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三百六十度/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也没有不喜欢小小姐的意思,何况轮不到她说喜不喜欢,只是何先生的孩子以后会有很多种,她们虽然是伺候人的,但也能挑自己喜欢的小主子给予工作之外的关心和照顾。

这位叫尚尚的小孩子不是她们看着长大的,又是先生以如此有污点的方式带回来,多多少少让他们觉得给先生抹黑了。但只要先生觉得喜欢,她们就会尽到自己的本分,只是多余的感性的付出不会有。

“何总管最近有点奇怪,神神秘秘的。”穆女士对先生小女儿也没有太大的感觉,该伺候就伺候,还是那句话,感情淡薄,不能感同身受。

如果是先生先结婚,按正规程序正儿八经有的孩子,那么她们应该是从小小姐还在夫人肚子里的时候开始伺候的,看着孩子从米粒大小到出生,到长大。

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有她们费心的成果,就算长歪了也已经有了感情倾向,会觉得犯错也是对。

可半路出家的,多少要看眼缘,任何人都一样,就算古时候伺候太子的专业人士也不能免俗,不能因为他们是伺候人的就否认她们没有感情倾向。

现在何为小主子还没有来过,连眼缘都谈不上,只能是尽心尽力做好自己的本分而已。

“我到觉得他有点举棋不定,前些天我跟他要库房钥匙他竟然给我了。”这可不像何总管会犯的错误。

……

“付副总家儿媳妇怀孕了,我想问问你能不能先帮忙顶上去?”

夏渺渺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这句话更深层次的寒意,车上了大道,有些问题就更值得玩味了,付副总是男的,统筹魅力和敏行的视频门户,他儿媳妇怀孕跟他有什么关系。

但敏总的语气让你感觉不到她在抛橄榄枝,而用词更难让人拒绝。‘帮帮忙’‘能不能’,夏渺渺越发觉得没有人无缘无故的会坐到某个职位上。

付副总这个职位年薪九十六万,每个月安置费八千,收入相当可观,可夏渺渺即便工作多年也不是什么都会,她没有接触过网络视频门户,甚至不理解各个栏目是怎么运作的,视频不是单线运行的魅力,它需要非常专业的人来做。

如果她答应了,不比谈语坐在魅力副总的位置上更好看。

夏渺渺叹口气把车开下小区的地下车库,不想了,先享受一晚上被上面‘偏心’重视的好意吧。

“你们做什么呢?”夏渺渺看着坐在地板上的一对父女,低下头换着鞋子。

夏尚尚抱着毛绒兔子站在爸爸旁边,听到声音转过头:“爸爸给我买了一个蓝牙耳机,可漂亮了。”说完又转过头继续期待的看着爸爸。

高湛云抿嘴一笑,温文如玉。

夏渺渺哦了一声,把包挂好,上了楼,她一点也不奇怪高湛云的行为,如果不是今天下午敏总找她谈话,她家会出现两个蓝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立体声,她都觉得怪怪的。

饭后。

何木安连线女儿的时候,发现她耳朵上多了一枚耳机,看了一会也没说什么,从旁边的小笼子里取出一只奶白色的小萨摩,它不是狗中什么稀奇的品种,但它卖相好,一个月的小东西可爱的让所有女性生物不分种族不分年龄的爱它们,何况这孩子小萨摩是何木安千挑万选的帅中极品。

矜持中的小尚尚,立即抛弃所谓的淑女风度,趴在墙体投影上舔屏。

“喜欢吗?”低沉暗哑颇有磁性的声音仅仅在女儿耳中响起,白瞎了他的好嗓子。

夏尚尚使劲点头,小脑袋磕掉了也不足惜:她好喜欢,好喜欢。

“明天星期六,你来看它好不好。”

高湛云洗完碗,人影在画面前晃动了一下。

夏尚尚立即抛弃亲爹要追爸爸的脚步。

突然屏幕里的小狗狗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夏尚尚立即抛弃她爸重新贴在墙上:“亲爸,刚才是她叫吗?”好可爱,她好想抱抱,好像摸。

何木安觉得女儿更可爱,毛柔柔的小脑袋,白灰色的家居服,吹弹可破的皮肤,粉粉嫩嫩的更招人喜欢:“它也想你,明天来不来,爸爸去接你。”说完举起手里可爱的小家伙往镜头前凑。

——汪——

夏尚尚立即阵亡:“要,要,亲爸,它有名字吗?”整个脸贴在白色的木板墙上,几乎在虚幻中抱紧了她爸和她的唯一目的小狗狗。

“尚尚觉得叫什么好?”

夏尚尚闻言脸暂时从投影墙上下来,认真的思考着,突然见爸爸站在二楼的楼梯中,手中端着一碗好似冰激凌的东西一闪而过。

夏尚尚立即抛下‘名字’,欢快的向二楼飞奔而去:“爸爸!等等我——”

一分钟后。高湛云摘到女儿耳中的耳机,拿在手里,走到客厅,礼貌的对坐在屏幕中,没有那只小狗的身影,高湛云温和的开口:“不好意思,时间不早了,她该休息了,。”

何木安颔首,率先切掉了两人的联系。

何木安坐在书房的座椅上,左手交叠着右手,两根拇指若有所思的摩擦。

高湛云用四分之三的冰淇淋哄女儿睡了,关了灯,回了主卧。

夏渺渺习惯性的话多,也不是她话多,所有的女性都喜欢唠叨一天中琐事,公司的、朋友的、甚至隔壁大妈的、亲戚家儿女的,这些话有的有意义,有的不具备任何功能,就是没事过嘴瘾。

高湛云大部分时间是听,和大部分男性一样对妻子内的生物没有抗力,说什么就听什么,唯一的不同的是他对外冷漠,不喜欢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最开心她对夏渺渺喜欢叨叨也是适应了一阵子,他和何木安不同多一点是,他是儿科医生,应付的就是根本不听话的物种,不像何木安,曾经的何先生理智,成熟,不接受来自外来的变故,善于用理智的智商处理任何事物,包括感情。冲动下的爱情尤其不以为然。

“你说我要不要答应敏总?”夏渺渺掀开被子,半躺在床上看着合上书的高湛云。

高湛云摘了眼镜,锐利的从容带着温和倾泻而下:“什么时候去我家,定了婚期。”

夏渺渺笑笑,谈起婚事还有点羞涩:“伯父伯母怎么说。”

“看了两个日子,一个是今年,八月,一个是腊月,我觉得五一不错,你看呢?”

夏渺渺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看日历:“还有半个月,你闹呢。”

“好吧,六一也可以。”

……

“我今天该去姥爷家的,姥爷该想我了。”夏尚尚小脸忧伤的趴在车窗上看着飞驰而撤的景物,叹口气:“姥爷要不喜欢我了……”

何木安揽着她的上身,让她盛不住忧伤的小身体半靠在自己手臂上:“等看完小狗狗我送你去见姥爷。”

夏尚尚闻言更忧伤的看眼无人驾驶的位置,又重新贴回窗户上,总觉得没有司机的车子好恐怖呀,但亲爸说他不怎么会开车,不如自动驾驶安全。

夏尚尚不懂啦,就是觉得没有眼睛看的移动物体好恐怖呀,尚且不懂什么是陆地巡航舰:“亲爸,它是不是迷路了。”为什么周围没有人都是在打转,她亲爸不是要把她卖了吧!

夏尚尚为数不多的细胞全部机警起来,炸毛一般用悠闲的神态警示着周围,觉得自己好倒霉好倒霉,姥姥都说了多少次了,亲爸是坏蛋是坏蛋,她还没心没肺的跟着跑出来,她亲爸一定会把她卖了的!

车子在霞光上宽广的盘旋公路上缓缓上升,关卡此地而开,障碍物机械沉底,高耸入云的通天数越往上越遮天蔽日。

夏尚尚悄悄看眼她亲爸,又悄悄的盯着窗外,试探性的开口:“我……我想回家……”夏尚尚声音低低的,垂着头扣自己的指甲。

“我们一会就到家了。”何木安在前面的屏幕上按了一下。

车速换换下降,不一会山上跑下来一群松鼠,可爱的长相,形如伞面的尾巴,抱着冬天没吃完的坚果,一溜烟的往下跑。

夏尚尚立即精神大振,抛开少年忧伤的烦恼,探着头把圆脸像铁饼一样烙上去,盯着尾巴像抱枕一样的小动物。

“亲爸!亲爸你快看,它们会站着耶,站着——”夏尚尚激动的不行。

何木安回头,一直灰色的母松鼠带着三只小松鼠在公路上捡松果吃,两只后腿站在公路上,小腿直立起来播着坚硬的松果,视觉冲击非常唯美,何木安笑笑,揉揉她的头。

夏尚尚摒弃前嫌,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窗外吸引,几只小猴子扛着装满橡胶的小扁担从车前而过时,夏尚尚的兴奋达到顶点,恨不得穿过那只虚拟驾驶的一推数据从车前窗冲出去:“亲爸!你快看,他们要去做什么——”

“去赶集,就像尚尚要去游乐场一样,他们也要去自己的游乐场。”

夏尚尚惊奇的望着窗外,经过小棕熊区驶出飞鸽群最后停在霞光山外。

巍峨的大门在高大威猛的石狮中缓缓开启。

夏尚尚瞬间跳到后座紧紧地抓住亲爸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