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像什么样子/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有说有笑的走进洗手间,都是今日当红的话题:“黄总把夏宇叫到办公室了,你没看见人事部经理的脸都青了。”

“何止人事部,货物部的经理脸色才更难看,听说当初就是这两个人向夏宇使绊子,夏宇才调走的。”

“这回可有好戏看了,以前欺负人家没人脉,急着抱还没有转正人的大腿,这回踢到冷板了,该!”

两人补完妆,嬉嬉笑笑中声音越来越远,林芸萱坐在马桶上,心里有些怕了,黄总把夏宇叫去了?

林芸萱慌忙拿出手机,她要问问爸爸怎么办……

此时,华航总部的总裁办公室内。

黄伟业神色严肃的给夏宇倒了一杯茶,坐在夏宇对面,叹口气:“你的事,我已经听老冯说了,你是个好孩子,工作能力强,在安全部做的很好,一会你就回去,老冯年纪大了,以后还得看你们年轻人的。”这句话用意很明显,老冯快退休了,退休以后他的位置就是你的。

夏宇低着头,但也没跟自己的工作部门较劲:“谢谢黄总。”

黄伟业礼贤下士的舒爽一笑:“看你,还跟我客气,咱们都是一家人,这些天让你受委屈了,何先生那里还请你……”

夏宇先一步道:“黄总,我只是华航的员工,多余的话我不会乱说!”

黄伟业哈哈一笑,笑声中多了份真心实意的欣赏:“小伙子很好,前途无量。”同样是供奉位太岁,有能力、懂事的跟必须好好伺候的自然不一样:“好,中午一起吃饭?”黄伟业还没忘记刚才他拒绝了何先生。

夏宇见状站起身,神色恭敬:“黄总,其实我跟何先生没有什么关系,您不用……”夏宇不想让被人误会:“你懂得。”

“坐,坐,不要乱想,我知道年轻人上进不想动用家里的关系,这样很好,看的出来先生很欣赏你,我相信一个让先生欣赏的孩子一定是一位优秀的员工。”

“我……”

“不要急着解释,也放心的在华航实习,以后那些烂乱七八糟的事绝对不会在放生,你完全可以信任我们。”

夏宇不说话了,说什么,何先生出面,他说破天也不及他出现一下,如果不是……

“对工作部门还满意吗?”

夏宇没有再坐,他知道他跟那位让黄总敬重的男人没有任何关系,以后恐怕也帮不上他的忙,何必看不清自己几斤几两:“谢谢黄总关心,很好冯总一直很用心带我们。”

“那就好,那就好。”定是关系够硬,还能如此轻描淡写。

黄伟业又说了些什么,夏宇都安静的听着,直到确定黄总找不出话寒暄了,夏宇很识相的开口:“黄总,我外面还有不少工作,一会还有一般机要飞,我能不能……”

“看我,去吧去吧,别太累,让人把东西直接搬回你原来的办公室。”

“谢谢黄总,恩……黄总,我有件事……”

“说,跟我还客气什么。”

夏宇闻言苦涩一笑,刚说了跟那个人没关系,就用到了他的恩情:“我想请两天假,我……”

“行,不就是休息几天,你脸色不好,多休息休息,一会我让资源部给你送几张旅游票过去,到处玩玩换换心情,把烦心事都忘了。”

“不用,黄总我不是……”小鱼的事他不放心,想……

“又跟我客气是不是,我又不是外人。”

夏宇知道推辞没用,勉强笑笑:“谢谢黄总。”

黄伟业早已站起来,亲自送到门口,关上办公室的门口才无奈又头疼的叹口气:完了。本来一位是一位仗势欺人的太子太女,结果性格谦逊、工作认真,现在看来还好脾气的很,结果在他地盘上受了这么大委屈,怪不得何先生没有给他好脸色,要是他知道自家乖巧懂事的晚辈在外受了这么多磨难还不吭声,也会气死。

不知道何先生会怎么想他的统治力,黄伟业想到这里,转过身脸色阴沉的给人事部打电话……

夏宇神情低落的往回走,路过空乘部时,见傅庆儿正在跟人商量一会的航班,不经意的抬头时看到了他,他正准备笑笑,便见傅庆儿已经移开目光,好似没看到他一样,继续跟身边的人说话。

夏宇顿时觉得尴尬,傅姐这些天没少为了她的事奔走,而他……如果换成自己,也觉得是被骗了吧。

夏宇站在一旁等着,等她谈完话,直接追了上去。

傅庆儿不想说话,竟然不知道他来头那么‘大’,她还傻乎乎的往上凑,人家心里不定怎么笑话她自不量力。

“我……我有话跟你说。”

“对不起夏少爷,我还有工作。”

夏宇无奈:“傅姐,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少爷’。”

“我什么都不知道。”任谁发现自己真心对待的人,却一直把你当猴耍都不是一件好事。若不是两人相处太久,怎么也不觉得夏宇像是那种人,她根本不会给他说话的机会,而是直接走人!

夏宇知道傅庆儿的性格,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如果我说,我认识的何先生并不是现在的何先生你信不信?”

什么意思?

夏宇失笑,还是说了:“他是我大姐的前男友。”

傅庆儿前行的脚步一顿,惊讶的看向夏宇。

“是不是很荒诞!本来不想说的,但姐也不是外人,我刚才看到他的时候比你还惊讶,黄总给带着大家过去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没有眼花,他竟然就是大家口里一直说着的何先生。”

傅庆儿真震惊了:“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就因为知道才觉得更荒谬:“如果不是今天碰到他,我恐怕这辈子都想不到他是谁。”

傅庆儿神情复杂的站在原地,觉得还有这么戏剧性的事:“那他跟你大姐谈恋爱的时——”

“他们是校园爱情,现在看来,估计我姐也不知道跟什么人谈了一场恋爱。”

“怎么会有这么狗血的事。”

是呀,狗血,何安竟然就是何先生!

那个不怎么说话,去他家做客时很有礼貌,对他们兄妹很好,竟然是大名鼎鼎的何先生。

“你们就没怀疑过?”

“他当时那个年龄,谁会多想。”

傅庆儿想想何先生过分年轻的脸,申请复杂的点点头,她当初第一次接待何先生时也不敢相信,他竟然那样年轻。

“傅姐,这件事我只告诉了你,请你不要告诉别人,我不是要用这份关系做什么,而是对我姐不好——”他姐跟何先生谈过恋爱,即便是和平分手,别人会怎么想他大姐。

傅庆儿看着夏宇点点头:“我知道。”

“谢谢。”夏宇神情放松不少,傅姐对他很好,他不想让她失望。夏宇忍不住又想到了尚尚,尚尚是他的女儿吧?!夏宇想到那种可能便觉得头皮发麻:“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何先生结婚了吗?”

傅庆儿不懂夏宇为什么这样问,但她绝对不认为是夏宇想让他大姐对何先生做什么:“应该没有,这些年我接待过他几次,身边都没有女性,很洁身自好的一个人。”

夏宇闻言,脸色更加不好,竟然还没有结婚……

他当年和大姐为什么分手?虽然大姐提过一些,还说是她提出的分手,以前不觉的有什么,但现在想想根本说不通,大姐怎么可能在知道有孩子的情况下和男朋友分手,大姐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就算分手的时候不知道怀孕,知道后会放过对方?!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当年根本不是大姐提出的分手,是那个人!

想到这点,夏宇脸色更加难看,他就不该跟一个伤害过大姐的人说话!

夏宇一瞬间已经决定,何安就是何木安这件事要压在心里,不能让自尊心强的大姐知道,那对大姐无疑是大的伤害。

……

“舅舅,你怎么来接我了,我小姨呢?”小尚尚开心的跑过去,牵住舅舅的手,穿着有些偏大的紫色印花毛线上衣,黑色的毛绒裤,顶着参差不齐的短发,外面穿着不知道哪家给的洗的发硬的红色外套,脚上是周边摊位上随处可见便宜运动棉鞋,如果不是小脸漂亮,这身糟蹋的装扮,让她看起来就像父不亲娘不爱的街头小孩。

夏宇顿时皱眉,他记得高医生给她买了很多好看的衣服,为什么不穿。

突然几个小男生跑过来,整齐的高喊:“尚尚没有爸爸,尚尚下下就该没爸爸,尚尚是没人要的坏巫婆,咧咧咧——”几个小男生喊完,手脚麻利的快速跑开,根本没给夏宇反应的机会。

尚尚却利落的放开舅舅的手,拔腿就追:“你没爸!你没妈!还会死全家!你傻淡!你混球!你——”

夏宇瞬间傻眼把挣扎的外甥女提在手里:“你说什么!你刚才骂什么!”脸色非常难堪的看着口吐恶言的尚尚:“这是你一个小姑娘该说的话!”她怎么可以是这个样子!——

“放开我!他们先说我的!姥姥说了不能打可以骂,放开我——舅舅你快放开我,他们快跑走了,要骂不到了——呜哇哇——”骂不到了,骂不到了:“哇哇!哇哇——”坏舅舅,坏舅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