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渺VS安(四)/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木安死死的盯着她,如果可以他很想吼她说谎!她是个骗子!然后把心底的刺拔出来给她致命一击,让她尝尝被虚伪对待的滋味!

她后悔?她怎么会为了他后悔,一次又一次低头的是谁!他讨好了她多少次!低三下四的认了多少错!夏渺渺何曾再给过他机会,现在却还有心情说谎骗他,他何木安失败到什么地步了,才一次次的把颜面放在地上让她踩!让她像开玩笑一样笑话他!

不管他面上多么的想伪装自尊,伪装这一切不过是是面子掉了一块的怒火,但心底还是冒出了想把她手指上刺眼的戒指拔下来扔到臭水沟的心那么迫切、不能容忍。

“说谎很有意思。”何木安语调有多平静,想抓过她拔她戒指的动作就有多阴森。

夏渺渺顿时有些紧张,突然间摸不准自己那句话说错得罪了他:“哪哪有,当年你手机都被我打没电了……真的,幸亏你当时跑的快,否则说不定就赖上你了。”真的!真的是真的——咱们两之间绝对是我后悔的,你不用介怀,你很有魅力,是我没眼光,真的!

何木安森森的看着夏渺渺的脸,下一刻瞬间惊讶的看着夏渺渺。

夏渺渺使劲点头,他……他……

是不是她的错觉?他在乎的地方怎么那么奇怪,而且……他好像真不知道她打过?她真打过不用怀疑自己的魅力!更不用阴森森的看她。

“您好两位,您的披萨。”

夏渺渺感激的看眼服务员,刚刚的一瞬间她觉自己会被他掐死:“吃……吃一点吧,味道不错。”

“你给我打过电话?”何木安不死心。

“打——打过?”现在谈这个话题很尴尬的何先生。

何木安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心情,好像前一刻的怒火找不到了支撑点,他的埋怨都成了笑柄,他这么多年的等待是他自己咎由自取,她根本就没有想过放弃他。难道渺渺不想分手想跟他在一起,太好了,他其实也是……

何木安猛然冷冽的回神,她有在一起五年多要谈婚论嫁的男朋友,呵呵,说什么后悔,就是说说罢了:“不好意思,没有收到过。”

夏渺渺笑笑,不管什么理由,谁记得决定放弃的人,落件行李跟落个人一样,她就等同于对方留在江南的一件行李,至于那个电话,估计也是几百个中的一个。

“我以为你至少过三四年才会重新恋爱……”手机他当时因为生气甩了一次,后来修好的,但心口的气更加喘不上来,认识了五年多的男朋友,要结婚了?夏渺渺竟然要结婚了!何木安慌忙端起的咖啡杯险些因为他错误的伸手轨迹掉在地上:“我还没有结婚……”他最后一句说了什么!

“何先生挑花眼了吧。”微笑。

“双方家长见过了。”何木安低着头,紧紧地握着咖啡杯的边缘。

“快了。”

何木安觉得一把大铁锤重重的敲在他的心上。

“年纪不小了,能抓住一个赶紧抓住,免得好男人都被小年轻的抢走了。”夏渺渺吃了一角披萨,慢慢品着。

“能被抢走了的都不是好男人。”何木安声音低不可闻。

夏渺渺嘴角僵硬的扯扯,某人日理万机,不懂她委婉的吹嘘可以理解。她是说对方很优秀所以要先下手为强:“呵呵,他人很好。”

你知道什么是好!一碗十块钱的盖浇饭你就觉得是好人!给你二十块是不是就是神仙!他给她多少不足以让她多等几年不足以让她想着他,何木安觉得很难受,什么都不想想。

她竟然要结婚了,她竟然要更另一个男人谈婚论嫁,他如果说不答应呢?

此时的何木安就像小时候在四双眼睛的瞪视夏解不开一组公式,茫然、无措、凌迟人心!

夏渺渺想要第二口的动作立即停住,装着看看时间,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小鱼……还在家等着我,我想……”

“……”

“那我就先走了。”夏渺渺起身,刚迈出一步又转过来:“披萨你还吃吗?”

何木安抬头。

夏渺渺微微一笑:“服务员,打包。”

何木安面无表情的看着夏渺渺离开的背影,他没料到她还有雅兴读读他的意思,他以为她早已经不屑做了,在她有了别人以后。

读了又怎么样,她有相处五年的人,有要结婚的人,五年?何木安嘴角讽刺的扬起又放下。

五年!

死皮赖脸的去抢?他何木安什么时候需要没有风度的那样做!她眼里谈起那个人时的真挚没有给他那样的理由!

他不觉得他做了夏渺渺是一个随着时间向他妥协的人,说不定还能更念对方的好,感情更不是把人拘在身边就能培养的,除非他只是想满足一时的私欲,只想回味当年的感觉,否则都是自毁生路。

他觉的心里很难受,沉重压抑的他无法挪动只剩自己的身体。

那个他觉得能在一起的人已经离他而去,只有他一个人还在,在他们分手后的一年内找到了另一个五年,那么急切的忘了他,他还要眼巴巴的跟上去,认别人笑看他的笑话!

感情而已,没了又不会死人!他何木安没必要去费心一个心不在他身上的女人!

何木安起身,刚迈开脚步踉跄的被桌椅绊了一下,他默不作声、神色茫然的站直,慢慢的把脚从椅缝里chou出来,恍然的、平稳的抬步离开……

碰!整个脸贴在玻璃门上,何木安面无表情的退开一步,然后打开门从容的走了出去。

她有另一个人,她不喜欢他——

脑海声音有一个声音在撕喊:那又怎么样!一个格局只在一个披萨上的女人,不值得他为此痛心第二次!

“何先生,何先生?请您再往里面一点好吗。”先生的衣角落在车门边不好关门:“先生?何先生?!”

小马司机只好自己动手把先生的衣服往里面折了一下,关上车门,开车离开——

他为什么要对她念念不放:一个格局只在一个披萨上的女人、一个格局只在一个披萨上的女人、一个格局只在一个披萨上的女人,

“先生,先生,我们要去哪里?先……”随便开着吧。

……

“妈妈,你给我买的披萨呀!”真香,尚尚摘下书包,大口咬了一嘴,跟过来的高湛云宠溺的帮女儿把书包拿到外面挂好,下午他就去上班了,现在刚下班顺便接了女儿。

夏渺渺见他出去了,把做好的一菜一汤放在餐桌上,披萨是她算着时间给女儿在微波炉里热好的,小鱼也帮忙做饭了,刚上去拿碗筷,虽然厨房可以借用,但餐具还是用自己的比较好:“渺渺跟你说个——洗手没就吃。”

“我用纸垫着呢。”尚尚满嘴的芝士沙拉,嚼的十分欢心,还洋洋得意的抬了抬包装纸。

夏渺渺闻言瞪了瞪自作聪明的小东西,探出头向客厅的方向看了一眼,拉过女儿,神秘的说:“这是爸爸给你买的。”

“爸爸?!我怎么没有见?”她会再偷偷要杯果汁的,再咬一口,鲜虾真好吃。

“不是高爸爸,是爸爸,他知道我们尚尚喜欢吃,特意给尚尚买的,是不是很开不开心。”捏捏女儿胖嘟嘟的笑脸:“开心不开心?”

哎呀,随便啦。不过,爸爸:“哪个爸爸?”

“就是尚尚的爸爸,但咱们不要告诉高爸爸,他知道了会吃醋的。”

咦?尚尚闻言瞥着大眼睛看了妈妈一会,然后瞬间抱起披萨往客厅跑:“爸爸!爸爸!快看这是我另一给爸爸给我买的!我妈不让我告诉你!”

我去你个坑妈的孩子。

高湛云诡异的看向追到不远处的渺渺:不要告诉我?

夏渺渺翻个白眼,回厨房去端晚饭。

姥姥说了,爸爸不是好人,遇到什么事一定要让高爸爸知道不能让高爸爸伤心,高爸爸才是会对她和妈妈好的人。

尚尚豪迈的拍着高爸爸的肩膀道:“放心爸爸,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我就算吃了他给我买的东西,我最爱的爸爸还是你。”再咬一口,香香的,嘻嘻!

不过,哼,给她买披萨肯定是别有用心,想把她拐骗走,门都没有:“我是不会让他得逞的,我是爸爸妈妈的好尚尚。”咬一口、再咬一口,该吃还是要吃。

夏渺渺把碗筷放在餐桌上:“好什么好!吃胖了活该!”

高湛云闻言撇渺渺一眼,高兴的把女儿举起来:“对,咱们尚尚是爸爸妈妈好尚尚。”

夏尚尚举着手里掉的哪里都是渣渣的披萨,笑的非常开心。

夏渺渺本来无语望天听着女儿耍着可爱的小心思,但下一刻莫名有些疑惑,丫头怎么了?以前她很喜欢被说爸爸送了她什么,又送了她什么,怎么刚才口气那么不对:“尚尚,下来。”夏渺渺接下围裙。

小尚尚顿时有些心虚,刚刚好像妈妈不准告诉高爸爸,小家伙见老妈走过来赶紧弥补:“我以后都不说了,真的。”

“管你真的假的,过来,妈妈问你个问题。”她今天这么做是觉得何木安总有一天会知道尚尚,以何木安的为人应该不会当这个女儿没有生过,所以她想让尚尚熟悉一下何木安,万一有那么一天……尚尚也有个思想准备。

一个小披萨而已,而且确实是何木安买的。这也是她带回来的原因。

尚尚看着妈妈严肃的脸,有点小害怕,最后还是搂着爸爸的脖子让爸爸带着一点点的靠近妈妈,不等妈妈先开口,她先交代:“我以后不敢了。”

夏渺渺含笑的牵住女儿的小手:“没什么,告诉了也一样,但是爸爸、妈妈还有另一个爸爸都很疼尚尚,尚尚怎么突然就不喜欢另一个爸爸了。”

“姥姥说另一个爸爸是坏人、是骗子。”

“另一个爸爸怎么会是坏人呢,他也很疼尚尚的。”

“他当然是坏人了,只会说送我东西,送我吃的,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他就是大骗子,他还骗了妈妈,都是姥姥说的,他喜欢别人帮他生的孩子,他不喜欢尚尚,他就是随便打发尚尚的,只有高爸爸真喜欢尚尚。”

高湛云赶紧点头,这么好的机会不刷白不刷。

夏渺渺的脚不动声色的踩在高湛云脚上。

高湛云呲着牙不点了。

死丫头,你知道什么是生:“尚尚,另一个爸爸只是很忙,不是——”

“哎呀,我的披萨快凉了,我要吃披萨了。”

“尚尚,爸爸真的只是因为……”

“我知道了他很爱我很爱我的,现在我可以安静的吃另一个爸爸给我买的披萨了吗?”

夏渺渺眼睛一瞪,围裙甩在高湛云身上:“吃,吃吧——”不嫌撑到你!

高湛云赶紧把女儿放下来,招呼从楼上下来的小鱼带女儿一起去吃披萨,拉着渺渺到了旁边的吧台:“你跟她急什么,她还是个孩子,阿姨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以后多教几次她就懂了,不用非一次性让她明白那么复杂的问题。倒是你,怎么突然想到跟尚尚说那些了。”

夏渺渺叹口气,她也是没办法:“上午不是跟你说遇到他了,我觉得这件事瞒不住,倒不如我先说了,让尚尚心里舒服点,别看她不当一回事,第一次别人说没爸爸时,回家跟我哭了很久,她心里到底是介意在外工作的爸爸不理她的,我只是没料到我妈连那种话都跟孩子说。”什么叫骗了她,让孩子心里怎么想。

这一点高湛云能明白,尚尚小时候很依赖他,尤其叫他爸爸后,经常拉着他向所有的小朋友介绍:“但你想过没有,他会喜欢尚尚吗,万一他不喜欢尚尚岂不是更伤心。”人都是偏心的,他不想尚尚是感情最先主动的一个,另一个人身为父亲就等着理所当然的享受!那对尚尚不公平。

夏渺渺看高湛云一眼,最后点点头。

高湛云见状叹口气,他相信渺渺的判断:“放心吧,咱们尚尚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而且……”高湛云看向渺渺的目光顿时有些苦涩:“虽然我不想承认,但血溶于水,她肯定比接受我更快的能接受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