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华航囧事(十一)/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你们威胁人呢吧!”说着拿出烟要给众位点上,心里却想着,也不怕抬出的人太高压死你们!

猴子一把挥开烟:“谁他妈威胁你!你算老几!夏小鱼你他娘的都不知道是谁就滚过来!想玩死我们呀!呸!差点因为你个龟孙老子他妈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司机小弟看着对方气急败坏的样子,神色渐渐有些郑重:“你是说——”

“说你他娘的米米!老子半夜不睡觉过来逗你玩么!”

司机小弟闻言顿时有些错愕,真的?:“我真不知道……但,我查过明明……”

“骗你有钱拿呀!老子以为来了什么了不起的势力要断了六老爷子的路,这几天就他妈把你孙子当国际恐怖头目‘尊敬’了!你现在他娘的告诉老子你连跟的是谁都不知道!”

司机小弟真蒙了:“我真不知道,我也是听大哥——”

“大什么大!辰子如果没有一个好理由给我解释,他妈的没完!”马刀疤说完,带着人钻入旁边的轿车,扬长而去。

草!亏他今晚专门弄了一个杆子,抱着吃屎的勇气过来,结果他妈连个屁都不是!要是让下面的兄弟知道他为这么一个货色亲自出马还不笑死!

司机小弟茫然望着离去的人,心底的欲望都被冻僵了,只余寒风中瑟瑟凌乱的余温:六老爷子?!六老爷子……

他妈的他们竟然动到六老爷子头上了,谁奶奶的要借六老爷子的手干掉他们!

司机小弟现在哪还有刚才的猥琐,想到六老爷子动手时心狠手辣的手段,别说自己,就是自家大哥都不够人家废的,到时候别他妈绑别人了,自己先在河里躺尸!

小弟想到那种可能,恨死委托人了!赶紧回到车上,给自家老大打电话。

“真的!我都吓死了!人家说了动人可以,从他们刀尖上踩过去!”

“恩,马哥亲自——”

“是,刚走。”

“——听口气一点也不像开玩笑!”

辰子挂了电话,立即打给城北的马刀疤,六老爷子就是这一行的标杆,手里有的玩命东西他们这辈子恐怕都没机会见全,他怎么能不确定一下。

“马哥,是我。”那个夏小鱼他跟了一段时间,背景更是翻了个底朝天,充其量有位娶了温氏千金的邻居大哥。但除了逢年过节走动,平时不怎么来往,怎么就冒出六老爷子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他这几天盯梢的举动无意是找死!辰子想到自己无意中,竟然在‘河边’走了这么久,不禁觉得背脊发凉。

所以电话通了的一刻,也不拘辈分大小便直接叫了马哥:“您看,我真不知道,别跟小弟一般见识!让您受累了。”

马刀疤坐在车上,一点也不意外对方打来的速度:“话我已经说给你了,自己掂量着点别着了别人的道。”

辰哥的心有些下沉,老马没必要在这件事忽悠他:“只是不知马哥的消息……”

老马很爽快:“五六年前,因为夏老三,我去六爷府上喝了一杯。”现在还没有忘记混着灰分柴油烛火睡觉的日子:“你也想去尝尝?”

辰子顿时变得恭敬:“不用,不用,谢谢马哥!小弟回头必有重谢!”

“重谢不必了,下次接活谨慎点。”

辰子挂了手机,神色凶狠的掐灭手里的烟,赶紧去收拾衣物!心里立即恨上了林芸萱!贱人!想害死老子!这样的烫手山芋落他手上!他还有什么活路!“买最近的飞机票,马上!”区区八十万就像买他们的命!

若不是他做事向来谨慎,他妈的就交待在这件事上了!不赶紧出去躲风头还能怎么办!

另一边,马刀疤想了想了问身边的人:“要不要把这件事报上去,毕竟咱们不知道谁想动夏老三,万一他们再派别的势力过来总有顾不过来的时候……”

“我也那么觉得,上次联系咱们的人号码还有吧,打过去说一下……”

“是。”

报上去是他的本分,六老爷子如果重视,是他办事有方;如果不重视,他也没有做错。

虽然无论他怎么看夏家老三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一家子都没有一个出彩的。可六府深刻的一夜,时刻提醒他当年的事不是一场梦!

“等等,回去后,你给猴子拿十万,这次算他立功。”

“是,马哥!”

……

仅仅一个小时,这件事如约报上来了,虽然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报上来,但‘她’曾经惊动过老爷子,那就应该有‘她’的价值,至于价值是什么,他们不必知道,往上报就多了。

所以这件事谁也没有怠慢,一道关卡连着一道关卡的报到了六老爷子手下第一人耳中。

六爷手下第一大将,狈狐有些懵,这人谁!?认识吗!要职政客?江湖杀手?财经第一人?好在他只是名字听着像黑社会,顶替的是已经死去的名将,他其实是‘文臣’,江客集团的副总,人称老狐狸家的小狐狸——狈狐,做事非常缜密仅此猛虎的实权人物。

在狈狐整理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资料后,终于想起这位夏小鱼是什么人了,六爷下令,他亲自执行保下的人。因为是他执行,现在上报到他这里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狈狐觉得六爷肯定不会记得当年还有这号人物,毕竟很多年的事了,他事后背着老爷子查过对方的背景,一般,想不出六爷当初为什么保她,但六爷的心思谁猜得到,万一很重要也说不准!

狈狐决定亲自回去报告一下,有用最好没用也没什么损失。

“老狈这么早就回来了,妞了没有。”猛虎冒着寒风穿着泳裤,肌肉在初晨的阳光下一鼓一鼓的。

“滚,叫名字,江湖气这么重,小心我告六爷那里!”

“靠!你个孙子!”

狈狐没有耽误,扔下混球,亲自去六爷书房郑重的把事情说了一遍,怕六爷想不起来,还隐约提起了当然的事。

本来开着落地窗脚边放了一排鸟笼懒洋洋的晒晨光的六爷眼睛猛然睁开,精神烁烁,他想起来!想起来了!?当年这件事是何木安托给他的,何木安呀!

六老爷子破天荒的从太师椅上起来,转着手里的两个官帽,背着门口,开始深思。

何木安开口的事可不多!能让何木安开口的也必定是重要的人!以当时的时间推断,恐怕跟他当年那位昙花一现的女朋友有点关系。

何木安这些年来颇有看破红尘的意思,越来越深居简出,就连他们这些老家伙想见他一面也不容易,手段也越来越不讲情面,让他们的日子也不如前些年好过。

前几天送上去的策划案,可是连他的边都没有沾上。

可,这么一位可能是‘过气’的女朋友的妹妹恐怕也不管用,因为当年的女人对他能有几分影响,谁也不确定,或许根本就什么影响都没有,早忘到脑后去了?

他就是提起,何木安恐怕都想不起对方的样子了吧。

六爷若有所思的转动的手里的东西,可若是记得呢?江客未来十年完全不用操心了!

六爷还来不及高兴,兴致盎然的精神又萎靡下去,以何木安最近的做派,可不像是能儿女情长的样子。

六老爷子又有些头疼了,他最近有件急案需要禾木出资,但在商言商,他也知道风险系数很大,禾木不会轻易敲定,可除了禾木这种庞然大物又没人敢吞风险这么高的风投。

听说,禾木第一轮评估就刷下了他们江客的资料,而已就是正规渠道上他们一点可能都没有了。

私下呢……

六爷一身灰绿的锦缎对襟唐装,背影越来越直,手里的官帽转的越来越快,心思已动了不下百个,要不要以此为契机把他约出来坐坐……

就算何老弟不记得了,总是曾经保过的人,当笑话讲讲,也能乐呵一下不是吗;万一要是记得……

六老太爷想到那种可能竟浑身颤动、血液上涌、眼睛发红,激动的想扒了这身皮凉快凉快——

但,他更觉得这种几率微乎其微,唉。人越老越爱胡思乱想走捷径了。

猛虎站在草地上看着自家六爷像戏子一样变化的脸,不爱多嘴的他都忍不住多嘴一步:“六爷,抽了?”

六老太爷拄着拐杖要敲过去!想到隔着落地窗又停了手:“老二,把这不孝的东西他给我抓过来!”

狈狐嘿嘿一笑:“是,六爷。”

六老太爷=叹口气,难得他还有忐忑的心,比当年压上全部身家豪赌还刺激还是赶紧办了吧,免得想来想去,兴奋的脑淤血却一事无成才让人笑话。

……

六老太爷的面子何木安还是给的。

虽然江客集团跟禾木集团最近有合作的意向,但在商言商,何木安相信六老爷子不是强人所难的人。

何盛国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妻子的背叛,见儿子猛然起身,顿时变的紧张:“你去哪里?木安,你不能放着你妈的事不管呀,她要是真跟那个男人跑了我们这个家就散了,到时候你就没有妈了,木安,你不能走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