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华航囧事(十三)/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这件事最好的机会,不那么刻意,又显得足够有分量让她无法拒绝的出现,就算她心里还有对他的不满,这件事也足以让她压下脾气对他虚伪的客气。

孔彤前些天的话,可不是友善的表现。

何木安深吸一口气,已然打起精神,又是禾木集团当家男主人的做派,他拿出手机,拨了一组号码,语气清冷:“夏渺渺的手机号给我发过来。”第二个字第三个字反复在口齿间咀嚼,神色凛然,高高在上。

王峰龙一愣,急忙道:“您稍等,两分钟后我给您发过去。”直接打给张新巧。

张新巧不接,无论是手机还是单位的座机,看到来电显示后都不接。

王峰龙皱着眉赶紧打给钱钧。

钱钧二话不说奉上,手机号是他从令小姐那哄来的,至于他为什么不找何先生直接谈令小姐,很显然他们不具备在何先生面前说八卦的地位,说的多只会让以后相处尴尬,他能做的就是等,等何安找到令小姐。

钱钧兴奋的耶了一声,不枉他他最近两地飞,他的投资马上就要有汇报了!

何木安不会让人查她,私下里接触她的生活只会激起她逆反的心理,他没道理在自己握着这么好的牌的时候,打出最烂的结果。

何木安神色渐渐有些跃跃欲试的猎狩锐气,还有掩饰不住的急切和微微的小动作失态,但这些迫切掩盖在行驶中的盒子里,完美的禁锢在自己的空间,不让他人窥见。

……

马刀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他就不报任何希望的做了这么一件事,竟然收了六爷送来的豪礼,真的是豪礼。

一些市面上绝对不会流通的真货,甚至还有最新型暴力杆子,他他妈这辈子都不知道这玩意还有这么豪华霸气型的,冲锋陷阵时,说不定,一个人就能放倒一个帮派。

电话来的更快:“马哥辛苦了,马哥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向六爷提。”

小马哥一扫嚣张蛮横,陪着谨慎的笑容:“能为六爷效劳是小弟的荣幸,只要六爷有事交代,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真他妈的发财了,以后谁还敢说他马家系是不入流的小虾米,有了这些东西,这笔财富,还有隔壁一条街的火铺,他干掉弥月不在话下!

不过他好像没理由干掉弥月,当年弥月也是帮他说话了!干掉别人也一样!

马刀疤保下了一个女人,被六爷大家犒赏的事不仅而走,犹如鲤鱼跃龙门、麻雀变凤凰、小乞丐当上了太子般,被业界传的神乎其神沸沸扬扬,羡慕嫉妒恨的几乎能排成龙。

都想涌到夏三小姐这件事上,好讨一个脸熟。

他们这边弄的热热闹闹,华航内部更是沸沸扬扬。

夏宇是把手机拿回来了,但好事者丝毫不管那些,就想把人踩到底。

林芸萱一口咬定夏宇就是问题,他怎么可能没问题,那些风言风语甚至能追溯到夏宇上大一的时候,跟她林芸萱有什么关系。

可恶!夏小鱼的事怎么还没有消息!不想收钱了是不是!

“她横刀夺爱、第三者插足总是事实,霸者别人的男朋友装作是自己的够不要脸。”

“她凭什么让傅姐带她,傅姐不喜欢带新人谁不知道,就她特殊,就她天赋异禀,死皮赖脸让上面对傅姐施压,傅姐不得不收了她们这一批所谓的精英,结果怎么样,第一次飞就给傅姐添麻烦。”

“怪不得第三者当的理直气壮,专横惯了呗。”

林芸萱再好的脾气也受够了这些天身边人越来越肆无忌惮的口不择言,好似不管是谁,一夕间都伸长了脑袋等着看她的笑话。

她猛然推开厕所间的门:“他已经跟夏小鱼分手了,是夏小鱼不愿意承认!”夏宇!夏小鱼!你们等着!

夏小鱼前一天,也就是星期六,确实收到了江洪哲的分手电话。夏小鱼也在手机里哭的‘肝肠寸断’,坏心的连夜更新了一篇煽情的微博,诉说自己的感情崩溃的多么突然,自己的痛苦多么深入人心,自己的逼不得已多么黯然神伤,她伟大的爱情最终不敌权势的打压决定退出、成全。

夏宇听说时,恨不得踹死夏家老三,他都已经准备要为手机事件替妹妹向情绪不对的林芸萱道歉,结果她又火上浇油再来一次!

玩不够了是吧!不把人得罪死了不罢休是吧!蠢货!

夏宇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那些有飞天的鱼微博的好事者,不会像夏宇那样‘看得开’。对无权无势被玩弄了感情后一脚踢开的夏家灰姑娘充满了同情;对利用身份、仗着身家横刀夺爱的第三者,要进行各种难听的讨伐。

年纪轻些的同仇敌忾。

年纪大些的员工,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千金小姐、走后门的越来越嚣张跋扈!

林芸萱都要气哭了,夏小鱼算什么东西,她算什么洪哲的女朋友,此刻却让她步履维艰!就连他们正式分手,那些人也能联想到她的不仁不义,她对她做过什么,除了那一件事!她屑于知道夏小鱼是哪根葱!

结果她屡次作妖!那就别怪她出手不留余地!

林芸萱憋着气给她找到人打电话,只毁了她都是便宜她了!应该轮了她卖了她!

可她打过去那边竟然没有人接,气的她一把摔了手机,该死的‘拿钱消灾’!简直事事不如意,事事让她心烦!

她们实习就要结束了,任由这样的风言风语传下来,她以后怎么在华航做人,让黄叔叔怎么看她怎么看他们林家!

林芸萱擦擦眼泪,神色坚定,华航是她的梦想,她不能放弃,那就只有让碍眼的人滚蛋,看谁还敢废话!

说她专横跋扈!她就跋扈了!

林芸萱直接打给林父。

林父听说后比女儿还生气!他从小娇惯大的女人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如今就这么让被人欺负了!别说江洪哲跟女儿关系一直很好,从哪里冒出来的女朋友!就说那一连串的照片,敢说不是那个女孩有意为之,当真是心机深重,欺负她女儿不留余地!

林父亲本不用通过黄总,对付这么一个小人物还用的着惊动华航当家人,也太看得起他们了。

气急败坏的林爸爸直接给华航人事部的关经理打电话:“让他滚,扰乱员工秩序,人品操守不检点,风评很差,这样的员工你们怎么招进去的!必须走!”否则关家小儿子刚成立的小公司不用跟林氏合作了!

……

“凭什么!”夏宇的直接上司冯总不干了!仗着自己的资历跟对方杠上:“他工作勤奋、话不多,做事踏实,你说开就开!劳动法是摆设吗!”

那些风言风语他听说了,但又怎么样,别说夏宇不是那种人,就是夏宇在这件事中的表现,也说明这孩子心智成熟,心思坚定,这样的人任职安全管理部他很满意。

“那就任凭那些难听的话传下去!你看下面的人因为他都成什么样子了,成天传播一些小消息,严重影响了工作秩序。”

“不关小夏的事!是他们自己管不住自己嘴,要开也是开他们!”

“老冯!你少倚老卖老!你敢说那个夏宇没问题!”

“他有没有问题我不知道,但夏宇的工作绝对没问题!我认为开除这样一位员工是我们华航损失,我身为员工的直属上司我对他的去留有绝对发言权,我不同意!”夏宇的家庭他知道,如果没有这份工作,孩子的前途就毁了!

“必须开!他自己品行有亏!一分钱劳工赔偿也拿不到!”

“你——”

“都别吵!”分区总负责老熊出面总结,他昨天敢跟林父吃了饭,相谈甚欢:“夏宇的事和实习生的事我也听说了,找出几个为这事跳的欢的直接送回她们学校,华航是工作场合不是让她们传闲话的地方!至于那个夏宇,事情由他引起,他在学校时的确就存在争气,让他下基层去,如果不服气,可以直接走人!”

“老熊……”

“不必说了!”

当天,夏宇被调离了升职潜力一片大好的安全管理总部,下放到工作量繁重、二十四小时待命、没什么升职潜力的货检第一线。

老冯对这样的结果无能为力,他已经尽力了,只怪这孩子时运不济,得罪了人,临走不忘嘱咐他:“好好干,别为一时受挫气馁。”总算抱住了工作有一份温饱。

夏宇笑容苦涩,果然来了,不过还小是冲着他,死老三可以消停两天了:“我知道,谢谢冯经理,我会努力的。”

努力?!以后他会知道,不是努力就有收获的,下面的人如果也被‘关照’了的话,繁重的工作量距离他自己开口离开也不会远了。

老冯叹口气,到底是没背景的孩子,出了事就是被牺牲的马前卒。

夏宇被调出了华航办公大厅。

六位实习生哭着提前结束了实习生涯。

华航各个部门被勒令禁止散步风言风语,如果再有人可以抹黑、栽赃、制造是非,不管是谁,一律开除!

华航内部因为这次整风,顿时清净下来,江洪哲、林芸萱依旧独领实习界头名。

夏宇的工作十分繁重,地勤货物运输部的熊头可把扛包、擦地、运货的苦差事全塞给他一个人包了,剩下的苦工拿钱不干活休息去!

你不是能忍吗!各种行李箱、大挎包、重型运输品,自己托上飞机,出入货清点一人全包,美其名曰尽快熟悉工作环境,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熊头在磋磨新人。

林芸萱觉得一口气顺了很多。若是夏小鱼那边再有好消息就更好了,但电话打过去,永远关机!

那些人口口声声说信誉良好,为什么现在还联系不上,莫非拿着她的定金跑了!

林芸萱不是扔不起那些钱,但被人骗还是因为夏小鱼那个贱人,就是咽得下那口气,而且她还在微博上,天天卖弄她的悲情、玩弄她的风骚,夏宇那碍眼的人还没有离开!希望熊头那里过两天会有好消息!

江洪哲对没有挤走夏宇很不满!

总要想个办法,让他尽快滚蛋!

江洪哲请熊头吃饭的时候也没多说什么,就是提了提对方在这个位置上做了十几年一直没有升迁,是公司亏待了他,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话。

升职谁不想,他早已经在那个位置上做腻了,同期的老人哪个混的不比他好,他难道就不想

“江兄弟放心,咱们什么关系,我知道该怎么做。”

……

“两个行李箱都举不上去!快点!飞机还有半个小时候起飞!耽误了航班你负的起责任!”

“妈的!你不会少穿两件衣服会死!穿那么厚你能搬动石雕才怪!”

谁看不出是怎么回事,为了不被上司的冷风扫到,下意识的孤立了夏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