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你看我多可怜/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猛然把头转过来。

何木安背脊顿时紧绷。

“我刚刚把她哄老实了!我下了多少心力你知道吗!这下好了,明天她可有理由跟我闹了!真是——真是太谢谢你!”夏渺渺一口喝完桌上的咖啡,烦躁的想把杯子也甩上去,但理智到底没有众目睽睽下弄出那么大动静,只是稳稳的砸在桌面上!

何木安莫名的心思烦乱,可脸色更加固若冰川,几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都带着冻僵的颤意:“我有时间……”哄她……

“这是有时间没时间的事吗!她今天能因为这个理由不去,明天就能想出那个理由不起床!后天就敢上房揭瓦!你没有带过孩子,他们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天使,更多的时候她们希望动用他们不争气的小脑筋给你找哭笑不得的麻烦,挑战你的容忍神经!”

“……”

“你瞪我干什么!如果可以我根本不想跟你谈尚尚的问题!”算了算了,跟他能说出什么所以然来,夏渺渺和缓了语气:“虽然她是我的女儿,但她现阶段有很多你想都想不出的问题,你如果想做什么最好先提前跟我说一声,也别先入为主,认为她们不会犯错。”

“……”

“我知道,你第一次见她,对她有很多正面的想法,成天对着她你就知道她没你想的那么好了。”夏渺渺到底没说最近夏尚尚使性子的时候往地板上一做,唱念做打的哭起来跟她姥姥不相上下,怎么打都不从地上起来,非把她要的东西塞嘴里不可,又不是什么好事值得到处吹嘘。

“……”何木安动了一下。

夏渺渺已经快速接口,一声都不想听到何木安哼出来:“谢谢你对她的认可,以后好不好你心里要有数。”

“……”

“知道对孩子要包容。”最烦无底线带着愧疚的亲属,弄不好就不负责任的养糟:“麻烦你告诉钱钧,别再总给小孩子送一些不符合她年龄的零食玩具,他的好意我心领了。”

“……”

“你不知道?也是,你那么忙知道才奇怪。”夏渺渺冷淡的把钱钧的事说了一遍:“他家的企业经营到现在的规模也不容易,股份的事你帮尚尚送回去,你们中间的歪歪道道我也不懂,尚尚更不知道,给了她也不吝于肉包子打狗,达不到他的期待的目的。”

“……”

“没什么可说的,我回来的时候跟彤彤聚了聚,碰到了,就知道了,当时不知道你情况特殊,所以没注意,就说漏嘴了,如果给你造成了什么不便,或者让你颜面有损,希望你不要介意。”

“……”

夏渺渺语速更快,夹杂着一股快被压抑的脱缰的暴躁之气:“你喜欢尚尚我很欣慰,但我带了她这么多年,我……如果你觉得我还算一个讲理的人,希望在跟尚尚的关系上你慢慢来,不要……都给彼此一个适应的过程。”

“……”

夏渺渺叹口气,妥协的开口:“明天如果你实在想带尚尚去玩,我不反对,呵呵,估计不用你坚持她比你更坚持!下次如果你再有这方面的决定,希望你提前跟我说一声,提前,OK。”

她尊重他自始至终代表的地位,更敬佩他一路走来得天独厚甩他们普通人八丈远的能力,但某些根深蒂固的曾经还是会冒出来,让她深知他还是一个汉语言文学六级的废渣。

何木安身体一动不动,没有一点被读情绪的愉悦,相反,很是茫然,夏渺渺明显是心里气狠了才这么不给人面子!至于阔别几年后她还愿意看他表情什么的自以为是,只要不傻就不会那么想当然,她在给他下马威——

不等何木安回她的话,夏渺渺站起来:“既然没事了,我就先走了。服务员,结账”

“我们AA,上次的披萨尚尚很喜欢。”夏渺渺把一百块推在桌子上:“再见。”毅然转身踩着坚定的不容动摇的步伐离开。

何木安没有理会任何窥视的目光,沉默的坐了好一会,直到周围比他还认真的视线不耐烦的收回了炽热的情怀,他方慢慢的伸出手,拿起桌上的一百块钱,缓慢的平铺在钱包里,起身,走人。

他收回上次自以为是的人身攻击。

……

夏尚尚那个心花怒放呀,从里到外能笑出来,她怎么就占了这么一个小便宜呢。

夏尚尚腻歪在爸爸身边,小心思美的从面上都能看出来,但碍于有外人在,人模人样的死撑着。但也挡不住四处乱飘的小眼神眼里酝酿的吴彩霞光:飞天遁地的过山车、排山倒海的旋转磁盘、惊心动魄的垂直撞击、鬼声阵阵的恐怖小屋、七彩五光的双层旋转木马,热热闹闹的人群零食,她好喜欢好喜欢这里呀。

夏尚尚在爸爸身上蹭蹭,羞涩兴奋的不得了。

何木安的目光温柔的落在她身上,尽管她撒娇的对象不是对他,依旧温柔如水、父爱如山。

“麻烦你了。”

“应该的。”何木安勉强转向抱着尚尚的高湛云,神色纹丝不动,表情坦然稳重,不见昨天的浓浓敌意,平静的目光带着浮华过尽的沧桑明睿,甚至可以算温和:“应该说我们麻烦你了,劳烦你跑一趟送尚尚过来。”

高湛云云淡风轻的摸摸女儿的小脑瓜,不用问也能猜出她现在开心成什么样子了:“哪里,休息顺便过来而已。”主要是尚尚怕生。

“把她给我吧。”

夏尚尚闻言顿时抱住爹的大腿,不想让陌生人陪着。

高湛云见状,给了何木安一个稍安勿躁的脸,蹲下身耐心的跟女儿讲道理:“尚尚,我们在家时怎么说的,是不是多亏了何爸爸才能出来玩,不可以过河拆桥的对不对?”

尚尚嘟着嘴,软软的小手倔强的拉着爸爸的衣袖,想赖账:“我想跟爸爸一起嘛……”

高湛云笑笑,宠溺的看着女儿:“爸爸也想带尚尚玩,但爸爸昨晚给做了一个手术现在非常累,我们尚尚和何爸爸一起好不好?”

“不好,不好,他是陌生人。”

“乖,何爸爸怎么是陌生人了,他跟爸爸一样也很疼尚尚的,你忘了妈妈怎么说,何爸爸也是爸爸,不可以对何爸爸不礼貌是不是,你看,爸爸就在门口守着绝对不让坏人进来,我们尚尚可以跟何爸爸好好玩,好不好?”

尚尚低着头有点不愿意。

何木安见状心软了三分:“没关系,她要想让你……”

高湛云摆摆手对着女儿使出杀手锏:“要是不答应咱们就要回去?”

尚尚顿时小手一紧,嘴巴能嘟上天了,快速道:“好吧,好吧,但爸爸不可以走。”

“爸爸不走,爸爸就在这里等尚尚。”

“恩。”

高湛云起身对上何木安:“我就在门口的餐饮店,如果尚尚哭闹了给我打电话,这家伙很喜欢乱跑看紧点。”他不至于没有眼色的介入,连这点空间都不留给何木安,那不是他的行事作风:“尚尚,要听话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啦。”

何木安什么都没说,牵起尚尚向游乐场内走去。被一个外人安抚好他的女儿送入他手里是什么感觉,没有体会过很难说出那一刻的复杂。

但何木安还是让高湛云在他面前表演完了全套,不是他忍性好了,是高湛云确实有资格在他面前那么做。

昨天送回的报告内容虽然不尽详细,但该有的都有,再没有人比他更有权利站在尚尚的立场叮嘱他照顾好尚尚,所有他任他说完,不会幼稚的认为是对方的挑衅,更做不出转头就走,放弃尚尚的决定。

他必须站在原地,不能退缩的让伤口撕开,窥见骨血,任人撒盐。还是他亲手把盐袋奉上的。

夏尚尚拉着亲爸愉快的跑开了,什么个人恩怨、什么阶级敌人、什么阴谋诡计,在所有喜欢的玩具面前都是空气。

“快点!快点!要开始了,亲爸你坐这边!”没心没肺的尚尚三四个小游戏下来,那声亲爸就叫的没负担了,再说是高爸爸说了可以的,她可以勉强原谅亲爸一天。

何木安笑笑,对远处安排的人认可的微微颔首,率先坐在五颜六色的巨大茶杯座中抱住投向她怀里的女儿,虽然女儿比渺渺让他看起来像个跳梁小丑,却必须多跳两次,谁让他曾经自以为是的以为永远不能跳,而放弃了做她身边第一绅士的机会。

还有那些没有深入的报告,如果他伸手,夏渺渺就要鄙视他人品了,他自然要换个方式,什么都有漏洞的,除了抓,还可以等。

尚尚笑的分外开心,从海盗船到公主屋,从小鸡快跑到狗熊隧道,完事了还不过瘾想试惊天动地、高耸入云的过山车,小家伙很有技巧,被母亲拒绝了无数次的经验让她应付亲爸时能更进一步的瓦解敌人。

她也不说非要去,就拉着亲爸的手依依不舍、万分可怜的看着忽上忽下,引起无数尖叫的小车厢,睁着大大的眼睛羡慕、憧憬的看着别人的欢乐。

你看我多可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