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那种感情/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不敢说把先生当儿子看,但这么多年尽心尽力从来不敢怠懈。知道先生挑剔,她跑遍了很多地方咨询因地栽培,只为了让先生吃上一口可口的饭菜;先生小时候肠胃不适,她费尽心思给他安排粗粮;先生大了喜欢看不喜欢吃,她哪次不是早早准备了七八种吃食备着给先生看;她看着长大的孩子长大了,怎么着也是好的。

她是伺候人的她抱怨不到,先生平时怎么着也是应该的。

可她刚才听到了什么,先生要辞退她……

她是为了钱才一直留在霞光山庄吗?她们对先生是有感情的!

是,先生给了她们无尚的便利!是,她刚才可能对小小姐态度不太好!可二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先生说让她走就让她走,在先生心里她就是一个做饭的,没有一点留恋?!

先生这是要挖她的心呀!穆女士前一刻高兴的容颜不再,本就沟沟坎坎的脸上带着无法相信的凄苦,她伺候了先生二十多年,二十多年呀!

为小小姐收冰激凌的妇人见状,心疼的想上前安慰穆女士几句,见穆女士突然向楼上走去止了动作,她虽然觉得穆女士对小小姐有意见不对,但恻隐之心让她觉得……罪不至死。

穆女士也是为了小小姐好,小小姐刚才太寒把先生拉把大的管家心了,自己娇宠养育的孩子被别人那样欺负就算那个人是先生的女儿,对她们来说恐怕也要有个适应过程。

何况一下来位这么大年龄的,还一上来就对她们先生不好,穆女士多少有点情绪她也能理解。

“唉,还不去通知钱管家。”

穆女士情绪激动的紧跟上楼,这两年本就腿脚不灵便的她因为上来的太急微微颤抖,二十多年呀——

她哆嗦着松了的嘴部肌肉,本慈爱的眼睛含着泪光,伸出鹤皮鸡骨的手敲开门想要问问他为什么!

就一句为什么!她是有错,难道错能致死。说到底,她想要再看一眼她的先生问问那句话是不是她们先生说出来的。

怎么那么狠心!

知道她们先生性格不好,但这种不好还是第一次落在她身上。平时她们有个什么错处,甚至因为老了记忆不好做的有什么不对,先生也得过且过,这是为什么,不就是先生知道她们尽心尽力,既然知道,既然知道她们是向着他的,他为什么这么做!

可现在先生让她走,让她走……

心而不愿,一直维持着自己骄傲矜持,撑着自己富贵风度的穆女士恍惚间泪流满面,她的先生不要她了,不要她了……

扬起的手面对这道门,什么也下不去,再让对面的人重复一遍锥心的话。

皮骨分离的手慢慢的放下来,仿佛有千金之力的擦擦眼泪,佝偻的身躯扶着扶手往下走,她走……这就走,绝不碍了先生的事……

“亲爸,你做什么去了?”夏尚尚虚牵着妈妈的胳膊,正在讨要她晚上的动画片时间。见爸爸上来,有那么点小心虚的问。

“没做什么,玩吧。”何木安路过的时候揉揉她的头,没什么表情的走过去,打开电脑,下午还有个会议要开。

妈妈你看,你看,不是我的错吧,我要看到八点。

……

“你这是要做什么,先生就那么一说你真走,年纪一大把了,怎么还跟先生叫上劲了。先生事后想起你来,你忍心让先生拉下脸去见你,老妹妹,你把东西放下听我说,别犯犟。”高女士夺过她手里的行李扔在她的雕花床上,苦口婆心的劝着。

她本来要去蚕房看看,就见老妹妹脚步不对的往回走,这个时间通常是她看着厨房收拾的时候,她怎么可能放心,别说正餐的时间,就是加餐都要亲自看着厨房做好,亲自爬两层楼梯给先生送上去,一心都在先生身上,怎么舍得先生。

她就多了个心,跟着过来,就听说了这一幕,要说什么她都不相信先生会那么狠心,相信知道她们老了腿脚不便,身边哪位背后没有跟一两个小姑娘伺候着,怎么可能跟老妹妹说那种话。

穆奶奶吸吸鼻子:“您别劝了,先生什么意思,我听的清楚,我也不在这里讨先生的闲。”

“看看说的什么话。”说着又把老姐妹的行礼扔回去:“先生什么性格别人不知道,你这位天天在身边伺候的还不知道,等一会给先生认个错,先生又不是外人,有什么拉不下脸的。”

“怎么了!我听说穆穆要走。”

“对不起师父,我拦不住。”小徒弟见事已至此,只能退到一边。

“怎么了!怎么都在这里,难道是真的?”

其他管事的听说了这件事,不当值的都赶了过来,聚在穆女士朝向霞光湖湿地美景的宿舍内一片不敢置信。

高女士摆摆手让穆女士的人下去。

何大总管来的晚一点,手里还拿着一个信封。说是总管,一直以来他更像他们的大哥,他们几个老兄弟老姐妹在一起的时间比跟自己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还长,虽然在工作上他对他们要求严格,但从来没想过辞退谁。

这还是第一次……

都是一块跟着伺候先生的,从来没想过有一个人会先走,但先生的命令就是命令!

“何大哥,你快来说句话,你看她这就闹上了。”

“对,别哭了,何大哥来了,就算有什么事还有何哥不是吗。”周围殷勤的目光看过来。

何大总管见状,苦涩的一笑。他现在自身难保怎么好给别人求情,老姐妹的结算他给拿来了!自求多福吧!何总管刚想放线。

高雅美见穆穆哭的伤心,不等何哥开口,安慰道:“别哭了,你说说怎么回事,我们帮你分析分析,你看,何哥也来了,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你想想当时是不是先生的一时气话。”

老钱也急了:“就是,就是,你这一哭,我心里不得劲……”

穆女士听到他说话眼泪流的更厉害了:她这一把老骨头啊!丢人啊!

高雅美拍着她的肩膀:“别哭,别哭,还有我们呢,是不是……因为小小姐……”

“是不是那个小崽子!这么小就会挑事!我们本来好好的!她来了就出事!”

何总管怒道:“别说了!老钱!你年纪不大把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不知道吗!是不是也想让我帮着你结账!”

老钱闷闷不乐的闭了嘴!

但在座的心里都有一笔账,不是小小姐还有谁,这么多年穆女士都没有出过错,偏偏就今天出错了?说出去谁相信!

这是来了位不好伺候的呀!但他们也不是没有机会,他们照顾先生这么多年,他们是什么人先生最清楚,还能真一言不合就炒了他们,就算真是穆女士处理不当,这不也是第一次伺候小小姐没有摸清脾气,先生会原谅她一次的。

“先生让我走,让我走啊!还给我结什么账!直接把我活埋了更合适。”她的先生啊!伺候了这么多年,只有她一厢情愿吗!这么多年的感情,一句话就把她打发了!这是要她的老命啊!

“……别说了,你说的大家心里都不好受。”

唇亡齿寒,先生能因为小小姐炒了穆女士,就能因为小小姐让他们走人,谁不心寒。

“是啊穆姐别哭了,你眼睛不好。”

穆女士扑进高雅美香气缭绕的纤细怀抱里,哭的更加伤心:“我的好姐姐,先生让我走,让我走啊,我的心……”

“我懂……我懂……”高女士抹抹泪,真心感同身受,那种感情谁能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