跟你大姐商量一下,看看是陪个不是,还是怎么,记住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可!这只是‘眼前亏’!?林芸萱要在这里工作一辈子,他就要处处避让。

傅庆儿何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确实是个问题,忍得了一时还能忍一世:“先回去问问你姐怎么说吧。”毕竟是别人家的事,而且夏宇对她没那种意思,她管的太多也不好。傅庆儿的映像中,夏家老大不是没心眼的人,应该能想到两双之策,华航的福利还是很好的,让夏宇为了林芸萱放弃这个工作机会,他绝对做不到。

夏宇想到要劳烦大姐便有些颓丧,他们已经长大了。

“食堂的饭一如既往的难吃,你竟然吃的下去。”

“习惯就好。”

……

可有些事情不是你退步,别人就放你一马。

“那些传言都是造谣,我们男神才不会出卖自己,绝对不会——”小姑娘从卫生间冲出来眼泪汪汪的,大有要为偶像血撕姐妹的架势。

“哎呀,你吓死我了,别激动,我就是说说,也许不是真的。”

“什么不是真的,证据都出来了,他妹妹品行不正攀着江大使家的公子不放,她哥哥能是什么好人。他身边那些值钱的东西说不定就是谄媚束大少得来的,那手表,小二十万吧,皮带、电脑、访旧的跟贵、更别提他的几件衣服,人家不常换不怎么了,哪件不是顶级品牌,谁不知道束大少在圈子里荤素不急、男女均可,现任还是个男戏子,那身段那挑杆魅的能滴出水来,我看夏宇长的就不错,他们两人又是一个寝室的,谁知道有什么不正当关系。”

“你胡说!你——”小姑娘都要急哭了,夏前辈怎么会是那种人!哪怕他们家真的没钱,真的不是什么富二代,也绝对不是为了身外物出卖尊严的人!

“你说不是就不是,我劝你醒醒,别什么人都往偶像的高度推。”

“你——你——”

事情向着另一种诡异的渠道发展:不再局限于夏宇是不是富二代?他妹妹跟江洪哲到底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林芸萱有没有介入两人之间的感情?

而是夏宇人品是不是有问题,他靠什么上的位;大学期间是不是受到束大少的庇护,是不是把自己委身给了束少爷四年;现在跟空乘部的大姐大傅姐纠缠不清,是不是为了工作顺遂两人也有不正当的交易!

这话若是传入束松璟耳朵里,他恐怕要吐血三升,当年初入大学,被夏宇漫不经心的气场所摄,没少在夏宇面前伏低做小、谨慎试探,后来知道自己闹了乌龙,鄙视了自己一段时间,可想想不明所以的夏宇,他只得叹口气,认了这段友谊,但后来相处久了,觉得他人品不错,两人反而成了真正的朋友,也心甘情愿的帮他挡了不少未传入他耳朵的流言蜚语。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且越说越过分,就差指着夏宇的鼻子骂他是出来卖的,这么恶劣的评价,上面的人多多少少的也有所耳闻。

本就知道夏宇家世一般的老上峰冯总,面对下面胡噙八说的话嗤之以鼻。夏宇能留下来,傅庆儿和上面的某个领导的确都说话了,但不是死保,只是问道了,表扬了几句,哪有他们说的那么玄乎。

再说了,他管人是谁介绍的,人老实、肯干活、工作很有效率就行了。

同事们之间就功力的多了,本就觉得夏宇不合群,又清高,现在被爆出这种事来,更是私下里议论纷纷。

“就觉得他性格古怪、行为闷骚,原来是这种人。”

“卖屁股是什么感觉?原来男人也能卖!”

“羡慕!?你也卖!哈哈。”

“别跟女人似的多事,该干什么干什么,还卖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卖的出去那是人家本事!”

“杨劲你说话够损呀!不过,有道理!没什么乱七八糟的病就行!现在你们年轻人什么不敢卖!”

“一个穷小子想上位也不容易,你们嘴里都积点德,又不偷不抢,关咱们什么事!”

“我们知道,就是一家子都这样,够不要脸。”

“诶,说起来,他妹妹真漂亮,你们见过吧,那样子,真是……骚到人心里……不知道多少钱可以上一次。”说话的人发出不堪的笑声。

“你这么一说我认同,真是够味,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故作高压的气质,果然现在女表都喜欢立牌坊,卖的都说自己是大学生,要不是这件事爆出来,真看不出来她是那种人,长的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想不到那么荡……真想被她荡一次,做鬼也值了!”

“你省了吧,看那一身装扮下来,就知道被江洪哲那臭小子荡过很多会了。”

接下来就是不三不四、不入流的话,在一群男人中变得不可入耳,好像已经可以随意脱掉夏小鱼的衣物,任其玩弄。

几个人正说的高兴,夏宇拿着两个包进来。

办公室顿时鸦雀无声。

李曾讯瞬间尴尬的坐回位置上,不好意思看好友一眼,实在是刚才这些人说的太难听:“怎么……拿两个包……”

“失物招领,一会送过去。”

“哦。”

有李曾讯这样‘良心未泯’的,就有那不三不四的、等不及的,立即凑上来搭上夏宇的肩,笑的猥琐又别有深意:“问你个事。”

夏宇回头。

“你妹妹电话多少?”那妞,不弄一次,亏了,哥是可怜你们家,照顾你们家生意:“你告诉我,我今晚安排你和严副总值班。”说着用手肘撞撞夏宇,仿佛给了他多大的福利。

可不是福利吗。严副总那也是青年才俊不可多得的人才,多少姑娘盯着。

夏宇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顿时警觉起来,他跟同事关系一般,平日吃个饭,交流交流工作,都是很普通的接触,完全没有熟悉到要自己妹妹手机号的地步:“有事?”

废话,上,算不算事,笑的好不欢畅:“有。”

“不知道。”然后带着包离开。

待人走后,猛然一甩手:“靠!什么玩意!”

夏宇刚把东西与机场大厅服务部交接完毕,准备离开,有安保部的老同事凑上来问揽着夏宇的肩送到一旁,小声问:“小夏,你妹妹电话多少?”

一次如此,夏宇也许不会多想,但两三次还是如此夏宇不可能不心生警觉:“不知道……”若有所思的走开。

“怎么这么快,拿到了吗?”

“呸!不就是标价卖的,至于装的多高不攀一样,看不起咱们同样搞地勤的,端的那么像样!”

另一个人语气颇为酸涩的道:“人家不给咱们牵桥搭线情有可原,咱们一个月才多点,哪有那些大款富豪有钱,夏宇会替他妹妹看上你才奇怪。”

“就他妹妹那名声还好意思挑人!”华航的保安说出去也是正经职位!他比那对道貌岸然的兄妹干净多了,还好意思看不起他们!

我呸!

因为得不到想要的结果,同事们之间话的越来越难听,看向夏宇的眼神越来越鄙视。

“什么东西!”

“低调的大家族,不就是一个娼女支!”

尤其见他换了一身菲蔓当年经典款休闲服,还一副理所当然让的说自己家里条件一般时,觉得此人虚伪透了,简直要骂死他!

夏宇何其冤枉,他身上只有三种衣服,大姐买的,他上大学之初那个人买的,还有她姐拿的那个人剩的。他也是有傲骨的人,又是旧衣服,他平时能不穿就不穿,只是质量他看着都不错,扔了又可惜,所以不回家时或者替换不过来,会拿来穿。

在他心里这样隐晦的窘迫事,在别人看来就是装模作样。

“玩意儿!”吃午饭回来就能换一套,卖屁股换来的钱还拿出来显!

李曾讯也很想跟风诋毁夏宇几句,看每次看到他,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心里瘆得慌,觉得他还真他妈有那些小女生口中风度怡然、洒逸缥缈的野风。

他估计这也是没人真当着夏宇的面撕破脸的原因,毕竟都摸不准是不是真的,他那个妹妹也只来过一次,谁也没从他手里要到过号码、吃到过肉。估计只要有人成功过后,以夏宇这张脸摆的清高姿态,以后就能踩到泥里、玩弄到死!

“夏——宇——呵呵,今晚你的夜班?”李曾讯最终小人的没有问出心里贼惦记的电话号码!妈的!他妹妹真够味!别让老子逮到机会。

“恩。”

“跟老丁,你忍着点,呵呵!”李曾讯说完觉得自己怂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