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大明湖畔/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宇声音说不出的古怪,这些人物是他这些天对着电脑得出的成果,不过可惜因为资料不多,有一位还没有对上号。

夏渺渺傻眼的看着夏宇,然后脑袋果断消失在门口:他肯定还没有睡醒!片刻又突然折回来!继续看着夏宇。

夏宇只能无奈的对着大姐苦笑。

夏渺渺想跟夏宇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何木安?何安。这对她来说是多惊悚的问题他明白吗!

夏宇很能理解大姐的心情,但他无能为力,事实就是如此。

夏渺渺呆愣了好一会,想走,又不死心的折回来:“那时候他才多大!?死过一次又活了吗!”

其实:“你可以理解成……天赋异禀。”

呵,呵呵:“看起来我谈了一场很了不起的恋爱。”

夏宇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别她妈让我遇见他!”夏渺渺气愤的转身:大明湖畔、微服私访、千里寻亲,她再嗝屁是不是就完美了!久不出脏话的她现在只想骂人!

夏宇张张嘴还来不及挽留见她姐又回来了。

“前面那句话当我没说过。”

夏宇傻眼的看着她姐真的消失在厨房门口,一时间愣愣的回不了神。

夏渺渺心里说不出该是什么滋味,前半部分就像从前你背后站了一只老虎,你总觉得那是只猫,还不断向同类的兔子们吹嘘那只老虎有多么无辜多么听话多么好相处你们不要总欺负他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看他,甚至得意的宣称她曾经还用短短的尾巴扫过‘他’一个啷切。

她得多没脑子,人生多失败才过成这个样子!连前男友是谁都不知道!

后半部分更狗血,私生女逆袭记、帝龙遗珠,再狗血一点的,不得个绝症去找生父捐个骨髓都对不住他苦口婆心的经营!

夏渺渺气的都不管‘苦口婆心’用在这种场合对不对了!她就是再渺小的人类,存在感再可有可无也没道理被人这么玩吧!

怪不得百分之三十说给就给,醉翁之意不在酒哇!王念思平时说话欲言又止,没事关心关心她的用品、闲了谈谈她的首饰,她会不会也觉得她挺傻大姐的;

平日王峰龙他们一伙人看到她那么震惊,毕恭毕敬的,她还当自己班长当的多威风来着!合着她久这么白痴!连自己跟谁谈过恋爱都不知道。

夏宇不放心的追出来:“姐,你没事吧……”

夏渺渺摆摆手:“好着呢!”继续腾腾腾往房间里走,能有什么事,就是突然觉得以前自以为是的聪明在别人看来都是雕虫小技;引以为傲的成绩、在别人看来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那种好像被剥光还以为穿着华服的感觉,说不出的恶心。

“姐……”还是生气了吧。

夏渺渺就想不通,他当年降尊纡贵的看着她像一个跳梁小丑一个蹦跳是不是很带感!

他抱着怎样的心情听自己抱怨一亩三分地上不足挂齿的风风雨雨,他用什么精神理解她那些陈芝麻绿鼓豆的小事,简直神了!难为他那几年中能忍者没有把耳朵割了真是谢天谢地!

“你忙去吧。”那种感觉真是难以形容,掉个金疙瘩和掉座大山直接砸头上完全不一样,后者连挣扎的力气都不给你直接拍死,想上门讨个说法你还得从山底下先爬出来才能考虑登上的可能,可她凡夫俗子,连爬都不见得爬的出来。

她就纳闷她算什么!三年呀,养个猫呀狗呀的也得给起个名字。他觉得她像什么?散养的家禽?圈养的鸟类?皇家狩猎场的珍惜品种?估计不可能,皇家猎场人家那是猎来做貂皮大衣的,她充其量拔完毛就能填充个帽子。

碰!夏渺渺撞到墙上,额头疼的不得了。

夏宇的脚抬了一半又收了回去,刚想提醒已经晚了。

夏渺渺捂着额头茫然的看着不远处自己的目标——门,理智一点点的回笼,她在想什么!?

对除了不服气之外别无它法的事,她生什么气。而且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旧事重提是几个意思?

夏渺渺渐渐的冷静下来,一瞬间冲起的怒火在一点点下降。

何木安呀?那可是堂堂何先生,多么如雷贯耳的名字,不用露面,仅凭下面蹦跳的几只跳蚤就能碾死她,何谈对付人家本人。

何况冷静下来后她有什么好不服气的,人家降尊纡贵的肯陪你玩玩,让你占用宝贵的时间与你做游戏,你就该笑死了。

现在想想人家什么都不说的接你下班给你买饭,最后还让你提分手,你难道不该感激涕零,把你心里被骗的那点不快赶紧扔的烟消云散!

夏渺渺觉得应该的,她怎么能不识好歹。

夏渺渺打开门,坐在床头上。

尚尚看妈妈一眼继续玩。片刻见妈妈没反应,小心翼翼的抱着布娃娃蹭过去。“妈妈,你怎么了?”

夏小鱼闻言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大姐,那可是四千万呀!安哥得多有钱,才让送礼的人二话不说送出四千万?!

夏渺渺茫然的看着尚尚,尚尚眉眼十分漂亮,嘴角像他,眉毛像他,其他地方书播出像谁但十分漂亮。就凭这份漂亮,她就说向妹妹多一些,因为她家就小鱼一个人漂亮,不像小鱼像谁。

“妈妈——”

“哎呦,偷吃什么好吃的了嘴角都没有擦干净?”夏渺渺抱起女儿笑着。

忘了一点,她还得感激他让她生了个尚尚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呢。看!对方都是优点,她该有什么情绪?差不多就行了。

别说现在已经分了,对峙无用。就是没有分,她能怎么样,人家可是何先生,招招手分分手不用脏手的弄死你。

她就是有多余的情绪也没有用,竟然如此,她想那些郁结与心的情绪做什么,想多了还能泄私愤吗!与其如此,不如看开心,反正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谁还记得,以后多张个心眼就行了,其他的该干嘛,免得钻来钻,最后喘不过气的只能是她自己。

“谁送你的小娃娃,真好看。”夏渺渺揉揉女儿的头,笑盈盈的好像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

“舅舅给我买的。”

小鱼闻言立即告状:“可贵了。”

“是吗。”夏渺渺看了眼睛、发丝无比逼真的小娃娃,有点能理解夏宇的心情了:“有没有谢谢舅舅。”

“有。”

“姐,大宇乱花钱!”你就那么放过他!太便宜他了!夏小鱼不服!

……

夜深人静的黑暗中,夏渺渺关了灯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看着女儿熟睡的脸,很多往事在脑海中渐渐清晰:

他手里的书、他打电话时命令多过正常语调的语气、他电脑中跳出的对话框,还有一本正经的视频里的人物,对英语六级的她来说完全听不懂的语言,和他永远不咸不淡的眼色。

何先生?那样的人呀!就算夏渺渺再不想承认,再觉得自己已经立足社会取得了一定的社会认可度不应该仰望谁,也不得不承认,禾木集团的庞大就像蛰伏在商业版图上的一座开天辟日之山,她们平时的努力不过是凿开山下一块石头为他更锋锐增砖添瓦,或者修剪山崖上的枝丫。谁也不的不承认它之掌控着的高瞻远瞩,远远把他们抛在身后,兴不起狂追的念头。

夏渺渺抚摸着女儿的长发,叹口气,都过去吧。他故意也好不故意也罢,都这么多年了,她不能昧着良心说没有感觉过他的付出,而她也真心相待过,对过去没有什么遗憾,就不要揪着那点隐瞒不放了。

何况也没必要因为对方身份不同做不必要的埋怨,也不想否认曾经真切感受过的关心。对对方来说是游戏也好、真心也罢,既然他能把游戏做的如此认真,就算被游戏了又怎么样。

夏渺渺目光温柔的看着女儿肉嘟嘟的小脸,帮她盖好被子,也闭上眼睡了。

……

第二天夏宇看到大姐像往常一样吆喝着小鱼起床,乱糟糟的随便用头绳扎起的头发,身上备用的老款睡衣,踩着丢了一只熊耳朵的拖鞋,没有形象的进了洗涑间。不自觉的松口气,他昨天半夜没睡,就怕姐姐想不开,还好,大姐就是大姐……

“这么早……啊——”夏小鱼打着哈欠对上夏宇的目光,眼睛突然一亮。

夏宇猛然撇开头嘭的一声关上房门。

呸!夏小鱼皱着鼻子瞪他一眼:德性!

夏爸爸披着衣服从屋里出来:“一大清早又闹什么,让不让人消停!”

夏家的休息日稀松平常。

夏爸爸不出摊吃完饭和夏妈妈待在客厅里叠纸盒,等着孩子们一起吃中午饭。

夏小鱼没事干,窝房间里玩手机。

夏宇如果不买日用品,闲了就帮二老折纸;

渺渺和早上来接的湛云带着孩子出去玩了,中午会买好菜回来吃饭。没什么特殊的活动,就是一块聚聚。

……

夏渺渺抬头看看太阳,该死的天气,你永远不知道它那天高兴的不同寻常,好热,穿多了。

夏渺渺扇着风,追不上跑远的高湛云和尚尚,所以干脆不追了慢慢的走。路边早春的花已经开了,绿意盎然的春意泛着懒洋洋的慵懒妩媚在踏春的游客眼前肆意的绽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