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尚V安(三)/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语,谈语,看什么呢?”

“我有点事,你们先去。”

“啊,谈——”

谈语已经抛开她们向何木安在的地方跑去。

没走远的同事疑惑的看过去,谁呀!让谈语这么积极?

好帅呀,虽然不是校园流行的奶油小生,但确实都市女性最喜欢的霸气之帅。

谈语心跳的非常快,平时见他的时候都是一圈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一个人的样子,谈语发现竟然比那么多人烘托着他的卓尔不凡更加让她移不开眼,这大概就是他的个人魅力吧,尽管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不可以、不可能、那是误会,也忍不住会心动。

或许这种心动跟感情无关,只是任谁见了这个男人也不会无动于衷。

谈语努力平复好自己的心跳,站在他面前紧张的开口:“何先……”

何木安抬步就走,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对,他还有事可以做,他关上门,钥匙不断的从孔里掉出来又被他强硬的弄进去,带着满身心的落寞和不知名的疲惫驱车离开。

谈语站在原地呆呆看着他离开的方向,下一刻眼里骤然蒙了一层屈辱的水光。毕竟年纪小,没有被人如此堂而皇之的忽略过,有些拉不下颜面。或者是最近那些人对她的赞誉太多,仿佛她真有了影响那个人的力量,有些不知名的自以为是。

他的出现就像一面照妖镜,再次把她打回原形,让她突然觉对自己非常不堪,像迷失了梦想的小丑、像躲在阴暗处突然被拔高的矮子,那么屈辱、不甘。

“谈语、谈语……”

谈语立即把眼泪收回去,准过头,微笑。

“谁呀……真有型!男朋友吗?”

谈语笑着摇摇头:“不是,认错人了,我们去吃饭。”不喜欢她就不喜欢她,没有他一次一次的让她警醒说不定她真傻乎乎的陷进去了,她要努力,努力让自己尽快成长起来。

何木安在红灯时给不断尖叫的夏小鱼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挂断。转了路,向另一条街开去。

女儿……他还有一个属于她和他的女儿,他唯一的、绝对会属于他的孩子……是就算有人抢也不会属于别人的、他的、只是他的——女儿。

春暖花开的幼儿园充满着欢声笑语,希望的绿色、五彩缤纷的图画,勾勒出属于孩子的天真活泼。

操场上一位刚刚幼师毕业的小老师,带着一群让她头疼欲裂的小朋友在铺满橡胶的场地上做游戏,企图用这种方式分散他们旺盛的精神力,好让自己休息一会,现在看来非常有用。

三五个孩子嬉嬉笑笑的手拉着手,钻过一个圈圈又跳过一个个圆形障碍,你追着我、我赶着你,跑的分外欢实。

小老师伸伸腰,有种现在才活过来的错觉。

何木安站在门外,透过自动铁门,目光不自觉的落在跳动着无限旋律的不远处,那些孩子的笑容,软绵绵的样子、小小的身板,可以拥抱在膝盖上的较弱,但那里并没有他的女儿。可却是一群跟他女儿年龄相仿的孩子。

如果尚尚在其中,尚尚回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也这样笑?是不是也跟着小朋友不停的闹、像个成长期的小毛毛虫期待变成蝴蝶的小模样。

何木安笑了,她是不是也是活泼的、带笑的、无忧无虑。她有没有想过他?有没有问过渺渺她爸爸什么样子?有没有非常非常期待他的参与?有没有跟人说起过她的父亲?

何木安每想一个就退缩一步,他从未出现过,尚尚有没有失望,会不会觉得他不是一个好爸爸,她甚至根本不认识他!

“找谁!”警卫室的大爷把警棍被在身后隔着大门出身询问,这个男人看着人模人样的,但他一直盯着孩子们看让他不得不心生警戒。

他也是没办法,现在这样公然抢孩子的亲爹亲妈太多了,他们又不知道法院把孩子判给了谁,只能谨慎再谨慎,免得闹起来,谁也承担不起责任。

何木安顿时看向警卫大爷,目如傲雪,身若磐石。

大爷身子一凛:“问你话呢!”

退伍特种兵?想不到能在这里碰到一个,这家幼儿园是歪打正着,还是级别不低,何木安看看园内配置也能一目了然,他神色重新平静,别人家门卫什么样子是别人家的事又不是他女儿一个人的保镖:“我找中三班的张老师。”

警卫大爷松口气,找老师好办:“等等,我给你叫。”

何木安重新看向不远处做游戏的孩子们,声音无比诚恳:“谢谢。”

警卫大爷天天听祖国的花朵各种有礼貌的谢谢,完全不把成年人不走心的客气放在眼里。

中三班的张老师很快出来了,她二十七八的年纪,圆脸蛋,蘑菇头,没有戴饰品,头发很黑,可能寒假期间美过,开学又染了回来,她现在的装扮一看便很符合孩子的审美观,笑起来很有亲和力。

她看了不知道想什么的何木安好一会,不得不先开口:“先生,我好想不认识你。”也不可能是她们班小朋友的父母,她不敢说每个孩子的家长都认识但绝对都有印象,没有这么……怎么说呢……一眼就让人不容易忘的。

“你是夏令的班主任。”

“夏令?哦!”走后门来的孩子总是让人记忆犹新,才来没多久,好像她爸爸跟校长有什么关系,他们都开学一段时间了还给她一个人开了入学考试,但她爸爸她见过,不是眼前这位:“您是……”

何木安看着不远处幼稚墙体颜色,软绵绵的动画图案,除了他参与过的营销,其他的一个不认识:“我可不可以见见她。”

张老师微微一笑,拒绝的毫不留情:“恐怕不方便……”

何木安张张口,想说自己是她爸爸,但不知为什么他说不出来:“等一下。”何木安打了一个电话。

然后他就可以进去了。

再然后尚尚小朋友出现在会客室里。

尚尚今天扎着一个食指长的冲天辫,一圈圈的发圈,五颜六色的像砍了一半的彩虹桥,辫子上绑着她昨晚选了很久的粉色毛绒小兔,小毛球有婴儿拳头那么大,盖住了她的小辫子。

她穿一件淡黄色毛衣,外面是蓝色格子外套,一条加绒的牛仔裤,脚上是黑色小皮鞋,外面翻了一圈带着小鸭子的袜边。

她眼睛亮亮的,唇形非常好看,小脸白白嫩嫩比刚煮熟的鸡蛋还细腻,在她十分可爱的表情配上十分茫然的小样子,说不出的古灵精怪:“谁找我,谁找我?”

何木安瞬间站起来就那样看着她,心神随着她进来的一刻一圈圈扩散扩散,在她细细、软软的生硬中一点点起伏、起伏,毛茸茸的,毛她茸茸的女儿……

何木安眼里顿时被什么填满,太不适应,分外珍贵。

“他骗人!我不认识他。”尚尚快速躲到张老师身后,陌生的叔叔阿姨都是妖怪,会把小朋友叼走吃掉,不能跟他们说话,更不能跟他们走。切,才不是她叔叔,她只有小舅舅哪来的叔叔。

张老师顿时警惕的看着来人。

何木安全副心神落在她身上,满心满眼都是她。尚尚,他的女儿……何木安蹲下身,激动的视线微颤,愣是没说出一句话

小尚尚躲在张老师背后,不上前:“我真的不认识他。”呜呜,老师别走呀。如果不是能幸免于午睡,她才不要对着陌生人。

“你真不认识他?”张老师再问她几遍。

她也不认识眼前的叔叔,但好像……又有点眼熟……

何木安颤颤伸出手想碰眼前的小女儿一下。

夏尚尚小身板快速一扭巧妙的避开,开心的不得了,她躲过了!躲过了!

何木安宠溺的看着开心的尚尚,硬生生的从僵硬了多年的表情中挤出了石破天惊的温柔微笑,柔和的能掐出水来。

“您是……”张老师要对每个孩子负责。

何木安的目光一直落在女儿身上,他的女儿看起来活泼的不得了,也调皮,瞧刚才那一下小身板扭的,那股得意劲。

尚尚被对方笑的都不好意思了,小脸皮薄薄的都是羞涩。

何木安瞬间被她的小模样攻占了全部心房,只觉得现在满眼都是小丫头精明可爱的羞涩样子,她怎么能这么可爱,怎么能长成这么完美的样子,怎么能涵盖了所有的春精,带着无限希望的微风吹开波澜壮阔的序曲:“尚尚……”

“恩?”下意识的看过去,又觉得自己很没出息竟然被陌生人骗的说话了,陌生人果然很狡猾。

何木安觉得再不说点什么,他就要疯了:“……我是爸爸……”更加紧张的盯着面前的小精灵。

“爸爸。”夏尚尚混沌的小脑袋转了一下,吃惊的从张老师背后探出头使劲看向距离她不足一尺的男人。

张老师信息量很大的看着腿边跟自家同学交流的男人:爸爸还用自我介绍的?

夏尚尚兴奋万分的指着何木安惊喜的大叫:“你是‘亲’爸爸,亲的那个!”

何木安伸到一半的手顿时不敢再向前,‘亲’这一个字讽刺的让他没脸看她。

张老师闻言脖子有些僵硬,这孩子,用强调那个字吗,难不成爸爸还有很多种?

夏尚尚不管那么多,她终于见到亲爸爸了,那个是坏人的亲爸爸,要给妈妈报仇的亲爸爸,会各种欺骗她的亲爸爸。

但尽管姥姥一次一次强调亲爸爸是坏蛋,教给她无数应付亲爸爸的招数,可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亲的,现在突然有人跟她说他自己就是那个坏蛋,在想到所有的招数之前,第一个越入脑海的还是:坏蛋那也是盼望过很久的一颗蛋,哦,原来这颗蛋是这个样子的。

夏尚尚笑的十分开心,她一定会表现的很棒、很棒,不会上当受骗。

小尚尚瞬间给自己按了一百八十个小心眼,全副心神准备用十八般武艺对付这个亲爸爸。

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闷声发财不会,直接出招炉火纯青:“你是来骗我的?”哈哈!我就知道就知道,但我不会上当的,我知道你的目的你不骗不到我。

何木安一时间有些茫然,不懂他可爱的女儿在说什么。

夏尚尚无不得意的看着他,小脑袋抬着非常高:“我姥姥说了,你是坏人,我不能跟你一条战线,我是妈妈的,你少打我的主意。”哼!

何木安呆呆愣愣的看着她,但片刻,立即笑了,仅有的颜面抛在身后,不就是让女儿得意吗,她愿意说什么就说,还是个孩子,而且还是他的孩子,他想的虽然简单,可实际也是撑起很厚的脸皮才没有在女儿童真的话语中无地自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