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醋了。”

“你说呢。”

夏渺渺嗔他一眼:“豁达点,其实没想过他们能多亲近,大家表面过的去就行,尚尚还有你我呢。”

“这还差不多,我说你拿回个盒子怎么不给夏小鱼吃,原来在这里等我呢。”

“我哪有,就是想当个小秘密让尚尚有点亲近感,谁知道她转头就出卖我。”说完无奈的叹口气:“都不跟我不亲了。”

“跟你不亲就对了,省得你想背着我给我下套。说实在的。”高湛云颇为自得的看着夏渺渺:“你舍近求远了,你不觉得我身为父亲,跟她谈她亲生父亲的话题更有说服力?”

“你跟她谈?”老虎教小狗怎么找肉?

“你信不信,在她爸爸这个问题上我说一句话绝对比你说一百句管用你。”

夏渺渺颇为不屑的看着他:“拿我替何安谢谢你?”

“不服气是不是。”

“服,敢问老爷什么时候肯降尊纡贵帮她爹说几句好话?”

“这要看老夫的心情。”

夏渺渺忍不住捏住他的耳朵:“我拧不残你,还老爷。”

高湛云严肃的拿下她的手:“小孩子一个被下手打人——”

“你还——”

高湛云的电话突然响了,夏渺渺急忙放开手,紧张的盯着他打电话。

高湛云神色异常的接听,直到说完,夏渺渺才敢开口:“怎么样?有什么消息。”

高湛云看着紧张的夏渺渺。

夏渺渺担忧的看着他:“你到是说话呀!”

高湛云突然一笑又快速收住。

夏渺渺眼里顿时爆发出闪亮的光彩:“太好了!那个坏人被捕了是不是!小鱼安全了!”

夏小鱼听到声音快速跑过来,

夏渺渺顿时跳起来揽住他的脖子亲了一大口,转身向跑来的小鱼跑去:“小鱼你听到了吗那个人被捕了,咱们安全了,安全了——”

夏小鱼使劲点头,姐妹两高兴的抱在一起,小鱼已经泣不成声,这几天快吓死她了终于没事了,太好了,她不用担惊受怕了:“我没事了……没事了……”她终于可以出门了,不用背卖掉,不会担心出门后回不了!夏小鱼想到这两天的担心,哭的更加厉害,她太怕了。

夏渺渺心疼的帮妹妹擦擦眼泪,嘴边的笑容怎么掩也掩不住:“恩,我们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看我家小鱼现在都瘦了,心疼死我了。”

“恩,恩,回家。”

高湛云看看外面的天色,提醒:“都这么晚了明天再走吧。”

夏渺渺推着妹妹上楼:“别人家不方便,快去收拾东西,走了。”

高湛云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这是他爷爷一直想过户给他的房子,因为父母的关系没有要,在这里过一夜其实跟自己家没有区别,但渺渺说的也没错,他没想接受爷爷的好意,那这套房子就不是他们的:“尚尚,走了。”

……

月光穿透霞光山上雾霭丛生的苍天大树照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春寒料峭的夜晚,清冷的月色无论散发多少光亮都被幽暗的湖水折射出三分凄凉冷意。

霞光后山的夜灯在寒春的晚上散发着清冷的光亮,幽幽暗暗照亮了半块丛林密树的影子,犹如一头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口。

距离湖面有段距离的丛林小路上,何总管披着大衣心疼的看着坐在木板桥钓鱼的先生,先生回来后拎着鱼竿一直坐在这里,从上午坐到下午,从下午到晚上,送去的饭菜原封不动的又被撤了回去。

何总管看看深林的夜色,臂弯上放着先生自始至终没有看一眼的大衣:“去看看老爷、老夫人回来了没有。”再这样下去非生病不可,随便谁过来劝劝先生也好。

旁边的施秘书叹口气:“刚打了电话都不在家,就算在了又如何,他们未必劝的动先生。”

“总还一线希望,小马说的那位女士找人确定过了吗?”

“确定过了。”先生休假期间的女朋友。

何总管望着先生的背影不确定的开口:“你说会是真的吗,先生其实是喜欢过那位女士的。”

“或许吧……”

“既然先生喜欢,就去谈谈,让她陪先生一段时间吧……”

“如果何管家出手我没有意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今天下午他打听过了,女方有男朋友,他也给女方打过电话,女方很礼貌的拒绝了他的提议。

何总管不悦的看向施秘书,这是打算置身事外了!一个能牵动先生情绪的女人,他打算让自己应付,出了事算他的,有功劳一起算,越来越会算计了。

何总管立即恼怒的闭嘴不言,他也不确定先生会沉寂在这种情绪里多久,而且一个能让先生情绪动摇的女人,确实不好办,这种情况下做好了不见得有赏、做不好被罚是妥妥的。

万一女方无意,他们应塞过来,能影响先生的女方稍微吹点枕边风他们就可以下岗了,唯一的办法是先生早点死心,让不识抬举的女人永远没有登上来的可能。

何总管拿起通话器:“纬度37,经度42,开暖风。”唉,看着先生长这么大,还没见先生这样过,希望那位女士好自为之。

“是。”

天蒙蒙亮的时候,何木安神色严肃的提起放在一旁没有收获的水桶慢慢的往回走,看似没有任何异常。

她在转身的那一刻喜欢上了别人,他就算不想承认,分析了一晚上,也不得不告诉自己,她现在心里根本没有他。

他不去想她是抱着什么目的重新另一段感情,是不是跟当初遇见他一样,只是想多个使唤的人,他根本就不是不可替代的一个,只是他当年恰好不矜持的接收了她的追求,不是他本身又吸引力,不是她爱他,而是当好出现,他本身什么都不是!

何木安提着水桶一步一步踩在清晨刚刚复苏的草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这样的前提下,不允许自己再出手,一个不爱他的女人,他就是再喜欢也不会犯贱!

她愿意跟她不怎么样的眼光看中的男人在一起,那是她的事!自认喜欢的不行,幸福的不得了她就去!难道他会以为失去了她就失去了全世界,非舔着脸放弃自尊追回来,没有她就不会幸福,那也太小看他现在拥有的一切,他并不觉得没有了那个女人,自己会不如另一个人男人幸福!

被自己喜欢的女人当草一样扔了又怎么样!他还是他,不少块肉不却个魂,更别想让他像个傻子一样以为没了他就没了全部,以为他除了钱什么都没有,除了权势什么都不剩,相反,这两样的存在让他存在感爆棚!

啪,咣当。

何木安被一根长出的蔓藤绊倒在地上,偌大的身体重重的落在地上已然无法动摇他脸上冷淡的表情。

……

“先生,您怎么了?”怎么身上会有泥?

何木安神色平静的上楼,声音不急不缓:“把后山所有的爬行植被铲了!”

不是要保持原生态。

何木安回到书房,打开电脑,早晨五点半的所有监控视频丢失五分钟。

……

夏渺渺从副总的办公室出来,暗地里切了一声,转眼又换上端庄得体的微笑。

“夏姐,早上好。”

“好。”

“夏编,早上好。”

“好。”

伊朵从旁边走过来,讽刺的看她一眼:“去拍马屁了?”

“每天一拍,快乐神仙。”

“夏渺渺让你在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毛丫头手下做事很高兴是不是。”

“对呀,上司愚笨不是能显出摄政官员的聪明。”

“夏渺渺!我没料到这件事你会就这样认了。”

“不认了怎么样,我也找上面的上面的上面看两眼,看看能不能混个总经理当当。”夏渺渺说完转身离开,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如果她和何木安吃饭的一幕被人看到是不是就真能当总经理了?

总经理呀?年薪百万,配车给房,正是她现在最需要的,何况她工作能力很不错,如果谈语都可以凭一眼上位,她为什么不能适当的给自己谋取一点利益。而且,而且她有能力说话,比谈语在那个位置时靠谱多了。

“夏编,你来一下。”

夏渺渺回头看眼刚出来没多久又要被叫回去的副总办公室:她为什么要在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手下靠‘熬’出头,还要看她官大一级压死人的脸色,难保她真的坐稳了那个位置还会记得她的恩情,肯推她上位。

但被看一眼这种事就简单多了,打个招呼?问一声好?这可是实打实的好处。

谈语坐在主位上看着下面的夏渺渺:“我不认为你的提案可以通过,你前几天以前在休假,可能不知道上面的动作,魅力要进行全面的调整,我们以后跟宏大关系也会有变化,不能因为你一个人,跟宏大闹的很不愉快,你明白吗?”

所以……她暗示韩从双衣橱‘不要脸’的小三搭配方式不能刊登了?

“夏编,我知道你因为女儿的事跟宏大那边的韩编有点误会,这一点我十分理解,为这件事我也为你向上面争取了,可总经理的意思我想你也明白,他想是让我再跟你谈谈,毕竟现在很多事可以商量着来,韩编也愿意向你道歉,你看能不能……”

“谈总,目前为止我没有收到她的道歉。”

“你已经付诸了法律手段,不必再杂志内容上再得理不饶人。”

“我怎么她了,我不就是写了写不同收入人群的服饰搭配,她穿的跟收入有分歧关我什么事。”

“夏编,有时候退一步对你有好处,上面会记住你这次的牺牲,在以后的升迁路上也会着重考虑人。”

所以就把考虑到了我头顶上,我为什么要退让:“我不觉得我的稿子有问题。”

“夏编,不要一意孤行,听说韩从双往上面提的一项访谈没有通过,她现在处境也很难,你的律师函宏大也很重视,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你何必要让她身败名裂。”

“她登我的女儿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女儿会不会身败名裂,以后我女儿结婚有男朋友,被人挖挖这段历史很有脸是不是!”

都什么年代了还挖你女儿历史,这么小的事别人不提谁还会记得,谈语见她油盐不进,立即转移话题:“你女儿很可爱。”

“谢谢。”

“她也希望你息事宁人的。”

“你问过了?”

谈语顿时语塞,已经看出夏渺渺在女儿这件事上不想跟宏大那边的人善罢甘休,谈语叹口气,立即做出了决定,这是一个很好的拉拢人心的机会,如果她极力跟上面争取刊登夏渺渺本期的内容,上面应该会考虑她的意见。如果夏渺渺的目的达到,以后也会帮她,这是互惠互利的事。

谈语想到这些深吸一口气:“好,这件事我为你向上面——”

“不劳烦副总了,我亲自跟总经理谈。”

“那我静等夏编的好消息,也请夏编不要忘了,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很乐意效劳。”

夏渺渺诡异的一笑:“谢谢。”转身,走到门口又突然停下微笑的看向谈语:“谈总,今天的衣服搭配的不错。”说完关上门出去了。

她什么意思,谈语莫名的看眼自己的衣服,这是她前两天买的,以前因为穿着没少受人白眼,前些日子手里因为那些人有了些钱但也没敢乱花,如今坐到这个位置,她才舍得买了一套正装,来了时候照了好几遍镜子没有任何不妥,跟这里所有的主编都是一个档次,有什么值得她提起的。

她为什么会提,谈语本来对自己这身衣服很自信,但夏渺渺刚才一开口,还是让她忍不住觉得是反话,是在嘲笑她的品味,她起身到镜子前照了照,确定没有问题后,才坐回办公桌前,哼了一声,开始处理今天的工作。

她以后再也不会因为衣服让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夏渺渺和伊朵不愿意跟着她又怎么样,多的是人向她妥协,她现在已经摸清魅力杂志的运作方式,接下来就剩熟悉了,等她完全掌握了文字部的班底,换掉不愿意帮她的夏渺渺和伊朵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题外话------

腊八呢,记得喝粥。(*^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