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就不该遇到!/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店面不大,门口放着时下爆的重金属音乐,响彻云霄的呐喊瞬间能把老年人的耳朵震哑,与之相反,商品却是仿若念着经文的上古文字,绵延优雅、独树一帜。

夏渺渺摆弄着单反,一颗一颗形状不同的小石子和圆滑的白色珍珠串联起来的吊坠挂在奶白巧克力灰的蝴蝶衫上,中正夺目,旁边腰带上绣着一颗龇牙咧嘴的饱满石榴,大颗大颗的红白石榴籽露出皮外,红艳与白线交织,绣的巧夺天工。

夏渺渺蹲下身,特意给这件小东西好几张特写,店主绣技之高超完全可以让客人忽略衣服本身的价值。

夏渺渺站起身,认真的看着回放,她不是专业摄影师,上镜的小东西让她再次被自己的摄影技术打击的垂头丧气,照不出实物百分之一的美感。

夏渺渺泄气的退后一步,透过玻璃窗比划着难掩果香的绣品最好拍摄角度。

小毛提着两杯奶茶,嘟着嘴走过来抱怨:“夏编,你就是太好说话。”本部的摄影师都跟伊编走了,也不怕撑死他们:“她们最好拍张恐龙回来,否则就是自己打脸。”

“好了,少抱怨几句,应该能后期修片。”夏渺渺说着抬起手又试了一组照片,低头检查着成果,应该还行:“不喝了,去把分类出的亮点整理好,拍完了早点下班。”

“太好了,马上去!么——”

她更漂亮了,也自信多了,笑容不再是刻意讨好多过快乐本身;她成熟了,举手投足间的安抚包容多过了小心谨慎;她沉着了,稚嫩玩笑的小心思被更豁达的心胸占据;

就像他当初想的一样,时间如酒,酿出独属于她的风采浓度;经历如火,淬炼出经过风雨的亮丽璀璨。

她头发更长了,感情充沛不见颓色,精神饱满自我张扬,这款风衣很适合她,高跟鞋也穿的很有品位,不是时下最风靡的牌子,不是当季最新的颜色,她驾驭着属于她的初春,风雨无阻的成长在自己的角落。

以前不怎么化妆的她,今天应该扫了一层淡妆,妆容细腻,气色刚好,她应该去过很多家展品店,认真的给自己挑选了最符合心头好的底妆,她应该没有多看价位,只是因为喜欢所以收入囊中。

这个年龄的她,会爱自己多一点、任性一点、也挥霍的格外满足。

她肯定为自己购入的每样物品笑过,肯定格外认真的享受着她每次成功,否则不会连抱怨都有接纳的心胸。

他的她长大了,更亮眼更聪睿,也更能理解他了吧……

何木安静静的看着她,仿佛时间不曾在两人之间空白,她生活过的足迹一幕幕在他眼前上演,他几乎能想象出,她刚刚想喝奶茶就招手助理的那份志得意满。

何木安觉得自己笑了,一定笑了,踏出车门那一刻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放肆的让她融入他的大脑,占据他全部视线的最中央,茁壮成长。

她进的仿佛只要伸手,她便像以前一样,眼睛闪亮的向他跑来,挽着他的袖子问他东问他西。

这次,他一定会耐心一点,更包容一点。

夏渺渺突然向视线投来的方向抬头,时光的剪影突然如一缕青烟,因为他的身影,缓缓的慢慢的在他背后凝聚,但又因为没有了支撑更快的的消散。

那是一种心里建设过无数次,也不如这一刻错综复杂的感觉,但最终都随着那抹剪影渐渐地渐渐地消失,露出两人真是的影子。他,她,我们,熟悉又陌生的别人。

夏渺渺很快恢复正定,嘴角慢慢扬起,率先露出弧度,刚刚想张开嘴。

何木安骤然移开目光,前一刻尚算温柔的目光顿时冷冽的如淬着冰的风雪阴森的盯着地面,傲然的从她身边走过。

夏渺渺傻了一下!骤然随着他的身影猛然回头!眼花了!

不死心的揉揉眼,又不得不皱着眉,看着他依旧傲慢的身影从她视线内消失。

夏渺渺看眼手里的相机,又不是滋味的看看早已消失的人影,到不是服气,就是莫名其妙!最不济也认识吧!

夏渺渺见鬼的又拍了一组相片,越想越气愤,又不死心的看看他消失的方向!

刚才肯定是何安!

她是空气吗!把她像风一样略过了!是‘前’男女朋友,最好见面不打招呼,老死不相往来!但这不是倒霉的碰了个对面,出于礼貌,出于基本的社交礼仪,笑一下不会死吧!

可……她刚才是被人活生生的忽视了吧!?

夏渺渺反复看了几组相片,真是越想越不是那么回事!气的叉着腰站在原地,三年恋爱,她就那么挫的不能在对方心上留下一道波纹!唾沫星子也是雨呀!

是!他们两人过去很久了!乍然见到挺尴尬的,她刚刚的一瞬间就尴尬的满屏飞,但事后不是立即调整过来,再没感情了曾经的亲密也不能说不当一回事就不当一回事。

虚伪的打个招呼,然后散场,怎么啦。

刚才那是什么情况,是他看到她后又当没看到的走了?

夏渺渺突然就不知道怎么说了,一股邪火从心里冒出来,活生生的被对方的冷漠,冷漠的心里不正常了。

不自居的看着对面的镜子,她身材也还好呀,脸又没有变形,你眼瞎呀!你新找的老婆是天仙呀!

再没有比今天更伤自尊的事了!

不过,想想对方本来就不怎么样的态度,也就释然了。

她当初怎么就跟他好上了,这性格只有身为女朋友的一方不觉得有什么,别人哪受得了,怪不得彤彤至今不喜欢他,大概他以前在别人眼里就是这个样子。只不过现在享受这种冷淡的是自己。

唉。当没看见就当没看见!夏渺渺重新摆弄着相机,对准了橱窗里的商品……

何木安突然脑海一片空白,眼前黑光一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走,他只知道不能留在原地,不能让她笑完,不能拼凑出她嘴角最后一刻停留的弧度是他最不想要的结果。

陌生、虚伪、用应付无关紧要的人的那一套应付他。

何木安骤然冷笑,但良好的修养,从不出错的自我约束力,让他依旧慢慢的走着,步伐稳健、缓慢从容,他还是他,他就是他。

但还是不自觉的希望她不是他预料的那样,哪怕她只是转身就走,哪怕对他心生厌恶,哪怕还记得他做过的一切、说她喜欢吃剩菜剩饭的话。

但没有,从最初的惊愕,诧异,到一瞬间的回神,她即将呈现给他的,他一点也不想看:礼貌到疏离的微笑,不沾染一点情绪的口吻,剩下的是不是就是正常的或者该说参杂了一些礼貌的客气的寒暄,然后各自转身,当做对往事的最后一个完美句点。

他后悔盲目的从车上下来了,直接开过去不好!为什么不是从她身上压过去!

这种极端的自我厌恶又在下一刻恢复正常,他宁愿今天自始至终就没有从霞光出来过!

她眼里的他是陌生的……何木安继续走着,过了一条街区又一条街区,闹市的繁华仿佛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繁闹的声音以什么形式开始又以什么形式结束,他一点也不关心,就是往回走着,安静的不想回忆任何事情。

这是怎么了?中途下车就为了再走回去?!

施秘书焦急的跟了一个小时,实在撑不住了又坐进车里,急忙给何管家打电话让医生在家里守着。

小马司机更担心:“施秘,先生是不是受刺激了?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出去了一下就这样了。

施秘书不禁想到刚才站在先生对面的女士,但,没什么不妥呀,对方好像也被先生弄的很纳闷,应该是不认识吧。那先生是怎么了,突然要走回去……

小马越跟越担心:“先生都走了一个小时了,真的没问题吗?”

姿势都没有变过,你说有没有问题!

从闹市走到郊区,高楼林立到树繁草茂盛,他觉得先生现在分明就是机械的迈着脚步,根本不知道在做什么。

“施秘书你叫先生上车吧。”

“你以为我不想!”施秘书盯着先生没有错过的步伐,迈出的每一步都保持着一个公分数:“你觉不觉得先生心情很不好。”

废话!家里把先生开开心心的教给他们,他们就开了一路车,先生就成这样了,说出去谁信!“真不去叫。”就任他们先生走这么长时间?“你刚才距离先生进,先生看到什么了?”

“好像见了一个人?”

“什么人?”

“但我保证对方表现很正常,没有要违逆先生的意思。”那些女士表现的很正常,是他们先生不正常。

小马打着方向盘,慢慢的跟着,突然语出惊人道:“我怎么觉得先生这个样子就像失恋了一样。”

施秘书闻言,顿时惊讶的看向小马:“你脑子进水了?!”

“那你解释一下先生怎么了?你觉得先生什么时候不顾形象的往后扭过头,肯定看到外星人了,结果去追没追到,所以失恋了。”

------题外话------

月票什么的,不求,这点应该能撑到月底了,在上面不掉下来就行。嘿嘿,下个月再给。

大家看看是不是10有活动,不知道怎么投票,有没有咱家顶级,没有的话我明天会跟今天的渺渺一个心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