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渺V安/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木安一时语塞,不自觉的把目光移向它处,有着轻微的不自在和浅浅的无地自容,夏渺渺在讽刺他吧。

夏渺渺没那个闲情逸致,懒散的不太想搭理他,也歇了想让同事看到两人进餐的心,只觉得分外无聊,想要回家。有什么好谈的,左右不过两个结果。哪个也不会因为她‘好心’被宽大处理,她何必要做无用功,还不够烦心的。

何木安手脚僵了一下,默不作声的注视的眼前够不上他档次的咖啡杯,心里堵了一团挣扎不开的棉絮,除了受着,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可垂死的本能已然奋力的企图挤出呼吸的空隙。

何木安艰难的张张嘴,想说要带女儿回去就一天也行,但看着夏渺渺不耐烦的神色,前一刻笃信坚持的话没了支点,他有些说不出口。

夏渺渺皱着眉,带着随时闪身告辞的冲动。

何木安垂下目光,她不高兴了,非常不痛快,正忍耐着没有甩勺子走人是因为身为群体中的一员还有基本的素养。

何木安苦笑,下一刻语气近乎讨好:“我……当初不知道你怀孕了……”几年前她这么不耐烦的应付他,是矛盾到了不可调和要分手的时候。

“知不知道都一样,陈年烂谷子的破事了,有什么好记得。”跟你有几毛钱关系,买份精子也没多少钱。

何木安张张嘴,再次哑然。

夏渺渺搅着咖啡,使劲搅着,好像要把手磨的香气搅散了混成水,蒸发完自己就滚淡,省的不得不听别人谈她的女儿,只因为她一个人根本生不出来。

何木安见状,像以前一样下意识的伸出手,想把她面前的杯子拿开。

夏渺渺紧紧的按住,就不散手。但仅仅一秒她就放开了,让他移走。

何木安愣了一下,但手下还是稳稳的移开了快被她摧残报废的咖啡,坐定后不动声色的双手交叉在腹部看着自己的手指,神色变化莫测。

“你抢什么抢呀,我还没喝拌好呢……哎呀,都跟你说啦还有一会一……爱你,爱你,你怎么那么多毛病这样吃很好吃……受不了就闭眼吗……”青春洋溢许多的她倔强的抱着一大盆炒馒头使劲往里面添加芝麻酱,娇腻的语气配上她面前的那盆饭不能直视。

何木安忍着巨大的崩溃感,冷着脸,坚定的从她怀里往外拽,他家狗都不这么拌饭吃,翻江倒海的胃几乎让他想吐,如果让她吃下去,他保证整晚上都不想碰她。

夏渺渺就是不放,愣是让她把炒的方方正正的馒头搅和成了粥粥美美的吃了一口:“真香呀。”

何安脸色铁青的放开手,硬忍着没有吐出一样的物质。

夏渺渺眨着‘不食人间烟火’的眼睛蹭到他怀里:“吃嘛,很好吃的。”真的很好吃,她经常这么吃,不是逗他。

何安稳稳的把她推开,坚定的关上卧室的门,锁上,拒绝见到吃了狗粮的她。

夏渺渺吃完了,熟练的用铁丝拨拉开不靠谱的锁,掀起被子钻进去往里面的人身上靠:“挪过去点……”

“想不想嘛,不想说话我就睡了……”渺渺拱了两下,见对方没反应转过身就想睡,突然被人压了上来,几下撩火,顿觉背脊一阵酥麻:“恩……轻一点……等下!刚才为什么锁门。”身下的人脸色通红目光盈盈的盯着上面眼里都是欲望的男人,小心思昭然若揭。

何安这时候回跟她谈这个问题就是傻缺,冷淡的声音丝毫配不上他眼里的欲念:“风带上的。”

一室旖旎……

夏渺渺心里烦,可明白也怨恨不着何木安,就是烦他怎么没有不知道到底:“我生她就是为了她,加上我一个人寂寞多个人聊天也不错,就生了。你不用太在意,我没想要谁帮着养……”

夏天的时候她更过分,搅雪糕兑水喝,他紧追着、抢着愣没一次站在不败之地。

可以说,那些日子,他从来没有成功的从她手里抢下过什么东西,这么轻易的移开一个她的坏毛病还是第一次。

夏渺渺显然没想那段不怎么符合现在心境的过往,冷着脸:“但你毕竟是他的父亲……想不想见她是你的自由……”

何木安见她没有一点因为刚才的‘不小心’起波澜的心,苦涩的自我了解这,也多少能猜出点她的心思,那些本来值得回忆的东西因为他们分手前他的某些话变成不值得回忆的尴尬,更是因为他们分手前他太理智的讽刺了她的饮食习惯,那些颤动的过往都成了她不想要的回忆。

夏渺渺的确不会去想,她傻了疯了才去琢磨一个人类在度假期间尝试了一顿臭狗屎是什么心情。

本来也没这么偏激的,但说到尚尚她没有准备好的心,或者说叶公好龙永远也准备不好的心此刻就竖了一面倒刺的铁墙:“尚尚的事我很抱歉,但希望你理解,我当时找不到你,一个大活人了无生息的从这个世界蒸发,我怕肚子里怀了个小妖怪,不生下来会死,就生了。”

何木安脸色发白,紧闭着嘴角,一声不吭。

“当然,事实证明我多想了。她从存在的一刻到现在,跟你关系就那么一层血缘,你要是觉得那一层关系能让你坐在这里跟我说点什么,我没有意见,你说——”随便说!

“……”

夏渺渺舒口气:“我说话冲了,但我没有别的意思。”软的也要来两句,不欢而散的后果到底太严重她不赌。

“……”

“你有什么打算?”夏渺渺低着头用岔子怼着披萨,不看何木安,语气不耐烦。

何木安下意识的抬起头,神色冷冷清清,千年万载的冰雕样,心里喷出岩浆面上也能瞬间结冰,他脑海中快速运算着此刻应对渺渺的态度最科学的方式、能先抑后扬取得的最大利益,但都来不及他硬着头皮开口的话没有任何战略意义:“我想让尚尚跟我生活一段时间。”

“不可能!”夏渺渺觉得自己声音大了,立即平复下心情,让自己恢复到刚才的心境,试着跟他讲道理:“她还是孩子,猛然离开熟悉的生活坏境对她不利,我不是说你不够好,只是现在的你对他来说毕竟是外人。”

何木安不吭声,为上一句话果断冷却自己的白痴,因为是自己才没有拧下这人愚蠢的大脑看他敢不敢再火上浇油。

当事人独自抚养孩子,不可能是快饿死的人煮了一碗饭就是为了让别人吃,乙方应该先肯定甲方的劳苦功高,然后理智的按照甲方的安排一点点靠近,最后才能顺理成章。

就像大善之家天灾过后搭了粥棚,不是不同情受害者,但受害者必须按照施善者的意愿排队领粥、不贪得无厌。

而他刚才那句话无疑是不问自取、贪婪成性、掀锅咂仓,寒东家的心:“……”

“我希望你会循序渐进。”

何木安咬咬牙,咬住就该不吭声,但他可能年事已高有些不受控制:“我今晚想去看她。”

“不方便!”夏渺渺吸口气:“我跟湛云住在一起。”

何木安的神色停了一下,硬生生的挤出很有风度的语气:“帮我谢谢他,照顾尚尚。”

“不用,尚尚从小就跟他亲,就算不是因为我,湛云也是她很好的叔叔。”

一棒子打过去根本不给他重新整理思路拉出脱缰理智的决心!反而剪断了绳子,让脱缰的思绪飞驰的他想扯都扯不回来!

从小就很亲吗?!何木安盯着自己微红的手掌,极力忍耐着暴躁,慢慢的变换了一下交叠的姿势:“为了不打扰你们,我想一会就把尚尚接走,你放心,如果她想你了,我会把她送回来。”他说放非常平静,静如寒冬,另一个叫器着不能这么干的声音被他一脚踹去了外太空。

“不可能!……这样,周六你要有时间可以带她玩一会。”

“星期六太远,我跟尚尚约了明天去游乐场。”任何叫‘理智’的东西,这时候都别想窜出来跟他谈人生。

“明天?!”夏渺渺声音立即拔高:“明天星期四,星期四你懂不懂——”夏渺渺烦躁的不知道说他什么好,冷着脸道:“她是不是很高兴?”

何木安打起二十万分的戒备,也因为她突然抬高的声音,理智还是回来跟他人生了,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多年教养让他不至于为这点事没有说谎。再说,就算他不承认,也不敢保证某个人回去了给他使绊子:“恩。”

“你怎么不跟我商量!她才换的新学校你知不知道!送的时候有多难你体会过吗!你说带她出去玩就出去玩,合着不是你送孩子上学不知道有多难是不是!这下好了,明天都别想把她绑去幼儿园!”夏渺渺烦躁的把刀叉扔在桌子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周围不明所以的顾客诧异的看过来。

夏渺渺抱着胸看向窗外。

何木安脸皮淡定,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颤抖中的刀叉:她生气了?何木安缓慢的看似没什么情绪的换了双手交叠的方向,静静的坐着,冷漠无害。

------题外话------

求个票(*^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