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两个小孩子从她身边跑过,后面跟着不断叮嘱的家长。因为星期天,小公园的人很多。

夏渺渺手里提着零食,臂弯上挂着高湛云的外套,赶紧伸手扶助向她撞来的小朋友,又笑着松开手看着他跑远,站起身,看着不远处越跑越远的父女两,满脸无奈。

“爸爸!爸爸!看这里,好多鱼呀!”尚尚三下五除二趴在栏杆上,伸长细细的小脖子努力看里面五颜六色的庞大鱼群,可脑袋太大怎么挤都挤不进去。

高湛云赶过来,笑着把她抱起来,登在儿童观景台上。

“哇——好多呀!妈妈,妈——”尚尚向后看了一眼又快速看向浴池,她妈腿短,跑的慢。

夏渺渺惬意的把吹乱的头发撩到耳后,慢悠悠的走着,春天的甜香浓郁的在周围扩散。

尚尚今天穿了一件浅灰色的早春装,是高湛云前几天跟渺渺逛街时给她买的,今年的儿童潮流新主题,穿起来十分漂亮可爱。引得几位家长频频夸赞小姑娘漂亮,夏渺渺也不吝惜的赞美的对方的儿子女儿。

尚尚陶醉的趴在观景的玻璃上,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进去,成排成排游过的鱼从她眼前游过震惊的她小嘴微张!

夏渺渺懒洋洋的跟上来,向下看了一眼。

高湛云扶着孩子,微微一笑:“累了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会,一会她累了,抱着她去找你。”

“还好,什么品种的鱼?”确实挺漂亮。

“那边有介绍,去看看。”

“不要。”腿都快走断了。

“爸爸,爸爸!前面有城堡!”

高湛云赶紧举起女儿:“你休息一会,我带她去玩,。走喽,带着我的小公主去爬城堡。”

……

夏小鱼放下手机讨好的往夏宇身边凑凑。

夏爸爸折着手里的纸,透着老花镜看她一眼,哼,了一声到底没说什么。

夏宇往旁边挪挪不搭理她。

夏小鱼也不生气,继续往他身边坐坐:“哥,问你个事呗?”

夏宇手边的动作不停,语气冷淡:“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夏小鱼闻言,突然一笑:“你确定,经常给尚尚送礼物的那个人我还见过一次呢,要不然我问问他。”

夏宇突然火了,刚想警告她什么,看眼爸妈,猛然把她拽起来拎到屋里嘭的一声关上门:“你找死是不是!”

“夏宇!你干嘛!你看你把她拽的!给我出来。”

夏爸爸看了紧闭的门口一眼,不高兴的抱怨老伴几句,夏妈妈立即转移了攻击目标,冲着夏爸爸去了。

“我怎么了,我就是问问,问问也不行吗。”

“跟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就没有关系了,大姐也是我姐,尚尚是我外甥女,我过问一下怎么了!我知道你们都避着我,觉得我一定贪图那些钱,那也分什么事情的好不好,有些能拿有些不能拿我难道不知道吗!我就想知道尚尚的爸爸是谁过分吗!至于那么防着我!不想说算了!”说完推开门生气的走了出去!

夏小鱼这时候真没想什么,就是突然听到四千万,对一个身在中低产阶级的她来说太过震惊,想问问而已:“有什么来了不起的,谁稀罕!”夏小鱼随便回房拿了件外套,撂下一句出去了,甩上门就走了。

于此同时,一个被追的狼狈不堪、无处躲藏的人影小心翼翼的挤下公交车,穿着漏着黑色棉絮的军大衣,顶着乱蓬蓬的头发,他四下看了看,向北边走去,走了一段路后,又快速折返回来翻着站牌旁的垃圾桶。费力的捣鼓了半天竟然什么都没有掏出来,气恼的一脚踹在垃圾桶上,又赶紧小心的四下看看,急忙戴上沾满泥土垃圾的帽子,畏畏缩缩的穿过人群,向夏小鱼居住的小区方向前进。

……

“能做什么,陪孩子过星期天,你也要带孩子出来?”夏渺渺把高湛云的衣服摊开盖在腿上,手机放在耳边,眼睛看着远方。孔彤彤在讨好未来的继子带在身边是最好的方法:“正好孩子们在一起玩的也开心,过来吧。”

“过去什么。”孔彤彤颓然的倒在自家沙发上,神色说不出的无力,说好了这个周末她和老邵带孩子出去玩,他们都要出门了,孩子姥姥突然杀出来,从她手里把孩子和老邵都接走了:“孤家寡人的看着你一家幸福快乐吗,我才不去当电灯泡呢。”

“你不是说……”

“别提了。”孔彤彤郁闷的把早上的事抱怨的一遍,突然觉得挺没劲的:“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现在看老邵有地位了,想让她女儿和老邵复合。”孔彤彤语气颇为沮丧:“你说我还有必要坚持吗。”孔彤彤抱着靠枕缩在沙发里,前一刻还开开心心的三个人,现在孤零零的就剩下她一个了。

夏渺渺笑笑,彤彤跟老邵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合不合适都不需要别人的意见,她就是嘴上抱怨抱怨,老邵对她是没的说的,要不然有孩子的姥姥在中间搅合,也不会一直没有散:“洗洗脸,敷个面膜,赶紧享受一人时光吧,我现在周末想看会电视都得先问问女儿有没有安排。”

孔彤彤把抱枕换个面搂在怀里:“你就眼馋着我吧。前几天碰到陶成风了。”

夏渺渺笑看着不远处女儿和爱人的身影在人群中跑来跑去,神色温柔:“他还和路熙玉在一起?”

“不知道,没问。”孔彤彤翻个身,冷笑一声:“也不知道从哪打听到我和离异带着孩子的老男人在一起,暗示我如果有事可以去找他,我无比庆幸他当初把我甩了。”

夏渺渺对陶成风彻底无语,哪来的自信,老邵有孩子不假,但对彤彤没的说:“理他做什么,当阵风吹过就算。”

“看不上他那副除了他我就找不到更好的嘴脸,不说他了,你跟高大医生怎么样,怎么时候结婚?”

夏渺渺笑了,笑容如和煦的春风说不出的清暖:“总要两方家长都见个面吧,已经开始约时间了,准备好红包。”

“这么快,恨嫁呀,对了,王峰龙最近给你打电话了吗?”

夏渺渺眉毛一挑:“怎么了?”

“新巧为了躲他前段时间出差了,他问我有没有新巧的新号,我没有理他,他要打给你,你也别搭理他。”

“知道了。”夏渺渺很驻信他不会打给她。

“当初新巧姐对他多好,新巧姐那么好的人呀都能被他冷了心,他怎么就下的去手,现在没人无怨不悔的守着他了,就后悔了,早干嘛去了,以为道个歉就能挽……”孔彤彤腾的一声从沙发上起来,脸上洋溢着掩不住的喜悦向玄关跑去:“老邵回来了,不跟你说了,拜拜!”

夏渺渺莫名的收起电话,无奈一笑:“重色轻友。”

饭桌上,高湛云坐在渺渺旁边,一点点的为尚尚捡着鱼刺。

尚尚两腮吃的鼓鼓的,一口一口吃着小碗里的鱼肉,一条鱼一大半进了她的小肚子。

夏妈妈眼睛带笑的看着未来的女婿,难得的称得上温柔的给他夹了个自认最好吃的鸡腿。这么细心的伺候她家外孙女她能不高兴吗。

“谢谢阿姨。”

“别总顾着她,她就是个小饭桶喂不饱的。”

“恩。”回过头继续帮尚尚挑刺。

夏妈妈瞪了自顾自吃的平稳的女儿一眼,又移开目光,没说让女儿为外孙女挑刺的话。

何木安靠在书房的座椅上,棱角分明的侧脸从远处看冷静的没有一丝人情味,他目光平静看着不远处一排排的书架,手指规律的把玩着暗淡无光的手机,不同于前两天的谨慎、斟酌、反复按键后删除又按键,这次他直接放在耳边,目光冷然的按了为首的‘1’键。

夏渺渺放下筷子,扶着小鱼的腿,不走心的够到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动作熟练的打开屏保,在手机向耳朵前进的几秒钟内,她的视线隐约扫到一连串记忆久远的号码,没有名字、没有地址,来自未知,但这串数字太熟悉,熟悉的以为出现了幻觉。

夏渺渺愣了一下,身体还是先与本能,起身走向阳台。

到不是数字代表的人与众不同,也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要避开湛云怕引起误会,而是单纯的父母在,不方便。

现在依然还能记得这串数字背后代表的人,也不是旧情难忘,就是有段时间,打通这个号码与否对她来说意味着两种人生。当然最后她没有打通,那些‘想过’,最终也只是‘想过’。

夏渺渺滑下接听键。

何木安冷静、安然的看着书房的落地窗,但没有拿手机的右手在振铃消失的一刻突然停止了若有若无的敲击,一动不动的放在书桌旁,僵直、沉重,黑眸渊深似海:“希望这个时间没有打扰你。”

声音透过无形的媒介沉稳清冷的没有一丝波澜,夏渺渺怔了一下,她还是第一次站在无关紧要的立场听到他的声音,冷漠、淡然、疏离又淬了一层冰沙的醍醐灌顶:“还好,有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