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华航囧事(十四)/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宇冷笑,工作就是他的命,只要不把他按死在工作岗位上,打死他都不会辞职。他不是生活在雨伞中的小康人,在温饱线上挣扎久了,码头扛包都是生活给予的一扇窗,何况只是累点,福利待遇都不错的华航。

只要不死,顶着流言蜚语,他都不会辞职!江洪哲那人渣,这样想着,他一个人把沉重的行礼装箱,运往机舱内部。

孤立?看不到方向?夏宇擦擦额头上的汗!管它去死!

夏宇心气不是不高,但他早已经学会接受,他是家里的男人,他不会像夏小鱼一样没事就在大姐面前撒娇卖痴满足她的私心;他也不能任性决定,留大姐一个人供应全家的开销,他的锐气早在他意识到他是一个男人时,就消耗完了。

他拿什么跟人家比,正因为知道比不过,多余的情绪只会闹的自己更难看,还不如认命。

也许,说不定某一天他自尊心爆棚、坚持不住了,真的会趁了某人的意离开华航。毕竟工作累他不担心,工资减少确实会要命的。

显然熊头会慢慢的发现怎么‘踩’他最痛。

“就是他……多多少少应该是人品有问题……”

“……别说了,最近公司管的严,去吃饭……”

周二,傅庆儿刚飞回来,步出机舱,听到这种情况后气的要死,寒暄扔在一边,制服都没脱,拖着行李去鸟不拉屎的货物区逮住夏宇,胸口的怒火腾腾往上冒,把他一拽:“你就乖乖的让位!那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夏宇把东西重新规整,语调平静:“要不然怎么样。”

傅庆儿气恼的环顾一圈周围:“其他人呢!怎么就你自己!这不符合规矩!”

规矩是头定的:“这趟机行礼不多,还剩最后一点,他们先散了,有我处理。”

“你处理!?出了问题你能担得起什么责任!?”傅庆儿四周看看,竟然真的一个人都没有,这已经不是货物部的事了!“你不向上反映。”

夏宇停下来:“反映了,但下面派人下来时,那些人会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全冒出来。”

这明显就是针对了,而且是上下一条心,就位了让他辞职,为了让他辞职不对付过多的补偿款连安全手册都扔一边了。

傅庆儿美丽的面容气的都没工夫妖娆了:“你现在这样是上赶着往上送把柄!”

情况已经这样了,他如果现在走了,才是要出大问题。

傅庆儿深吸一口气:“你等着!这件事我回去问问,看看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夏宇见状急忙上前拉住她:“你别,别因为我连累你,我这件事你清楚是有人要做我,别把自己陷进去。”

“放手。”

“真的姐,我很感激你,但我不想连累你。”

“跟你没有关系。松手。”

“姐——”

“你既然叫我姐就放手——”

夏宇看着她气急败坏的走开,心里有丝温暖一闪而过。

傅庆儿能做什么,华航是国际航空,他们典市分部充其量只是华航中层,总裁都不是坐镇的地方。如果不是禾木坐落在典市,华航甚至不会派一位大牌总经理过来。上面压下来的事,她到底人言轻微,上面想卖她面子的人,含沙射影的又想有其它交易。

傅庆儿气急败坏的把行礼扔到公寓墙上,返回公司找夏宇吃饭,除了自己气了一肚子火,也知道不会再有效果:“不就是什么外交官的儿子!以为自己是华航的太子!”

夏宇大口吃着傅姐请的刀削面,又夹了一筷子醋溜白菜,反过来安慰她:“别放在心上,说不定过些天,他就没心情对付我了。”

“你看他们现在像是会没心情的样子!”

“我老实点,装可怜几天。”让他出了气,慢慢就觉得没意思了。

“你姐怎么说。”

夏宇嘴里都是菜,恨不得把今天早上没吃的补过来:“我没说你也别说,免得我姐担心。”不吃女人东西的自尊心,他显然也没有。

傅庆儿恨铁不成钢的瞪他一眼,突然想到:“你不是有位同学是束氏的……”

夏宇的筷子顿了一下:“我们只是同学,同学之间谈工作不好。”

傅庆儿急了:“这有什么好不好的,如果他帮你说话你——”

“面都要糟了,姐,快点吃。”

傅庆儿见状奇怪的看向他,见他神色异样不想多谈,脑海里下意识的想到了那些流言,觉得夏宇离那位束氏少东远点也应该。

“吃吧,你肯定饿了,给。”夏宇给傅庆儿剥好筷子:“走一步算一步吧。”

傅庆儿恨不得戳开他的脑子:“就你想得开,不过……这件事不是没有专机……”

夏宇抬起头看着她。

傅庆儿压低声音道:“听说总裁明日飞抵典市,或许你可以……”

夏宇又低下头赶紧出面,总裁那个级别他不要想了,吃饱了干活要紧。

……

华航今日全体上下紧急待命,本就光洁如新的候机大厅,两天前又做了一次大保洁,所有工作人员要求精神焕发、微笑待客,就算是全家死光了,这两天也要笑出太阳的温度!

上面也不时下来检查下面的工作,力保所有的安全措施、服务措施不会出任何纰漏。

熊头也破天荒的停下了对夏宇的打压,一心迎接密集的检查。

“怎么了?哪位大人物要在我们这里转机?”

“没听说……但肯定是有人要来,没见黄总裁亲自下来了……这可不多见……”

“贵宾区才是‘重灾区’,听说所有一线优秀的员工全部二十四小时无休要拿出最好的状态……”

一天过去了,没有解除高危警戒。

二天过去了,高危依然拉紧,但下面的部门明显有些放松,熊头又把溜达夏宇提上日程,每天逗着玩,打发时间。

一线的气氛却非常紧张,傅庆儿这些天甚至没有多少机会去找夏宇,空乘部几乎是紧急待命,从里到外对即将飞最近国际航线的人员又培训了一次。

傅庆儿对这样的高压并不陌生,她飞行这么多年,这样的情况遇到过三次,每次接待的都是同一个人,这次应该也不例外。

平日那位先生出行非常低调,有时候他坐在飞机上了,上面才收到消息,能做的也就是飞机落地后,贵宾通道畅通无阻的让其快速通过。

这次恐怕是计划好的行程让黄总知道了,弄出这样的阵势。

傅庆儿反而觉得何先生并不看重这些,只要你不出错,他不会没事挑谁的毛病。

也不知道向来理智冷静的黄总裁怎么了,遇到何先生的事,就容易偏激,亏他曾经临危不乱的处理过华航最大的空难事件,怎么涉及何先生的时候,就有点狗腿的让人敬仰不起来。

傅庆儿尽管这样想,但心里对黄总的敬重只多不少,年近六十,五十多上还打过一次漂亮的翻身仗,让他的事业生涯无限期拉长,而那个人也当得起黄总裁这样阵势的接待。

看着林芸萱‘上蹿下跳’力争这次接待的动作。傅庆儿只觉得好笑,不过不得不说若真能因此见一次何先生她现在入跳梁小丑般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就看黄总会不会冒险让一个新人飞何先生的航线。

以傅庆儿对黄总裁风格的了解,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林芸萱充其量说服华航典市的ceo,做落地接待工作。

不过何先生的日程变幻不定,即便是黄总裁也不是每次预备下都能堵到人,失误的时候多了,傅庆儿做着百分百的准备,也做着功亏一篑的心里建设。

恐怕习惯了这个仗势的老员工都明白,她们准备的再好也不见得有机会真见到他来。

这不,都两天了,连个人影都没见到,恐怕黄总裁这次又要扑空了。

现在除了林芸萱代表的新人觉得何先生一定会来外,谁也不敢抱一百分希望。

就这样,平静又紧张的又过去了两天,老员工心里不禁为自就爱黄总再一次扑空默哀。

傅庆儿一时间非常同情自家老板,有这样一个不按理出牌的老大,想伺候一下真的很难。

年近七十的黄伟业等了四天,险些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他每年朝贡的机会不多,扑空一次的结果也许就得等下一年,谁知道下一年他还能不能坐稳现在的位置。他如今的余威靠的都是七年前处理事故的决断,当年,那一年也是先生把频临崩溃的他拉回来,虽然先生当时的语气十分不耐烦,黄瓜西红柿的吆喝声都夹杂其中。

何木安没什么好心情,背光的阴鸷身影坐进车中,手里依然把玩着四天没动的手机,夏渺渺不知道?

何木安的神色越来越冷,手里的动作越来越快,一次夏小鱼的伸手,不足以让她对过去释怀?!还是台阶递的不够宽。

施先生翻看的行程表,快速报备着未来两天的行程。

何木安心不在焉,最晚他等到回来后,实在不行,就和上次一样,他先低头吧。

唉,脾气倒是越来越大了。

“先生我们一个半小时后到机场……”

……

“快点!都快点!”

“夏宇,这一堆都是你的!货品是半人高的水晶雕塑,你注意轻拿轻放!如果损毁,公司会让你照价赔偿!”

赔偿?你个孙子!

“快点!飞机关舱还有五十分钟!夏宇你没吃饭是不是!多拿一个!”

“夏宇,一次搬一箱,摔了你负责吗!”

“夏宇,你这速度是想误机是不是!有情绪不想干就滚蛋!别耽误时间!”

Md!

夏宇在春寒料峭的晚上,累出了炎炎夏日的风姿,就这样熊头也是从头骂到尾,连续工作六个小时后,一点休息时间都不想给:“快点!还有二十分钟关舱!你是猪吗!用跑的!”

夏宇感觉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如果搬可以磕碰的东西,他忍忍也会把最后三箱搬完,但这些是水晶制品,他没把握不会中途脱手。

夏宇气喘吁吁的伸手,汗滴顺着额头滴下:“头,我要求休息十分钟。”

“你看谁闲着!赶紧干活!上过大学了不起,挑三拣四!如果干不了就向上面打申请赶紧调走!免得妨碍别人!快点!还有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后,夏宇勉强顺利搬完最后三箱,刚想喘口气,就听到熊头喊:“夏宇,快点,后勤遗落了三个行礼箱,赶紧送上去,快点!”

“头,我要求休——”

“不想干了早点打报告!”

夏宇心里骂了一声,擦擦汗,摞好行李箱,扛起来向取行李处走去。

“对不起,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没有收到疏漏通知。”

夏宇喘着气把行礼放在地上:“您再查一查,下面让我送上来的。”

“您稍等我再查一遍……对不起,真的没有。”

夏宇叹口气,心里已经有数,低下头把三个偌大的行李箱摞起来,刚要走,抬头时目光不经意的一扫,与十米开外正向候机大厅走去的一行人对上。

何木安神色一凝。

夏宇动作一顿,半弯着腰、神色倦怠疲惫,精神还处在迷惘的不确定中,嘴里的称呼已先与大脑冲口而出:“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