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另一边,已经早上九点多,韩从双依旧穿着大红色的吊带睡裙白皙的小脚踩在宾馆深蓝色的地毯上更添了一抹耀眼的魅惑,此刻这双脚的主人睁着桀骜不驯的年轻双眼瞪着床上的男人。

“为什么我的提案没有通过?为什么上面突然缩减了这个月的内容补贴?什么叫没有价值?何先生的专访怎么会没有价值?飞跃知不知道禾木对宏大有多重视竟然还提要融资敏行!飞跃是不是疯了!你赶紧跟飞跃的总裁谈谈他们怎么可以不批准我的提案,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就是要曝光扩大知名度增加本身的价值,何先生只是不习惯,等他发现曝光会让他的人格魅力再上升一个台阶的时候……”

石国强掀开毛毯,漏出保养得宜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那过一旁的睡衣披上,神色没有一点波澜。

“你倒是说话呀!你就让那些人看我的笑话,现在上面还停了我的工作,你就什么都不过问。”

石国强给自己倒杯水,五十八九,面部犹如争当而立的壮年,不得不说他非常注重自己的品味:“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如果再闹下去恐怕不是停职留薪那么简单。”

“为什么?”韩从双惊讶。她做了什么,就算因为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警告的处分还不够严厉。

“我觉得没那么简单,飞跃从来没有驳回过宏大的任何提议,这些年宏大能从最初的崭露头角坐到行内一线水平,最上面的功劳功不可没,但我听说最近敏行出了一位让何先生上心的女人,如果飞跃融资敏行成功,我们的处境以后就没这么乐观。”

韩从双的声音瞬间拔高二百度:“让何先生伤心?什么女人?”

“一个刚出大学校门的学生而已。”

韩从双冷笑一声:“所以何先生什么意思。”

石国强一口喝完杯子里的水:“何先生没有什么意思,他也不用有什么意思,你别用你的心揣摩何先生的行事风格,你以为宏大这些年顺风顺水是何先生的功劳?不是,只是何先生略微表现出对宏大的重视,下面的各个机构都会适当的给宏大开红灯,你以为我们旗下的精英为什么能不费吹灰之力的采访到很多大人物,那都是给何先生面子,不是你们业务水平精湛。”

石国强忧心的放下水杯,大方的脱了睡袍,任好身材暴露在灯光之下,坦然的穿上衣服:“这次何先生明确的表示对敏行有兴趣,提的又是融资而是不是全部收购,那个女人的面子可比宏大大多了,以后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那我——”

“关于哪篇报道,我正帮你向敏行施压,估计看在我的面子上你给当事人道个歉这件事就过去了,因为你的提案,上面取笑了对公司的一些福利,也是我给你争取的停职留薪,你记住,现在你休息一段时间,比在公司时刻提醒别人因为你他们每个月少了多少钱,对你更有力。”

韩从双闻言感激的从背后保护石国强的腰:“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

石国强拍拍她软弱的年轻的毫无皱纹的小手:“听话,这是对你最好的结果,过了这段时间我回安排你重新回去。”

“我真的还可以回公司?”韩从双仰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石国强宠爱的捏捏她的脸:“当然了,这两天别惹事,等我跟敏行的高层洽谈好了,带你和他们吃顿饭,你要很谦逊的给夏小姐道歉知道吗。”

韩从双闻言垂下头,虽然不乐意,但还是点点头:“好,我听你的。”不就是道歉吗!有什么了不起,等宏大和敏行真的合二为一了,凭她的地位有的是机会收拾她。带着别人的孩子还勾引高哥,真是不要脸。

“乖。”

……

夏渺渺坐在办公室,双手弓起交叉放在胸前抵着下巴看着屏幕上的一串电话号码,打过去后要怎么说才能再有机会跟他吃次饭?

小鱼的事太感谢你了,希望你能让我们表示感谢。万一他说不用了呢,毕竟对方不大可能因为这件事给她们面子?

要不然她直接提着礼物过去?在领导们都去禾木签署最后文件的时候,直接要求见一下他们总裁,就说因为小鱼的事表示感谢。这样领导们就知道她认识何木安,她想在杂志上登什么不过分的事还不是手到擒来。万一他没在公司呢,岂不是很丢人,还会弄巧成拙。

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让小毛代替她把礼物送过去,靠大嘴巴的小毛把她认识何木安的事宣扬出去?

夏渺渺眼睛一亮,这个办法好,不显山不漏水,电话她提前打过,礼物怎么也能被留下。她也不会多难看。

但送什么呢?夏渺渺思索的用手机敲击着自己的下巴,突然脑袋一僵,猛然想到了一些东西,曾经不起眼的,她随手丢的,现在给孩子用也没有显得过时氧化的。

夏渺渺猛然一拍桌子,眼里绽放出夺目的光彩,会不会是她想的那样,会不会!

她有三大盒,如果都是真的,房子、学费、爸妈的养老金、她的养老金、夏宇的结婚前,妹妹的嫁妆……

不过,能卖那么多钱吗?

夏渺渺没想过还回去,时间太久了,特意去那么做,只会显得别有居心还太作,给了她就是她的,如果卖了那得多杀钱呀!

等等,是真的吗?回去找人鉴定一下,万一是高仿的呢,怎么办,不过如果是真的,怎么也能卖一百万,付个首付了。

但当务之急是给何木安送点什么,珠宝、奢侈品类肯定不行,她绝对买不到他能看入眼的,大俗即大雅,送他一捆有机葱,葱现在挺贵的,会不会太小气了,再有机也是葱,要不加两头蒜,千金难买那片土。

算了吧,送瓶红酒?一千多的张玉怎么样?一万多的?有钱人差她这点酒。

送套尚尚从小到大的写真?这个可以,但是不是显得太邀功了,好像让他按年龄给她结账似的。

送点什么呢?何木安喜欢什么呢?夏渺渺想呀想呀,除了喜欢宅在家里他还真没什么爱好。

还是送有机食品好了,千金难买,现在的馒头多为机器打的电器烧水蒸炉,他们小区里还有盘的锅台没拆,馒头这种东西,手工的和非手工的颜色味道不一样。

她回去把那灶台用起来,和小鱼一起给他蒸一锅纯手工的馒头,最好面都手工磨,肯定能让他想起小时候。

夏渺渺自己给自己点点头,再加点葱姜蒜什么的,钱不多又珍贵,完美。

夏渺渺想完心头第一件事,继而叹口气,历史不重要?历史很重要,何木安揪住那点历史不放她会很难堪,她简直想把那些卖出去的报纸、杂志都翻出来烧掉,让何木安看见了,就算相信她没虐待过,但把孩子打扮成那样,肯定想她没尽心,多少对她会有意见。

单是这样还是好的,万一有朝一日跟她争抚养权,那就是她的黑历史妥妥的为他加分项。

夏渺渺想到这一点,没有把韩丛双掐死都是她仁德。

唉,姿态放低一点,希望他不计较吧。

想通所有关键,夏渺渺拿起桌上的电话按照屏幕上的资料打到了禾木集团的前台。

“喂,您好,请问是禾木集团吗?我找何先生……不是,不是……”但不得不遗憾的承认:“我没有预约……我真的有事,麻烦您帮我问问,可不可以……”

夏渺渺颓然的垂下头:“谢谢,麻烦您了……不用不用,再见……”被拒绝的太温柔,只剩满屏的尴尬。

去现场的话是不是可以一搏。

另一边,前台漂亮的小姑娘在挂了电话之后,态度认真的拿起另一部电话打到顶层秘书办:“对,一位夏小姐,来电显示是XXXXXXX。”不是上面有要求,而是多有来电找何先生都会报上去,哪怕是一个骚扰电话。

顶层秘书办很快根据来电显示还有姓氏核对这个人可能的身份,毕竟有些来访可能真的有事只是手里暂且没有先生的电话,如果核对显示手机号码的主人和姓氏都与禾木集团有业务往来,这组电话和来电者的姓名就会被特别秘书部的汇报员拿去给何先生汇报。

当然还有一种也会被报上去,就是跟禾木集团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人,谁也保不准这种人何先生是不是真认识,报一下总不会出去。

夏渺渺属于最后一种,所以她有幸带着姓氏出现在了一小时一汇报的专业报幕秘书长的口中。

何木安在听到夏姓时抬起头。

报幕组第一秘书长瞬间做出得体的反应:“先生,需要回访吗?还是介入夏小姐的下次来电?”

何木安神色未动的垂下头,眉毛都没有皱一下,声音出其的冷淡:“不用了,她如果再打来就说我没时间。”

“是,先生。”竟然有回复!?什么人!?一成不变的报幕声再次响起,何木安手下的笔未停。

直到秘书组离开,何木安方停下笔出神了片刻,然后又投入工作:没有了一份感情,并不是末日。

另一边,夏渺渺正在考虑预约的可能性,见不到人东西能不能送过去?哪怕送到后就被扔了也行,能不能送呢?

……

夏小鱼刚换了岗,此刻正穿着红色凤纹束身旗袍坐在休息区捶腿,站了整整五个小时,脚都弯了,她堂堂空乘系的高材生竟然要在这里看门,进公关部不可以吗!

哼,谈语那种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都可以他天上掉个馅饼爬她姐头上,她为什么这么命苦。

夏小鱼捶着腿,呜呼哀哉的嘟着桃红色泛着点点金光的可爱小嘴,漂亮的小脸上都是撒娇般的抱怨。

“小鱼,电话。”

夏小鱼愣了一下:“谁呀?”

“不知道前台让通知你一声,快点去,等着你的呢。”

“哦。”夏小鱼赶紧套上鞋子往外蹦,心里却纳闷了,谁这么神经病不打她手机打给前台,脑子进水了吧。

好友神色诡异的挡在门外,漂亮的笑脸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小鱼,老实交代,是不是哪位大佬看上你了?要不然怎么打到前台去了?”

“借你吉言。”夏小鱼已经蹦了出去:“喂……”

三个小时后。

夏小鱼长发披在肩上穿着粉蓝色小碎点淑女范风衣,满脸惊愕的走在人来人往的大道上,身旁的人不小心撞了她都没有感觉,她盲目的一步一步的走着,比刚知道有人想杀她时冲击力还大。

那些她听了好像也懂了的话,现在还在耳边反复的响。

“小姑娘,真想不到你会想找我,哈哈,久仰姑娘大名,我们还是第一次见,你还不认识我吧,承蒙朋友们不嫌弃喊我一声六爷,你要是不介意,叫我一声六爷爷吧。”

“我知道我们不认识,当年何先生让我搭救一位小姑娘时,我还想着什么小姑娘能让她惦记,今天一件,夏小姐果然漂亮呀。”只是恭维的话,小鱼漂亮不假但再漂亮的他也见过已经对女人的容貌麻木了。

“你问我受谁所托救你?你不知道?……禾木集团的何先生你听说过吗?”

听说过,她怎么可能没听说过。但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一个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良好公民,撑死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言明不能早恋的好学生,为什么让一个杀人犯打到公司求她帮忙求情!

她都要疯了!她哭着叫着说什么都不知道求他放过!都忘了那个坏蛋还住在监狱里,电话是因为人道主义政策才能打出来的,根本不可能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可那人咬定她能帮他求情,如果不求情他就死在监狱里了。

夏小鱼希望他去死,死一百次一万次,五马分尸、就地处决、千刀万剐,但那也只是吓坏了时想一想,放在幻想里过过瘾,真让让她看着一人这么死,会先把她吓死的。

而且……而且……那时一个杀人犯,她不敢不给他求情,他能找到自己的电话,他知道她在努力上班,他知道她家在哪里,万一他做了十年二十年牢出来了,想到自己没有为他求情受的哭,会不会反过来还想弄死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