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一百万/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毫不避讳的为彰显存在感而雕刻打磨!

谈语紧紧的抓着会议册,小心翼翼的坐在最末尾的角落,神色茫茫然然,新生胆怯,她觉得她……觉的她……

她想质问他跟夏渺渺什么关系?夏渺渺平时是怎么看她的?是不是觉得她蠢透了?她们怎么可以那样,耍她一个无依无靠的人很有趣吗?她……什么都没有想过,她们却硬生生的把她扯进来,是不是觉得她一无所有怎么对她都无所谓,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怀里的会议册几乎被她紧紧扣住的指甲抓出四个的窟窿,觉得自己就像怀中空空的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是个自以为是的摆设。

可……别人凭什么那么对她,她也是受害者,又不是她要自以为是,她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是那些人把她推到今天的地步,她做错了什么,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成为别人眼里的笑柄,她甚至一而再的拒绝过,那些人根本不会放过她——

她只是一个好不容易考上大学的普通人,当不起承上启下的玩意……他们会不会让她赔钱。

那些钱是他们非要塞给她,把她带出去,她一个没有门路的小小实习生能做什么,她甚至不能拒绝那些钱——

低沉暗冷的声音突然打断她的思绪。

“怎么这么安静,有什么不方便开口的吗?赔偿金额多少?是我家女儿做了什么要赔偿的事,还是你们做了什么要赔偿我女儿?如果是前者放心说,我绝不姑息。”

他女儿……他女儿……

“何……何先生,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葛老勉强撑起自己的气场,从他的威压中努力撕出一条缝隙,维持着老脸下的颜面,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重在强调这件事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也正是‘没’什么关系,才能在何木安的目光下,勉强维持着话音。

葛老不禁庆幸跟他们没什么,不自觉的直起了腰,本来就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做:“我们一无所知,不知道宏大怎么会丧心病狂的对您女儿出手。”卖对手从来不用眨眼睛:“简直是无法无天,何先生一定不能让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有什么好下场,媒体界的风气就是被这帮不负责人的人带坏的。”时刻不忘给老对手撒盐。

“所以你们想出一百万坐实我女儿有性格缺陷。”丝毫不提事情的前因,何木安就这么看着说话的人。

葛老顿时满头是汗,一……一百万呀……是他提的,但做错事的又不是他们,他们真不该承受着无妄之灾:“何……何先生……”你要问内容呀,不敢冲着他们这个‘结果’来。

“一百万太多了?”

葛老险些背过气去,布满皱纹的手心里都是汗,颤抖松弛的嘴角颤颤巍巍的抖着皮肉,何先生不问内容只认这一百万,而这一百万确实是他们提出的不容狡辩的事实:“不……是,不是,何先生,我们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葛老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惜颜面的要讨好他,没有一个介质跟他说话,压力很大:“何,何先生——”

何木安淡淡的看向他。

葛老瞬间觉得压力倍增,到了嘴巴的狡辩瞬间干瘪下去,只剩下:“我……我没想到是您的女儿……”

“是谁的女儿不重要。”大义凌然,语气阴森。

葛老觉得心都不跳了,不再狡辩直接认错:“是,是,是我们托大了,做得不对,不该不考虑孩子家属的感受,多少钱也买不来孩子的名誉,我们一定检讨,请何先生监督,我们立即拿出一个方案,要给夏编一个交代,夏编上一期提交的审核内容就很好吗,夏……”

何木安扬扬手:“还是说回一百万……”

葛老先生闻言险些没有噎死,傻子也能听出来,何先生不高兴有人开价摆平他女儿了,要把这气处在宣之于口的人身上,何先生是摆明找茬的,而一百万打发夏渺渺够用,但打发何先生的女儿是痴人说梦、虎口拔牙、找死挑了个大坑跳:“何……何……”

“我女儿非常听话,平时也很乖,一百万少了。”何木安温柔的看向熟睡的女儿,好像对女儿十分熟稔的父亲。

整个会议室顿时一片安静。不是少了,你暗示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要用钱摆平人家女人。

“几位老人家在这样烦闷的天气里商量出一百万这个结果还没有中暑当真辛苦。”因为女儿睡觉,何木安发出的声音比往常低。

葛老这个出头鸟都想去死了,初春上哪去‘中暑’,何先生目光为止根本不跟他们谈引起孩子实质问题的根源,也不提那份律师函,三句不离一百万,让他们想狡辩不关他们的事也不能。

甚至不能诋毁宏大,不能顺着何总的话说何总的女儿‘就是听话是宏大乱写’,因为何先生最后的落脚点是钱数,是一百万!

整个会议室里安静的诡异,但在某长的压抑的诡异中,恐怕唯一不受何先生气场影响的只有范笑,但在这个男人的辐射范围内,她也不自觉的坐正,目不斜视。

“没有话要说?一百万是你们的封顶价?”

沉默的气氛中,没有人看谈语,这时候没人觉得她有什么用。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误会’一路让她升到今天,但显然何先生的审美没有异常,从进来至今没有看过她一眼,她纯碎就是一场‘误会’!

谈语明显感觉到了众人的排斥,不尴不尬的坐在角落里,想趁机说点什么,哪怕不能稳固些事情也能摘清点东西,但周围的一切都没有给她一个机会,真切的坐在那个男人的视野下,才真正的体会到为什么那些人前赴后继的想从她这走点门路。

“既然你们已经把赔偿款想好了。”何木安的声音想起:“拿出了你们的看法,我作为父亲也发表下意见:不接受。”

呵,呵呵,葛老觉得他今年流年不利,才参合进这件事里。早知道是现在的结果,老石承诺他什么他也不牵这个线,简直是招瘟神,还把能干掉宏大的可能拱手相让,简直他妈扯淡:“我……我们不知道是您的女儿,如果知道断不会……”

“开这样低的价格。”

葛老闭嘴,生生咽下了后面的话,他再狡辩也没有任何好处,何况在座的这么多人凭什么就拿他涮,他也不当这出头鸟了,又不是他一个人出的这个主意。

何木安也不急,他女儿要睡觉安静些没什么不好,但价格的事必须说清楚。

诡异的安静气氛中,仿佛中央空调失灵了,外面阴沉了几分钟的天气狂风大作,丝丝缕缕的凉气顺着胳膊往上爬,阴气森森。

谁他妈提的一百万!滚出董事会!

……

——哗——

傍晚时分,沉压了一天的乌云受不住沉甸甸的颗粒,瓢泼大雨骤然从天而降,伫立在其中的一座座高楼大厦成了雨中的芭蕉,任凭吹打,在铜墙铁壁的遮挡下,万家灯火的昏沉夜色中,该吃饭吃饭,该干嘛干嘛。

大雨瞬间汇集成河,湍湍的出水口来不及疏通千军万马,顿时在马路中间汇集成河,黑压压的天气,雷雨共振。

可这样的脾气,对生活在安逸城堡中的人类而言,就是隔壁邻居家的狗叫,没什么用。

尚尚穿着家居服,推着玩具车愉快在客厅地面上趴,旁边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小玩具和拟真场景,颇有兴致的过家家。

高湛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在吧台的一家坐下,拿出一本书翻着,瞬间看管女儿。

“我先……就是呀,嘟嘟嘟嘟……”

“汽车的声音不是那样的。”低沉暗哑的男音在客厅里响起,压住了远处的雷鸣,占据夏尚尚所有机灵才智。

“就是这个样子的。”

不远处五十厘米高的屏幕上,何木安蹲在自家书房的地板上,手里拿着另一个玩具汽车打开汽笛向她示范汽车的声音,逼真的或者说就是真的汽车声在各自温暖的家中此起彼伏。

“哈哈。”夏尚尚停下来,看着紫光中对方手里神奇的汽车,下意识的伸手够了一下,手臂穿过虚幻的人影什么都没有抓住,小姑娘嘟嘟嘴,不高兴的扭过身摆弄自家可怜的玩具。

何木安见状急忙开口:“我明天给你送过去,还有这一辆越野行不行,你看还有方向盘。”日理万机的何木安按下车上的一个按钮,逼真的小轿车天窗打开,漏出里面跟真品一模一样的内在,点击全自动驾驶后,在偌大的赛车跑道上驰聘。

夏尚尚见状,顿时把恩怨抛到一边,打起精神,记吃不记打的趴过去要看,啪!又穿过屏幕扑在了地板上。

何木安捂住脸看着她:“摔疼了没有。”

夏尚尚不怎么高兴的坐正:“还好啦。”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宽广的公路上’行驶中的漂亮跑车:“真的给我吗?”

“恩,我又不玩。”

尚尚突然一笑:“谢谢亲爸。”

何木安被笑的猝不及防,也跟着扯扯嘴角:“你喜欢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