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子凭母贵/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从双忘了替石国强辩白,吓傻的看着面无表情说出如此罪名的她,谋杀?!她怎么可能有那个胆量,却从他嘴里轻描淡写的说出来好像她真是无恶不作的刽子手。

荣三不觉得何先生说错了什么,以何先生女儿几个字的分量当得起这样的控诉。

韩从双吓的不断向后退:“我没有,我没有,我身都没有做,我不过是……不过是看夏渺渺不顺眼,怎么可能是谋杀罪!我没有——”

门口的保镖扣住她的肩膀,把她推回去。

韩从双吓坏了,畏畏缩缩的躲在石国强背后,一直重申她没有,她不过是想教训夏渺渺并没有想害她女儿,她怎么可能有那种恶毒的想法,何先生不能那样诬陷他,申辩的多了好像那位把一个小姑娘的名誉扔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人真的不是她。

何木安就听着她尖叫,丝毫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和嫌弃的意思。

韩从双看着这样的他险些崩溃:“我没有杀人,我没有!你不能诬陷我,你不能!”

“有没有诬陷你要看法官的意思,你还是留着精力向法官解释为什么去采访幼儿教育的时候莫名多出这么一个有歧义的报道,还把我女儿和众多救助儿童放在一起,尤其放了我女儿的相片。”

“我只是想给夏渺渺点颜色看看!我只是不喜欢她勾引高湛云!我根本不知道她是你的女儿!”

何木安神色平静,什么勾引不勾引,夏渺渺那姿色勾引谁都是问题:“我怎么知道你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韩从双捂着耳朵,奋力摇头,把高湛云卖出来也不想承担那样重的罪名:“那个女孩明明是夏渺渺的女儿!”

“夏渺渺是我前女友。”

韩从双立即崩溃!他前女友!夏渺渺那个贱人竟然是何木安的前女友,她走了什么狗屎运!不可能,不会的,她的前途她已经看到的光明的未来,怎么可能都没有了,她怎么可能是何先生的前女友,怎么可能——

韩从双蹲在地上。压到了石国强的脚面。

石国强颓然一笑,争辩那些有什么用,何木安有备而来,用他一贯不耻的以权压人,这件事就不可能善了。

基层?他几乎都忘了在外跑新闻从底层做起的感受,而这次不可能‘起’没有盼头的苦工,还不能辞职。

韩从双一把抱住石国强的腿,哭着哀求:“石总,你帮帮我,我没有,你知道我没有的,我只是看不过夏渺渺没有要对付何先生的女儿!石总,你帮我跟他解释解释,石总求你了帮我跟何先生解释解释……”

石国强被晃的频频摆动,却一句话都没说,何先生不知道是冤枉吗,他比谁都清楚,摆明是要一个结果,再争辩也不会有改变,韩从双怎么仗着身份对付的夏渺渺,夏渺渺现在就是怎么对付她,输了就吧认账这样的好事,怎么可能次次都有。

韩从双见他一动不动,绝望的趴在地上哭起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谋杀,谋杀……韩从双想到这两个字哭的瞬间厥了过去。

荣三见状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

角落里一个男人提了水桶过来,瞬间泼在韩从双脸上。

石国强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看着韩从双慢慢的醒过来,石国强叹口气,跟韩从双比起来他的处置轻多了。

当天韩从双以谋杀未遂被刑事起诉。

……

“何先生的女儿你们知道吧,还记得那条关爱单亲家庭孩子的照片吗,就是她。嘘……图片早就被删了,我这保存的原始图。”

手机里是一张,尚尚拿着大馒头跟着姥爷修车的相片,小姑娘脏兮兮的都不成样子了,腰上拴着一个小绳子,旁边是帮商家折的手工纸盒,两个人配在一起,很有让人捐款的欲望。

“不是吧,你确定……”她们是养尊处优、高智商高学历高工资的禾木集团秘书部成员,属于文能提笔安天下,嘴碎可以当大妈的高脑子工作的辣妈、妇女,从繁忙的工作中抽出一点点空闲时,能激情澎湃的把地壳八卦一圈的神奇物种。

“当然了,荣总那么泄露出来的,这张照片我今天还在老施手机里见过,绝对不会有错。”

“说起来,老施那位女朋友是不是分了。”

“咱千金她妈是谁,怎么能把孩子养成这样子,不会是恨咱们何先生始乱终弃,才可劲折磨咱们何千金吧。”老施的话题竟然没有引起歪楼。

众高薪女子恍然的大悟,拿出分析市场数据的热情:“你说的有道理,通过报复咱们集团千金达到报复何先生的目的,单单这张照片就能打脸咱们总裁一百年。”

“话说施秘书到底分手没有……”

“蛇蝎女人心,弄着孩子可劲折腾,她能有什么好,何先生难道就会‘迷途知返’了,她这样对咱们千金,何先生非恨死她不可,反而适得其反。”

年轻些的脑补出一堆若是自己一定好好善待孩子,就算被抛弃也是温柔如水的母亲,对孩子呵护备至,有一天总裁发现了女儿的存在,就算没有感情,一定会感激她会孩子的照顾。

可见高学历跟是不是冷血没有任何关系。

年长当妈了的人们则理智一些,这男人不靠谱了,孩子就全凭父母双方的责任感活了,想到另一方抛弃自己的仇恨,没有把这种无能为力的恨转移到孩子身上就算有自制力了,还想被当心肝宝贝一样的过,简直痴人说梦。

男子组见女士们大清早不上工,任凭禾木大夏光乎乎的晾在朗朗乾坤下十分诧异,可当听完这个大八卦后,立即返回自己的阻止,大肆宣传了一番。

何先生的女儿就是某某这件事在禾木集团秘书部板上钉钉,至于千金的妈总裁没有提及的意思,但对女儿屡次上报纸的这件事,何先生做了紧急处理,可见对这位女儿就算不喜,也有情。

女人不同于男人,八卦是天性,何况繁忙的工作中,何先生不在办公室时,这么提神的八卦,“你们说那女的怎么跟咱们先生好上的?”阶级差距太明显了,驴与马是物种问题。

面容严肃的高龄女子给出的答案也很高冷:“酒后乱性?”要不然没有任何依据佐证先生会选这样阶层的女人。

“灰姑娘和王子?”因为年薪太高被婆婆养的略显天真的丰腴女性:“还失败了。”

“卖身救父。”刚工作没半年,秘书部最小的高材生,幻想俱乐部的接洽员。

“你们比较能接受哪一种?”最高领导秘,一锤定音。

“酒后乱性吧。”取得了打量的支持。

相对让他们相信何先生会跟一个各方面都不如她们自己,甚至说配不上何先生人品、脑力的女儿谈恋爱,他们更能接受酒后乱性或者意外巧合,绝对不接受偶像找了差劲到底的配偶,会让外人拉低他们总裁智商的。

所以这一个可能,得了一致支持。而何千金浮出水面,孩子妈没有跟进佐证了这一点猜测。

……

霞光山装内对何千金的猜测非常精准,那位小姑娘的女儿,

“什么小姑娘,今年也有三十了,孩子都这么大了。”

“真看不出来呀。”高女士坐在绣案前,灰发盘起,广袖翩飞,古色古香的别墅内。半只活灵活现的虎睛已悦然白绢之上。

百宝阁前的红木座椅上坐着霞光山装御膳第一管事穆女士,穆女士穿着同色的古袍盖住了这些年略显圆润不见肌肉的手臂:“可不是,但要说不可能,也不是太突兀,平时何总管在我不好意思说,仅我那一次所见,何先生对她挺宠爱的,她抬脚踢咱先生,咱先生都没说话。”

“说那些有什么用。”高女士白皙如玉的手指一翘,另一个眼睛的轮廓已经成型:“还不是分了,只是留了个孩子。”

穆女士放下古窑留的这一批茶杯,叹口气:“谁说不是,但有了孩子,也是人家有本事。”

“这倒是。”高女士把线引下来:“不管什么说孩子是何先生的总要带回来,希望小姐喜欢我绣的这只小老虎。”

“也不知道小姐在吃食上有什么讲究,好不好伺候,再精致的东西不合胃口都不是好的,希望能好相处。”穆女士说这句话不是空穴来风,有段时间何先生诡异的饮食着实令厨房头疼了一阵子。

想吃问道纯正的更精致的都好说,就怕吃那‘感觉不对味’的,他们从外面买了一个月的煎饼果子,才过了何先生喜欢闻着味吃饭的心。

穆女士想起来,说了一句当着何总管不说的话:“说不定先生是爱那位姑娘的。”

“六年了,爱也散的差不多了。”高女士放下黑色的绣线,选了略微灰色的新型流光线,何小姐身量九十五,衣服看着也没有什么讲究的,她除了给小姐绣一面屏风,还准备给小姐绣一套襦裙,喜欢小姐喜欢吧:“厨房准备几样糕点、冰淇淋、糖果就过了,小孩子哪有不喜欢甜食的。”又不是正经夫人生的,算不得子凭母贵,但最后一句高女士没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