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夏宇的担心(二)/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星人?还没追到?脑洞开那么大,也不怕埋了你!

何木安突然转身。

施秘书、小马见状立即正坐。

他目光严肃,神色阴沉,表情说不出的错综复杂,多年后第一次见她,他竟然就这么走了?!何木安不敢相信那是他办的事!她怎么想他?会不会觉得他特别没有风度、幼稚、莫名其妙,就跟以前一样,或者连以前也不如。

何木安突然苦笑,他当时在想什么?

但不走难道等着她笑完,等着她把句号话完美,等着她尘埃落定,等着她成全她心里的毫不相干!

他还不如就这么走了!

何木安心里空落落的,他表现的太过不好,心里说不出的懊恼,就算她忘了他不愿意再提,难道他不能表现更成熟稳重,让她看到她不识货的双眼,进而后悔万分。可他做了什么!转身就走?

何木安极度怀疑自己当时有没有带脑子,幼稚,阴郁,小气,连最基本的风度都没有维持。

但转过去的脚步,最终又转了回来,她眼里的漠视太明显,她不再需要他了……这几年间甚至脸怨恨都没有舍得给他,而他呢……

他不想让自己在她眼里变得那么可悲,更不想承认这段感情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记得,如果她当时的笑容,但凡有一点迷惘、愤怒、尴尬、回忆,他也不至于是这个结果,可没有,她眼里平静的什么都没有。

何木安重新慢慢的往回走,笑容苦涩,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自作多情、任人践踏、甚至不顾颜面。

何木安突然兴致低落,心头空空的没有方向,就这样……那现在的他跟几年前好像也没有区别。

何木安苦笑片刻,自尊?暂且放一边吧,她眼神不好看人没有眼光又不是第一次了,总要多给她个机会让她多看两次,才知道他的好,也好让她有个后悔的地方;他就适当的放缓一个姿态,对她要求总部能太高。

何木安拿出电话。

施秘书、小马顿时松口气。

“……是敏行?”不是宏大,难怪:“没事……”小鱼的事她应该还不知道,要不然她不会笑的那么欠,何木安突然又乐观了,想到她知道后必定登门道谢的样子,便觉得他今天棋差一招,就不该下去,没道理放弃自己的优势平白把自己变成小丑,他果然不适合太主动,会被她气死。

……是那样吗……

只能这样!

“老太爷,不是我们不放行,是真的不行,先生有交代谢绝会客。”

何灭眼睛瞪大,白花花的胡子瞬间就竖了起来:“你说我是客!?”你再说一遍,我保证不炒了你。

门卫很为难:“老太爷您不住这里,我也是没办法。”先生回来的时候脸色很难看,好像自己要吃鱼被卡住了一样,又好像自己想说服自己没有成功,达成一项憋屈的协议,满脸寒霜,他怎么敢放老太爷过去。

好,当着这么多老伙计的面让他下不来台!何灭招招手,把孙子的看门狗叫到一边,干枯如橘的老脸气顿时笑成老菊:“打个商量,放我们进去,我保证,一不放鹰二不擒兔三不斗虎离他的府邸有多远就多远,只是带着老朋友们去湖边游游泳,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门卫笑的褶皱比老太爷还多:“真的不行,先生说了不许任何人打扰。”

“你就是个死脑筋!霞光山这么大我又不往他枪口上撞,怎么就打扰了!让开!”

门卫身姿笔直、义正言辞:“抱歉老太爷,恕我难能从命。”

“你想死是不是……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开了你——”

保安沉默着不说话。

“让开!现在立即让开!”

门卫巍然不动。

岂有此理,何木安不参加他的聚餐也就罢了,还来这一手,简直想翻天——

米大管家赶紧过来:“老太爷您就回去吧,先生心情真的不好,您来了到时候再惹一身气,平白让自己心情不好,还不如眼不见为净,您说是不是。”

这话多中听“他心情不好!我还心情不好呢!算了,我也不会安慰人,懒得管他,你们伺候好先生。”

“是,老太爷,我们一定照顾好先生,老太爷您放心吧。”

但到底是自己孙子,临走时忍不住小声问:“先生怎么了?为什么心情不好。”

米管家真心不知,利落的摇摇头。

“你们一个个成天知道什么!”何老爷子肆意潇洒的把门卫到管家依次教训了一遍,然后威风凛凛的带着老友们换地方续摊去了。

此刻,霞光山庄东面山的亭台楼阁间,何大总管,穆管家、米管家、高管家、施秘书,还有被临时叫来的小马聚在客厅里神色严肃。

“怎么出去了一圈,先生就这样了?”

“小马,你仔细回忆回忆,真的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小马早已如临大敌:“没有,就是先生突然让停车,施秘书当时也在。”

施秘书不等他们问,主动开口:“我也不知道,先生突然回头就让停车,如果我的直觉没有错,先生下车后是奔着一位女士去的,可那位女士没什么不妥,还冲先生笑了,但先生突然不知道怎么了最后看都没有再看那位女士一眼,直接走了……”施秘书想到结果便有些底气偏弱:“一……直走回来……”中间好像心情突然好了一下,但不知道为什么更不好了……

穆女士皱皱眉,突然道:“是不是认错人了?”

“认错谁?”高老女士疑惑的开口。

“那个人……”曾经踢了先生一脚的小女孩,养着逗趣的那位,可先生要是喜欢也不可能回来后就分了?现在那姑娘也应该结婚了吧,先生怎么可能还惦记着,应该是她想多了:“可能是我想差了。”

何大总管也想到那个人,但他否决的更快,当初先生或许是有点不舍,但绝对没有多喜欢的地步,要不然那个女人也不可能哭着喊着要见先生。

唉,大概是勾起什么过往的心思了:“总之,这两天都小心的伺候着……”

“是。”

……

“妈妈回来了!”尚尚扑进妈妈怀里,开心的不得了:“我想你了!”说完努力向后探头:“爸爸呢?爸爸怎么没有来?”

夏渺渺爱怜的亲亲她的小脸:“爸爸在家给你收拾房间,明天来接我们一起回家,高不高兴。”

“高兴!”

夏小鱼急忙从房间出来,示意大姐看厨房,只张嘴不出声:才下午五点,已经做了两道菜了,根本管不了,发神经了一样。

夏渺渺把孩子放下,她回来这么早就是为了夏宇,早上父亲打了电话、下午小鱼又战战兢兢的让她赶紧回来,她收工后连公司都没有回直接开车过来的:“你看着尚尚。”

“恩。”

夏渺渺把大衣脱下来挂在门口,已经笑着过去了:“做了什么好吃的,这么香。”

“姐回来了,这么早。”

“公司里也没事,就回来了。”

夏小鱼示意尚尚别说话,抱着她躲在门口偷听,这两天她在家里都不敢大声说话,就装孙子了,怕大哥因为自己被公司开除让她赔命。

夏渺渺挽起袖子,找了最近的活,帮他和面:“包饺子吗?”

“炸两个韭菜盒子,尚尚说想吃了。”

夏渺渺把面反过来,案板放好,揉上了:“她还挺会点菜,我也想吃了,听爸说你星期四就回来了?”

夏宇带着围裙,过分高大的身材在站在狭窄的厨房里显得空间不足,但手法相当熟练,拌馅的速度很快:“恩。”

“公司倒休?”

“算是吧。”

“‘算是’是几个意思。”

“爸让你问的。”夏宇往盆里放些酱油:“我没事,你别听爸和小鱼乱说。”

“他们也是关心你。”

少闯点祸就是关心了!夏小鱼那笨蛋根本不知道自己闯了什么祸,幸好那位马哥有那样的误会,夏宇转头想问大姐什么,但看着大姐认真和面的侧脸,突然垂下的头发,她又快速抬手把散落的头发束在脑后的动作,一时间沉默了。

他姐说不上好看,为人也不是善良豁达,也不算温柔,不是时下大人物都会喜欢的那种温柔如水的女孩,他姐有无数缺点,有时候又很固执,这样的大姐怎么会和那个人好了那么多年。

夏渺渺头也没抬:“看我干嘛?小鱼因为她那位男朋友给你闯祸了?”

“怎么这么说。”夏宇有点心虚。

“如果不是她做了什么让你难做人,你会请假?!”

“没有,就是想休息而已,星期一就正式上班了。”

“别替她瞒着,上个星期那么高兴,还有闲心跟尚尚抢吃的,肯定是耍她的小聪明了,真的没事?不会让你在单位难做人?”

本来会,但现在已经没事了:“已经处理好了,上面对我很信任。”

“信任也不是这样用的,就知道是她,成天没事找事,让她待在家里也栓不住她。真的没事了?确定星期一能上班,不会有人给你小鞋穿?我听说她那位前男朋友好像挺有权势,还有那位女孩还是你们老总的什么故交的女儿,不会私下动小动作打压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