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别人的诚惶诚恐/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伟业想死了,他竟不知道自家门下有位吃皇粮的的国戚!还是能叫‘哥’、能被邀请吃饭的亲近!

何木安没有被拒绝的不满,他印象当中,夏宇就是盲从他大姐的人,如今他还没有跟他姐在一起,夏宇有戒心也不难理解:“地面工作很好,你选这个专业的时你姐没少松口气。”渺渺怕夏宇飞的时候掉下来,上蹿下跳的不准夏宇选择飞行专业,至于夏小鱼,估计觉得以她的成绩也没人让她飞;想到渺渺可能的小心思,何木安不禁摇头失笑。

黄伟业觉得自己眼花了?刚才先生是不是笑了?可当他想看清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再看着站在何先生身边的年轻人……

“我姐就那样……”瞎操心,夏宇声音淡淡的并不热衷。

竟然还能让何先生记住大学念的什么科系?

“要搬到哪里去?”

夏宇低着头,随便开口:“外面。”

黄伟业猛然想起,这位员工是‘苦力’!他奶奶的,竟然是‘苦力’!

“你成绩不是一直很好。”说完何木安的目光又在黄伟业身上打个转。

黄伟业背脊顿时紧绷,‘成绩好’就是说明眼前的职工不应该只是搬行李的合同工?这里的负责人都是瞎子吗!还是说对方在从基层做起?希望是后者,是后者,一定要是后者。

“还行……”依旧不想多谈,反而多了份烦躁。

“几点下班。”

“五点半。”

黄伟业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何先生在没话找话吗?

“小鱼最近就在家里休息吧,你姐给她请假是对的,她最近……”

“你还有事吗?下面等着装机,我要赶紧送过去。”夏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想再跟他说话,如果有机会他会谢他,但明显不是他想聊别的时候。

何木安见状,神色快速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诧异狼狈。

周围因为他一瞬间的变化顷刻间陷入了可怕的沉默和恐慌。

最熟悉何先生在内的黄伟业等六个人,立即低下头诚惶诚恐。

夏宇也精神一绷,顿时后悔,他刚帮了小鱼,他应该……夏宇低下头,想说对不起,但,他跟大姐分手了,大姐一直一个人带着孩子……孩……孩子……

夏宇想到尚尚,猛然有当头一棒的错觉,他怎么忘了尚尚,尚尚!?

如果前一刻夏宇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那么现在他只想赶紧离开这个人,大姐疼爱尚尚,她在尚尚身上下了多大心力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大姐一个人带着尚尚,一个人把她拉扯大,她独自承受着一切,只为了不让他们难堪,大姐怎么可能没有尚尚——

夏宇有种眩晕的恐惧,他会不会抢走尚尚?他应该还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不管他对大姐还有没有感觉,他还有个孩子。

如果他是普通人,他或许会觉得孩子是累赘,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可如果他功成名就呢,孩子是不是就是一顿饭,他会允许别人带着他的孩子!?

他是男人,只要不是品行很差的男人,都不会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围内时放任自己的孩子跟自己没有一点联系!

但大姐现在有自己的生活,有即将谈婚论嫁的男朋友,尚尚有新爸爸,有她可憧憬的未来,她不需要突然冒出一位父亲,她们两人更不需要有任何变数,尤其是一位会让大姐的男朋友压力倍增的前任。

夏宇倔强的低下头,主意已定。

何木安苦笑,到底没有发作这些年养的脾气,他了解夏宇还是理解他两分的,大度的拍拍夏宇的肩:“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说着拿出一张纸,写了一串号码,见夏宇不想接,直接给了一旁的黄伟业:“一会给他。”戴上墨镜,看也没再看姓黄的,带着人转身离开。

夏宇不等黄总想问什么,搬上三个行李箱,快速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

黄伟业傻眼了,见不远处的四位老伙计幸灾乐祸的走过来拍拍他的肩,他都没回过神来。

“自求多福吧。”黄故里带着自己的人转身,他本身是请先生坐镇一场重要会议,既然先生不去了,他也不会去碍先生的眼,定最早的般机尽快赶过去。

……

“夏前辈叫他哥!”

“叫他哥啊!是哥——他们两人是亲戚!”

“肯定很亲,要不然以何先生的个性你见他跟谁寒暄过!他连黄总都没有理会!”

“怪不得他不说,会不会是何盛国的私生子。”

“滚,何盛国不能生!应该是表弟什么的!”

“表弟也很了不起,你想想何先生的表亲。天呀!我就说夏宇背景不简单!人家不吭声那是低调!是气度!试问谁有那样的度量!”

“竟然还有病苟夏前辈的人品,简直不知所谓。”

“夏宇这样的性格才是真正大家少爷的风范,宠辱不惊、不仗势欺人!简直就是完美贵公子!”

“越来越喜欢他了怎么办。”

“有这样的背景还不用,想靠自己的能力上位,也能一再谦让,他的家教一定很好,为人谦逊,如果能做他女朋友就好了。”

“少花痴了。”

……

“靠!看不出来夏宇那么牛掰!”

“禾木集团的关系啊!等于说咱华航就是人家的家产,说不用就不用!什么心胸!”

“人家那是底气足!不屑跟某些人一般见识!某些人还觉得自己是盘菜!处处针对人家!也不想想对方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上赶着去见一面,却在不知道的时候捅了马蜂窝!”

“说不定夏宇根本不当他是人,就当人生历练中的一坨屎,走过去了也就过去了,难道你还会回去踩那坨屎一脚!”

“哈哈!”

江洪哲阴郁的声音从同事背后响起:“难道你们当初没说过夏宇的坏话,要不要我帮你们回忆一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会装什么,夏宇背后竟然是禾木集团,他申辩什么都不会有用!

就比如现在,这些人明目张胆的鄙视、不屑,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大学四年、工作一年半,竟然没有任何人看出不对!他更是漏出一点马脚。

那可是禾木集团,跺跺脚经济界颤三颤的人物!他怎么能忍着不用!而他竟然跟这样的人过了这么多年招!

想到他像跳梁小丑一样在他蹦了这么多年,就觉得是自己的尊严一直被对方踩着,看着他挣扎、表演。

江洪哲脑海里顿时蹦出一个人——夏小鱼。她喜欢自己?不是假的,她真的他,而且……而且她去过她家,她不是装的,没有人能装的那么像,更不可能一装就这么多年。

江洪哲刚亮起的一丝希望又迷惘了,可夏宇的确叫何先生哥,黄总也在不会有假。

可不可能是夏小鱼都不知道她家有这样一个亲戚?而夏宇出于某种目的没有跟小鱼说?

江洪哲越想越有可能,越想可能性越大,毕竟夏小鱼那姑娘没脑子,跟夏宇不一样,夏宇出于顾虑没有告诉夏小鱼极有可能。

江洪哲想到这一点,立即拿出手机给夏小鱼打电话,他要在夏小鱼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跟她复合。夏小鱼那么喜欢他一定不会拒绝,只要他再哄几句,以夏小鱼对他的迷恋程度一定会对他言听计从,到时候他不单能从得罪夏宇的事情中抽身,说不定还能成为何先生的妹婿?

江洪哲家庭条件很好,就算是林芸萱在他这里,也不过是平等的交往不存在谁占谁家资源,但禾木集团不一样,如果能跟禾木集团沾上边,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相信他父母也会那么认为。

……

林芸萱慢慢撤出议论纷纷的更衣室,心思焦急烦乱,她爸爸早上告诫她的话还在脑子里,当时的语气有多小心翼翼,她现在就多手足无措,夏宇怎么可能——

会不会那人根本不是何先生,何先生怎么会那么年轻?一定是骗人的……但黄总当时在场,甚至商业泰斗黄故里也在场,根本没有让她理由不相信。

怎么办?她闯祸了?!

林芸萱神色焦虑,经常听父亲爷爷提起何先生,她自然知道何先生对父亲爷爷意味着什么,这次为了跟上何先生的航班,爷爷不惜亲自出面向黄总说话,还送出了一尊最爱的玉观音,不用说爷爷是非常希望她能入何先生眼缘的。

可……

林芸萱有些害怕,害怕夏宇事后报复,还有夏小鱼的事,她可是派人——

林芸萱猛然惊慌,那些人不会得手了吧!她一直没有联系上对方,如果对方得手了……

他们两人是不是谈到夏小鱼了?

一定只是例行问候,只是例行问候……

那些人根本就没有得手……或者还没有开始……

可如果,她找来对付夏小鱼的人是不是已经落在他们手里了呢?

那些人会不会把她供出来?

到手她要怎么办?会不会连累父亲和爷爷?

林芸萱躲在洗手间里,让自己冷静下来,一遍一遍的警告自己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说不定那些人拿钱跑了?说不定何先生认错了人?说不定……

林芸萱脑海中一片混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