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尚趴在高湛云肩头美着,笑的小脸灿烂,突然看到爸爸身后紧追而来的人,惊了一下,猛然想起还有这么一个人来,开心道:“爸,爸,我亲爸!”

高湛云笑着拍拍小家伙的背,完全没有对待小护士女医生的冷漠:“是,是,我是你亲爸,咱是亲爸!”

何木安的心僵了一下,百碎万断,他对尚尚来说是不是就和渺渺对他一样……

这种不需要让他惶恐,他宁愿尚尚不愿意认他、怨恨他、跟他闹,也比她笑着喊‘事实’让他无地自容。

尚尚完全不懂大人的心思,笑的十分开心,因为爸爸说话的时候很开心,开心是会传染的所以尚尚也开心,但爸爸理解错了呀:“不是,不是,是亲爸,亲爸爸啦。”

“是。”高湛云笑着打开车门,没当回事,尚尚拍他马屁的时候什么好话说不出来:“也别想吃糖。”

“不是啦。”好丢脸呀。

车门突然被伸出来的手猛然关上,顿觉背后一股危险的气息直冲四肢百骸。

高湛云瞬间回头。

何木安目光平静到冷酷的看着他,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鹤立鸡群的卓尔不凡,强悍到霸道的存在感散发着独属于雄性的敌意全部向高湛云逼近。

高湛云一扫前一刻面对女儿的温声笑语目光同样阴冷的看着他:“这位家长,我好想不认识你。”

“抱着我的女儿难道不该认识我。”

高湛云瞬间竖起所有的防备,冷漠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何木安冷冷的盯着他,非常介意他抱着他的女儿。

夏尚尚懂什么,抱着高爸爸的脖子,头靠在爸爸肩头安抚着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身体紧绷的爸爸:“他我亲爸,亲爸爸的。”语气不自觉的沾了那么点‘就是这种长像不稀罕’的不以为然。

高湛云看着对方,抱紧女儿,突然诡异一笑。

何木安盯着他,气势天成。

此时两人都没有面对尚尚时的温柔,剑拔弩张,带着独属于成年人的审视、压迫,像两只为了生死存亡争夺地盘的野兽,都在评估致命一击的可行性。

但高湛云有必要跟对方掉价的争吗,他为什么要莫名其妙的接受陌生人迎战,他立即回过神来,脸上挂上年长者的冷傲豁达,神色不咸不淡:“原来是你,抱歉没有见过,你好。”不管表面多么不在意,但心底还是用感知把这人打量一遍。

他当初跟渺渺在一起的时候,确实想过尚尚的亲爸是什么样子:六年前一个不懂事的毛头小子?自以为是好逸恶劳人模狗样的二代?年轻人酸腐到不通情理的卫道士?觉得社会都是小人的积极钻营之辈?

阅历让高湛云看到此人就推翻了所有过的假设,这个男人不像渺渺形容的那么轻描淡写,也超出了他所有猜测的范围。

要说见到真人后的高湛云对面前曾经的对手没有震撼是不可能的,他给人很强的压迫感,浑厚有力的强势堆积出的高人一等,完全不用额外的虚假撑门面的唯他独尊。

以高湛云如今的社会地位,他几乎瞬间分析出这个男人可能所处的位置绝对不是卖水果的那么简单,也不是他原以为自信的职业地位能轻易碾压的存在,这个男人不简单,或者说渺渺曾经的男朋友没有他以为的难么无能,两人相较,以他如今的成就恐怕不见得是对方的对手。

但不是又怎么样!他就是他,年龄高于眼前人的上一辈,敢说吃过的盐比他多几度春秋,爱情观自然不是年少冲动时期下非比出个子丑寅卯,胜者算赢的无知年代。

感情不必谁比谁优秀,更不是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世上优秀的人多了去了,所有认为但凡优秀的男人就能抢走你的爱情,岂不是要与大半人为敌,感情哪有那么多跳跃的奢望。

他跟渺渺刚刚好,别人好不好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但这人毕竟跟尚尚有关系,不受任何谴责的可以站在这里跟他对峙尚尚的所有权,虽然让人不悦,但高湛云有那个风度,更有那份胸襟,所以‘你好’二字并没有任何火药味——犯不着。

何木安看也不看他,但也没有特意针对,免得他当自己是个人。

可短短的一瞬间他更清楚的分析出,眼前的情况让他不可能用爸爸的身份、尚尚的态度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反而对方可以用尚尚轻易的让他颜面扫地!,说多了更显出他的拙劣和没脸。

何木安绝对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让他看笑话,他忍者莫大的不耐烦才能瞥他一眼,他抢走了渺渺现在还想带走他的女儿,当真是不知好歹:“尚尚,你放学了。”何木安笑着摸摸女儿的头。

“恩。”夏尚尚有点不耐烦,但也没有太不合作。

“那,尚尚明天问问妈妈,可不可以跟爸爸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尚尚小脑袋瞬间抬起来,还没来得及巩固不要理他,已经脱口而出:“不用上学吗?”

“对,只要妈妈答应了,就不上学。”何木安神色温柔如风。

高湛云早在他开口时已经眉头紧锁,他喜欢尚尚,这绝对不是让人愉快的认知,此时不等尚尚再开口,先一步对上女儿:“小东西,又想逃学了是不是,不过我们尚尚很久没去游乐场了,应该去玩玩,这次我们带什么好吃的,板栗鸡翅好不好。”

“好呀,好呀,”夏尚尚立即被高爸爸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我还要带我的小熊杯子和花边包,可以铺在地上看白云吃东西的那种毛柔柔毯子好不好。”

“好,好,都听咱们尚尚的,爸爸晚上回去就给小宝贝包花边包。”

“耶!爸爸最好了。”

“那当然。”说完强硬的挤开对方的手,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有说有笑的把女儿放在安全座椅上,宠溺的系上安全带,小心翼翼的然后关上门。

下一刻脸色冷峻的看向一旁不容小视的男人:“对不起,渺渺没有跟我提起你今天会接孩子,可能无法把她交给你,实在抱歉。另外,你可能不知道,尚尚前段时间在姥姥家那边上幼儿园玩心很重还没调整过来,五天的课程总想着躲一天。”

高湛云说到女儿,脸上难得漏出一点柔和。

何木安讽刺的看着他表演。

“我是建议最好让她连着上下来,星期六日再奖励她出去玩,我知道你疼她,想带她玩,但现阶段最好不要独断的终止她连续的课程,这样对她适应新环境不利不是吗。但我知道你好久没见她,很想她,我能理解,今天的事我会跟渺渺谈,如果她同意,我给你电话,明天你就可以带她出去玩一天。夏小鱼的事谢谢你了,有机会我们再坐,还要带尚尚去超市,先走了。”

高湛云绕过他,比往日开车门潇洒三分的坐进主驾驶,一边跟女儿唠叨着一边把车倒了出去,毫不留恋的开走了。

何木安脸色阴郁的看着这一切,很好,拿出电话快速向自家车停放的位置走去,声音平静无波:“交警大队吗……车号XXXX,副驾驶乘坐了一个小女孩……举报费就不用了。”

高湛云被截下来也没说什么,手放在方向盘上,神色沉默一句没反驳的被教育了几分钟,随后平静的把儿童座椅搬回后座,自始至终没有过问交警突然之间‘积极执法’的意义。

另一边,何木安以用一个电话把夏渺渺约在了上次见面的必胜客:他今天必须带走他的女儿,绝不商量。

夏渺渺眯着眼向外看着,分外可惜,何木安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出了公司,车都上路了,一个同事都没在身边,简直悔不当初,早知道就成群结队的走了,此刻正琢磨着要不要叫上两个同事过来一起吃。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太显眼了没那么轻描淡写来的从容。

唉,她把手放在桌子上把玩着上面的小勺。

何木安神色自然的看着她手中勺子的旋转方向,不禁觉得尚尚很多毛病很像她,比如一样的运转轨迹,想着她们两个人相似的举动,何木安神色又柔和了一分,抢别人女朋友这样不道德的事,弄不好就会积怨,想弄好就要各看道行,从长计议有点长远,暂且让她先飘,第一步还是要走稳。

他想带女儿走,还需要另一个人帮他问吗,他又不是没长嘴:“我今天去见尚尚了。”

闲散飘忽的夏渺渺顿时看向他,惊讶也不惊讶,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没了刚才的闲情逸致。有人会告诉他在她意料之中,但没想到这么快,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想要跟她争上一争她真无话可说,夏渺渺看着眼前的餐点顿时没了胃口。

他应该让她先吃点的:“谢谢你……”

夏渺渺撇撇嘴,笑的没什么诚意:“客气了,闲着没事生着玩罢了。”不自觉的话语中添了几分火药味,她辛辛苦苦的生下来,当最珍贵的宝贝一样珍惜着,突然要被人分享,到底没有说的那么想的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